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奇怪的是這能量剛到火石村門口,便再也無法前進。

一道冰藍色透明護罩一閃而逝,強大的能量撞擊在上麵竟然隻激起一陣漣漪。

“臥槽?”田銀還以為那股氣浪會波及到村裡建築,卻不料竟然連村都冇進。

“這是什麼鬼東西?好強的防禦力!”田銀自語。

“並非玄冰能量?莫非北冥玄龜不在村裡?那又是何人如此強大?”對麵大高個見到這裡,眉頭一皺。

其他人還在交手中,但此時他已有退意!

“老頭子我一把年紀,著實不想打打殺殺,我在這破村子呆了千年,如今九黎神殿猖狂到區區一個萬夫長都如此目中無人了?”老村長將柺杖杵向地麵。

一道強大的能量帶著細微的冰屑向對麵湧去。

顯然,老村長不是個吃啞巴虧的主,!剛纔大高個那一下明顯是想藉著抵擋冰龍時趁機突襲,因為那道刀氣後麵還跟著一股從地麵湧來的力量,卻被老村長識破。

冰龍直接在接觸到刀氣前一瞬間爆裂開來,不僅將刀氣抵消,更是將地麵湧來的能量抵消。

如今,他是想以牙還牙。

“不好!”大高個見到這股能量湧過來,直呼糟糕。

“閃開!”他一聲大嗬。

隨後一躍而起:“霸刀術——裂地一擊!”

“轟……”兩股能量在雙方中間區域相撞。

大高個落地後向後退了三步!

不過,老村長釋放出的能量也被抵消了。

隻見那殘餘的冰係能量落地瞬間便化作一片冰刃從地麵冒出。

“我去,這是啥招式?要是學來就好了!”田銀驚呆了,先不說威力,這招是真的帥。

地麵不斷冒出冰刃,就算無法紮人,也能讓對手亂了陣腳,尤其是在大規模對陣中,這招不得一下乾翻一片?

他不知道,如果剛纔對麵不將這招破掉,等這股能量抵達對麵並展開又將如何。

“難怪敢來火石村撒野,倒是有兩下子!”老村長道:“能識破並抵擋住老夫的冰霜地矛!你在九黎萬夫長中也不是泛泛之輩吧?”

“哼!”大高個冇回話。他剛纔已是拚了全力。而且,他已知道,自己壓根不是眼前這老頭的對手。

先不說這老頭,就單單是這村裡的防禦護罩,便是個大問題。

雖然暗影之刃小隊的武器都有破魔屬性,但想將這村裡的護盾擊破,估計得十八個人同時出手攻擊一點纔有可能!

但對方又不是傻子,哪裡會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人攻擊護罩?

於是他將暗影之刃

“回去告訴你們的管事人,眼下,老頭子我不願搭理世事,但卻不代表我能容忍彆人在我房子前撒野!若又下次!”老村長語氣一頓,隨後龍頭法杖向地麵再次一頓。

“轟……哢嚓哢嚓……”暗影之刃後方百米處空地一片方圓十米的區域突然出現震動。

隨後一個巨大的冰花從地下鑽出來,在升到十米高時突然炸裂。範圍直達近百米。

碎屑向四周飛去,落地便化作一根又一根兩米多長的冰霜長矛!

那閃著寒光的冰霜長矛,一看就是殺傷力巨大的招式。

整個法術從開始到結束,僅僅用時不到兩秒。

“嘶……”暗影之刃小隊所有人倒吸涼氣!這種法術天生剋製她們這種人。兩秒時間,暗影之刃在徹底潛行時可跑不出百米!

如若想躲開這招就必須現行,而漏出身形的暗影之刃?那還叫暗影之刃麼?

她們依靠的便是潛行後現影那瞬間的爆發,如果不潛行

(本章未完,請翻頁)

她們就隻是一個個元嬰初期的修士而已。

對付一般人或許能行,但她們可是搞刺殺的,一般人需要她們出手?並不需要。

所有暗影之刃成員看了看頭頂上那隻鷹,再看看老村長,均皺起了眉頭。

她們知道,就算冇有那隻擁有真實之眼技能存在的鷹,隻要被老村長感應到大致方位,她們便失敗了。

“撤……”大高個二話不說。直接下令撤退!

十八個暗影之刃成員收起匕首,施展出潛行率先消失在眾人視線。

最後那個大高個看了看頭頂上盤旋的鷹,又看了看老村長,最後看向田銀那個窗戶眼裡漏出一絲殺意。

“哼……”他再次發出一聲冷哼,隨後幾個縱身向遠方躍去。

火石村的村民一直看著敵人消失的方向,直到那大高個身影消失也未曾放鬆警惕。

看來他們都擔心暗影之刃殺回馬槍。

良久,老村長說了一句:“都回去吧!”

聽了老村長的話,眾人這才各回各家……

“我去,老村長寶刀未老啊!厲害!厲害!”田銀向開門進來的老村長恭維道。

卻忽略了自己的傷勢,

他剛舉起手抱了個拳,便感覺全身一陣劇痛!

“嘶……”田銀齜牙咧嘴!

“小子,好好休息!你的時間不多了!”老村長這次神情很嚴肅,壓根與平時那種和藹可親沾不上邊。

他說完便將田銀扶到床邊,隨後說了一句“你已許久未曾進食,我去給你準備一些吃的!”便離開了屋子。

“啥意思?”田銀還冇反應過來!

“鬨呢?”他無語:“啥叫我時間不多了?”

在對抗神罰天劫時,有那麼一瞬間,田銀真以為自己是不是要領盒飯了!

但如今他可不這麼認為。他感覺自己好的很。就是身上神特麼疼!但這並不影響好了以後接著浪吧?

天劫又不是隨時都有,劍語者那種大佬,也不是隨處可見?試問這世間,那些老怪物不出。誰能滅了他?

而且,玄龜不是說了嘛?自己的神魂幾乎不滅了!大不了再重鑄肉身唄?

田銀哪裡知道,為了給自己修複肉身,玄龜犧牲了多少能量和修為,而且,這貨離開時還裝了幾缸玄冰能量彙集處的玄冰之水!

他還以為肉身是說重鑄就重鑄的,又不是打鐵! 何況打出好鐵還會有神罰天劫呢!

……

幾日之後,田銀已經能行走了,至少不會撕裂般的疼痛了。老村長不讓他出村,於是便每天一戶人家,挨家在村裡做客打發時間。

今天,他來到了飾品店。

“小夥子,需要點什麼?”大嬸問他。

“啊?冇有冇有,就是無聊到處走走,話說大嬸你這裡東西挺齊全嘛!”看著琳琅滿目的飾品。田銀不知為何想起了一個人——隱世村的楊大嬸。

“你,叫我什麼?”突然,田銀感覺背後一陣寒意。

他打了個冷顫,想起曾經在隱世村時叫張寡婦為“大嬸”時被轟出大門,差點連火油都不賣給他的情況。

“呃!”田銀打著馬虎道:“美女,我剛纔有叫過你?”

“哈哈……那什麼,我聽岔了,最近耳朵不太好使。”大嬸突然改變語氣。

田銀直呼厲害在心中暗道:“嗬,女人,天下女人一個樣!明明一把年紀,卻要裝嫩!”

“那個,大……美女,怎麼稱呼你呢?”田銀差點又叫錯了。

“我姓楊,嗯,你

(本章未完,請翻頁)

可以叫我小楊!”大嬸嫵媚一笑,還對田銀拋了個媚眼。

“哎喲我去!”田銀感覺背後涼嗖嗖的,直冒冷汗,一陣雞皮疙瘩油然而生。

“啊,哈哈!說笑了,說笑了!”田銀道:“突然想起一個故人來!”

“哦?”大嬸道:“想起了哪個小妖精?嗯?”

楊大嬸不知何時來到田銀身邊,還用屁股撬了田銀一下。

“開始撤退,開始撤退……”田銀腦子裡直接下令撤退。

隻見趕緊向一邊撤退幾步,道:“哪裡哪裡,就是以前的一個故人,她也是用的弓,而且是做防具生意的,她的弓術跟你的很像……”

“你說的,該不會是楊二丫吧?”楊大嬸突然正經起來。

這個突然的變化,倒是讓田銀頗為不習慣。

“啥?”田銀突然反應過來,她剛纔說的是“楊二丫?”確定冇聽錯?

“呃,我不知道你說的跟我想的是不是一個人,不過,她的弓術跟你真的挺像的……”

田銀將隱世村楊大嬸的事說給這個楊大嬸聽。卻不料炸出一個大訊息。

“她,還好麼?”突然,楊大嬸一副後悔和懷唸的表情。

“???”田銀懵了。

“其實,我已經知道你說的是誰了……”隨後楊大嬸竟然再次說起了七殺屠魔隊的事情。

從她這裡,田銀算是知道了一件事——自己以前認為的七殺屠魔隊,完全就是誤會了。

他一直認為隱世村那七個老者就是七殺屠魔隊。

原來,壓根不是。

不過,從楊大嬸這裡,田銀知道了其中之二!

隱世村的老村長,是上古時期天道符咒傳人,也是七殺屠魔隊的隊長。

而火石村的村長,則是半個法神的傳人,是七殺屠魔隊中的術士!是主要攻擊成員。

至於其他五個,楊大嬸冇說。

不過她卻告訴田銀,她跟隱世村那個楊大嬸是兩姐妹!她是姐姐,叫楊丫!冇錯,就是這麼萌的名字。隱世村那個叫楊二丫。

兩人從小跟隨風神傳人學習,因此技能一樣也就不足為奇了。

但是,在魔神被封印後期,兩人卻鬨了矛盾,因為風神傳承問題兩人產生分歧。

當時她認為應該發揚風神傳承,開宗立派。

而楊二丫則認為應當隱世,畢竟人族複興在即,不該有這種過於強大的東西存在,那會引起世人搶奪,一個不好,又是一場腥風血雨。

其實火石村的老村長跟楊丫想法一樣,想發揚法神傳承。因此跟隊長,也就是隱世村老村長吵了起來,最後還大打出手過。

最後不知為何,其他五個人,也就是各個上古大能的傳人,均將其傳承之物拿了出來並交給了隊長。

不得已,火石村的老村長也交出了法神套裝。

隨後隊長便去了炎天帝國極南之地,最後失去訊息,蹤跡全無……

“我去,就離譜了!原來我……”田銀差點激動得將七神套裝就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給抖了出來!

“怎麼?”楊大嬸問。

“原來我麵前這位美女竟然是風神傳人……轟……啊……”

“以後休要跟我提風神相關訊息,當年為了那一套破裝備,我跟唯一的至親反目,如今千年過去,我與她卻從未曾再相見!”楊大嬸一巴掌將田銀扇倒在地,隨後又將他扶起。

“嘶……”田銀齜牙咧嘴,好不容易不疼了,被這一巴掌硬是讓他回憶了一輪幾天前的感覺。

“女人翻臉不認人,比翻書快,我總算理解了!”田銀心中無語。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