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背依在桌子旁,眼神掠向晏喬安,“說說,在想什麼?”

她原本抿著的唇角,忽而下沉,眼中的氤氳也伴隨著淺淺醉意泄出。

“我已經對待感情那麼認真了,為什麼他還要騙我,現在聯合他媽都開始勸我,什麼三觀啊……”

她轉而看向周言,“就因為精神上還喜歡我,隻是身體出軌了,我就要原諒嗎?”

便利店原本就不大,她現在的話語更是惹的周圍人不斷側目,周言迎著旁人遞給他那打量嫌棄的目光,麵色一僵。

“人多,回去說。”周言說著,抬手攬過她的肩頭,扶著她朝外走著。

晏喬安腳步虛浮,身子大部分的重量都壓在了他的身上,周言用手臂匡著她的腰身,將她略微抱起,大步朝著家的方向。

“周言,你冇有被綠過,你不知道那種感覺,我真的很難受,真是瞎了眼……”晏喬安一邊說著,一邊將眼淚都擦在了他的衣襟處。

他長這麼大,就對女孩哭最冇辦法,聲音難得溫潤,“好了好了,乖一點,我帶你先回家。”

她平時像個乖巧的小兔子,偏偏一沾酒,僅存的理智也會被沖淡。

晏喬安此刻雙手攬住他的脖頸,像個人形吊墜一般的抽泣埋怨。

周言原本是要送她回家,可站在房門口讓她輸房間密碼時,她卻連續按了幾次,結果全部錯誤。

擔心被對門的人發現,無奈之下,他隻能帶著晏喬安去了自己樓下的家中。

他彎腰將晏喬安放到沙發上,正準備起身時,她的手臂卻緊緊箍著他,“周言……你懂我的感覺嗎?”

他無奈的斜靠在她的身旁,“大概冇有人比我更懂了吧,你至少是自己發現的,我是被通知的。”

晏喬安掀開眼簾看著他,“你也被綠了嗎……”

周言臉色黑了幾分,他不太想談起關於譚雲雲的事情。

“同時天涯淪落人……我挺自責的,從一開始他不碰我的時候,我就應該發覺他有問題,如果早些分開,現在也不至於這麼傷心了……”

晏喬安將這些天的委屈都統統傾瀉。

“不用懷疑你自己,更不用將問題推自己身上,你很正常,也很有魅力。”周言緩聲說著。

女孩現在渾身汗涔涔的的,細軟的頭髮粘在額間,耳後一片殷紅。

晏喬安聽著他的話,掀起眼簾,聲音低綿魅惑,“你覺得我有魅力啊?”

周言調整著呼吸,他眼中格外清亮,“要不你先鬆開手,我想去衝個澡。”

“你身上挺香的啊。”晏喬安趴在他的肩頭輕輕的嗅著,又將淚水在他的脖頸處蹭了蹭。

周言的眼神凝在她那水紅軟嫩的唇上,喉結一滾。

“晏喬安,從第一次見你的時候,我就和你說過,我是一個正常的男人,你再這樣下去,我不保證還能留你到多久。”他聲音忽而嚴肅了幾分。

窗外的月光斜灑在男人的側臉上,將他原本晶閃的眸劈出幾分**。

晏喬安現在哪裡還能辨彆這些,隻垂著眸再次抽泣,“你要趕我走嗎?”

她終於鬆了手,剛扶著沙發起身,卻被一股似是妥協無奈,卻又極儘霸道的力道拽了回去。

他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濕軟的唇畔相貼,滾燙的呼吸交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