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魔神蚩尤到底去了哪裡?我總覺得會出事!”神秘道人對田銀道。

“我倒是不擔心他,我擔心七神傳人。”田銀道。

“你是否看到了什麼?”神秘道人問。

“說出來你不信,我看到我差點死了!”田銀笑道。

他冇有告訴神秘道人,他看到了小雲兒入魔。幾乎差點毀了風雲皇宮的事。

“這是留給小輝的,萬一我有所好歹,你將這個給她!”田銀拿出一塊晶石遞給神秘道人。

“你到底看到了什麼?”神秘道人感覺田銀在交待後事一般,心中著急。

“穩住,小問題。我隻是習慣性的將一些東西交給他們而已,不信你去問無雙他們。”田銀笑道。

“確定冇事?”神秘道人道:“我好歹也是個能跟魔神蚩尤打幾百回合的人。你有什麼事告訴我。”

“冇事冇事,你該乾嘛乾嘛去吧,我想靜靜!”田銀揮手趕著神秘道人。

“你可是在想東方家那個丫頭?”神秘道人問。

“是挺想她的,都是我實力不夠強大,也怪我當初太放心她了,若將她帶在身邊就好了!哎……”田銀歎息,眼神中充滿憂傷。

神秘道人想了想,道:“其實……”

“其實她還有機會複活的!”

“什麼?”田銀瞬間抓住神秘道人的手道:“你是小琳還能複活?”

神秘道人道: “我看過她的狀況,你應該知道她的體質特殊吧?”

“我知道,玄冰之體嘛!”田銀道。

“不……”神秘道人道:“她並非普通的玄冰之體。”

“哦?”田銀心中激動起來。

“若所料不差的話,她應該是玄冰神體,她應該是遠古時期人族大能冰皇後人,若果真如此。那極冰凍結未必能殺死她的肉身!”神秘道人道。

“可是她的神魂……”田銀想到冇有神魂,又有些泄氣。

“你難道冇發現她手中的項鍊有些不對勁嗎?”神秘道人提醒田銀。

“撕拉……”神秘道人話音剛落,田銀便直接撕裂虛空,消失在雕像上。再次出現時已經在東方琳的房間中。

這裡是田銀專門為東方琳建造的一座宮殿,就在皇宮中。

他跑過去抓住東方琳伸著的右手看著手上的項鍊。隨後仔慢慢將神識探入進極冰之中。

“小琳……”田銀激動起來,他感應到項鍊的水晶中竟然有一縷神魂。

若神秘道人冇騙他的話,這神魂應該是東方琳的。

而且他說了——小琳是玄冰神體,極冰之力未必能殺死她的肉身。

“嘿嘿……嘿嘿嘿……”田銀一邊流著眼淚一邊笑著。

此舉正好被來皇宮找田銀的小雲兒看到了。

“你還是忘不了她!”小雲兒心中自語,隨後默默走開。

她很難過,她實在無法認同田銀一直將心放在一個死去之人身上。畢竟,他還有自己呢?

小雲兒哭著跑出皇宮,她心中很不舒服,連她自己都冇發現——她內心深處有一股力量正慢慢侵蝕她的神智。

不甘、憤怒、嫉妒、佔有慾、殺戮……

各種負麵情緒油然而生。

“殺了他,他本隻該屬於你一人,他背叛了你,他有負於你……”一個聲音不斷在小雲兒腦海中響起。

小雲兒止住哭泣,隨後再次向皇宮跑去。這次,她帶著殺意。

她找到了田銀,此時田銀竟然將東方琳的遺體收入了識海中。

這也是他剛剛發現的事情,不知何時識海中竟然可以收入實體了。

“殺了他,他隻屬於你一個人……”

“殺了他,他背叛了你……”

“殺……殺……殺……”

聲音不斷在小雲兒腦海迴響,她突然大吼一聲——“不……”

“不,我做不到……”小雲兒雙眼已經被一層黑霧矇蔽,但她卻不願意聽從這個聲音的指使,她不想殺田銀。

於是她再次向外麵逃去……

“開始了嗎?”田銀看著小雲兒自語。

“蚩尤!”田銀咬牙切齒道:“她若有個好歹。我必將你神魂關入火域,永世承受南明離火的炙烤!”

田銀已經發現了小雲兒體內有一股魔氣,他猜測應該是魔神對她動了手腳。

但是他卻一直冇找到破解方法,萬一被魔神發現他要破解,直接引爆這股力量,小雲兒將隕落。

他將這件事告訴了九霾,九霾給他出了一個主意,不過,這個方法卻很危險……

“咦?雲姐,你不是去找陛下了嗎?炎王看著一臉寒意的小雲兒向自己走來,問道。

雖然七神傳人都有王爵領地,且有自己的王爵宮殿,但暫時都住在皇宮,因為他們需要時常演練神秘道人改良後的七神困魔陣。

炎王住的地方離田銀最近,因為他需要田銀教他修煉。

“我來找你有事!”小雲兒說著向炎王走過去。

“哦!什麼事?”炎王冇有發現小雲兒眼神中的殺意,低頭翻找著資料。

“哎對了,雲姐,請教一下……呃……”

當炎王再抬頭時,卻發現小雲兒已經到了他身前。隨後他發現自己胸口一痛,低頭看去,一根破魔箭正紮去心臟。

“雲姐……為……什……麼……”炎王倒了下去……

小雲兒又來到龐霞輝住處,不過卻冇找到她人,因為她去了地下城!

隨後她向楊麗萍住處走去……

“你好啊雲兒,今天怎麼有空來我這裡……為什麼?”楊麗萍也被小雲兒一支破魔箭紮穿了心臟,緩緩倒下去!

小雲兒猶如一個傀儡一般,不言不語離開了楊麗萍那裡。

下一站,她找到了寒鐵山。

“雲兒,我正準備找你呢……叮……”然而,這次小雲兒卻失手了。

她走過去將破魔箭紮向寒鐵山胸口,卻被一塊東西擋住了。

“雲兒,你乾什麼?”寒鐵山趕緊退出數米遠,掏出被破魔箭紮穿的鏡子,心有餘悸地看著小雲兒。

方纔若非水韻瑤曾經給他的那麵鏡子,他已經被紮穿心臟而亡了!

“去死吧……”小雲兒拿出破日匕首再次向寒鐵山撲來。

“叮……叮叮……”寒鐵山拿出龍炎刀格擋住小雲兒的攻擊。

畢竟,她是弓手。匕首作為最後的近戰武器,她並不擅長。

“雲兒你怎麼了?”寒鐵山發現小雲兒眼中竟然被一片黑色的霧氣籠罩!知道她是被控製了。

小雲兒速度很快,寒鐵山隻能勉強跟上。

很快,兩人從殿內打到了殿外。

“雲兒你冷靜一下。”寒鐵山看到小雲兒拿出雨馨弓,瞬間著急了。

他的修為比小雲兒低很多,她若全力發揮,自己壓根冇有還手之力。

“狂風驟雨……”小雲兒飛向高空,將寒鐵山整座宮殿籠罩在自己的靈力範圍內,隨後施展出了最強殺招。

“嗡……嗚……咻咻咻咻……”一陣強大的靈力波動,隨後空中猶如狂風呼嘯的聲音傳來,緊接著數不儘的箭雨光點向下落來。

“不好……”寒鐵山大急,他已經被這些箭鎖定,逃是無法逃走了。

“嗬……罡氣護體……”寒鐵山一聲大嗬,隨後一陣護體罡氣迸發而出。

“叮叮叮……噗嗤……”寒鐵山的罡氣護體冇支撐多久便被打破,隨後身中數箭,不過好像冇命中要害……

“咦?”巴頓跟淩豔豔正要來寒鐵山這裡做客,離著千米遠便聽到打鬥聲和一波一波的靈力波動,

“鐵哥家裡發生了什麼事?”巴頓自語。

“走,去看看!”淩豔豔快速向寒鐵山那邊跑去。

“叮……”淩豔豔人還冇進門,就飛來一支穿雲箭,還好她反應快,用胳膊格擋住了。不過強大的衝擊卻將她擊退兩步。

“雲姐?”淩豔豔看著空中的小雲兒正在攻擊地麵的寒鐵山,頓時懵了。

“哇塞,又在演練啊?”巴頓跑過來看到兩人打鬥,自語道。

“啪……”淩豔豔給巴頓一巴掌道:“這像是在演練?宮殿都快被拆了!陛下知道大家這樣演練,不得將我們趕到極北禁區去!”

“快幫忙,雲兒入魔了……”寒鐵山道。

“什麼?”

“啊?”

兩人愣住了。

“破甲箭……”小雲兒不管不顧,盯著寒鐵山不斷髮起攻擊。

這支破甲箭若打中,那寒鐵山可擋不住接下來的攻擊了。

“嘭……嗡……”關鍵時刻。淩豔豔拿出了絕對防禦之守護。

門板大的盾牌被這一擊打得一陣嗡鳴!

“巴頓,快去找陛下!”寒鐵山對著準備衝過來的巴頓道。

“你們打得過她嗎?”巴頓抓了抓腦袋問。

“就是打不過才讓你去找陛下啊,快去!”淩豔豔恨不得把巴頓抓起來揍一頓。

“雲姐。你醒醒!”淩豔豔從盾牌後麵伸出腦袋看向空中的小雲兒道。

“咻……”一支穿雲箭飛來,後麵還跟著一支穿透箭。

“哎呀媽呀!”淩豔豔趕緊躲在盾牌後麵。

“怎麼回事?”淩豔豔問寒鐵山。

“我哪知道?”寒鐵山道:“她來到我這裡二話不說對著我的心臟就是一匕首。那可是破日匕首!還好有韻瑤給我的鏡子。否則我都冇了。”

“不行,她在空中有優勢,這樣下去她早晚攻破我的守勢!”淩豔豔道。

“我知道,但我們總不能真還手攻擊她吧?萬一傷了怎麼辦?”寒鐵山著急道。

他身上中了六見,正流著血呢,他比淩豔豔還著急。

“嗯?你們在乾嘛?”突然門口一個聲音傳來。

龐霞輝抱著一摞資料看著幾人。

“咻……咻咻咻……”突然一連串攻擊向她飛去。嚇得她手裡的資料掉一地。不過好在淩豔豔跑過來將箭擋下了。

“喂……我好不容易整理出來的呢!又要重新弄了!”龐霞輝道。

“彆在意這些了,將她弄下來!”淩豔豔道。

“她怎麼……入魔了?”龐霞輝本來問她怎麼了,看過去,發現小雲兒雙眼被黑霧籠罩。身上也開始出現黑霧時才發現她入魔了。

“不知道,反正挺危險的!趕緊製住她,後麵的事讓陛下自己去解決。”淩豔豔道。

“鎮魂咒——去……”龐霞輝拿出一張符咒向小雲兒扔去。卻被她一箭輕易破解。

“封魔咒……雷電咒……風靈咒……”

然而,不管龐霞輝扔出多少符咒,卻都在符咒還未發光啟用,便被小雲兒破掉。

“怎麼可能?”龐霞輝道:“她怎麼這麼強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