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同樣的位置,周言看著譚雲雲,“叫我過來有事兒?”

譚雲雲抬手將髮絲朝著耳後攏著,神態略顯不自然,“你今天怎麼提前過來了?”

周言今天穿了一身純黑休閒服,本就是濃顏係帥哥,襯的更是灑脫。

他漫不經心的迴應著:“總不能次次遲到。剛纔門口的人,是你同事?”

譚雲雲眼神躲閃了下,“你怎麼知道?”

“嗬,她胸牌剛掉出來了。這麼緊張乾嘛?”他說話的時候,眸中藏著一抹戲謔的笑意。

“我跟他們不熟。”譚雲雲又緊接著說著:“昨晚回覆訊息那麼晚,是不是又加班了?馬上就要準備結婚事宜了,你到時候得調出時間,不然我一個人忙不過來。”

“昨晚啊……”周言拉長語調,他眼神微閃,勾唇笑著:“是加班了。”

“訂婚時間……”譚雲雲話剛說到一半,周言單眉微挑,直言打斷,“不著急。”

“你還打算今年結婚嗎?我時間都調好了。”譚雲雲語氣不耐的秀眉蹙起。

“我覺得我們兩個人好像不太合適,結婚的事情就算了吧。”

周言說著,隨手端起眼前的咖啡抿了一口,下一秒他打量著咖啡,眉間緊蹙。

譚雲雲原本端坐著的形象瞬間瓦解。

她身子朝前傾著,“周言,你什麼意思?我們談了這麼久,你玩兒我呢?!”

“不就三個月嗎?你放心,你家裡那邊我會交代。”周言抬眸掠了她一眼,“相親就這麼回事兒,彆太認真。”

譚雲雲氣的肩頭都在發顫,“好,那你總要給我一個理由吧?”

周言站起身,似是在思考,“你點的咖啡太甜,我厭糖,所以不合適,走了。”

他剛走出咖啡廳,服務員就端著一杯黑卡,放在譚雲雲麵前,“女士,你的咖啡。”

她瞪著桌子上那杯卡布奇諾,“那杯怎麼不撤走?!”

“女士,您預定的是十點鐘……”服務員話還冇說完,譚雲雲就拎著包包,氣惱的大步走出咖啡廳。

晏喬安為了躲避潘牧的糾纏,特意繞到了醫院後門處打車。

這裡的人流量大,她等了許久都冇攔到出租。

正當她準備去看手機上的網約車時,剛剛熟悉的車型再次停在了她身前。

周言按下車窗,朝著她勾手,“上車。”

晏喬安此刻正逆著光站在原地,她甚至還抬手遮著陽光去看車內的人。

確認還是周言,她雙手同時擺著,“不了不了。”

“你確定?昨晚……”周言剛說到這裡,晏喬安驚恐的左右轉頭,“彆提!”

“那上車。”周言再次說著,並俯身準備幫她打開副駕駛車門。

可晏喬安卻避嫌般的坐進了車後排位置裡。

隨著車起步,晏喬安唯唯諾諾的誠懇輕語,“周總監,對不起,我錯了。”

周言瞥了一眼後視鏡,他哼笑著,“錯哪了?”

“昨晚我喝醉了,真不是故意的。你看需要怎麼補償你?給錢行嗎?”晏喬安說話的語氣中,都帶著慚愧。

“你很有錢?”周言隨意說著。

晏喬安的臉色更是不好了,她覺得自己從昨天開始,一直都在犯水逆。

她掌心暗暗津汗,“要不你開個價,我先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