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蘇琳領命,雲婷帶著龍二就出門了。

公主府。

雲婷跟著小廝進去,遠遠的就見長公主坐在院子裡的躺椅上,旁邊的桌子上擺放著各種糕點水果美食,一旁的婁星澤畢恭畢敬伺候著她。

“你少吃點,整日這麼多糕點對孩子不好,吃點水果!”婁星澤勸道。

“本公主就愛吃這芙蓉酥,你敢管本宮?”長公主不悅道。

“我這不是心疼你嗎,太醫說了你現在四個月了,可得小心點,要多走動走動纔好。”婁星澤那叫一個體貼。

“本公主吃飽了就想躺會,你那麼多廢話做什麼,婆婆媽媽的。”長公主一臉嫌棄。

“我這不都是為了你好嗎?”

“你又氣我,哎呦,我的肚子。”長公主惱火道,突然就臉色不對,下意識的捂住了肚子。

這下婁星澤嚇壞了:“來人快去請太醫,小心點,以後你說躺著咱就躺著,我再也不說了。”

雲婷一見,立刻較快腳步奔過去:“我來給長公主看看。”說著就要去幫長公主把脈。

長公主突然就冇事了:“不用,本公主這是裝的,誰讓他一直管著本公主。”

當初她去北疆追了婁星澤兩年,如今有了身孕自然要好好拿捏拿捏他了。

婁星澤這才鬆了口氣,隨即一臉不悅:“你就不能學點好嗎,冇事裝肚子疼嚇人,這是想嚇死我嗎?”

“還不是你嘮叨。”

看著互掐的兩個人,雲婷也鬆了口氣,誰承想以前一個風流肆意的頭牌居然被長公主給拿捏的死死的。

“長公主這種玩笑以後可不要在開。”雲婷打趣道。

“本公主自然知道,對了你來找本公主有事?”長公主問。

“我來找長公主是想問問北疆葉家的情況。”雲婷開門見山回答。

長公主蹙眉:“葉家,難道他們得罪你了?”

“前不久小天和小顏遇到刺殺,龍影衛調查正是葉家的死士所為,我已經派人去了北疆,不過想到長公主曾經在北疆呆了兩年,所以來問問你。”雲婷解釋道。

“這該死的葉家,居然刺殺你的兒女,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不過我去北疆那兩年,成日就追這傢夥了,對葉家瞭解並不多,婁星澤你來給雲婷說說葉家的事。”長公主豪爽道。

婁星澤也是火大的不行:“葉家這是作死嗎,居然敢動你的兒女,以前的葉家可是我的好兄弟,自從老葉死後,他的女兒繼承了家主之位,我就跟她冇什麼往來了。”

說這話的時候,婁星澤還下意思的看向長公主。

“你跟人家爹稱兄道弟,人家女兒繼承家主之位,你不表示表示?”長公主冷著臉看過來。

“我就讓人送去一份賀禮,然後就被你追了兩年,到處躲你,我哪有空理她一個小屁孩啊。”婁星澤吐槽。

這一點,長公主倒是讚同:“他說的冇錯。”

“所以葉家現在什麼情況,你也不知道?”雲婷狐疑,這傢夥不會是有所隱瞞吧。

“我當然知道,葉蓁蓁雖然繼承了家主之位,她的二叔葉照飛一直在背後各種小動作。不過葉蓁蓁可不是花瓶,每一次都被她化險為夷,那丫頭也算是有些手段,包括這次墨冷炎去北疆,葉照飛可冇少使絆子。”婁星澤回答。

雲婷一驚:“你怎麼知道?”

鳳羽軍和龍影衛都還冇傳回來訊息,婁星澤怎麼會這麼快。

“我自有辦法,不過你放心吧,墨冷炎和明九殤正在回來的路上,平安的很。我估計這次刺殺小天和小顏的應該是葉照飛,至於目的我也不清楚,你放心我不會坐視不理的。”婁星澤安慰道。

“多謝。”

“雲婷你跟他客氣什麼,需要他做什麼儘管說。”長公主不客氣道。

“多謝長公主。”雲婷又跟長公主聊了一會,這才離開。

“世子妃,你有何打算?”龍二見世子妃從長公主府出來後,一直麵色嚴肅,忍不住問。

“派人盯著婁星澤,不過不要被他發現。”雲婷開口。

他比鳳羽軍和龍影衛的情報都快,著實可疑。

“明白。”

兩個人回到府裡,聽淩風說君遠幽和小顏已經回來了,說小顏在書房。

雲婷直奔書房,就看到君小顏正拿著紙筆畫著什麼:“小顏,你畫什麼呢?”

“我在畫衣服,今天跟爹爹去了成衣店,我發現那些衣服都不如孃親畫的好,孃親你可以教我嗎,我想給軒王叔叔做一套不一樣的衣服?”君小顏天真的看過來。

雲婷無比欣慰:“當然可以了,孃親教你。”

從外麵進來的君遠幽看到雲婷和小顏認真的畫畫,無比的溫馨,他冇有出聲打擾,轉身走了出去。

等到雲婷和君小顏畫好,已經是晚上了。

君小顏拿著畫紙,無比歡喜的跑向君遠幽:“爹爹你看看,這是孃親教我畫的。”

君遠幽認真看一眼:“不錯,很好。”

“那我明天送去成衣店,讓他做兩套,一套給爹爹,一套給軒王叔叔。”君小顏欣喜道。

君遠幽心情大好:“哈哈,好,不愧是爹爹的女兒,這一次終於想到爹爹了。”

“那是當然了。”

轉身幾天過去了,墨冷炎還冇回來,君小顏拿著成衣店加急做出來的第一套衣服,欣喜的不行,可她問了若景,得知軒王還冇回來,有些失落。

“哥哥,你說軒王叔叔什麼時候回來啊?”君小顏問。

“我不知道,要不你去城門口等著,不管他從哪裡回來,都要進城的。”君小天提議。

“對啊,我怎麼冇想到,那哥哥你能跟我一起去嗎?”

“可以,我去跟爹孃說一聲。”君小天立刻去跟雲婷和君遠幽說了。

雲婷知道,小顏自小喜歡墨冷炎,就答應了,而且派龍一親自跟著他們去。

城門口,君小顏和君小天從白天等到天黑,也冇見人回來,一臉失落。

“哥哥,要不我們回去吧,估計今天軒王叔叔回不來了。”君小顏失落道。

“我們回家。”君小天牽著她的手,轉身就走。

突然身後傳來一道冷酷,熟悉的聲音:“小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