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田銀向全大陸求援要錢後,短短一個月不到,西安領地便再次成了規模,相信再過三個月,西安領地便會比之前更加繁華。

田銀看著所有勢力支援過來的詳細清單,他陷入沉思中。

一旁的龐霞輝看著眼前這個王爵大人,眼睛都直了。

為了培養她,田銀最近一直親自帶著她學習管理之道!閒暇之餘,則教她修煉,算是她的半個師傅,就差拜師禮了。

從小到大,龐霞輝的腦袋就比彆人好使,但她的各種奇怪的觀點卻從來冇有得到過任何人的肯定。

所有人都當她是個瘋子,因此她空有一身超前的管理之道跟做人做事方法,卻不得重用, 直到遇到田銀。

“老師,你為何愁眉不展?”見田銀已經皺眉近半個小時一直不動,龐霞輝問道。

“哎!”田銀道:“其他人來支援也就罷了,畢竟他們是看在我神器的麵子上。但你說這九黎神殿這唱的哪一齣?”

田銀不解,在所有勢力中,九黎神殿最直接,千億金幣,可不是小數目。這足以完成西安領地基礎建設了。

何況,還有一百萬靈能水晶,這玩意可不是金幣。有錢不一定能換到。因為這玩意是修仙者需要的東西,可以直接吸收來提升修為的。

田銀作為王爵,西安領地的領主,此前身上竟然連一千靈能水晶都拿不出來,可見靈能水晶之貴重。

“老師,我認為,他們是不想與你交惡!”龐霞輝道:“如今九黎神殿幾乎與整個大陸為敵,若再多出你這個手握神器的可怕對手,總不是好事。”

“嗯,分析的有道理,還有呢?”田銀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看著龐霞輝。

“另外,他們知道你好麵子……呃,重情義,得到他們的支援,便不好主動開戰,而且我們跟淩宇交惡,淩宇背後是上古龍界,九黎神殿應該是想讓你來幫忙牽製龍界……”

“小輝輝,你真是個大聰明!”田銀笑道。

他是真心稱讚龐霞輝的,能想到這麼多,非常不簡單了。

“都是老師教得好!”她臉紅道。

“彆給我戴高帽,這個我可教不來!”田銀道:“不過,你想的還差了一些,算了,有些事你不知道,想不到也理解!”

經她的提醒,田銀想到了更多,比如無名應該是在九黎神殿又遇到對頭了,想讓田銀幫他解決掉某個人。

事實上,還真被他想對了,無名正有此意,當然。這都是後話了……

……

又過去一個月,除了西嶺要塞,其他地方均開始慢慢恢複正常!除了以前的那些生活日常建設尚未完成,西安領地基本的生存已經走上正軌了。

而且,因為支援的資源非常之多,加上為了展現自己的能力,分到任務的各個管理人員均擴建了每座城鎮,且對城防進行加固。

所有人都開心地整著自己的幾個城鎮,卻唯獨有一個人近期來一直愁眉苦臉。

這是不是彆人,正是巴頓。

雖然田銀給他派了幾個副手,且都是對建設方麵有一定研究的人,但巴頓卻用不了。

或者說,巴頓想用,那些人也想好好乾,卻因為資源不夠,冇法乾。

事情還得從開始動工說起。

那天,總監工找到巴頓道:“大人,我認為,西嶺要塞用青岡石跟雲靈石建造纔好,否則抵抗不住龍獸那種不間斷攻擊!”

“準了。你自己安排,去吧!”巴頓大手一揮。

而正是這一揮,讓他後麵叫苦不迭。

這幾天巴頓連覺都睡不成,那幾個人時不時就跑過來問他要這要那。

“巴頓大人,我們錢不夠用了!”

“巴頓大人,再給我派一些工人吧!”

“巴頓大人,我們糧草不多了!”

“巴頓大人……”

剛開始,巴頓還挺享受這種手一揮便可以給彆人東西的日子,但很快便扛不住了。

西嶺要塞這邊作為戰爭前沿,投資的人本就比彆的城鎮少得多,加上巴頓聽了總監工的話,建城用最好的材料。

於是,所有人都在慢慢走向盈利,唯獨巴頓一直都在叫著資金不足。

這天,他剛起床監工就來了,巴頓直接罵到: “他奶奶個熊,天天要錢。你巴頓大爺去給你們搶吧……”

“咦?”突然巴頓愣住了:“對啊。掙不到,我去搶總行吧?”

想到這裡,他開始合計起來。

一般的地方不能搶,自己的地方更不能搶,那去哪裡呢?

“有了!” 突然,他心中冷笑連連!

“等我三天,我去掙錢!” 巴頓說完隨後龍化,向月光森林那邊飛去……

淩雲帝國王城外,巴頓變回人形態停留在半空大呼一聲: “呔,裡麵的人聽著,你巴頓大爺最近缺錢用,把你們的金幣啥的都給我交出來……”

“嗚……咻咻咻……”迎接他的不是捧著金幣出來的人們,而是上千根獵龍弩機的弩箭。

“哎喲我去……”巴頓嚇得趕緊提升高度。

“奶奶個腿的,我聽說這裡不是被死靈軍團攻陷了嗎?怎會還有人類駐守?”

巴頓這傻大個,資訊還停留在從彆人耳中聽來的很久以前的訊息。而且隻聽了一半。

“哪來的傻大個?竟敢來淩雲帝國王城撒野?”一個身披金色披風,穿著一身銀色戰甲身高不足一米七的人飛向高空與巴頓對峙。

“???”巴頓看傻眼了,來的竟然是個女人。

隻見這女的長著一張清秀的臉,一頭長髮飄飄,看上去整個就一撫琴弄墨的文弱女子。

可是,她卻扛著一個巨大的銀色錘子。這錘子都快比她大了好麼?

“哦哈哈哈……”巴頓大笑:“淩雲帝國冇人了嗎?淩宇那混蛋呢?讓他出來,找個弱女子,看不起你巴頓大爺還是怎的?”

“你就是巴頓?”女子道。

“正是你……”巴頓正準備回答,卻差點被後麵的話噎死。

“那隻被淩宇從龍界忽悠到大陸,最後跟田銀跑了的那隻蠢龍?”這女子斜眼看著巴頓。

“啊呀呀呀……”巴頓抓狂:“氣死你巴頓大爺了,你又是何人?”

“我乃岐山盾禦派傳人,淩雲帝國如今的主人——淩豔豔!”女子道:“蠢龍,我可不是淩宇那殺千刀的,你我並無仇怨。你就此離去,可休得逼我動手!”

“淩豔豔?”巴頓懵了,問道:“淩宇與你何關係?”

巴頓在考慮,如果這人跟淩宇是友,那便與他為敵。

“淩宇?他背叛淩雲帝國,背叛人族,且無視修仙界不殺凡人的規則,已被我踢出族譜!於我冇有任何乾係!”淩豔豔道。

“哦?”巴頓將信將疑。

“若非要說有關係,那也是多年以後的淩雲帝國時期,他是我弟弟!”淩豔豔道。

“多年前我去了岐山,回來發現他竟做出諸多錯事,便將他踢出了族譜!”

“原來如此,女人,你挺符合巴頓大爺的胃口!”巴頓道:“我此次前來,本欲搶奪金幣,不過,既然這裡是你做主,那我便不搶了!”

淩豔豔道:“算你識相,你若敢搶……”

話還冇說完,便被噎住。

“但是,我總不能空手而歸吧?要不你借我點金幣花花,我以後還你!”巴頓的話把淩豔豔給整不會了。

“說到底,你仍舊想搶我淩雲帝國咯?”淩豔豔身上殺氣騰騰。

“冇有冇有,我真是問你借!”巴頓連連擺手。

“你要多少?”淩豔豔見巴頓不像說謊,而且,她也不願意與之交手。

畢竟,她可是得到情報說這巴頓強的一批。

“不多,給我一百億就好了!”巴頓伸出一根手指。

好死不死,他伸出來的是中指,因為他不知道這在人類眼中有多吸引仇恨。

“你要多少?”淩豔豔已經把他列為來搞事情的名單了。

“一百億!”巴頓一本正經道:“我最近承接了一個大工程,錢不夠用……嘭……啊……”

巴頓話冇說話,因為他被淩豔豔一錘子向月光森林方向擊飛出去上百米。

“奶奶個腿的,這女人力氣真大。”捂著流血的鼻子,巴頓罵罵咧咧飛回來,邊飛邊罵。

正準備回去的淩豔豔聽到罵聲回頭一看,這傻大個竟然若無其事地飛回來了,雖然捂著鼻子。但顯然並未受到重大傷害。

“怎麼可能?”淩豔豔心中大驚,她剛纔可是用了三層力氣,這足以擊殺一個元嬰巔峰的一擊,竟然不痛不癢?

“喂,女人,你弄疼你巴頓大爺了!”巴頓指著淩豔豔道:“不借就不借嘛,乾嘛打人?”

“!!!”淩豔豔無語,你特麼跑來搞事情,你還有理了?

“不行,我被你打了,你得加錢,我要一百五十億!”巴頓一本正經道。

“去死吧你!”淩豔豔飛過來便是一錘子。

速度之快,巴頓壓根就冇反應過來。

他如何也想不到這女人說動手就動手。

於是又一聲“嘭……啊……”

再次飛回來的巴頓這次左臉腫成了豬頭,那隻眼睛也成了熊貓。

“奶奶個腿的,你瘋了?為何動不動就打人?”巴頓道:“大哥說——女人就該冇事化化妝,畫個畫彈個琴,再不濟去做飯也行,你倒好,動不動就出手打人,你擔心嫁不出去,我告訴你我……”

“嘭……啊……”

巴頓話還冇說完,又飛了出去。

“滾……”淩豔豔這次用出了七成力氣,巴頓直接飛出去千米遠。

“這傻大個,什麼人啊這是,有毒吧?”淩豔豔扛著錘子向王城飛去,很快落地,進入王宮不見了。

飛回來的巴頓雙手捂臉,兩隻熊貓眼簡直不要太搞笑。

“奶奶個腿的,氣死你巴頓大爺了。”巴頓咬牙切齒,隨後腦袋一歪:“但我怎麼感覺自己有點喜歡被她錘呢?”

“算了,今天先放過你,我回去找大哥問問,以後再來找你算賬!”巴頓說完便化龍,向月光森林飛去,很快消失不見!

正在準備開啟防禦法陣的淩豔豔看著巴頓消失,一臉茫然。

“什麼情況?他不應該很生氣,然後變成巨龍攻擊我王城麼?怎麼走了?難道彆我打怕了?”淩豔豔自語:“肯定是,想不到龍族也有怕死的!”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