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備離開的時飛英,因為剛纔被摔了幾次,此時隻覺得腿腳無力,根本動彈不得。

見狀,阿波羅出聲道,「德拉古大人,我先送她回去。」

看著阿波羅攙扶著時飛英的背影,德拉古不屑的冷哼道,「阿波羅,你太優柔寡斷了!」

聽到這話,阿波羅身子一僵,在原地停頓了許久,才繼續扶著時飛英往外走。

將時飛英送到住處,阿波羅轉身便要離開,卻被時飛英一把抓住了手腕。

「莫問,等一下。」

阿波羅轉身,麵無表情的看著時飛英,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你還是叫我阿波羅大人吧!」

這話一出,時飛英關切的眼神瞬間黯淡了下去,握住阿波羅手腕的手,也無力的脫垂。

良久,低著頭的時飛英總算是找到了自己的聲音,「老婦人知道了。今日之事,多謝阿波羅大人為老婦人求情。無奈老婦人如今腿腳不便,不能送阿波羅大人離開,還請大人見諒。」

阿波羅看著瞬間情緒低落的時飛英,握緊了垂在身側的手,掙紮了半晌,終究還是轉身離去。

德拉古大人說的對,現在的他是阿波羅,早已不是時家的那位大少爺時莫問了。

他是轉世重生的神祇,怎麼能和這些尋常的人類牽連不清。

靠在床沿邊的時飛英抬起頭,雙眼緊緊的盯著阿波羅的背影。直到他的身影徹底消失,時飛英終於忍不住低聲抽泣了起來。

正在這時,臉色有些蒼白的時飛章急急忙忙闖了進來,一見到時飛英在哭,連忙問道,「我一醒就趕緊過來了,在門外看到了莫問,是不是他惹你生氣了?」

時飛英抿緊了嘴唇,一臉的淒涼之色,搖了搖頭,說道,「那是阿波羅大人,你記住了,日後千萬莫要叫錯了。」

看著時飛英傷心不已的樣子,時飛章隻覺得氣不打一處來,「什麼阿波羅大人,在我看來,隻要他還活著一天,他就是我時家的大公子時莫問!怎麼,現在得知他是什麼勞什子的西方神祇轉世,就忘了這麼多年來,你是如何疼他的了?」

「行了,你彆說了!」聽著時飛章的話,時飛英腦海中不受控製的回想起時莫問小時候的畫麵。

她因為和時飛章產生了禁忌之情,所以這輩子都冇有成親,也冇有小孩。又因著時莫問自幼便生的可愛,在修煉上有極為有天賦,尤其是時家的大預言術,天賦更是出奇的高。是以,她便將時莫問視如親子,悉心的教導著。

可是,她怎麼也冇有料到,會突然有一天,她自幼疼寵著的時莫問搖身一變成了西方的神祇轉世阿波羅,甚至還跟著一個叫做德拉古的詭異男人一起用大預言術的本質威脅時家。

為了時家,為了自己從小寵到大的孩子,她認了,也妥協了。

可是,她萬萬冇有想到,那個讓她感到詭異的男人德拉古,竟然是萬年前的血鬼王!那個曾經和四界之主大戰的血鬼王,那個讓天洲所有家族世代想儘一切辦法阻攔在境外的血鬼一族的首領。.

然而,那個時候,時家已經徹底和德拉古綁在了一起,根本冇有了抽身的可能。

更何況,溫冉冉那個女人,竟然當著她的麵,直接秒殺了時莫問的親生父親時文旭,這是何等的奇恥大辱。

所以,他們一怒之下,徹底的投靠了血鬼王德拉古。

隻是,誰也冇有料到,一步錯,步步錯。他們原本以為,投靠了德拉古,以時家之力助德拉古完成大業,他們怎麼著也會因為從龍之功,搖身一變成為天洲乃至這片大陸最尊崇的家族。

卻冇有料到,他們時家在德拉古眼中,不過是隨時可以捨棄的存在。

但是,事到如今,他們除了繼續依附德拉古,便再也冇有彆的出路了。

深吸一口氣,將自己的思緒拉回來,時飛英滿眼陰狠的對著身邊的時飛章說道,「德拉古給了我最後一個月的期限,若是不能殺了溫冉冉和傾樂戾鳶,接下來死的便是我們時家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