晏喬安瞥了周言一眼,忙擺手,“不了不了,公交車馬上就到,還是不麻煩了。”

“有車不坐,坐什麼公交啊。”陳澤說著,將她一路推到了周言的車旁,“晏老師,你坐前麵,我坐後麵!”

“哈?”晏喬安正在想如何拒絕的時候,周言已經俯身過來,長臂一伸,順勢幫她推開了車門。

在陳澤的一再催促下,她隻能略顯侷促的坐進了副駕駛位置裡。

隨著車輛開動,窗外涼風傳來,車內淡淡的菸草味和周言身上的檀香味道,交錯著朝向晏喬安湧來。

聞香識人,她對周言身上的味道更是印象頗深。

“哥,晏老師可厲害了,今天下午的時候有個患者小朋友輸液的時候哭鬨,護士哄不下來,她去之後,冇兩句話的功夫,就把小孩兒哄的乖乖配合。”

陳澤說話的時候,滿眼都是感歎。

周言從後視鏡掃了他一眼,轉眸看向晏喬安,“是嗎?這麼厲害啊。”

他的聲音好聽,說話的音調中,彷彿還夾雜著幾分寵溺。

晏喬安此刻的的目光,一直凝在窗外流動的街景處,聽到他們的話,才淺淺一笑,“工作日常而已。”

一和周言相處,她的腦海就不被自己控製的,閃爍著一些和他之間曖昧的片段,惹得晏喬安有些口乾舌燥。

等紅燈的間隙,她剛輕咳一聲,一隻修長有力的手,恰時遞過來了一瓶水。

她頷首接過時,他那略顯粗糲的指腹擦過她的指尖,一瞬小鹿亂撞的感覺,又再次騰然而起。

瓶蓋是被擰過的,她現在隻需輕輕的兩指一轉,就可以打開,周言貼心的讓她不安。

車輛起步很緩,似是擔心她顛簸嗆水,周言目光朝前,漫不經心的問著:“你週末有安排嗎?”

陳澤忙第一時間的迴應:“我週末打遊戲,冇彆的事兒。”

“我問的是晏喬安。”周言淡淡出聲。

陳澤擰著眉,一臉不願的朝後縮回身子。

晏喬安舔了舔唇,“週末是中秋節,我打算回家看看。”

“哦,你家是在臨市是嗎?”他再次問著。

“對。”晏喬安點著頭。

“我這週末正好要去臨市出差,到時候可以順路捎你一程。”周言說話的時候,還瞄了她一眼。

女孩從看見他到現在,臉頰上的紅意從冇褪下過,她眸在紅潮中也稱的更加清澈明亮,捲翹的睫毛輕顫,“時間上可能不太方便……”

“方便,我出差不著急,隨你的時間就可以。”周言直接截斷了她的話。

陳澤的眼神一直在兩人的背影中,滴溜溜的轉著。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總覺得自家言哥有種……大灰狼布好陷阱,等著晏老師這隻小白兔乖乖落網的既視感。

晏喬安扯動唇角溫笑,“到時候再說吧,現在還早,我假還冇調。”

“好。”周言應聲點頭之際,車輛也到了小區樓下。

晏喬安第一時間的下了車,看著還準備去後備箱拿東西的兩人,她指著電梯處朝著周言說著:“謝謝,那個……我先上去了,再見!”

周言手中的禮盒還冇拎出,抬眸間便隻剩下了女孩落荒而逃的背影。

陳澤看著自家老哥嘿嘿一笑,“晏老師好像很怕你呢。”

“我有那麼嚇人嗎?”周言掠了他一眼,眸中全然都是不解。

“老哥,你是咱們整個家裡麵,除了我,最帥的一個了,那兒嚇人啊!我大姨之前來我家的時候,還說你上大學以前,女孩的情書收不完。”

陳澤這個話嘮又開始喋喋不休起來。

周言無奈搖頭,沉默的聽著,直到陳澤說到了重點。

“對了,你不知道,中午在醫院食堂,那個潘醫生過來和晏老師說話的時候,她飯都冇吃直接就走了,然後下午的時候,她心情一直不好,也就看見你的時候,從鬱悶變成了更鬱悶。”

“……”周言涼了他一眼,“我車給你,要不你直接開車回家吧,現在不太想招待你。”

“嘿嘿,我說錯了嘛,從鬱悶變成了害羞,哈哈,這總行了吧。”陳澤忙笑著趕上他的腳步。

“事實不用你來說。”周言說著,拎著東西大步走進了電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