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田銀成了山脈巨龍一族的龍神大人。

隨後舉族同慶,整個隱龍山脈所有山脈巨龍聚集在一起歡迎“龍神大人”歸來。

田銀坐在了龍神峰最高處。一副睨眸天下之勢,直接吸粉無數,所有山脈巨龍族民興奮得上躥下跳,都快變成猴子了。

九霾也名正言順地成了龍神夫人。

族長親自動手改造了龍神峰頂上那張龍神寶座,讓九霾也坐了上去。

“哈哈哈哈……”看著被罡風吹亂頭髮。跟個瘋婆子一樣的九霾,田銀笑出豬叫。

“叫你笑我,現在好了,跟我一起吹風吧!”田銀道。

“這裡真不是人呆的,龍神竟然喜歡這種環境?”九霾道:“不行,得讓他們改變一下。”

“這簡單。不過,在此之前,我們得讓他們看到希望才行。”田銀說道。

“你有計劃?”九霾問。

“計劃自然有,不過需要你幫忙。”田銀道“這事先放一放,我們得先處理一下關於戰爭的事。”

隨後田銀叫來族長跟預言師。也就是族長口中的先知大人。

他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族長。族長連連點頭。越聽越起勁就差跟其他族民一樣蹦起來了。

“明白了?”田銀問。

“龍神大人,您的子民感謝您提出的建議,我明白了!我這就去準備!”族長說完化作巨龍飛走。

看到這種情況,田銀總覺得他冇明白自己的意思。而且,他有一種要壞事的預感。

果不其然,族長壞事了,他壓根就冇明白田銀的意思。

田銀說了很多,但族長隻記下幾句話:田銀告訴他——不要慫,來了乾就完了。

而且他還聽出:田銀將教大家一些魔法。用來對付敵人。

但事實上確是:不要冇事找事,但也不要怕事,前提是得有實力。因此,他準備教大家魔法。

他是希望山脈巨龍不要慌張,不要去招惹彆人,趕緊提升自己,為此,他願意親自教大家遠古龍族的魔法。萬一敵人來了,實在不行就打……

得到田銀的“鼓舞”,族長連夜備戰。幾天後,山脈巨龍直接向黑龍族發話——來吧,有能耐就像滅水龍族一樣來打我們!

“噗……”正喝著龍舌蘭茶的田銀得到這個訊息直接差點被嗆死。

“完了,這下要芭比扣了!”田銀感覺手都在發抖。

這幾天他已經初步瞭解了龍界大致情況。尤其是黑龍族,作為龍界最強的部落,他們不僅有數百萬族民,更是有數不儘的龍獸大軍。

而山脈巨龍因為常年避世不出。不僅冇有正規部隊,族民也遠比黑龍族少。

山脈巨龍一族,老少婦孺加起來隻有九十多萬不到一百萬族民。

“這個傻子,我特麼想打死他!”田銀感覺背後在冒冷汗。

兩個部落壓根不在一個檔次啊,萬一黑龍族真的打過來,那完全就是一麵倒的碾壓好嘛!

“我也想打人!”九霾這種好脾氣都咬牙切齒了:“這個傢夥腦子有問題吧?這怎麼打?”

“他估計是以為我擁有拯救世界的能力吧!”田銀一屁股坐在龍椅上捂住額頭……

人遇到煩心事,事事不順心。田銀正捂著額頭思考如何應對接下來的事,族長跑來了。

“龍神大人,我已經將您的旨意下達下去,山脈巨龍一族,舉全族之力支援您的建議,我們已經完成對黑龍一族的宣戰!”族長一臉期待地看著田銀,希望得到他的讚賞。

“尼 瑪!”田銀站起來罵了一句。他真的恨不得把這個腦子少根筋的族長抓到麵前用皮鞭抽!

“尼 瑪?”族長聽後先是疑惑了一瞬,隨後眼前一亮。舉起手大喊一聲:“尼 瑪……”

他以為田銀這是在說著什麼遠古龍語,他認為這是類似於田銀之前說的——“乾他丫的”一類的鼓舞人心的話語。

他這一喊,其他族民聽到了,也跟著喊起來。一時間,“尼 瑪……”充斥著整個隱龍山脈。

“???”田銀呆若木雞。這特麼簡直冇救了啊。

老田內心是奔潰的,他心中瞬間幾十萬隻羊駝狂奔而過!

他很想罵人。但他竟然不敢罵了,他害怕這個腦子不好使的族長又將他罵人的話當做什麼好話去喊。

九霾見到田銀氣的牙癢癢,想打人又無法下手,想罵人又不敢開口的樣子,頓時笑的趴在了龍椅上直不起腰。

“你先退下吧!”田銀深吸一口氣,隨後冷靜地對族長說道。

“好的,向您拜彆,尊敬的龍神大人!”族長跪下磕頭,隨後準備離開。

“等等……”田銀叫住準備離開的族長。

“龍神在上。您有何吩咐?”族長回頭一臉虔誠看著田銀。

“你叫什麼名字?”田銀問。

“嗚……嗚嗚嗚嗚……”族長聽到田銀問自己名字竟然哭了起來。

“???”田銀被他給整不會了,難道在龍族問人家名字是不禮貌的?

“龍神大人,您竟然會問起我的名字,我實在太榮幸了!這將成為山脈巨龍一族永遠的驕傲!”族長道。

“瓦特?”田銀一臉茫然,這特麼又是什麼鬼?

“龍族等級製度非常高,一般而言,高位者從來不屑於問候下位者的名號!”九霾解釋。

“尼 瑪!”田銀無語說了一句口頭禪。

“尼 瑪……”族長聽後瞬間來勁,也不哭了,扯著嗓子吼了起來。

“尼 瑪……尼 瑪……”山脈附近的族民跟著大吼!

“!!!”田銀額頭飛過一群烏鴉,九霾則再次笑得趴在龍椅上,壓根起不來。

估計對於九霾來說,戰爭不戰爭,打不打得過都不重要了,開心是真實存在的了?

“停……”田銀運起靈力,將靈魂震懾技能展開向四周擴散出去吼了一聲。

“嗡……”因為他實在太氣了,這一嗓子動用了神魂之力。

隻見一道能量衝擊以龍神峰為中心向外擴散而去,直達兩萬米之外……

不僅山脈巨龍一族,範圍內所有生靈都被他這一嗓子吼懵了,方圓兩萬米瞬間陷入一片死寂。

“吼……”隨後那些強大一些的龍獸們驚醒,發出吼叫還擊起來。

“這句話以後冇事不要隨便叫,知道冇?”田銀看著族長。

“你叫什麼名字?”見族長點頭,田銀又問。

“嗚……嗚嗚嗚……”族長聽後又哭了起來。

“打住……”田銀快忍無可忍了,他真的已經到了暴走邊緣。

見田銀髮火,族長終於正經起來,道:“我叫岩拓!曾經父王希望我族能繁榮昌盛,希望我開疆拓土而得名!”

“岩拓……羊駝……”田銀瞬間頭大。難怪這貨對“尼 瑪”如此上癮!

“好了岩拓,你召集所有族民,我傳授你們一些遠古龍語魔法!至於能否學會,就看你們自己的了!”田銀道。

“龍神在上,我代表山脈巨龍一族向您致謝……”這次岩拓冇哭了,他激動地全身發抖。

遠古龍語魔法啊,那是何種威力?想想都激動……

岩拓不知用了什麼手段,一天不到,他便將所有族民召集到了龍神峰下。

這讓田銀頗為意外,隱龍山脈方圓近七千裡。看來這些傢夥壓根就冇離開這裡太遠。

不過這種召集速度確實挺快,平日裡大家各忙各的,想要在如此時間內召集近百萬人,可不簡單。

於是田銀對山脈巨龍一族高看了一眼。

但是,接下來的事卻重新整理了他對龍族的認知,確切來說,是讓他認清了現實……

“都看好了!所有魔法,我隻施展一次。”田銀淩空站立在龍神峰上空道。

在此之前,他已經將九霾傳授他的緣故龍語魔法咒語告訴了所有人。 眼下他正要實際演練。

“這招叫風語咒,施展開來可召喚一陣強大的寒風和暴雨,主要用來減緩敵人速度所用……”田銀口中唸了一段深晦難懂的遠古龍語後,手中雲清法杖向一座山頭一指。

“嗚……嘩啦啦……”狂風驟雨瞬息而至,籠罩住方圓近千米範圍。狂風直接將小一些的樹木連根拔起捲上高空。那些雨滴也不一般,打在樹上直接打進去幾厘米深。

“臥槽?這麼強?我特麼會呼風喚雨了啊?”田銀被自己的技能嚇到了。

“冇有你想象的那麼好,這招隻是將附近的水元素和風元素聚集起來而已!”九霾道:“若在飛沙平原那種地方,這招就不靈了!”

“呃……”田銀愣神瞬間,但依然覺得強大。隨後開始施展第二招!

“下一招叫龍炎術,跟你們的龍息差不多,但消耗的是空氣中的火元素,而不是你們的本命龍息。好好學著……”田銀說完再次念起咒語。隨後嘴一張,一道火焰脫口而出,直延伸到百米外!

田銀隻施展瞬間便停了下來,因為他感覺嘴巴乾裂了。

“尼 瑪……”田銀苦笑:“這玩意還真不適合人族使用!”

“噗呲……”九霾笑道:“誰讓你裝的,明明可以用法杖施放,非得用嘴巴吹……”

“我這不是為了讓他們感同身受嘛!”田銀道。

“我看是你自己想感受一下口吐龍息的樣子吧!”九霾一語道破……

隨後田銀又施展了其他幾個魔法,所有山脈巨龍抬頭仰視著空中的田銀,滿臉崇拜。

“都學會了嗎?”田銀施展完所有法術後問。

“!!!”所有龍人點頭。但又立馬搖頭!

“點頭又搖頭是幾個意思?會就是會,不會就是不會,不要不懂裝懂,也不要懂裝不懂!”田銀一股老師教學生的語氣道。

“那個……龍神大人……”族長支支吾吾道:“我們山脈巨龍一族……隻會簡單的土係魔法,以及各種肉搏戰技!其他魔法冇有天賦啊!”

“呃……”這下輪到田銀尷尬了,他忽略了這一點。其實早該發現纔對。

“那個,九兒,你會龍族的肉搏戰技嗎?”田銀抓了抓腦袋問九霾。

“這個……會倒是會,但是……”九霾欲言又止。

“說嘛說嘛。教教我,這都已經開始在他們麵前裝 逼了,我得裝下去,不然多尷尬?”

“不是我不教你,而是你冇法學!”九霾道:“算了,我來教他們吧!”

九霾說完突然化作三十多米巨型九尾狐。

“肉搏戰技需要化身原型,你是人類,你怎麼學嘛!”九霾道。

“呃……”田銀老臉一紅。

“既然你們學不來魔法,那便讓神母教你們一些肉搏戰技吧!”田銀說完落地,隨後坐在龍椅上!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