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喬安梗著脖子,冇有回頭多看一眼。

她現在什麼都聽不進去。

滿腦子都在想著,大概昨晚黑燈瞎火的,他或許冇看清自己長什麼樣子?

她正心虛的時間,換來的卻是林歡的社交大牛症發作,“周總監,來一起吃啊?”

晏喬安紅著耳根霎時回神,“歡歡,彆叫他,咳,不認識有些尷尬……”

“放心,我隻是打個招呼客套一下,他不會過來的。”

林歡話音剛落,周言果然瞥了她們這邊一眼,身形卻不為所動。

晏喬安看著他這冷漠的樣子,瞬間鬆了一口氣。

隻不過林歡的同事好友程浩,也正端著盤子從另一側走出,他朝著周言打著招呼。

“周總監,早上好。”

招呼完,他又緊接著快步走向林歡這邊,目光瞄向晏喬安,一臉殷笑。

“歡歡,這位是你朋友嗎?”

趁著他冇走來的時間,林歡朝著晏喬安挑眉。

“你瞧,我老鐵程浩,萬年單身狗,除了話多冇毛病。”

程浩剛拉開晏喬安旁邊的凳子。

下一秒。

周言忽而端著餐盤走了過來。

他指著晏喬安身旁程浩剛拉開的座位,朝著身旁的人問著:“這兒有人嗎?”

“冇,冇人。”程浩呆愣回聲,默默走開,隻能去到對麵林歡身旁坐下。

林歡也怔回了神兒,笑著打招呼,“周總監,昨晚睡得好嗎?”

周言點頭,“挺好,就是酒店的服務員半夜敲門,有些影響睡眠。”

晏喬安聽見這話,一口水差點嗆住。

程浩懵懵抬頭,“是嗎?我就住在你對麵,服務員倒是冇敲我門。嘿嘿,或許總監您住的是套房,和我們的待遇不一樣。”

“確實有些區彆。”周言說著,眼神掠向身旁的人。

“林歡,這位是新同事?”他故意這麼說著。

林歡忙擺手,“不是不是,她是我朋友,是帝都人民醫院的心胸外科醫生。”

“哦,離我們公司不遠,怎麼稱呼?”

周言側頭將眼神光明正大的看向了晏喬安。

她此刻臉頰泛紅,硬著頭皮淺聲應著:“晏喬安。”

“我叫周言。”周言似是隨口介紹著自己。

“哦。”晏喬安點頭,她心虛的緩了一口氣兒。

程浩笑著:“晏醫生今天也跟我們一起活動嗎?”

林歡擺手,“喬安今天夜班,冇法出去玩兒,對了,周總監,我也請個假哈,今天先不跟大部隊行動了。”

周言沉沉點頭,“隨意。”

“晏醫生是單身嗎?”程浩貌似隨口的問著。

林歡朝著他挑眉,“怎麼?要給我家喬安介紹對象?”

“像晏醫生這麼好看的,看起來應該追求者不少,所以我隨口問下。”程浩嘿嘿一笑。

“她單身。”林歡笑著,“要不我給你推她微信?”

……

晏喬安現在完全冇心思注意對麵的兩人在說什麼。

她渾身的所有感官,都凝聚在了身旁的周言身上。

林歡又趁機問著周言,“周總監是單身嗎?”

“目前不是。”周言輕聲迴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