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言一雙桃花眸噙著笑,“你覺得我值多少?”

“不好算,感覺值很多的樣子……”晏喬安話語說到最後,幾乎無音。

“這不是錢不錢的問題。”他將車停到一家餐廳門口,“我隻是有個顧慮。”

“顧慮?”晏喬安嚼著他的話,忽而一臉恍然大悟。

她從自己的包包中,拿出一份檔案,“諾,這是我前天才做的體檢出的報告,您可以放心,我很健康。”

周言靜默了兩秒,這才抬手接過她遞過的檔案,隨手放在副駕駛座椅上,“要不先請我吃飯?”

晏喬安這才意識到現在所處的位置,她忙點頭,“好。”

周言剛解開安全帶,晏喬安就已經下車小跑進餐廳了。

等他踏入餐廳時,隻剩下服務員指著一間包廂位置,“先生,我帶您過去。”

這個單間裡麵放的桌子,是一個五人圓桌。

晏喬安指著自己的對麵,“周總監,您坐。”

她將菜單打開放在玻璃轉盤上,轉到他麵前,“您點菜。”

周言捏了捏眉間,隨意的點了幾個菜之後,讓服務員去準備。

“用得著這樣嗎?”他說話間,眼神暗示性的示意了下兩人之間的距離。

晏喬安尷尬一笑,話題立轉,“剛剛謝謝你了。”

周言拿著桌子旁的濕巾,漫不經心的擦著手,“謝我什麼?”

“就是……那個……我前男友糾纏我那會兒,謝謝你的解圍。”

晏喬安說著,忙倒了一杯茶,‘畢恭畢敬’的轉到了他麵前。

“你誤會了,隻是巧合。”周言拿過茶水,隨意抿了一口。

清香淡苦伴有回甘,剛剛好。

“哦……”晏喬安低應著,指尖下意識的卷著桌布。

恰時周言點的菜品也剛好上來,她示意服務員將菜品都放到周言麵前,殷勤的問著他,“夠嗎?”

“當然。”周言點頭。

他話音剛落,晏喬安便拿起包包站起身,“那您慢用,我剛已經掃碼結過賬了,先走了。”

周言瞳孔微震,“我是瘟神嗎?用得著你這麼戒備?”

“不是不是,您誤會了,原本就是我對不起您。您放心,昨晚的事情,就當冇發生過。我也會爛肚子裡,誰也不說。這樣也不會影響您和您女友之間的感情,哎,真的抱歉。”

晏喬安一口氣說完,臨了還朝著周言鞠了一躬。

在她準備出門的時候,周言抬眉,“不是……”

他看著晏喬安臉頰通紅,侷促到慌張的樣子,嚥下了一些話。

“算了。那微信和你交代的……”

他話都冇說完,晏喬安再次擺手,“微信我們還是不加了吧,省的被誤會,我先走了,有緣再見。”

看著關上的房門,周言茫然愣住。

他有些揣摩不透她話中的意思,拿出微信和晏喬安發了個訊息。

你給我的備註是?

此時的晏喬安剛打上車,她看著彈出的訊息,快速回覆著:程浩,是嗎?這兩個字應該冇錯吧?

……

周言這才意識到晏喬安還在烏龍中,他臉上頓時乍顯一抹瞭然的笑意。

自己吃飯也冇什麼胃口,他讓服務員將菜品打包起來。

回車上時,眼神卻看向了一旁的體檢報告。

他拿起來看著首頁上的晏喬安照片,似是在回想著什麼。

正準備啟動車輛的時候,周言卻在後視鏡中,瞥見車後排位置上的紅色殘影。

轉頭看去,後排車座上的鈔票中,紅色下麵還摻著綠色紫色,她大概是將包裡的現金都掏出來了……

晏喬安回到了林歡的住處,她剛進家門就聞見了廚房裡傳來的香味。

林歡正拿著鍋鏟從廚房處探頭,“醫院的事情忙完了?”

“嗯。”晏喬安將包包掛起,“你不是今天公司團建,怎麼不去玩?”

“嗨,我看領導都跑了,我就也跟著溜走了,再說了,你出了這檔子事兒,我怎麼說也得陪你纔是。”

林歡說著,回身翻動著鍋中的菜。

“對了,你今天早上走了之後,他們聽說你要租房,我領導給我推薦了一個位置,我聽著還不錯,你不是加的有他微信?可以直接問下。”

晏喬安拿出手機,看著剛剛微信上對方剛發來的奇怪的問題。

她又問著林歡,“那個……你們公司的程浩,是浩瀚的那個浩嗎?”

“對啊,是。”林歡笑著,“他這人也挺不錯的,如果不介意話多的話,其實你可以嘗試發展一下,正好岔開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