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喬安醒來的時候,鼻間縈繞著一抹好聞的檀香味道。

頭部的疼痛和胯骨處的酸澀,讓她有些難以忍耐。

她微微睜眼,映入眼簾的是一條弧度分明的下顎線。

視線往上是小麥色的皮膚和輕抿的薄唇,在往上是濃密纖長的睫毛……

晏喬安這一刹那間,腦海中忽而湧入昨夜那不堪的破碎片段。

她隻怔了幾秒中的時間,就連忙從床上彈起,趁著男人未醒,她快速套好衣服,躡手躡腳的從他的房間中走出。

晏喬安靠在門外牆旁深深的撥出一口氣。

她從包包中拿出手機,看著上麵數十個林歡的未接電話,點擊回撥。

對方秒接,“喬安,你在哪兒呢!昨晚怎麼不接我電話?!”

“哦……我,昨晚有點事兒,你哪個房間來著?”

“207!”

“馬上到。”

晏喬安輕念著門牌號,回眸間發現,自己剛剛出來的房間是201。

1和7之間,聽混也很正常吧……

敲開207房門,看見林歡那張熟悉的麵龐時,晏喬安朝下帶著委屈的撇著唇。

“歡歡,我分手了……”

“勸分的話,我早就說爛了,潘牧那人不值得。”

林歡一邊說著,眼神卻瞥見了晏喬安脖頸處的紅痕。

“潘牧那小子,還打你了?”

果然……

潘牧已經在林歡的心中,“安全”到看見晏喬安身上那曖昧的痕跡,能意會成捱打,也不會以為是吻痕的程度。

晏喬安搖著頭,言簡意賅的講著昨晚分手的事情。

當然。

一夜情的那種狼狽事情,她是不敢宣之於口的。

“什麼狗玩意兒!算了,拜拜就拜拜,下一個更乖。”林歡將晏喬安攬在懷中,“今天有班嗎?”

“晚上有個大夜……”

“那行,我帶你去吃個早餐,今天公司的團建項目,我不參加了,專心陪你。”

“嗯!”晏喬安點頭跟著林歡出了房門。

她掃視著一層緊閉的房間,“昨晚來……剛來的時候,聽服務生說這一層都是你們公司包了?”

“嗯,對,公司真是有錢冇處花了,就在本市遊玩,還專門定了房間。”林歡說話間,打了個嗬欠。

酒店頂層是一個旋轉的自助餐廳。

兩人挑了點兒餐品,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

林歡的許多路過的同事,都一邊和她打著招呼,一邊打量著她對麵的人。

“我們這種互聯網公司,男多女少,你瞧,他們看你的目光都不一樣,所以不要懷疑你自己的魅力。”

晏喬安懨懨低眸,“潘牧……”

“哎,大早上的,彆總提那晦氣玩意兒。”

林歡原本桀驁的話語剛說到一般,忽而尾聲低了分貝。

晏喬安注意到她的不對勁,這才順著她的目光朝著自己的側後方看去。

隻看了一眼,她便臉色緋紅的迅速挪回了眸。

林歡輕咳了兩聲,掩飾著自己將要說的話。

“看見了吧?優質男人多的是,你身後的就是我們公司新來的研發總監,研究AI智慧的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