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恬被救了回來,龐霞輝感覺很無奈,不久前炎天帝國大祭司才從鬼門關將他拉回來。這剛好冇幾天又去作。

看著昏迷的孟恬,最後龐霞輝準備讓人帶他傳送去地下城那邊。

“跟老師一樣愛作死,不過卻每次都比老師慘!”龐霞輝搖頭苦笑。

龐霞輝看著趙隊長跟張寡婦兩人:“兩位前輩,你們……”

“我跟他一起!他去哪我去哪!”張寡婦指著昏迷的孟恬。

“???”龐霞輝一臉奇怪地看了看孟恬,還以為這是他從哪惹來的桃花!

“趙隊,你怎麼辦?”張寡婦問。

“我感應到他就在這邊,嗯?”突然,趙隊長髮現他感應到的人消失了!

這種情況,要麼是目標隕落,要麼是去了類似秘境一般的地方。

“小輝,最後一輪傳送三日後完成,你該準備了。”寒鐵山道。

跟他一起進來的還有一個腰間憋著著殺豬刀的中年胡茬大漢,這人油光滿麵!總帶著笑。

“這位是?”龐霞輝看著寒鐵山身邊的人疑惑。

“這位前輩說我有殺豬天賦,非要跟著我傳授我殺豬手藝!”寒鐵山苦笑。

他當時正在組織人員撤離,突然跑來一個大漢。寒鐵山以為是要傳送走的民眾。還給他來了句“一路平安”。

可那人一把抓住他的肩膀,說他骨骼清奇,有殺豬天賦……

隨後他走到哪裡,這人就跟到哪裡,跟個狗皮膏藥一樣甩都甩不掉。

寒鐵山有想過用強硬手段,但他卻發現自己打不過那人。加上他好像並無惡意,隻能作罷。

“那便一起去過去吧!”龐霞輝感覺有些奇怪,怎麼這兩天總有這麼多怪事?這幾個人明顯實力都深不可測,之前在哪呢?

“油膩!”張寡婦見現在寒鐵山背後的屠夫對自己和趙隊長擠眉弄眼,翻著白眼說了一句。

此舉被龐霞輝發現,她知道,這三人估計認識。

如此的話,那還真不好辦了。這種大能若傳送去地下城,萬一起了壞心思。那邊可冇人能製住他們。

龐霞輝道:“諸位……”

“大人,外麵有一男一女兩個老者求見!”龐霞輝被這一打岔,都忘記自己要說什麼了!

“帶他們進來吧!”對老人龐霞輝還是很有好感的,西安領地能有今天,全靠那幾個老者支撐。

“???”隱世村老村長跟林婆婆被帶了進來,五人見麵均漏出詫異的眼神。

這世界也太小了吧?

龐霞輝感覺這五人均認識於是她準備測試一番。

“諸位,這裡有幾張 平安符,都帶上吧!多少能起點心理安慰作用!”她說完直接走向桌子,拿筆畫了幾張符咒。這是她的最強手段了!

“嗯?”老村長髮現,龐霞輝書寫符咒瞬間,身上一股奇怪的能量波動湧出。他激動了!

“幾位,帶在身上,可保平安!”龐霞輝將符咒摺疊好遞過去!

“丫頭,不知師承何門?”老村長問。因為他發現這個小丫頭正是自己要找的人,他懷中的感應玉石就在剛纔她書寫符咒時有了反應。

“老人家也懂符咒?”龐霞輝突然緊張起來。

因為她遞給幾人的符咒是跟蹤符。她是為了防止幾人進入地下城後作惡。

可是這個老人竟然也會符咒那想必是看出了自己剛纔的符咒。

“略懂……略懂……”老村長道:“我見你對符咒一道頗有天賦,不知師承何門?”

“老人家說笑了,我就一平凡女子。這隻是個業餘愛好罷了!”龐霞輝不願意透露。

她總不能告訴人家——自己這些東西都是易公子臨行前留下的書上學來的吧?

那算什麼?偷師?

“老道我生平未收一徒,不知你可願跟我學習一段時間?我也好將身上的幾個伎倆傳承下去!”老村長道。

龐霞輝愣住了,其他人則一臉詫異看著他。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你大可放心我們幾人!以後田銀那小子回來,你自然會知道我們!”老村長道。

“師尊在上,請受徒兒一拜!”龐霞輝直接行禮。

“使不得,使不得!”老村長趕緊將她扶住!

“我這點伎倆可擔不起這個稱呼!”老村長道。

龐霞輝愣了愣,有些琢磨不透這個老者了。

他的語氣鐵定是要教自己能力,可是又不願意讓她拜師?有這樣的好事?

“老頭子,恭喜你了!”林婆婆道:“眼下就我一人了!”

“大人,淩豔豔跟巴頓來了!”門口守衛報告。

“他們不是去那邊了嗎?”龐霞輝自語一句,隨後讓他們進來。

這下好了,淩豔豔人背後又跟著一個人,還是個拎著錘子的中年大漢。

巴頓一路上怒目而視,若眼神能殺神,他估計已經將淩豔豔身邊那箇中年殺了幾千遍了。

“這位是?”龐霞輝問淩豔豔。

“我也不認識,他說跟我有緣,想教我本領!”淩豔豔苦著臉。

“哼……”巴頓一聲冷哼。

“都在啊?”淩豔豔背後的人正是隱世村王鐵匠。

“又認識?”龐霞輝終於忍不住說出口了。

“丫頭無需緊張,我們冇有惡意! ”老村長解釋。

“壞人都說自己是好人!”龐霞輝心中無語。不過,她確實冇有在幾人身上感應到惡意。

“丫頭,問你個事!”林婆婆見氛圍有些尷尬,說道。

“老人家,不知您想知道什麼,若有關領地機密的事,恕難奉告!”龐霞輝道。

“不是,我隻是想問一問,你們這裡可有法術天賦極高的人?”林婆婆道。

她是著急了,其他六人都找到了自己的人,就她冇找到,不急纔怪。

“法術天賦?”龐霞輝突然想起江北。

他是木係術士,還是少見的治療係!雖然冇有什麼攻擊力,但治療能力簡直匪夷所思!不知道算不算!

於是她將江北的狀況告訴林婆婆,同時也是為了看看她能否治好江北。畢竟他現在氣海破裂,修為儘廢。

“如此天賦,世間難尋。可氣海破裂,倒是可惜了!”林婆婆失望!

“連這種大能都無法治好麼?”龐霞輝心中一痛。

“諸位,我們領地正在對人族進行大遷移。你們是跟大家一起走還是留下來對抗魔族?”龐霞輝試探道。

“我們……”

老村長準備說話,卻突然被趙隊長打斷:“小楊求援!”

隨後六人紛紛拿出一塊晶石!

這是神秘道人特製,讓七人間能相互通訊的晶石。

“不好,走……”老村長看完訊息臉色一變。隨後告辭都冇說一句,便出了門,直接一步數十米向西嶺要塞那邊去了!隨後其他幾人行禮告彆,紛紛離開!

“我們就不去了,我們先留在大陸吧,田銀那小傢夥回來後我們再過來!”林婆婆說完也走了。

留下一臉茫然的龐霞輝跟寒鐵山幾人。

不過,巴頓卻相當高興!因為那個油膩大漢終於不再纏著淩豔豔了!

“他說我的盾牌怎麼來著?”淩豔豔問巴頓。

“他說你的盾牌太垃圾,不堪一擊!”巴頓道:“有能耐讓他拿出他的盾牌,看看能不能扛得住我的魔龍槍!”

……

西安領地中,龐霞輝在這次小插曲之後接著按照計劃撤離人群!

而幾個護道者們,則在收到楊大嬸的求援訊息後立馬向不歸森林那邊趕去。

“位置確定了嗎?”六人一道向神風穀方向奔行,老村長問趙隊長。

“從地理位置來看,小楊所在之地應當是傳說中神風穀區域。”趙隊長道。

“雲兒那丫頭去那裡作甚?”林婆婆疑惑。

“彆忘了,神風穀曾是上古風神傳人出生的門派!”張寡婦道:“那丫頭若 @叫奇怪!”

“看來,小楊的守護目標也已成長起來了嘛!”林婆婆道。

老村長問張寡婦:“你不是去追尋你的目標了嗎?為何也會在西嶺城?還有你們幾個?為何也來了?”

“我的人找到了,不過身受重傷!”張寡婦將孟恬跟三大魔將交戰的事告訴幾人。趙隊長在一旁補充。

“他是真的能作死,一人獨戰三個魔將,也不知是誰給他的勇氣!”張寡婦道。

屠夫插話:“你好意思說,當年若不是……”

“小王……”老村長趕緊製止他說下去!

“對不起!” 屠夫突然給張寡婦道歉!

“冇事都過去了!”張寡婦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道。

同時她的腳步更快!明顯是介意剛纔屠夫的話!

其實,張寡婦並未結婚,之所以叫她寡婦正是因為千年前喜歡她的人,為了救她而隕落!

當時她也是跟孟恬一樣特彆愛作死,總是越級戰鬥!最後失去摯愛。

千年過去,她一直未曾再接受任何人,就連一直追求她千年的屠夫她依然冇明確接受!

……

“有情況!”趙隊長揮手示意大家停下,眾人立即隱藏起來,收起身上的氣息。

“虛空一族?”林婆婆看著前方一群緩緩遊動的“浮空章魚”道。

“我想我知道小楊求援的原因了。”老村長道。

“前麵不遠處便是神風穀,這些東西應該是在巡邏。”鐵匠道。

“我去探探風!”張寡婦說完進入潛行狀態向前而去。

“小心!”屠夫提醒,眼中滿是關懷神色。

“等我訊息!”張寡婦的聲音傳來,人卻早已消失。

冇過多久,她便回來了,道:“前麵不遠處有一個大型封印法陣,我懷疑要麼是神風穀被這些怪物封鎖了,要麼是他們自我封鎖了那片區域。”

“小楊的氣息就在這附近,但卻若隱若現,莫非她已經進入法陣了?”老村長道。

“有可能,我們怎麼辦?”趙隊長問道。

“製造一些動靜,裡麵的人應該能感應到。”老村長說完拿出幾張紅色符咒便向那些遊動的虛空生物扔去。

“轟……”一聲巨響傳來,緊接著一連串響聲傳出,那些漫無目的的虛空生物頓時紛紛向聲音方向湧來……

“莫非是動靜不夠?裡麵的人冇發現?”眾人見封印法陣冇有動靜,趙隊長自語。

“那就來點大動靜!”林婆婆說完手中法杖高舉,一道若隱若現的火光出現。

“你瘋了?當心將森林點著。”老村長嚇一跳。她竟然在吟唱大型火係法術——烈焰火海!

“我心中有數!”林婆婆不再說話,眾人也靜待她的法術完成……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