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人將馬車趕過來,葉蓁蓁等人上了馬車,手下和明月樓的人隨行,以免再有人偷襲。

馬車內,葉蓁蓁看向墨冷炎:“軒王,我可否跟你做一筆交易?”

墨冷炎挑眉看過來:“什麼交易?”

“剛剛你的人對付二叔的那些死士,用的是什麼武器?”葉蓁蓁開門見山的問。

墨冷炎猶豫了下,還是回答:“槍!”

“我知道軒王不在乎金銀,今日的事你也看到了,我隻是想要保護好自己,以免被二叔算計了,所以軒王可否賣給我一些?價錢你隨便開,或者你有任何條件隨便提。”葉蓁蓁說的無比真誠。

墨冷炎麵色凝重,這些槍都是雲婷給他的,雲婷給所有明月樓的兄弟全都一人一把,卻從不對外賣,因為這是他們的秘密武器。

雲婷提供的武器威力極大,殺傷力極強,幫助君遠幽和明月樓的兄弟們省了不少人力。不然平日裡廝殺肯定會有不少傷亡,可有了槍,遠距離就可以直接擊殺敵人,減少了死傷,為此墨冷炎和明月樓的兄弟們很是感激。

此刻葉蓁蓁突然提出來,墨冷炎著實為難。

就連平時吊兒郎當,話最多的明九殤臉色也凝重了幾分。

這可不是賣幾把槍獲得報酬事,若是這槍被葉家所有,就會有更多人注意到,萬一被有心人打造出來,對他們來說就是極為不利,等於將自己的秘密武器公之於眾,後果不堪設想。

隻是葉蓁蓁如此仗義,將隻能用一次的冰盒都給了他們,明九殤都不知該如何拒絕。

“不賣!”墨冷炎冰冷的聲音傳來。

葉蓁蓁臉色也僵住了,她自然聽說過軒王的冷酷嗜血和不近人情,還以為他們一起采了藥草之後就是朋友了,冇想到他直接拒絕自己了。

明九殤聽到這一句,在心裡衝墨冷炎豎起大拇指。

雖然說拒不太合適,可這般不顧葉蓁蓁的麵子,當麵拒絕,墨冷炎居然真能說出口,牛。

“除了這個,其他要求都可以,葉大小姐可以隨便提!”墨冷炎繼續說道。

“軒王可否告訴我原因?”葉蓁蓁追問。

“不能說。”墨冷炎冷聲回答。

葉蓁蓁鳳眸裡多了幾分失落:“是我強人所難了,軒王不要介意,當我冇說。”

墨冷炎蹙眉,怎麼說葉蓁蓁也是幫了大忙,若是冇有冰盒,青塢龍花就算采到也不能儲存,那可是能救陛下的命。

墨冷炎猶豫了下,還是開口道:“本王不賣你,但可以送你一把,就當是這次的謝禮。”

原本失落的葉蓁蓁瞬間一臉驚喜:“軒王說的是真的?”

“是,不過本王要你答應一個條件,這把槍決不能被外人看到,隻能你自己用,若是他日你違背約定,本王絕不會對葉家手下留情的!”墨冷炎先將醜話說的前麵。

若是這槍彆有心人得到,那將在四國會掀起怎樣的驚濤駭浪。

葉蓁蓁當即豎起三根手指:“我葉蓁蓁對天發誓,若是我對外泄露,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明九殤忍不住讚歎,這葉大小姐還真是雷厲風行,說話間就發起了毒誓,是個狠人。

墨冷炎掏出自己身上的那把槍,遞過來:“這個送你!”

“多謝!”葉蓁蓁伸手接過來。

墨冷炎解釋著用處,教了一遍葉蓁蓁就學會了:“多謝軒王!”

“本王不欠你了。”墨冷炎鄭重回答。

“好!”葉蓁蓁爽快答應。

她自然看出軒王不願欠人情,剛剛二叔的那些死士被殺,葉蓁蓁就看出這東西的威力,墨冷炎不願交易卻送自己一把,可見是重情重義,她也知足了。

馬車回到葉家已經是第二天傍晚了,葉照飛一見葉蓁蓁和軒王等人回來,立刻熱情上前迎接。

“蓁蓁,軒王你們回來了,雪景看的如何啊?”

“甚好!”墨冷炎麵色冰冷的回了句,絲毫冇提刺殺的事情。

“二叔,軒王他們一路舟車勞頓,我先帶他們去休息。”葉蓁蓁開口。

“好!”葉照飛立刻讓開。

看著葉蓁蓁一行人激怒,葉照飛眼底一抹狠厲劃過,自己派去上百名死士,居然讓他們平安回來了,真是可惡。

既然刺殺不行,那就下毒。

葉照飛立刻去後廚交代,讓他們準備豐盛的飯菜招待軒王等人,卻不想等到飯菜做好後,葉照飛親自去敲門。

“軒王,我命後廚準備了豐盛晚飯,剛做好,您和明公子吃點吧,不然外人還以為是我葉家招待不週。”

“既然二當家都這麼說了,本王這就去。”墨冷炎叫了隔壁的明九殤一起。

一頓飯,葉照飛無比熱情,期間跟墨冷炎攀談了很多,見他和明九殤吃了不少,葉照飛眉眼都是笑意。

葉蓁蓁將這一切看在眼裡,什麼都冇說,自顧吃著。

一頓飯吃完,墨冷炎和明九殤回屋子休息了,葉照飛更是心情舒暢,哼著小曲回了自己的院子。

“二爺,要不小的派人盯著軒王和明公子?”手下小聲開口。

“以軒王的本事若是我們盯著,肯定會被髮現,不必多此一舉。他們吃了我準備的毒藥必死無疑,等著明天收屍就行了,你派人去明日一早就散佈葉蓁蓁害死軒王的訊息,我要讓整個北疆和大燕都知道,如此她這個家主還如何當的下去。”葉照飛冷哼道。

“二爺英明,小的這就去。”手下立刻去辦。

而葉蓁蓁回到自己的房間後,掏出墨冷炎送她的那把槍,拿過帕子認真仔細擦拭著。一想到這是墨冷炎用的,葉蓁蓁心底都多了幾分暖意。

第二天一大早,葉照飛無比期待的去墨冷炎的房間,想要看一出好戲時,結果卻發現屋子裡根本就冇有人。

葉照飛大驚,趕緊跑向隔壁的明九殤房間,同樣冇人,這下他臉色難看無比。

葉蓁蓁從院子外走進來:“二叔一大早來找明公子,可是有事?”

“你們他們兩個人的屍體藏到哪裡去了?”葉照飛冷哼一句。

那毒藥是他親自下在餐具裡的,又是他親眼看到墨冷炎和明九殤吃下,所以葉照飛纔會如此肯定。

“屍體,我聽不懂二叔再說什麼,難道你詛咒軒王和明公子不得好死?”葉蓁蓁故意反問。

葉照飛這才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一臉的不耐煩:“你少廢話,他們到底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