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政王府中李熵看著大殿上的沙盤皺眉,兩旁的大臣也是議論紛紛著:“諸侯王的路線是分兵三路?”“看樣子【各王】並不打算與我們交鋒。”“王爺!臣覺得不易在追襲妖婦,此刻王爺調轉矛頭對外,那麼天下諸侯定然冇有理由在與我等兵戎相向。”揹負雙手的李熵皺眉思考著:“赤壁之盟的主要目標是抗北援冀,分出一兵是來表忠心的嗎?”“王爺!”聽著入股的寒氣的喚聲,李熵回神看著殿下一身黑袍的少年:“木已成舟!此刻!乃成王敗寇之勢!”思索片刻的李熵目光一狠。

庭院少年李優,手執黑色棋子緩緩地落在棋盤上:“以大勢推翻宗親?趁外戚勢力未成?扶民意而立?”啪嗒。。黑色的棋子落在連片的白子正後方:“【最黑暗的地方往往是最明亮的位置!】”抬頭的李優,看著棋局對麵虛幻的人影,而那虛幻的人影正是身著白衣,手執白棋的王子成。

深夜一處驛站中

先一步入門的數名男子壓了壓鬥笠,準備關門的小二放下門把吆喝著,領頭的男子從懷中掏出碎銀平靜地開口:“兩間相鄰的客房。”記賬的夥計接過碎銀後,無意間看到鬥篷下那黑色金絲袍,麵色一變的他連忙壓下慌亂故作鎮定道:“好嘞!幾位貴客三樓雅間請!”

篤篤篤!“進!”冰冷的語氣迴盪在深夜裡。“娘娘。。”一身黑袍的李優陰笑著:“攝政王已經入局。”褪下鬥篷的唐紫嫣抬眉,目光警惕的看著門口的少年,“你知道王子成會召集天下諸侯聯盟?”“桀桀桀。。”眯著鳳目的唐紫嫣看著壞笑的李優:“驅虎吞狼之策,以宗親之力來對抗宗親。”抬眉的唐紫嫣用警惕的眼神,看著那身著黑色金絲袍拘禮的少年:“你還在算計著什麼?”拿著黑色紙扇掩麵的李優眼光寒冷:“在下的計謀已經完成了。”感受著少年眼神中寒冷的殺意,緊握雙拳的唐紫嫣繼續嬌喝:“你!在【佈局】!?”看著後知後覺的唐紫嫣,眼神如蛇蠍般狠毒的李優,隻是邪笑著並冇有迴應。

“劍陣!”嗡!百枚長劍幻影猛然在夜空上顯現,踏空的八卦袍男子一驚連忙後閃躲避,“我不會讓你肆意淩駕因果的!”唰!一身道袍的老者揹負雙手,看著那狼狽躲閃的男子,“北興!你在此阻攔我不也是在沾染因果嗎?”眯著眼睛的北興看著男子:“南宮氏羽!我勸你不要在妄想挑動因果!你難道忘記了五百年前的【星落之變】嗎?”嗤笑的南宮氏羽開口:“可笑。。你們這些人還真是被西方眾神騙得團團轉啊。。”話音剛落隻聽唰!軒轅劍虛空直刺向騰空的北興,麵色一變的北興左手揹負在後,右手長袖畫圈就裹向龍劍連連朝後帶去,“嗬?!”冷笑的南宮氏羽麵帶嘲諷,這是想要奪劍,可是龍劍起身那麼容易就能被奪取的?

撕拉!長袖直接被撕碎,一驚的北興側身堪堪躲閃而開。噗!被龍劍擦身而過的北興,似乎被什麼氣勢震懾一樣,口吐鮮血的倒飛而出。“真龍的福澤你難以享受啊。。”隔空虛握龍劍的南宮氏羽緩緩踏空而上,看著靠近而來的男子帶著殺氣,北興艱難的起身後一甩長袍,直接化為白色流光朝著北方劃落而去,咂舌的南宮氏羽也是化為白色流光追襲而上。

唰!踏空的北興握著拂塵抽向後方追襲的南宮氏羽,虛握龍劍的南宮氏羽抬劍格擋,鐺!柔軟的拂塵,居然瞬間凝聚如刃與龍劍碰撞出兵戈之音。

夜空下的田原上,袁則天望著夜空上兩道劃向北方的流星出神。

“將軍府能為難民布糧,事後必然會被天下歌頌。”偏頭的袁則天,看著恭敬行禮的明戲才擺了擺手道:“二位先生可彆忘了,遊曆完後一定要來南陵找則天一敘啊。。”後一步而來的郭佑文淡笑的行禮:“那時候少將軍可彆忘了我二人。”“哈哈哈。。”聽著打趣的話袁則天偏頭對著霍武穹微微點頭,抱拳的霍武穹行禮後便退下。

“二位離彆前可否在指點一二?”聽著袁則天的話,明戲才與郭佑文對視一下後搖了搖頭道:“少將軍已經明白了局勢,何故要在讓我二人指點呢?”揹負雙手的袁則天深吸一口氣後又歎息道:“我在想,這次最好是我看錯了。。”聽著惋惜的話二人並冇有再說什麼。

良久牽著兩匹青馬的霍武穹緩緩而來,看著霍武穹已經給馬匹準備好乾糧與水袋後,袁則天對著二位少年行禮:“下次再見不知是何時,還請二位先生保重!”回禮的郭佑文與明戲才道:“【少將軍的誌向之遠,他日必然會群英環繞!】”

看著遠去的背影,袁則天收起複雜的神色對著霍武穹開口:“西域都督歸命了。”一驚的霍武穹道皺眉思索:“如果這個是真的話,那麼在北方待援的白家士氣會大挫!”摸著下巴思索的袁則天點了點頭道:“這個訊息必須要封鎖!”聽著這話霍武穹有些不解地皺眉,似乎感受到了霍武穹的不解,收起思緒的袁則天並冇有解釋多少:“最好能拖到周瑾上那邊大勝的訊息後。”點了點頭的霍武穹抱拳:“是!”微微點頭的袁則天繼續開口:“另外武穹!”拍著霍武穹肩膀的袁則天遞過令牌道:“我命你為將軍府先鋒軍!領五千騎!明日一早直奔函穀急援!!”接過令牌的霍武穹單膝下跪抱拳道:“屬下領命!”

灰鎧的霍武穹一夾馬腹疾馳而出,身後的灰鎧霍家軍與紫鎧將軍府的騎兵也是齊齊駕馬追隨而上。

營地門口的袁則天眺望遠去的背影皺眉思索:‘辰兄應該已經抵達揚州江口郡了,涼州牧歸命的訊息想必也已經知道了。’“主公!”風塵仆仆而來的王子謀,看著略顯空蕩的營地稍稍思索數秒後繼續道:“主軍兵力以至!”回神的袁則天偏頭問著:“去洛宮嗎?”起身的王子謀搖了搖頭道:“不去!”聽著果斷迴應的王子成,袁則天也是淡笑的下令:“傳來各將!修整半日直進函古!”

揚州

江口郡碼頭

先後下船的眾諸侯王麵色各異,甲板上眺望日出的王子成皺眉:‘白家這把刀還不能【在此捨棄。】’捏著眉心的王子成繼續想著:‘冠軍候雖可暫穩涼州,但民心、軍心與家族三心不一,現今以白清雪的威望。。。白家恐有天下分食之險。’“子成!”碼頭上的李辰喚著出神王子成道:“我等在江口郡修整後重新規整戰況!!”回神的王子成點了點頭。

江口郡郡守府中,李辰率先開口:“揚州軍來報已經守住鄰山,目前在與北三族對峙與文山。”看著早早就準備好的沙盤地圖眾諸侯默默地點頭,“將軍府來報進軍函古,想必現在先鋒軍已經抵達函穀關了。”看著沙盤上的紅色旗子李煬開口:“東三州首戰告捷絕對是個好訊息,如此應可以平息西域都督歸命後帶來的混亂。”

看著沙盤局勢的君州州牧李平道:“依少將軍的遠見,將軍府應該會封鎖此訊息,不然恐怕會影響到冀州白家軍的士氣。”眾人也是附和著的開口:“盟主我等還是要以救駕為要!”看著眾人行禮,李辰微微偏頭看著思索的王子成,見王子成並冇有反駁李辰也是一揮臂膀定奪道:“時不我待!整理各軍!海政司為先鋒,先行前往北都鎮壓叛亂!各王為中軍後置而出!”行禮的眾人高聲著:“喏!”

涼州

都護郡郡守府中

“啊啊啊!!”一頭散發的王子俊瘋狂的揉搓腦袋:“這是人乾的事情!?”看著幾案上那一摞摞的木簡王子俊要瘋了,涼州要錢冇錢要糧冇糧,這是人乾的事情?他把烏丸帶來是想補充涼州勞動力的,冇想到涼州的州庫空的連一隻老鼠都冇?這是人乾的事!?

咯吱!抱著一摞木簡的紀獻,看著趴在幾案上王子俊道:“子駿兄外麵有人找你。”疲倦的王子俊仰頭抽著嘴角,看著又放下一摞木簡的紀獻,‘麵前的這個少年可以說是涼州境內為數不多能處理些政務的文臣了,雖說早些時候白威已經下令,自己可以隨意抽調涼州官員來幫助自己處理政務,但是。。’想著的王子俊偏頭看著幾名大漢,隻見數名大漢小心翼翼地拿著毛筆在書寫著,而幾案旁則是擺放著數枚斷掉的毛筆,哢嚓!抽著嘴角的王子俊,看著又一枚毛筆慘遭毒手後捂臉。

“獻兄剛剛是說有人找我?”回神過來的王子俊問著,坐下處理政務的紀獻點了點頭,摸著下巴的王子俊有些好奇的起身出屋。

郡守府門口一身白稠錦袍的少年手拿紙扇徘徊著,若是細心觀察少年裝束與王子成的裝束及其相識,少年麵容柔和給人的感覺如沐春風般,眼神中的縷縷光芒雖耀人,但多的則是平易近人。

出府的王子俊看著背影一愣隨後大喜:“子林!!”聽到喚聲的少年停步,看著王子俊衣衫不整的樣子,王子林輕輕皺眉打開紙扇掩麵朝後退卻。“子林啊!!快救救你三哥!”一把摟向王子林的王子俊哭喊著,完全冇有兄長的樣子。

掩麵的王子林抽著嘴角,‘這傢夥冇洗漱!!’“三。。三哥。。”掙脫的王子林行禮:“白都督與家父商談後,讓我來幫助三哥梳理涼州事務。”知道自己賣慘被識破的王子俊整理了下衣袍後正經的開口:“先入府。。”

中途的劇情改了些,盜版網站的話可能會導致劇情銜接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