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王和明公子昨晚就連夜離開了,難道二叔不知道嗎?”葉蓁蓁反問。

葉照飛一臉難以置信:“不可能,他們怎麼可能離開,昨晚他們明明吃了------”

說到這裡,葉照飛立刻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趕緊閉嘴。

“吃了什麼,難道二叔給他們下毒了?”葉蓁蓁冷冷看過來。

“竟胡說,我怎麼可能給軒王下毒,昨晚的飯菜我們一起吃的,你我都冇事,他們怎麼會中毒。更何況軒王若是在我葉家出事,你我都脫不了乾係。”葉照飛找藉口道。

“二叔知道就好,軒王是大燕國的戰神,更是大燕皇帝最器重的人。若是他真的在葉家出事,到時候不隻是我這個家主難逃乾係,整個葉家也會被滅九族。二叔可是葉家的二把手,為了你自己的腦袋,還是好自為之吧。”葉蓁蓁丟下一句,徑直朝自己的院子走去。

葉照飛看著葉蓁蓁的背影,氣得咬牙切齒,衣袖裡的手握緊了拳頭,骨骼發出咯咯的聲音,憤恨至極。

昨晚他明明親眼看著軒王和明九殤用了有毒的餐具,他們居然冇事還走了,葉照飛著實不信,他真後悔昨晚冇有讓人盯著他們。

“二爺,我們的人準備好了,現在讓他們去散佈軒王死了的訊息嗎?”心腹奔過來,小聲詢問。

葉照飛本就惱火憤恨,此刻心腹這麼一說,更是火冒三丈,轉身對著心腹狠狠一腳踹過去。

“散佈你這個頭啊,人都跑了,還散佈個屁。你現在就派人去追軒王和明九殤,決不能讓他們活著回到大燕國!”葉照飛咬牙切齒道。

心腹嚇得一哆嗦:“是!”

可他們哪裡知道,昨晚墨冷炎和明九殤趁著夜色離開葉家後,並不是騎馬離開和該走水路,而是接應他們的手下準備好了熱氣球,這是他們當初離開大燕國時,雲婷送誒他們的。

就是怕有人會對墨冷炎不利,所以雲婷特意造了一個熱氣球,讓他們帶著。

此刻的墨冷炎和明九殤陳坐著熱氣球早就飛出了北疆,天上冇有任何的阻礙和限製,有風就能飛,幸運的是如今深秋風大的很,而且剛好是將他們吹向大燕國的方向,可謂是天時。

“不愧是雲婷,居然給了咱們這麼好的東西,這麼大的風還不得日行千裡啊。”明九殤感歎道。

墨冷炎站在熱氣球裡,看向大燕國的方向,眉眼間多了幾分期待:“也隻有她願意將這麼厲害的東西拿出來。”

這個熱氣球可以說是四國行進速度最快的,這若是用在戰場上,在配上槍,絕對是所向披靡,秒殺一片。

如果換做是君遠幽是絕對不會給他的,畢竟這麼厲害的東西誰不想獨有,所以墨冷炎這一刻無比感激雲婷。

“葉照飛那個狗東西,居然在咱們的餐具上下毒,太他奶奶的陰險了。幸好你早有防備,否則咱們真得著了他的道。”明九殤惱火吐槽。

“那是雲婷給的解毒丹,葉照飛派人去刺殺你我,並冇有得手,我就料定他肯定會下毒,所以你我提前吃瞭解藥。

若不是陛下的身體不能等,我肯定親手收拾葉照飛,不過我留下了人,來日方長,敢算計你我的,自然不能放過!”墨冷炎冷哼道。

“說的冇錯。”

……………………

大燕國。

皇帝服用了雲婷煉製的解藥後,身體比之前好了很多,以前咳嗽大半夜如今能整晚入睡了。

皇帝大喜,再次賞賜了雲婷好多東西,還命蘇公公去傳令,十日後舉行宮宴,慶祝自己的身體恢複了很多。

雲婷得到賞賜後,自然高興,挑了一些分給府裡的下人,其他就要讓管家入庫。

君小顏跑過來,看到裡麵一匹藏藍色的雲錦天綢,一臉的驚喜:“孃親,這個可以給我嗎?”

雲婷看向她:“小顏,這個顏色不適合你,如果你想做新衣服,孃親給你選其他顏色。”

“不是我要做,而是我想給軒王叔叔做新衣服,他每次都是穿那幾件黑色的錦袍,都冇新衣服。”君小顏吐槽。

雲婷倒是冇想到,這個小丫頭還會想到這些,剛要同意,結果君遠幽就說話了。

“小顏,你還冇給爹爹選過衣服呢,爹爹的衣服也不好看,你看我穿哪個合適?”君遠幽故意問她。

都說女兒是爹孃的小棉襖,他怎麼感覺他的小棉襖漏風呢。整日胳膊肘往外拐就想著墨冷炎,自己這個親爹是一點地位都冇有。

“爹爹你不是好多衣服了嗎,再穿五年都穿不完,還要做什麼新衣服啊?”君小顏不解的問。

“可小顏還冇給爹爹挑過新衣服呢。”君遠幽故作可憐的模樣。

“但是你有孃親啊,孃親每次都給爹爹做很多的新衣服,可是軒王叔叔冇有王妃,他就一個人,我若是不想著他點,就冇人疼他了。”君小顏解釋道。

這話一出,君遠幽突然覺得自己格局小了,竟不如小顏懂事,當真是慚愧。

“小顏說的對,你想選哪個就選哪個,爹爹陪你一起去成衣店,咱們讓掌櫃的做成你喜歡的款式,怎麼樣?”君遠幽立刻提議。

想到墨冷炎這些年對世子府的照顧,更是幾次救了小顏,他確實不該這般小心眼,心情也豁達了很多。

雲婷莫名的心疼了下,是啊,墨冷炎一直都是一個人,也苦了他了,不知道這次他去北疆如何了,是否跟那名女子擦出火花?

“太好了,這個顏色不錯,這個軒王叔叔肯定也喜歡,還有那個。”君小顏選了好幾個。

“小顏眼光真好。”君遠幽誇讚,立刻讓淩風將小顏選的幾匹布料拿著,他親自帶著小顏去了成衣店。

雲婷立刻叫來蘇琳:“北疆的情況如何了,軒王是否平安?”

“我已經傳令北疆的鳳羽軍,讓他們暗中保護軒王,到現在冇有傳回不利的訊息,軒王應該一切平安。”蘇琳如實回答。

“那就好,陛下過幾日舉行皇宮盛宴,我得去公主府一趟,你看好府裡。”雲婷起身直奔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