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喬安隻感覺自己渾身的血液都凝固在了這一刻。

她一時間全然忘記了潘牧的背叛,腦海中反覆迴盪著的,隻有和周言昨夜的曖昧片段。

自己和周言的所作所為,和潘牧譚雲雲之間的關係,又有什麼區彆?

漫無邊際的羞恥感,像黑暗中的深淵巨口,將掙紮的晏喬安瞬間吞冇。

渾身的冷肅感,時刻提醒著緊張的她,她不想成為自己討厭的那種人。

但現實,很顯然,她已經是了。

原本情緒就在崩潰邊緣的她,現下更是坐不住了。

她指尖輕顫的端起餐盤,猛地站起身,“我突然想起醫院還有點事兒,歡歡,等……等隨後我再聯絡你。”

有時晏喬安醫院有會診的時候,需要加班,這點林歡也知道。

林歡以為她是經過了昨晚的事情,突然想起工作事宜。

畢竟她的工作關乎病患生命,這才格外顯得緊張。

“哎等下。”

林歡站起身將自己家中鑰匙給她。

“這段時間你先住我家,我在網上幫你看看房子,之前你的房子,肯定是不能繼續住了。”

“嗯。”晏喬安淺聲應下。

林歡坐回餐桌的時候,一眼便瞥見周言唇邊噙著的笑意。

“周總監,看似心情不錯?”

周言笑著搖頭,“還好。對了,我有個弟弟想去帝都醫院實習,或許晏醫生可以幫忙帶下嗎?”

上司求助,林歡哪裡有不應的道理,“我幫你問問吧。”

“不用麻煩了,要不你把晏醫生的微信也順便推給我,我直接溝通。”周言將話說的冠冕堂皇。

“好。”林歡一邊應著,一邊給周言推去了晏喬安的微信。

晏喬安在昨晚去找林歡的路上,就已經把潘牧的所有聯絡方式都刪除了,現在手機也顯得格外安靜。

安靜之餘,晏喬安也摻雜了一絲失落。

真正想要聯絡一個人的時候,怎麼可能完全聯絡不上?

潘牧這個人啊,口口聲聲說喜歡自己,可就連心,也好似並冇有完全在自己身上。

正當她凝神在微信介麵時,忽而彈出了一則好友新增提醒。

對方冇有備註,晏喬安想到了剛剛的程浩,她點了通過。

有個弟弟,打算去帝都人民醫院實習,感覺晏醫生人不錯,或許可以跟著你?

程浩給晏喬安的印象就是個自來熟。

所以對方開門見山的發來這條訊息,在她的眼中絲毫冇有違和感。

晏喬安:可以啊,叫什麼名字,隨後我給主任交代下。

陳澤。

晏喬安:好的,記下了。

林歡也在這時候給她發訊息:喬安,我剛把你微信推給我領導了,你看下。

晏喬安:已經聊過了,他看著年紀不大,竟然是你領導?

林歡:哈哈,看著和我們差不多,但其實比我們要大三五歲呢。

晏喬安:嗯嗯。

剛說加班隻是藉口,她並冇有去醫院,而是直接去了林歡家裡。

她渾身睏乏到了極點,衝了個澡,躺在床上打算睡個回籠覺去消磨時間。

手機上彈出醫院的座機號碼。

晏喬安接通之後,一個女聲傳來。

“晏喬安是吧?我是譚雲雲,現在有時間嗎?我想和你見麵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