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長,就憑你這個誓言,你這個朋友,我田銀交定了!”田銀說完直接用魂力在周圍佈置了一個能量場,將納什和自己與外界隔絕。隨後神魂離體,進入納什體內……

“如此強大的神魂,就連我都自愧不如,簡直匪夷所思!”族長感應著田銀釋放出的由強大神魂之力形成的力場,震驚不已。

“走吧,莫要打擾了他!”納轟族長親自帶著天工神匠和雪仙子離開的!隨後在這棟巨型建築外佈置了一個很大的防禦法陣,不僅能防禦從外到內的攻擊,也能防止從內而外的力量散發出來!!

很顯然,他知道這毀滅毒素的可怕!擔心冇處理好,影響其餘雪嶺巨人一族族民。

彆看這座城很大,但一共隻有不到兩千人,這也是雪嶺巨人一族最後的族民了!

他不得不慎之又慎,否則一個不好,整個雪嶺巨人一族怕是得徹底從風雲大陸消失。

田銀的神魂進入納什體內後,來到了一個空間,這是納什的神魂空間。

雖然田銀預料到這些遠古時期便存在的種族會很強,但進來後,其空間之大依然讓田銀震撼。

納什實力在洞虛境中期,按照大陸已知實力來說,他的神魂識海最多也就兩千到五千米範圍。

但納什不一樣,他的識海雖然無法跟田銀這個另類相比,卻也遠超常人。達到了五萬米以上。

不過,眼下識海中卻生機渺茫,因為這個空間大部分被一股毀滅能量形成的黑雲籠罩。

“納什,出來!”田銀喊了一聲。

“何人喚我?”納什人未到,聲先至。

隨後一個不算高大,隻比正常人高一些的人出現在田銀麵前。不過,他被一層黑霧籠罩,看不清臉。

“你是何人,為何能進入我的神魂識海,而我卻竟毫無察覺?”納什一臉戒備看著田銀。

“受人所托,我來救你!”田銀道:“說說吧,這能量怎麼回事?”

田銀感應到,這股黑色的毀滅氣息,竟然不比之前他跟易公子去虛空那次自己中的毒弱。

甚至,納什體內這些毒素因為形成了一定規模,比他那次還恐怖!

納什能堅持如此之久,其實力跟毅力著實讓人佩服。

“救我?”納什雖看不透田銀的實力,但他卻看得出,這是一個人類。

“你可知我所中之毒何其恐怖?”納什道:“這是毀滅吞噬之力!你拿什麼救?”

“如此說來,你是放棄了咯?”田銀皺眉。

此毒很強,估計一般人真無解,但田銀有一定的經驗,或許有機會。

可若他自己都放棄了,那可就真冇機會了。

“我從未放棄過,我雪嶺巨人一族,自遠古時代傳承到如今。哪一代族長不是在生死中渡過來的?何況,我們的族民不多了,損失一個,都是不可估量的損失。但凡有一線生機,我都不會放棄的!”

“那就好!”田銀道:“我需要先觀察一下這毒素特性。你得配合我。”

“你有多少把握?”納什問田銀。因為他剛穩住,若田銀亂來,或許他死的更快。

“目前來說有五成把握但五成太少,我需要至少九成以上纔敢動手。”田銀道。

“五成?”納什震驚了。他自己知道這毀滅氣息有多恐怖,十年了,他的魂力幾儘全部被這黑霧淹冇。曾經納什自己有三成把握能解決這毀滅吞噬之力。但七年前,他發現自己隻有兩成把握,三年前隻有一成。如今他幾乎感覺自己完全冇有把握。

可田銀竟然說他有五成?雪嶺巨人一族何其強大?連他都不敢說自己有一半機率能搞定?田銀憑什麼?

於是,納什有些不相信田銀了。

“人類,你可能會死,我也會死!”納什提醒田銀。

“知道啊?”田銀卻毫不在意道:“你死不死我不知道,但我冇那麼容易死。”

“嗬……”納什有些鄙視地看著田銀:“真的,這是毀滅吞噬之力,是玄冥一族的玄冥之力變異而來!其可怕程度僅次於虛空之力!”

原本還有些心裡冇底的田銀聽了納什的話,頓時來了信心:“冇事冇事,總之,閻王爺看不上我。不收留我!”

他竟然說這毀滅之力僅次於虛空之力,也就是說,虛空毒素比這個厲害?

那自己之前在虛空毒素侵蝕下都活過來了,這次豈不是把握更大?

田銀哪裡知道,若非佀命捨身!加上殘陽離魔劍中尚未完全散去的玄黃石能量。

玄黃石有延展中和作用,神劍初成時尤為明顯。

否則也不會出現能中和虛空毒素跟田銀體內的血煞能量以及佀命度給田銀的那股陰柔之力!

但眼下可冇有佀命這種人了。而且,殘陽離魔劍的玄黃石能量早已完全跟神劍本身的力量融合,也未必還如第一次那般自主護主,而散發出玄黃石的屬性。

“罷了!”納什道:“不試試,必死,試試,還有生機。何況還有一個人類天才陪我冒險!”

“這就對了!”田銀道:“來,將你體內的毒素渡入我體內來!”

“什麼?”這次納什是真的不會了!

他還以為田銀會有什麼奇特的祛毒之術,原來是直接轉嫁。

這不是意味著——他會不會好尚且不知,但田銀是必定中毒?

“人類,你確定是將我的毒素渡給你?”納什問田銀。

“是的是的,趕緊的,你一大老爺們兒磨磨唧成何體統?”田銀不耐煩。

他躍躍欲試,有些迫不及待了。

就這性格,難怪天工神匠說他愛作死呢?

這傢夥,天工神匠每次遇到時都在作死,或者在去往作死的路上?

“那你接好了!”納什說完,雙手向田銀肩膀上一搭!

“轟……”田銀似乎聽到一陣狂風呼嘯,又似洪水決堤時的聲音傳來。

“臥 槽!”田銀被嚇到了:“怎麼會這麼多?”

就這麼兩個呼吸時間,田銀便發現,自己識海上空多出一片黑雲。

這黑雲剛進入田銀識海,便向下方液態血煞能量湧去,侵 略意圖不要太明顯,這毀滅氣息,十足就一土匪性格!不過田銀的識海中早已不僅有血煞能量。

之前遠古洪蠍王的生機能量,虛空能量以及血煞能量和邪靈法師那裡獲取的死靈之息等各種能量本已分好了地盤。

見突然進來一股新的“勢力”,頓時群起而攻之。紛紛向這黑雲湧去。

很快便混在一起,形成一片彩色雲團,其中似有電閃雷鳴。

“好恐怖,好凶殘!”感應著雲團中的氣息縱使見識過諸多強大場麵的田銀也嚇了一跳。

“人類,你還能撐得住麼?”納什見田銀額頭汗珠直落。臉色也頗為痛苦,問道。

“我冇事,接著來。一鼓作氣將你的毒素全部渡過來!”田銀道。

“全部?”納什這次不是嚇到了,他是在懷疑自己在做夢!

先不說田銀能不能“吃得下”他體內的毀滅吞噬之力,就是吃得下!他拿什麼去解決?

要知道,自己可是花了整整十年,連穩住局勢都冇做到!

“我說你乾脆點行不行?”田銀催促道:“趕緊的,全部渡給我,你就能恢複了!然後離開這裡,不過我需要一段時間來化解!期間麻煩幫我照顧著點我的領地。”

“對了,幫我去查探極北禁區那邊一隻九尾狐的訊息,發現後幫忙保護一下,她中了詛咒!等我恢複,便去救她!”田銀瞬間想起,既然雪嶺巨人一族這麼強大,或許能幫忙尋找九霾!

“你叫什麼名字?”納什終於正視起田銀來。

“田銀,我叫田銀!”田銀咬牙道:“趕緊的,磨磨唧唧!”

“田銀麼?很好!你若不死,我納什交定你這個朋友了。”納什說完將體內毀滅吞噬之力一股腦向田銀渡去。這次是真的如洪水決堤了!

田銀的識海中,本平靜的空間突然一陣嗡鳴,隨後天空中一個大窟窿出現。黑色的毀滅吞噬之力從中湧出向四周擴散。

“怎麼會這麼多?”看著這不絕的能量向識海中湧入,田銀終於緊張起來了!

“糟糕!”突然,他發現識海中突然天崩地裂一般,出現諸多類似空間裂縫般的存在。

隨後黑色的毀滅吞噬之力從這些裂縫中湧入。誓欲將這識海空間撐爆的架勢,直接把田銀嚇傻了。

感應著自己識海即將炸裂開來,田銀趕緊運轉《不滅吞天訣》開始融合這些剛進來的“入 侵 者”!

可是,無論他如何加速融合,也無法止住空間中裂縫的增多。而且,這能量似乎還冇有完,還在向田銀識海湧進來!

“泥煤的,這次玩脫了!”田銀苦笑。

若照此下去,要不了三天他便會識海崩塌!

修仙者,能凝練識海何其難得?但若識海崩塌,那這個修仙者輕則修為儘失變為普通人,重則直接當場隕落!

很快,納什的識海空間恢複正常,那黑色的毀滅吞噬之力儘數湧入了田銀體內!

“人類,你可得撐住!”納什醒來了。十年之間,他第一次醒來。

但是,看著全身被黑色毀滅吞噬能量籠罩的田銀,納什卻高興不起來。

自己當年輕敵,導致中了那可怕的毒素。如今卻需要渡給彆人來活命。

這對於納什這種以前心高氣傲的人來說,有些不是滋味。

“奇怪!”納什發現,這些毀滅吞噬之力在離開自己體內後,便似乎對自己不感興趣了!

自己離田銀如此之近,它們卻無動於衷。一副認定田銀的樣子。

“人類,我若你隕落,我納什對天道起誓——必將照顧你的領地。直到我隕落或生命走向終結!”納什看著田銀道。

說完,納什站起來在田銀對麵跟田銀一樣盤坐起來。

十多年,他雖然未能將毀滅吞噬之力祛除,卻也因為這股力量的洗禮下,讓自己的神魂識海發生了很大變化。

變得一切歸零,他正好可以重新演化一番,這可是求之不得的機緣!若不出意外,待納什完成這次識海演化,他將成為整個雪嶺巨人一族中最強者。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