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婆,快點,被髮現了!”老村長大急。

林婆婆如此準備大招,如此強烈的能量波動,想不引起注意實在太難了!

“給我三分鐘!”林婆婆說完加速吟唱。

“趙隊,這種戰鬥,指揮交給你!”老村長看著趙隊長。

“鐵匠,塔盾護住林婆;屠夫,將過來的敵人推開;村長加持火係法術和光明法術給屠夫!小張,你負責落單的,另外注意封印那邊!開啟隨時叫我們!”趙隊長冇有謙讓,有條不絮指揮起來。

那些虛無之境的生物速度是真的不快。對於幾個高手來說幾乎可以用龜速來形容。

但是它們身上開始湧出紫色能量後,所過之處便都會化作虛無。除了光明法術跟火係法術,少有防禦能抵抗,這是最難辦的!

戰鬥很快打響!幾人圍繞林婆婆為中心組建了一道防線。鐵匠收起錘子,直接拿出一麵門板大的塔盾。

這正是盾神塔盾——絕對防禦之盾的仿製品。除了防禦能力和特殊附魔神技,其他方麵幾乎跟絕對防禦之盾冇有差彆。

“不好,我的盾牌正在被虛無能量侵蝕,村長,給我驅散!”鐵匠擋在最前麵,很快便跟虛無之境的生物接觸。

“雷霆之力,禦!”村長一道白色符咒扔到盾牌上,隨後激發一陣強烈的雷霆之力將紫色氣息驅散……

“屠夫,你今天是冇吃飯還是忘記偷看小張洗澡了?能不能給點力?”鐵匠見屠夫被幾個“章魚怪”纏住無法脫身,故意激他。

“臭鐵匠,你信不信我將這些怪物觸手塞進你嘴裡?”張寡婦一擊將準備偷襲屠夫的一個敵人斬殺,看著鐵匠道!

冇有防禦工事,幾人艱難抵抗著……

三分鐘很快過去,林婆婆的法術終於完成,隻見天空片通紅,隨後下起了火雨。

動靜很大,神風穀那邊終於發現外麵的異常。

正在準備加固封印的易公子看到天空一陣紅光,知道外麵有人在施展大型火係法術。於是掐指算了算。

“小楊,你看這陣勢,會不會是你那幾個夥計來了?”他問正在療傷的楊大嬸。

“應該是!我的求援已經發出去幾個小時了。按照他們的修為,應該到了!”楊大嬸道。

“穀主,開啟大門將他們接進來吧!”易公子道。

“前輩,好不容易修複法陣,貿然開啟,那些虛無能量侵蝕會不會加劇?”穀主問。

以前的老穀主早已在初期就隕落,此時的穀主 不是彆人,正是閉關出來的小雲兒。

“開吧,他們來了,或許會有轉機!”易公子道。

“雲丫頭放心吧,他們跟我一樣今非昔比!”楊大嬸道。

“好吧!”小雲兒拿出一麵旗幟啟用,原地開啟護宗法陣。

隨著她的動作,神風穀上空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漩渦!

張寡婦見此直接叫住正在抵抗“章魚怪”的老村長幾人!

眾人看到漩渦冇有猶豫,相後飛了進去。隨後法陣再次關閉……

這幾年虛無之境入侵,神風穀已經冇有往日的生機。人數也是銳減很多,此時神風穀顯得空蕩蕩的!

大殿中,小雲兒並冇有坐下,而是站在穀主寶座前。

“小丫頭,好久不見!”林婆婆幾人被人領著進來。林婆婆最先開口。

“林婆婆……”小雲兒終於放下了穀主的身份,跑過去撲進林婆婆懷中哭了起來……

良久之後,她先後給其他幾人打招呼,最後才坐了下來。

小雲兒對易公子道: “易前輩,給您介紹一下……”

“無需介紹,這幾人千年前就見過我了!”易公子道。

“你是?”老村長還冇認出來。

“他是當年跟師尊罵架的那個道長!”楊大嬸輕聲告訴老村長。

“前輩好……”老村長打招呼。因為他想起當年那個年輕的道長,因為對待魔族之事,跟神秘道人意見不和,兩人對罵了好久。

敢跟師尊對罵,可見其實力有多強。

不過幾人奇怪的是他如今不僅相貌大變,實力竟然跟自己等人差不多。

易公子擺擺手道:“那臭牛鼻子還好麼?”

“!!!”幾人無語。

小雲兒見氛圍有些奇怪,趕緊拿出東道主的身份調節氛圍。

“大家遠道而來,就彆爭鋒相對了!我很難做的!”小雲兒笑道。

……

“雲兒,你不是在炎天帝國麼?怎會來到這裡?還做起了穀主?神風穀穀主呢?”趙隊長問。

“虛無之境傳送節點突然開啟,神風穀冇有防備被打了個措手不及。師尊為護住我完成覺醒。最後隕落了……”小雲兒帶著憂傷將事情前因後果告訴幾人!

幾人聽後均沉默起來。

大陸北部有北冥玄龜,東邊有混沌遊龍,南邊因為南冥火凰當年常駐火域的原因,那邊並冇有危險。

可是負責鎮守西邊的風之虎王因為數十年前為了救田銀隕落,西邊無人鎮守。這個重任便落在神風穀肩上了。

“也是難為神風穀了!那可是不弱於玄冥一族跟海域的存在!”易公子道。

“接下來如何處理?”村長問小雲兒。

“原本神風穀已經堅持不住了,後來易道長到來,加固了神風穀護宗法陣。我們穩住了局勢。如今估計也隻能以此拖住這邊了!”小雲兒道。

“可是,你們卻不知道虛無之境的生物已經將你們包圍,在護宗法陣外佈置了一道封鎖區域,而他們則已經開始向東邊蔓延過去了!”趙隊長道。

“什麼?”不僅小雲兒,連易公子也愣住了!

一直以來,大家都以為那些“章魚怪”還在圍繞神風穀轉呢?卻不料是自己這邊被算計了?

並非自己拖住了它們,而是它們拖住了神風穀跟易公子這個高手!

“該死,這些傢夥竟然有如此高的智商!”易公子說完看著趙隊長等人道:“若我所料不差,你們七個,應該是那牛鼻子培養的七守護吧?那麼你們學會了七殺困魔陣吧?”

“那是用來對付魔族的!”林婆婆道。

“如今,怕是得先將這邊穩住才行。那小子去了極北,還冇回來。魔族隻能以後交給他和七個後輩了!”

“趙隊長,老頭子,你們怎麼看?”林婆婆問。

“眼下魔族已經全麵進攻,若再多出一個虛無之境。大陸怕是真的要失守了!”老村長道。

“那便依易前輩所言吧!”趙隊長想了想。

“可是師尊交給我們的任務……”張寡婦想說什麼,但說了一半又冇說了。

“狗屁任務。冇有你們,他們幾人一樣會在那小子的影響下崛起!眼下這關過不了,他們便冇有機會成長了!”易公子道。

“而且,那小子已經集齊了七神套裝。且已經從我這裡知道了關於七神的事情。你們以為。他會冇有打算?”

“!!!”眾人不知如何是好了!

一邊是師尊的任務,一邊是眼下襬在眼前的事實。

“丫頭,你認為我們是先封住這邊,還是去大陸對付魔族?”不知為何,村長竟然問小雲兒。

“村長,若按照我的意思,那便是守住這邊要緊。我曾經發誓——既然無法為他提供心靈安慰,那便為他征戰沙場,守住一方。”小雲兒道。

“這丫頭……”林婆婆看了看幾人,隨後幾人紛紛點頭。

趙隊長看著易公子道:“前輩,既然你知道七殺困魔陣,那想必也知道,要用這個法陣建立封印基礎,會……”

“交給我!”易公子打斷道。

“那便依前輩所言。”村長道:“雲丫頭,那小子不知道在哪裡找到了一處秘境,正在大規模遷移人族。這邊事了,你也回去吧!”

“前輩?”小雲兒看著易公子。

“回去吧,這邊有我們幾個老一輩同時施加封印,至少能守住百年。”易公子道。

“你們,會死嗎?”小雲兒問。

“不知道,不過,有時候總得有人犧牲吧?”易公子道。

“那好吧,師尊為我留下了一道後手,那是一個超級殺陣,我可以啟動法陣將神風穀方圓萬米之內的一切生靈清除。你們抓住機會去封印之門那裡!”小雲兒沉思良久,最後道。

“那便開始吧!”楊大嬸也站了起來。

“我打頭陣,你等跟上!達到封印之門那裡時,我會用秘術堵住傳送門三分鐘,你們必須在三分鐘內完成七殺困魔陣!隨後便交給我吧!”易公子說完拿出他那柄細劍。

“準備好了嗎?”小雲兒問。

“來吧!”七人一起回答。

“丫頭,日後遇到一個叫龐霞輝的人,將這個交給她!”易公子拿出一本破舊的書籍和一塊陰陽魚令牌給小雲兒。

“”這是?”小雲兒疑惑。

“交給她就行了!”易公子說完向前走去!

……

小雲兒走到護宗法陣門口拿出一麵青色陣旗!

隨後雙手捏印開始吟唱。幾分鐘後她一聲大嗬: “風神之怒——八方寂滅陣,啟……”

隻見神風穀上空突然天地變色,一個巨大的龍捲風以神風穀為中心開始極速旋轉起來。

“嗡……轟……”突然,這龍捲風向四周潰散開來。強大的能量衝擊直接將神風穀方圓萬米內的一切震碎。

植物、動物、甚至山石均在瞬間化作一片粉末!

“走……”能量餘波尚未停歇,易公子便一馬當先衝了出去。

隨後隱世村七個老者也跟著衝了出去,向封印之門那個山穀而去……

“丫頭,珍惜擁有的人,抓住機會去愛。記住——遇事保護好自己,切勿因為衝動而讓擔心你的人為你受傷甚至隕落……”張寡婦臨行前一臉認真看著小雲兒說了一句。

七個護道者跟著易公子去了虛無之境的封印之門!

一個小時後,那個山穀消失在了不歸森林。神風穀方圓萬米一片寧靜。

小雲兒最後看了一眼封印之門方向,包括易公子在內的八個人均已消失。

“神風穀門人,隨我前往大陸,誅魔……”她 一聲令下,帶著數千神風穀門人向不歸森林外飛去。

一路上,小雲兒發現很多虛無生靈, 封印之門那邊被封印,遊蕩在外麵的虛無生靈猶如失去神智一般開始亂串,有的甚至相互攻擊起來。

很明顯,暫時而言,虛無之境已經對大陸構不成威脅了。眼下最要緊的是將魔族解決!

遠在極北之北的神秘道人感應到七個守護者氣息消失,隨後掐指算了算了算,歎息道:“哎……我隻是想讓大家都活著而已!”

可是,事情總不會太如意。正如易公子所言——總得有人犧牲!

小雲兒知道——包括易公子在內的八個前輩們,十有**是要犧牲了,他們是為了封印虛無之境,暫時保住人族西部戰線平安。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