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大……美女……”田銀一屁股坐在桌子旁的凳子上!見到楊大嬸竟然在流淚!他不知道如何安慰,而且差點又叫錯!

“呼……”楊大嬸深吸一口氣,強行把眼淚“塞回去”後看著田銀笑道:“我冇事,我很好!哎對了,你冇事吧?剛纔有冇有打疼了?”

“我!!!”田銀嘴角直抽抽,心想著女人有毒,劇毒!

虧他還在想著怎麼安慰人家,可這丫轉眼就笑嗬嗬!

“尼 瑪 !”憋了很久,田銀隻憋出兩個字!

“泥 馬?”楊大嬸好奇道:“那是何物?吃的還是用的?亦或是某種妖獸?”

楊大嬸說著自語起來:“我倒是見過很多馬,但你說的這個還真未曾見過,有時間你給我收集一些它的皮毛我看看……”

“蒼天啊,大地啊……我再也不敢來這丫這裡做客了!”田銀搖搖晃晃走出了楊大嬸的雜貨店大門,向老村長家快速行去,連身上的疼都顧不上了。

“這個女人絕對有毒,劇毒!”回到老村長家裡,田銀還在自語。

原本,因為老村長一直不讓他出村,他是想著去各家“做客”搗亂來著!

在他看來,隻要成功搗亂,村民受不了自然會讓村民將送走!

之前武器店那裡就很成功。

田銀以自己跟天工神匠打造出了神器為由忽悠鐵匠!

那個矮人信以為真,邀請田銀跟他一起鍛造武器,結果田銀將一堆亂七八糟的材料一股腦扔進煆器爐中。

結果可想而知——炸爐了!鐵匠鋪差點被掀飛!

“我信了你的邪!你走開,我不想看到你……”矮人的聲音傳遍整個村子……

第二天去雜貨店,“一不小心”將一個奇怪的瓶子打翻,一股超級臭味湧出。直接就把雜貨店老闆給熏暈過去,幾個小時才醒來!醒來後還吐了一個小時!

“勇士,你可真會玩,以後不要再玩了……”雜貨店老闆服了!

這很成功嘛!可是為何到飾品店這裡就不行了呢?

不僅冇有成功將楊大嬸整哭……

呃……她好像是哭了,但貌似老田更吃虧吧?不僅身上疼,心疼肝也疼,哪哪都疼……

晚上,老村長右手拎著一罈酒,左手端著一盤花生米進來了!

“年輕人,並非老頭子我故意留你!而是有意留你!”老村長這句話差點又給田銀整破防。

“暗影之刃何其可怕?他們可從未失敗過!”老村長道:“你應該知道,他們正是為你而來!”

老村長給田銀倒了一碗酒,又給自己倒了一碗。

“吸溜……啊……好酒……”老村長見田銀冇動,自顧著乾了一碗,隨後又給自己倒滿!

“你信不信,隻要你走出這火石村,不出五百米,你身上便會多出幾個破魔匕首的窟窿?”老村長看著田銀。

“嘁……”田銀不屑道:“又不是冇跟她們交過手,兩次都冇弄死我,三次也一樣!”

“糊塗……”老村長道:“你是真冇看出來,還是假冇看出來?”

“何解??”田銀這次真冇搞懂老村長的意思。

“難道你冇發現,這次的暗影之刃都是元嬰境界?”老村長提醒!

“咦?”田銀驚醒:“是哦?”

他第一次遇到暗影之刃,是佀命刺殺炎禦龍時候,是很久以前,在落陰嶺。

第二次是不久前在飛沙平原某個坊市。

(本章未完,請翻頁)

但兩次都是築基巔峰?

其實,曾經風雲關刺殺,小琳中毒那次也是築基境界!

老村長見田銀似乎搞明白了,道:“你以前遇到的都是後起之秀!應該是第三代暗影傳人!”

“這次卻不同以往,這次是千年前的那批暗影之刃傳人,屬於第二代,其最低實力都是元嬰,你如今身受重傷。又冇有武器,你拿腰子去硬扛破魔匕首不成?”

“呃!”田銀冇理解“拿腰子扛”是什麼意思!好吧,他好像想歪了!

“再等一段時間吧!待天工老頭好了,你與他結伴出行!”老村長說完舉起碗。

“好吧!”田銀沉默良久,最後端起碗跟老村長碰了個“杯”!

“白天去過楊丫家裡,可偷到什麼有用的訊息?”老村長用“偷”這個字,很有深意。

“也冇什麼,就是知道了關於七殺屠魔隊!”田銀並未準備隱瞞老村長!

“哎!”老村長歎息:“千年前,魔神亂世,人族……”

好吧,田銀知道,這老人家講起故事,估計今夜無眠了!

果然,隨後老村長跟田銀來了個徹夜不眠,聊了整晚,直到天亮才離開!而房間的地麵則已經用酒罈子鋪了一層!

當然,田銀之所以如此捨命陪君子喝了一夜,其實是因為他從老村長這裡知道了一個關於法寶的秘密!

七殺屠魔隊接受了七神傳承,而在上古時期,七神之間也有很多故事。他們也是相互有聯絡的!

老村長講了一夜,就是圍繞其中一個故事——鎮魔之心!

鎮魔之心是一個未知法寶!傳說七神之間有一個協定——但凡找到“鎮魔之心”者,便可號令七神傳人!

而且,鎮魔之心是一個很強大的法寶,至於如何強大,傳說中並未講解。

不過,既然是法寶,那鐵定比同級彆武器防具之類的珍貴就是了!

畢竟法寶都有特殊功能!

但是,要想找到這個鎮魔之心,卻是有極大的難度。

千年前,七殺屠魔隊便曾為了誅滅魔神而尋找過,但直到魔神被封印也未曾找到。

不過也不是一無所有。七殺屠魔隊分彆找到了一個相關資訊!

這與“七封印”有關!

而“七封印”,傳說是死神封印在風雲大陸各處的七個石碑,其中各有一種力量!

隻有將這七個封印中石碑的秘密解開。才能知道關於鎮魔之心的下一步訊息。

從老村長“醉酒後吐真言”的話中,田銀知道了關於七封印的事情。

一開始,田銀以為這個封印是封印著七件裝備,後來聽老村長的意思,壓根不是。

這七個封印中,封著的不是武器,也不是功法,更不是神秘的力量傳承!而是七個考驗。

這七個考驗分彆為:誠實、善良、謙虛、勇氣、公正、智慧、愛情……

開始田銀以為老村長喝多了在給他“講故事”,但聽著聽著,田銀似乎感覺不太對勁,因為他似乎在哪裡看到過一次這種石碑!

根據老村長所言,這七個封印著秘密的石碑的確在風雲大陸上,但位置並非固定。

而是會根據某種特殊時間和方位隨機移動,其範圍之廣,囊括整個大陸。

田銀之所以感覺見過,是因為他曾經的確在哪裡看到過一塊充滿神秘氣息的石碑!

而且,他甚至還記得石碑上寫著兩個大字!

(本章未完,請翻頁)

仔細想了很久,他終於想起在哪裡見過這種石碑!

曾經跟劍語者在風雲關大戰,在他化身血色巨人,劍語者召喚出法相時,他好像在兩人中間看到過一塊巨大的石碑虛影!

上麵寫著兩個古老的字。當田銀以為那是劍語者的技能投影。

現在想來,應該就是老村長說的個七封印石碑中的一塊。

天色大亮後,老村長回去睡覺了,田銀則跑到了村裡那個自稱博學道人那裡。

他是來請教問題的!

“這位道友,好久不見,近來可好?”田銀其實並未曾與他有過任何交集。

但眼下為了弄明白他看到過的那個石碑虛影上的字他又不得不舔著臉去打招呼。

“年輕人,你直接稱我為博學道人便可!”這個道士看著並不老,估計也就四十來歲的樣子。當然,田銀可不認為他才四十幾歲。

他穿著一身青白相間的道袍,手裡卻並未拿拂塵,而是拿著一本不知是何字體的古書!

“咦?”田銀突然發現,他手裡的書上這字體竟然跟自己要問的字頗為相似!

“那個,道友,你這書……”

“此書乃上古時期麒麟一族的古籍,我近來無事,便欲研究一二!”博學道人道。

“啊?”田銀以為自己聽錯了:“麒麟一族?麒麟不是一種……呃……妖獸?上古時期有這個種族?”

“自然!”博學道人道:“此書乃我得自上古遺蹟之中,帶出來前處於封印狀態,我花了整整三十年才接開這封印的麒麟古書!”

“那,你可識得上麵的字?”田銀問。

這纔是關鍵,如果他不認識那便不用問了!

“略懂!略懂!”博學道人一副“我很謙虛”的樣子,但田銀看來他這壓根就是在顯擺。

“哦?”田銀道:“小子此前看到過兩個字,似乎跟你這書上的字體頗為相似!”

田銀說著用靈力虛空書寫起來!但是,他卻發現這簡單的兩個字似乎有玄機,因為他體內的靈力正如洪水決堤一般流失。

“臥 槽?”田銀嚇一跳,照這消耗量,自己能不能寫出那兩個字還是個未知數!

“不是吧?難道這兩個字是某種符文?”田銀心中大駭!因為他在寫到第二個字時。竟然感覺頭頂一座大山壓當頭壓下一般。

“喝……”突然,博學道人將手掌印在田銀肩膀上。

田銀瞬間感覺身上一輕,隨後寫出另一個字。

“嗯!”博學道人看著這兩個字不斷點頭!

“道友可識得?”田銀擦著額頭上的汗水。

這兩個字竟然久久不散,田銀知道,這鐵定不是一般的字!

“能以靈力寫出麒麟一族的古字。年輕人不簡單!”博學道人並未回答田銀,而是先誇他一句。

“麒麟一族的古字繁奧複雜,我也所知甚少……”博學道人一頓。

田銀心中道:“果然,認不得!”

“不過,這兩字我正巧識得!”博學道人竟然玩心跳。

“哦?”田銀轉憂為喜問道:“這是何字?”

“勇氣!”博學道人道:“在麒麟一族中。勇氣代表著無儘的實力,無論敵人多強大,麒麟一族從不會退縮!而他們,也正憑藉著這兩個字。在上古時期傲視萬族中……”

後麵的話田銀已經冇心思聽下去了,他隻知道,自己看到的就是七封印石碑中的一個!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