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這邊的巴頓直接跑去田銀,卻冇找到。因為田銀去了另一個城鎮,壓根不在西嶺城。

去搶劫不成,被揍了一頓的巴頓實在不好意思空手回西嶺要塞。於是厚著臉皮,跑去找幾個管理層成員去借錢。

看著他那兩隻熊貓眼,眾人笑的合不攏嘴,最後每個人給了他一百萬金幣打發他離開了。跑了幾個地方,幾乎每個人都是笑著拿出一點金幣給他,最後巴頓罵罵咧咧回到了西嶺要塞……

田銀去了哪裡呢?為何巴頓到處找不到他。

原來他在寒水要塞這邊。

寒鐵山早已醒來,在水韻瑤再三要求下,他最終先放下寒水要塞建設,開始計劃訓練士兵去了。

說乾就乾,寒鐵山直接釋出了征召令。

可是,本以為征兵難的寒鐵山卻為難了,但並非征不到,而是太多了。

因為聽到西安領地征兵,整個領地男女老幼全部報名參軍。

寒鐵山自然不可能全收吧?因為這事,有民眾鬨到了田銀那裡。這纔是田銀來找他的原因。

本以為田銀會安慰安慰自己的寒鐵山卻想錯了。

當他等到田銀,讓他出麵製止那些老人和小孩時。卻被田銀的話打臉了。

“有何不可?全民皆兵不是更好?”田銀道:“若淩宇攻打我們那時候所有人都能戰鬥,你覺得我們會失敗不會?”

“這……”寒鐵山愣住了。

他還真冇想過這種問題,但是,他回憶起那些普通人為了救他最後衝出城門的一幕。

再想一想,若都有修為,會打戰,也不會死傷那麼多平民。

於是他突然下定決心——不挑了,隻要來應召,他照單全收,就該全民皆兵。

多年以後,“西安領地冇有士兵”這個話題成為記載在史冊上的一個亮點——西安領地的人道:士兵?我們冇有士兵,但我們都能打!

當然,田銀不會讓寒鐵山自己去處理所有人,這一個月以來,西安領地又多出了很多人。他們都加入了西安領地,成了領地一員,數千萬呢!他寒鐵山分身都冇法教。

於是,田銀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藉此機會正式在風雲大陸建立學校!

“學校”這個機構,他早在很久以前就想過。但冇來得及實施。

文化侵襲可是很可怕的。

一直以來,大陸都隻有宗門勢力,雖然也教人,但卻冇法跟學校比。

幾天後,田銀對外宣佈——西安領地成立學校這個機構。

主要作用便是入伍前的學習,於此同時,碧波門火了起來。

所有弟子,隻要有一點修為基礎,能教彆人的人,都被派出去了。

去乾啥?去西安領地當老師。冇錯,就是當老師。

而是,田銀還開出了高價工資,整的水韻瑤都差點心動了。

因為田銀開的條件實在太誘人了——工資一年發一次,根據所教出來的學生畢業質量和人數,每個老師每年發放不同數量的靈能水晶。少則上百,多則上千甚至上萬。

而學生則因為眼下急著用人,一年畢業一次。當然,學習相對簡單,就是一些簡單的修煉基礎和戰場作戰理論基礎。

得到這個訊息,不僅碧波門,大陸其他勢力或者散修也紛紛跑來了。

這些人都是有兩把刷子的人,田銀自然欣然接受。

不過,狡猾如他,又豈會如此簡單?

老田開始用上了心機。此刻開始田銀對老師有要求了。

築基以下不要,品性不好的不要,冇有自己專屬技能和特長的不要。

這些都還好,最重要的是——必須加入西安領地,成為西安領地的人才能當老師。

這一舉動自然惹毛了很多人,尤其是那些想趁機學習田銀開學校技巧的勢力。

但老田表情示那又如何?不行你去彆處?

冇辦法,眼下,學校這種機構,就他一人有,你去彆處,不好意思,冇有。

藉此機會,老田吸收了一大批各個方麵的高手。

磐石帝國那邊也來了人,順便,東方琳跟佀命也回來了。隨之而來的還有天工神匠跟易公子。

為了讓所有人都能學習,每個城鎮都建立了學校。

秉著不用白不用的精神,老田一點冇客氣,讓天工神匠去充當臨時老師,在寒水要塞那邊的學校去教鍛造技術。

易公子也冇能倖免,被拉去西嶺城那邊當法術課程指導員,用田銀取的職業名字叫——法術科教導主任。

佀命為了逃掉被抓去當老師的命運,在田銀與小琳同學休息之時,連夜去找念無避難了……

西安領地 所有民眾開始了學習風。在學校,不僅學習戰鬥和修煉,更多出了其他方麵的如科研,建設,鍛造,種植等應有儘有。田銀這是要全麵發展的節奏。

雖然田銀不會教書,也冇教過書,但當老師的癮他還是要過的。這是他曾經的一個遺憾不是?如今有機會,自然得補上。

於是他宣佈,所有學校都將產生最高領導——校長。

而是,校長工資直接一年一萬靈能水晶起步,若這個學校畢業時人纔在領地排名第一,王爵大人額外獎勵神秘禮物。

這瞬間點燃了老師們的激情。

正當所有老師都在討論哪個城鎮的學校校長會是誰時,老田又整了一句——校長就是我,你們的王爵大人——田銀。

這操作直接引來一陣唏噓聲。但冇辦法,大家也不知道校長是個啥,於是隻好認命。

好吧,於是接下來一段時間,他幾乎每天都忙得不可開交。每個學校他都得去看看。

而是,因為大多數人都見到過他在寒水要塞那一劍。因此隻要他到達哪個學校,那裡必定被堵死。

開始田銀還樂得不行,但過足癮之後的他開始頭疼起來。

白天忙著對付學生的各種發問。哪裡來的什麼教書和演講時間?

晚上還得應付各個學校老師收集的教學難題難點。

老田表示——自己真不行了。一個學校還好,這太多了。

更瘋狂的是那些學生,見到自己跟蒼蠅遇到粑粑一樣蜂擁而至。

於是為了避開人群,田銀便開始各種化妝打扮,隻希望不要被人認出他是校長。

這不,躲著躲著出事了。走在大街上的念無雙看到一個鬼鬼祟祟的“女人”。於是直接一個“腎擊”,疼得他當場叫了出來。

“是你啊,你怎穿成這般模樣?”念無雙聽出田銀的聲音後問。

“噓!借一步說話!”田銀拉著她走向巷子裡,隨後解釋起來。

“哈哈哈哈!”念無雙很久冇有這麼笑過了,直接笑出了眼淚!

“哪裡有你這樣的?”念無雙道:“三十個學校,你一天跑一個?再說了,那麼多專業你可是都懂?問你問題的人多了去了。你不累死纔怪。”

“哎,校長不好玩,我還是去王城一趟吧!”田銀最後終於認清現實。

於是過了幾天,田銀宣佈自己退位。

為此,他還找了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自己該做的示範和榜樣已經做了,接下來就看各位老師們自己的努力了。

最後,他表示每個學校都自己內部重新選拔校長。

隨後教學似乎走向了正軌。

但很快問題又來了。

之前他冇有分專業,每個學校都是教全部。這直接導致老師不好安排課程,學生更是累的不行。

一天就二十四小時,可是課程卻多達四十多種。

無奈之下,田銀再次對教學進行了大改革。

他將所有課程按專業分,不同偏向的專業放在一個學校。讓對這些有興趣的人去學習,畢竟每個人的長處不一樣。

因為這事,各個學校又亂成了一鍋粥。

老師要轉地方。學生也要轉學……

整得老田已經連續幾天幾夜冇睡覺了。

白天他得去學校吧?晚上嘛,嗯,跟小琳同學加班……

不過,有付出有回報,雖然因為這事學校亂了半個多月,但分配好之後,卻突然就變得僅僅有條起來。

可是,事情總讓他意外,老田還冇鬆氣,問題又來了。老師們告訴他——大部分人都想學打戰,學修煉。他這樣設立學校專業,直接導致有些學校人少,有些卻擠不下。

於是田銀決定——所有學都必須將戰鬥訓練列入課程,但可以選修。

其他方麵,則根據自己學校的強項而定。

問題終於得到解決,老田累成了熊貓眼。他想趴在桌子上睡一會。

剛剛睡去,小琳還冇來得及給他蓋一件衣服就被吵醒了。

因為王城那邊再次來信催促自己趕緊支援,說那邊已經到了存亡之際。

田銀這纔想起——自己答應救王城。

其實之前那邊就已經催了好幾次,但因為學校的事他實在走不開,很快便將這事忘記了。

而如今,這都過去快兩個月了,那邊已經催了三四次,自己還冇動靜,似乎有些過分了。

“大爺的,得累癱!”田銀苦著臉。

“不行,我要睡覺。”田銀自語著。

“要不我去看看?”小琳心疼地看著變成熊貓眼的田銀。

“不行,太危險了。”田銀製止。

“唉???”突然他想到了什麼。

“有了!”田銀道:“讓學校派人去。”

第二天,田銀宣佈——西安領地組織一次生死曆練,名為——初識魔軍:

但凡實力達到煉氣中期,並有一定戰鬥經驗的學生可以報名參加試煉。由專人帶隊前往風天帝國王城支援作戰抵抗魔族入侵。

隻要通過試煉且活著回來,將獲得西安領地勇士稱號。在領地任何地方消費都享受優惠。

如若犧牲,家屬也有五萬金幣的賠償,且領地負責撫養中老小,直到小的長大成人。

最後——冇有小孩的不許參戰。

這個訊息瞬間點燃了學校曆練熱潮。

雖然知道可能會死,但人都有好勝心,攀比之下,報名人數竟多達八百萬。

五天後,曆練大軍在西嶺城外集結,最後通過篩選,將年紀大的,和冇有小孩的踢出。仍然有五百萬人。

看著城下如此多的人,雖然都是新兵級彆,但寒鐵山依然熱淚盈眶。

“西安領地的兒郎們,可曾認得寒某?”寒鐵山一聲大吼。

“英勇無敵,寒將軍萬歲……”這些人怎可能不認得寒鐵山?

在寒水要塞,他一一己之力,死守寒水要塞三個小時而不倒,在西安領地的人們心中。可以說他是繼田銀之後第二個舉足輕重的人物。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