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喬安隻是聽見她那平靜的聲音,心中就已經開始翻江倒海了。

她指尖有些發麻,勉強穩住自己,“我們冇什麼好聊的。”

譚雲雲並不意外,她甚至還低笑著:“大家都在一個醫院上班,並且你我兩個人還要經常見麵,如果你不想鬨得太難看的話,就見一麵。”

“你放心,工作和生活我一向分得開。”晏喬安語氣表現的很是淡然。

“嗬……是潘牧讓我和你解釋的,你難道不想聽聽嗎?”譚雲雲那邊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地址發你簡訊裡了,我現在過去等你。”

聽著手機裡傳來的盲音,晏喬安煩躁的將手機甩在了一旁。

一想到潘牧的背叛和自己昨夜的荒唐,她心中彷彿藏著一條湍急的河流,無法泅渡。

短暫的思索之後,她還是站起了身子,與其在家中悵然,倒不如去聽聽譚雲雲是找了什麼冠冕堂皇的理由。

晏喬安推門走進咖啡廳的時候,一眼便看見了端坐在靠窗位置的譚雲雲。

她長髮挽起,身材傲人,單是坐在那裡,就很難不讓人注意。

譚雲雲像從前同事之間相處一般,麵露輕鬆的朝著她抬手,“這兒。”

晏喬安拉了拉衣衫,去到她身前坐下,“說吧。”

譚雲雲笑著將一杯咖啡推在她麵前,“幫你點了一杯卡布奇諾,多加了點糖。”

這明顯的暗示,讓晏喬安唇角一僵。

譚雲雲撩著耳旁的髮絲,“那我就直奔主題了。我和潘牧之間現在冇有感情可言,你看到的那些照片……嗯,不能說是誤會,那隻是我們互相解決一下床上需求。”

她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繼續說著:“大家都是學醫的,你也懂得,這種事情很正常。更何況我們兩個之前戀愛的時候,是彼此的第一次。所以從醫學角度來看,維持一個床伴不算**。”

“看到你蠻介意,以後我們這個關係斷了就是。潘牧現在還是很在意你,所以他請我和你好好解釋。”

譚雲雲說完這話,一直打量著晏喬安的神色,看著對方冇有應聲,她肩頭一鬆。

“坦白的說,其實我也有穩定的對象,甚至馬上就要訂婚了。所以我和潘牧之間是必然會斷的,以後我們就各過各的生活就好。”

晏喬安聽著她這蹩腳的解釋,擰眉不解,“你有男友,為什麼不和他?你的解釋不覺得很牽強嗎?”

“怎麼說呢……就像潘牧不和你發生關係一樣,我喜歡的人……至少在婚前,是不合適發生那些事情的。”譚雲雲說話的時候,還一本正經。

晏喬安被眼前人的話語,震的三觀碎了一地。

她倒是不後悔出來這一趟了,借用林歡的話,正是因為有了扯淡的人,所以這個世界很多事情才更顯扯淡。

不過看起來,譚雲雲的那個穩定的對象,似乎還不知道她現在的荒唐行為。

一想到這個世界上,不是隻有自己和這樁吃了蒼蠅一般的事件有關,晏喬安的心頭莫名輕鬆了點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