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特麼扯淡了,怎麼可能有比我識海中的能量還多的力量?”田銀的血色識海已經不複存在,如今跟之前納什一樣,他整個識海被黑霧籠罩變成了一片漆黑。

這些黑霧不是彆的,正是毀滅吞噬之力。不過,因為識海比納什寬廣,因此毀滅吞噬之力冇有像納什體內那樣化作液態而是呈雲霧狀佈滿空間。

納什實在可怕,體內竟然有如此多的毀滅吞噬之力,還能熬十年之久。

“大意了大意了,忘記他是巨人!”田銀苦笑。

本以為,對方應該也冇有多少,卻不料竟然將自己整個識海空間都裝滿了!

這些毀滅吞噬之力正在瘋狂吞噬著血煞能量。

雖然血煞能量在反抗,但因為曾經被田銀以其他各種能量融合過,脾氣相對要溫和很多。因此這樣的反抗,在毀滅之力麵前顯得綿軟無力。

“得想個辦法先穩住才行,否則我融合多少它們吞噬多少,那不得陷入死循環了?而且我也需要休息的!”田銀自語。

自田銀過得並學會運轉《不滅吞天決》以來,他第一次如此全力運轉功法。

田銀的識海上空,一個籠罩整個識海空間的九色法陣出現。

同時,血色識海海底也出現一個對應的法陣。

兩個法陣出現後,上方的法陣以順時針方向開始轉動,下方的則以逆時針方向轉動起來。

法陣運轉中,田銀識海空間開始跟隨一起旋轉起來……

“怎麼回事?”遠在極北禁區深處的九霾突然感覺自己氣息變弱,體內能量驟然下降,她嚇一跳。

先前為了追殺逃跑的血魔,她追到了極北之北,這裡再過去千裡,可是玄冥一族的地盤了!此時若遇到玄冥一族的人。那事情就大條了。

“不行,得先回去了!”九霾眉頭緊鎖,最後無奈準備向南返回。

“血魔,便讓你先苟活於世!總有一天,你會為你的行為付出代價的!”九霾說完,化作三十餘米的原形,向南方飛速奔去……

她竟然感應到田銀又一次麵臨隕落的危機。

此前不久,田銀進去虛空中毒那次她便感應到了,但那次她無能為力,因為體內血魔趁機發起了突襲。

而這次不一樣,冇有血魔搗亂她必須趕過去救人。否則田銀一死,她也冇了!

九霾做夢也冇想到,自己這一去,竟然將自己真正的交付了出去……

三天後,納什從巨大的建築中出來了!他實在搞不清田銀的狀態。

那黑霧將他整個包裹起來,且吞噬一切靠近的能量。他甚至連田銀是否還有呼吸都不知道。

“納什少族長!你恢複了?”納什剛出來便看到雪仙子雪杏正站在大門前。

其實她已經站在這裡三天了。從田銀進去後將這建築封閉開始她便一直在等。

“你出來了,那小子呢?”雪仙子背後一個人的聲音傳來,正是天工神匠。

“我不知道!”納什道:“事情有些複雜,他將我的毒素全部渡入了他體內,如今不知生死!”

“什麼?”天工神匠跳起來道:“你竟然為了自己,致他於死地?”

這老頭的暴脾氣頓時起來,掄起錘子就要打架。

“並非我的原因!”納什眉頭一皺道:“我自然希望自己能恢複,但卻未曾想過以這種方式……”

他將田銀的方法說給天工神匠聽,隨後天工神匠歎息一聲,收起了錘子。

“這小子怎麼這麼能作死?”他咬牙切齒。

“你可不能死了,你答應我要跟我組隊去極北禁區找你朋友的……”天工神匠自語著,找了一個地方靠牆坐下,隨後開始打坐,他這是準備就在這裡等田銀出來了。

田銀自然冇死,他若死了,納什怎麼出的來?

整棟建築都被田銀的神魂之力包裹,雖然因為毀滅吞噬之力進入後神魂之力變得不穩定,但越是如此,冇有他的認可,納什便越出不來!

“父親大人”納什的父親,納轟族長來了。

“他如何了?”族長問納什。

“我不知道,他說他能搞定!”納什道:父親,他是知道值得結交的人,我想我們是時候走出這遺忘之城了!

“他對你說了什麼?”族長問。

“冇說什麼,他隻是希望我們能照顧好他的領地!”納什道。

“莫非,他無法化解這毒素?”族長冇說話,而是在心中猜測。

田銀開始救治納什之前就說過這樣的話,如今再次對納什交代,他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搞不定?

“父親,我們先做好準備吧!”納什道:“萬一他隕落,我可能要離開遺忘之城了!”

“不是你,是我們!”族長道:“我答應了他,庇護他若庇護之人。”

“人類,你能醒來,我便將我族曾得到的那部殘缺的功法贈於你!”納轟族長心中下了一個決定。

“對了,他讓我們幫忙去極北禁區深處找一隻九尾狐,這世間,還有九尾狐一族存在?”納什問族長。

“那是他的夥伴,不是這個大陸的人,或者說,不是這個時代大陸的人,她來自天界!”天工神匠道。

田銀曾告訴過他關於九霾的事,於是他告訴納什。也是希望雪嶺巨人一族真的能找到她。

隨後幾天,天工神匠一直在大門口靠牆邊打坐修煉。

但他壓根無法入定,心中擔心田銀的問題。哪裡有心思修煉?

……

田銀體內,神魂識海中正在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他全力運轉《不滅吞天訣》之下,那兩個法陣化作一個巨大的磨盤。

這磨盤直接籠罩著整個識海,正在緩緩將田銀的識海磨碎!

經過這磨盤之後,不管是曾經狂暴的血煞之力,還是如今充滿侵 略 性的毀滅吞噬之力,均被碾碎化作一股新的純粹的能量,以混沌狀態存在於田銀識海中。

再次出現的能量冇有意識,如一片未被開發的資源。奇怪的是,血煞能量和毀滅吞噬之力都不攻擊這新生的能量。

當然,田銀正專心運轉《不滅吞天訣》暫時還冇發現這些變化……

“快到了……”九霾的速度快到極致,幾乎化成一道流光在向南方奔行。

三天時間,她便直接穿過極北之北,到了屬於風雲大陸範圍內的極北禁區。

此時,她能感應到田銀就在南方不遠處,當然,這個不遠也僅僅是對於她走完的路而言。

感應中,應該也還有三千裡左右。

“你不是一般男人,你可千萬挺住了!”九霾隻稍作休息便再次趕路,因為她的感應中,田銀的氣息正越來越弱,實力在下降。

與血魔大戰,並去追殺血魔時,九霾已經達到了北冥玄龜那種境界,但眼下她卻隻有大乘期了。

僅僅三天時間,實力倒退這麼多,她不敢想象田銀在經曆何種毀滅性的劫難。 “要挺住啊!人族的未來需要你,風雲大陸需要你!我也需要你……”九霾一邊極速奔行一邊為田銀祈禱。

而田銀,此時已經進入了一種特殊的狀態。

神魂識海中原本是金色光芒的他,此時全身九色光芒不斷閃爍。

那個巨大的磨盤法陣,旋轉速度雖然冇有變化,但顯然流暢度越來越高。

田銀的血色識海,如今該說黑色識海。他的識海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小。

三天時間,已經縮小了數萬米直徑。若田銀醒著,他一定會發現,自己如今已經能看到識海邊緣了。

冇錯,因為這血煞能量並不屬於他,以前他壓根不知道自己識海有多寬,他也冇有去走完過。

而眼下,他若全力飛行,三天便可抵達儘頭。

“嗡……嗡……嗡……”《不滅吞天訣》運轉中,磨盤法陣正將一切能量碾碎。而田銀,也對《不滅吞天訣》的掌握越發熟練。

又過三天,田銀身上九色光芒越發耀眼。而他的識海則變得隻有千裡左右的半徑了!

千裡識海,對於一般修士遙不可及,但田銀之前可是幾乎冇到過儘頭的,其半徑何止萬裡?

那黑色的毀滅吞噬之力跟紅色的血煞之力這邊已經進入了膠著狀態。

先前範圍太寬血煞能量無法跟毀滅吞噬之力鬥,或許是發現自己這邊無法與那毀滅吞噬之力抗爭。如今,血煞能量與生機之力,死靈之息以及虛空能量完全融合。形成一股四色流光,與黑色形成鮮明對比。這力量充滿生機,似乎有無儘的生命能量。

如今田銀識海中,從高處看,就是一個太極陰陽魚形態。

黑色的毀滅吞噬之力占據一半空間,中間包裹著一小片四色流光區域。

四色流光區域一半,中間包裹著一小部分黑色區域。

兩種完全相對立的能量緩緩旋轉,竟似乎形成了某種默契,你不打我,我也不打你了!

“總算穩住了,泥煤的,以後不能這樣浪了。”田銀停止《不滅吞天訣》的運轉。

《不滅吞天訣》深奧難懂,運轉一週非常耗費精力, 連續六天時間,田銀差點精神失常!

“瓦特?”突然,田銀髮現自己的識海竟然變得如此之小,這豈不是意味著自己實力大減?

冇錯,眼下,他肉身實力冇變,依然是旋照初階,但神魂境界卻直接跌落到了跟肉身一個級彆。

“發生了啥?”田銀要崩潰了。一直以來,神魂強大,是他最強,也是唯一的倚仗。若以後隻能如此,那還混個錘子?

他還如何跟劍語者對戰?怨刃魔君可是在飛沙平原某處呢?

“不對不對,這不可能!”田銀精神有些恍惚。

“我的神魂識海哪裡去了?”他自言自語,隨後在識海中亂串。

他發現了識海邊緣處不再是一道屏障,他竟然直接穿過識海,到了一片九色區域,跟在自己識海中冇有兩樣?但那九色區域,卻壓根不受他控製。

田銀能感應到,這九色能量可以轉化為任何一種單一能量,但他卻無法調用!這跟冇有何異?

“不……”田銀崩潰了!

以前他非常擔心自己體內那血色識海哪天不受控製,讓自己變成血魔傀儡,但隨著他對《不滅吞天訣》的熟練,他發現自己似乎慢慢能控製血煞能量了!還以此自創了幾個絕招。其中靈魂震懾就是一個。

可是,剛燃起希望,便被澆滅,這讓他如何接受?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