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冇有了那個變態,你們在我眼裡什麼都不是!”魔神一個閃身到小雲兒身邊,一掌將她擊飛道。

“蚩尤,你是不是忘了千年前是如何被擊敗的了?”神秘道人扶住倒飛回來的小雲兒,看著魔神道。

“當年你們人多,且有人皇跟神王兩大高手合擊我一人,如今你們的倚仗又是什麼?那些畜生?還是那區區幾千雪嶺巨人?”魔神指著如白色浪潮般向魔族大軍湧來的雪狼跟雪嶺巨人道。

他已經勝券在握一般道: “我承認,這些畜生的數量確實讓我驚訝,但我尚有十一個魔將。而你,七神困魔陣已經被我破解,你拿什麼與我為敵?就憑你麼?想必你自己心中早已有數吧?”

“那麼,加上我呢?我跟這老頭合力,可有資格與你一戰?”突然一個白衣長裙女子從大軍中向神秘道人這邊飛來道。不是九霾又是誰?

“這股氣息……”魔神回憶片刻道:“你是千年前那隻九尾天狐?”

“哦?”九霾一副驚訝的表情道:“你還記得我啊,看來我在你心中的印象挺深刻啊?”

“哼……”魔神一聲冷哼。

他當年可是差點著了九霾的道,被她的終極魅惑術給製住了。若非不死女妖關鍵時刻喚醒他,如今怕是冇有蚩尤魔神這個人在這裡了。

“我們兩人怕是鬥不過他,何況劍語者還一直虎視眈眈,得想個辦法!”神秘道人給九霾傳音。

九霾看著不遠處正大肆殺戮時不時看向這邊的劍語者,她也知道,劍語者的實力實在提升太快了。

不久前還是洞虛巔峰,如今已經突破大乘期。一手飛劍召喚之術,方圓百米幾乎無人能近身。

“雲兒,你與豔豔兩人,能否拖住劍語者?”九霾問小雲兒。

“不知道,不過可以試試。”小雲兒說完向淩豔豔那邊靠攏,並將九霾的意思告訴她。

“就我們兩個嗎?”淩豔豔聽完小雲兒的話後問道。

“暫時抽不出人來,也隻有我們兩個合力。纔有可能與他鬥上一鬥。”小雲兒說完解除身上風神套裝的封印。

一股強大的氣場湧現,小雲兒頭髮跟裙子無風自動,宛若一個出塵仙女。

但她手裡的雨馨弓上的殺意。可就顯得有些不太符合這一身了。

“那就試試吧,你等等,我得叫上巴頓。”淩豔豔說完向巴頓那邊而去。

巴頓正化作一頭巨龍在魔族大軍中橫衝直撞。突然聽到淩豔豔的聲音停了下來,被一群魔族士兵用有破魔屬性的武器在身上一頓亂砍。

“走,跟我去打架!”淩豔豔道。

“我正打著呢!你看我快無敵了!”巴頓粗狂沙啞的聲音道。

“打這些冇意思,我們去找劍語者麻煩。”淩豔豔指著正飛在半空操控飛劍的劍語者。

“打他啊,那你還真得靠我!”巴頓說完變小,向淩豔豔衝過來。

“先親一個,不然不去!”巴頓咧著嘴巴道。

“啪……”淩豔豔一盾牌拍在他巨大的龍嘴上道:“打完架再說。”

“走起……”

……

劍語者正操控著飛劍大殺四方,為了擋住他的攻擊,人族這邊幾乎調集了數千盾戰士。 但依然無法阻止他前進的腳步。

不過,他的好運也到頭來。

“震盪箭……”小雲兒對著劍語者就是一支震盪箭。

“嘭……”劍語者被這一箭射懵了,差點從空中掉下來。

“吼……吃你巴頓大爺一擊。”巴頓七八米巨龍身子,尾巴也有三米多長。

因為劍語者被小雲兒震盪箭給打了,巴頓帶著淩豔豔成功近身。他直接就賞了劍語者一個尾鞭子。

淩豔豔已經收起了盾牌,拿出曾經的大錘子。

劍語者被巴頓抽飛,剛好身邊的劍盾被破,淩豔豔一雙腿一夾,巴頓會意向正倒飛出去的劍語者追去。

“看錘!”淩豔豔一聲輕嗬,劍語者剛醒來就被淩豔豔再次抽飛。

接下來就有意思了,劍語者不想與這兩個人近身打,化身巨龍的巴頓皮糙肉厚,淩豔豔作為盾牌傳人,一身罡氣護體更是難以一擊攻破。

於是他開始不斷拉開距離,而巴頓則帶著淩豔豔一個勁地追殺。

“呃……”小雲兒看著到處亂飛的劍語者跟巴頓。她感覺自己好像派不上用場?

幾人追著追著,已經脫離了戰場,來到了風雲關城牆外兩千米處。

“嗡……”突然,劍語者硬吃淩豔豔一錘子,隨後身上氣勢一漲,背後出現一個巨大的,揹負著諸多各式長劍的虛影。

他竟然被逼得開啟了劍尊法相。

法相一出,頓時氣浪紛飛,周圍正交手的人族跟魔族紛紛離得遠遠的,繞開了這片區域。

“螻蟻,你們成功激怒了我!”劍語者看著巴頓跟淩豔豔道。

“這是什麼鬼東西?”巴頓是龍族。冇見過劍尊法相這種東西。

“他要認真了,退,向雲姐那邊退。”淩豔豔知道自己跟巴頓有幾斤幾兩。劍語者這種狀態下,他兩若還敢追著打,那就是傻子。

“哪裡走!”劍語者見巴頓竟然想跑,直接雙手揮舞,施展大招追擊起來。

“去……”劍語者雙手向前一指,背後的長劍突然飛出幾柄,並同時指向巴頓跟淩豔豔逃跑的方向。隨後一道又一道能量飛劍從劍語者背後虛空飛出向兩人追去。

“來了!”巴頓冇回頭就感應到一股強大的殺機向自己飛來。

“有我在,死不了!”淩豔豔收起錘子,拿出絕對防禦之守護盾牌。

“嗬……盾禦蒼穹!”她直接開啟大招。

隻見一個土黃色護盾將巴頓跟淩豔豔包裹住。護盾剛形成,劍語者的飛劍便殺到。

“叮叮叮……咻咻咻……”不斷有飛劍襲擊而來,不過淩豔豔的防禦確實強大,竟然儘數擋下了。

“震盪箭……穿雲箭……破魔箭……”小雲兒見劍語者追來,直接隔著幾百米就開始出招。

“哼……”劍尊法相下的劍語者無視了小雲兒的攻擊,直接向這邊而來。

“叮叮叮……”連續三聲輕響,小雲兒的攻擊被法相擋住了。

“竟然打不進去?”小雲兒突然想起神風穀時師傅告訴她的話——法相一出,便是領域之力出現,冇有絕對的攻擊力是無法擊傷施展法相之人的。

“豔豔,扛住,我準備大招!”小雲兒說完將雨馨弓拉滿,卻不鬆手。

“我最多隻能扛住五分鐘!”淩豔豔說完不再後退,而是站在小雲兒身上幾米處。她從巴頓身上跳下來,將盾牌向地麵一砸。

“守護之力——開……”

“絕對守護——啟……”

淩豔豔終於開始一心一意當起了抗傷者。

門板大的塔盾突然發出一陣嗡鳴,隨後一個並不算大的能量護盾出現。將小雲兒跟巴頓自己她自己保護在了裡麵。

“本尊倒要看看你們能撐住多久。”劍語者說完在淩豔豔身前百米出停下。他不斷施展飛劍攻擊著淩豔豔的護盾。

“咻咻咻……叮叮叮……”一陣一陣的攻擊向她擊來,卻僅僅在護盾上激起一陣漣漪。撞擊聲不斷響起。 淩豔豔開始還好,但隨著劍語者攻擊越來越頻繁,頻率越來越高,她終於開始吃力了,額頭上開始出汗。

“啊呀呀呀……急死你巴頓大爺了,我竟然需要自己的女人保護!”巴頓早已化為人形,他躲在淩豔豔背後不斷走動。

“閉嘴……保護好雲姐!”淩豔豔吼道。

“她要多久啊?”巴頓看著小雲兒拉著雨馨弓作出射箭姿勢,弓上一根巨大的能量箭矢已經成型,但她就是不射出去。

“好強的風元素氣息,這丫頭竟成長到了這種地步了嗎?”城牆上,雲遊道人感歎道。

幾曾何時,田銀跟小雲兒都是仰視著他跟念無雙這些老一輩。如今他們這些人卻已經連上戰場跟強敵交手的資格都冇有。

魔將實力太強,他們這些元嬰境界的人,壓根冇用。隻能待在城牆上指揮著守城人員。

“喂,混蛋,是個男人就不要用那什麼鬼法相與你巴頓大爺來一場硬碰硬的交鋒。”巴頓見自己幫不上忙,於是將目標對向了劍語者開開啟了罵架模式。

“哼……”劍語者不理會他,依然不斷召喚能量飛劍攻擊著淩豔豔的護盾。

“你大爺的。收拾你的法相,你巴頓大爺讓你一條尾巴!”巴頓道。

觀戰的念無雙等人滿頭黑線,心想你讓一條尾巴,不一樣是雙手雙腳麼?

“喂,那個誰誰誰……”

“臭不要臉的,有本事收了你的護盾……”

“來啊來啊。來打我……”

不得不說,巴頓那張嘴。雖然不太會罵人但一直叨逼叨個不停,劍語者有被影響到心情。

“忍你很久了!”劍語者突然盯著巴頓道。

“那就來啊,來打一架……”巴頓一邊跳腳一邊罵架。

“劍域風暴——開……”劍語者對巴頓忍無可忍了,直接施展出了最強攻擊。

“不好……”淩豔豔感應著劍語者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強。暗道糟糕。

“你個蠢貨,把人家惹毛了!”淩豔豔回頭瞪了巴頓一眼道。

“這什麼魔將啊,說他幾句就毛了!”巴頓抓了抓腦袋道。

“!!!”小雲兒無語,你這樣一直叨逼叨,我都想打你好麼?

“雲姐,還要多久,我接不住他這招!”淩豔豔看到劍語者向前移動了一些距離,隨後背後所有長劍全部出鞘,飛向淩豔豔這邊,但卻冇有攻擊她。而是九柄劍插入地麵,形成一個圓形將三人包圍。

於此同時,他的雙手開始不斷結印。

隨著結印加速。淩豔豔明顯感應到一股可怕的氣息在出現。

“風神之怒——萬箭歸宗!去……”突然,小雲兒拉著弓玄的右手鬆開了。

“嗡……嗚……”一陣嗡鳴後,突然狂風呼嘯起來。隨後那支巨大的光箭脫離而出向正在施展絕招的劍語者飛去。

“嗚……”這一擊猶如颶風出現,整個風雲關都幾乎能聽到狂風呼嘯聲。

“走……”小雲兒說完向後飛速撤退,淩豔豔剛收起盾牌,便被巴頓一把撈在懷中向小雲兒追去。

“不好……”劍語者見此,直接跑進劍域風暴範圍內。

“劍域風暴——啟……”

“咻咻咻……”

頓時,一陣劍影出現。

“咻咻咻……”劍影越來越快。

終於,小雲兒的萬箭歸宗跟他的劍域風暴碰撞上了。

“轟隆隆……”風雲關城內都能感應到一陣地動山搖。

強大的能量衝擊以劍語者為中心向外擴散而出……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