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副堂主,看來上次過後,你還是冇長記性,以為靠錢就能解決一切的問題。”

李鋒似笑非笑看著郭文堂:“首先,你的第一個條件我就答應不了。”

“你讓我離開雪琪,就給我一個億,看來你們郭家的錢挺多的。”

“那為為什麼不厚著臉皮娶了雪琪,她是你郭文堂獨女,難道你郭副堂主百年之後,郭家的家產不給她,難道還要拿出去做慈善?”

“你郭副堂主是那種大善人嗎?”

聽到這話,郭雪琪俏臉微紅,卻又忍不住瞪了這滿嘴胡話的傢夥一眼。

郭文堂也是臉色一沉:“李鋒,我現在是在跟你談正經事,不是開玩笑!”

“行吧,那我就正經點。”

李鋒臉色一正,淡淡開口:“我和雪琪是朋友,既然是朋友,那我就不會眼睜睜看著她被逼著嫁給自己不喜歡的人。”

“所以,她的婚事隻能她自己作主,誰也不能逼她,哪怕是你這個爹。”

“總之這事冇法談!”

“而另外兩個條件,倒是可以談談。”

“不過一個億太少了。”

“和丁雪航打擂台可以,十個億。”

“治好白玉鳳,同樣十個億。”

“注意了,我說的是米金!”

李鋒此話一出,包廂裡頓時為之一靜。

郭文堂的臉色愈發陰沉,冷聲道:“李鋒,你是不是以為我郭文堂在跟你開玩笑?”

“張口閉口就十億二十億,還是米金。”

“你當我郭家的錢都是大風颳來的?”

“年輕人,做人要懂進退,有自知之明,不能太貪。”

“否則,即便拿了錢,也冇命花。”

李鋒笑了起來:“郭副堂主這是在教我怎麼做人做事?”

“要不,我也教教你怎麼做人?”

“二十億米金,我一毛錢都不要。”

“還幫你打擂台,治好白玉鳳。”

郭文堂挑了挑眉,問道:“那你的條件是什麼?”

他知道李鋒這樣許諾,肯定會拿出自己難以接受的條件。

李鋒淡淡道:“很簡單,那就是雪琪母親的事,你要有個交代。”

“我的要求不高,雪琪母親那件事的真相,雪琪有權知道。”

“當初傷害過雪琪母親的人,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我不要求你殺了這些人,但要送去警署,該關的關,該斃的斃!”

說到這,李鋒頓了頓,語氣變得冷冽起來:“郭文堂,如果你能做到這些,我甚至可以讓你坐上蛇窩南江分堂主的位置,這對我來說,不過是區區一句話的事。”

“你甚至什麼都不需要做太多,隻是交幾個人,就能得到自己夢寐以求的東西。”

“這麼優厚的條件,我保證你郭文堂一輩子,也隻能遇上這麼一次!”

“你敢答應嗎?”

李鋒說完,便似笑非笑的看著郭文堂。

聽到這些話,郭文堂愣在了座位上。

而李鋒的身旁的郭雪琪,也呆住了。

怔怔的看了下李鋒,突然之間,她一把捂住了臉,淚水卻瘋狂的從指縫間鑽出來。

李鋒不但拒絕了郭文堂開出的那些條件,甚至還願意幫助對方登上堂主寶座。

這可不是用錢能買來的。

可李鋒開出這些條件,卻隻是為了給郭雪琪母親討回一個公道,給她一個交代。

這樣的舉動,怎能不讓郭雪琪百感交集,瞬間淚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