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用心學,我隻教一遍!你,出來!”九霾看著一個跟她差不多大小體型的山脈巨龍族民。

“她選我了,神母選我了,她竟然選我!”這個族民開心得找不到北,向龍神峰上九霾這邊飛來。

“我傳授你們一套緣故巨龍族的戰技,叫怒龍之誌!一共有……呃一共十二招,但有些招式你們未必領悟得了,就傳授你們簡單的九招吧!看好了。我隻演示一次。”九霾說完看向那個已經化身巨龍的龍人!

“要是實在學不會,你就多演示兩次吧!”田銀大方道。

“你確定?”九霾看著田銀,漏出奇怪的眼神。

“這有什麼?總得教會啊?”田銀說完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而九霾則冇有說話,她開始演示起來。

原本坐下倒上一杯茶,準備享受一番的田銀在看到九霾跟那個龍人演示戰技後瞬間不淡定了。

“噗……停下停下,尼 瑪,我特麼虧大了!”田銀直呼自己虧大了。

原來,龍族所謂的肉搏戰是真的肉搏。用嘴咬,用爪子抓!用頭撞!

但是,九霾這咬著彆人是什麼鬼?老田瞬間醋意上湧啊……

他以為是傳授拳法或者劍技之類的呢?怎麼可以如此魯莽?直接下口來著?不行不行,這絕對不能讓九霾教,太虧了。

於是,九霾隻教了人家六招,田銀就受不了,跑過去強製兩兩人分開了!

分開後田銀還拉著化為人形態的九霾氣鼓鼓的。

“咯咯咯……小男人吃醋了?”九霾調戲道。

“胡說八道,我冇有,我不在,我是誰……”田銀語無倫次。

“解散解散……”田銀飛上高空直接解散了,隨後坐在龍椅上盯著九霾。

“以後不許用嘴咬人了,戰鬥除外!”田銀道。

剛纔他實在是血壓高升了。九霾傳授的戰技大多都是下嘴,更過分的是用腿蹩人夾人!他能忍?

“彆生氣了啦,隻是教人家一下而已,你看你這樣子,哪裡像個龍神嘛!”九霾跟哄孩子一樣。

“就是教人我纔看不了,還有,龍神的女人,更不能這樣!我不管……”田銀跟個小孩子一樣。

“好啦好啦。以後不教了!”九霾說完抱著田銀,對著他脖子吹了一口氣。

“這纔對嘛。男女授受不親,你那樣用身體纏著彆人成何體統!”田銀自語!

“咯咯咯……剛纔有個男人讓我多教人家幾遍呢!”九霾打趣道。

“我冇有,我不要,你休息……”兩人打在一起,隨後便是少兒不宜了……

山脈巨龍一族不愧是近戰類種族,在得到九霾的傳授,六招基本上都學會了,最差的也學到了三五招。雖然意猶未儘,但大家也知道,那畢竟是龍神大人的女人,能教自己已經很不錯了……

隨後一段時間,大家每天在龍神峰下練習戰技!那裡本是一片荒山野嶺,如今已經被踩平,成了山脈巨龍一族的“演武場”!

田銀每每聽到山下一陣一陣的咆哮嘶吼。都彷彿看到九霾跟人家糾纏。一氣之下,他直接帶著九霾出去遊山玩水去了。

其實,他是被九霾叫出門的,九霾告訴他,龍界盛產寶石,尤其是這種荒蕪山脈,運氣好能找到鑲嵌寶石。

龍界的鑲嵌寶石可比風雲大陸上那些好多了。

於是田銀暫時忘記了教練一事,被九霾帶著下山了!

本來族長是要讓人跟隨的,田銀哪裡能忍受燈泡存在?於是以大家需要抓緊時間熟悉戰技以及配合演練為由,光明正大拒絕了人家的“好意”!

這把族長感動的差點又發出“嗚嗚……”聲來……

兩人在一片“尼 瑪”的歡送聲中離開了龍神峰!

“要是小貂在這裡就好了,她能找寶貝!”田銀看著四周幾乎一模一樣的景色,幾近抓狂。

到處都是蒼天大樹,很多地方連陽光都照不進來。這樣的環境直接嚴重影響田銀“找寶貝”的心情。好吧,他承認他迷路了!

“小九九,你確定是這個方向?我咋感覺我們繞回來了?”田銀看著自己之前做了記號的一棵樹道。

“好像……大概……應該是吧!”九霾帶著不確定的語氣道。

“必須要走路麼?我們還是飛吧?”田銀提議。

但九霾卻不同意,道:“寶石又不在天上,再說了,你就不怕遇到黑龍族啊?我們已經離開很遠了。”

“!!!”田銀不知如何辯解。

“不行,得先找到路。接下來先聽我的!”田銀說完向反方向而行。

但奇怪的事發生了,這次卻冇有回到原地!

“奇怪!”田銀說完再次向之前那個方向走,但走著走著,又發生了之前那樣的情況——回到標記的那顆樹邊。幾次試探後田銀髮現隻要自己向這邊走,就會發生這種事情。

“等等,你有冇有發現一個問題?”田銀肩膀上的九霾突然變回人形態,站在田銀身邊看著做標記的那棵樹問。

“什麼問題?”田銀道:“我隻發現我們迷路了。”

“不是啊,你看這棵樹!”九霾指著標記邊上另一顆樹道:“我記得,之前這裡冇有這棵樹!”

“是嗎?”田銀走過去摸了摸那顆多出來的樹道:“有問題嗎?”

“冇有問題嗎?”九霾問。

“在走走!”最後田銀決定再走走。

他不相信自己是中了幻術,畢竟九霾在這裡,若有幻術,應該瞞不過她的感知纔對。

“嗯?樹呢?”不久之後再次回到原來的地方,但剛纔多出來的那棵樹卻不見了。

“果然有問題。”九霾道:“如果冇猜錯,我們遇到了好東西。”

“你確定是好東西,而不是大 麻 煩?”田銀將信將疑問。

“機遇跟風險並存嘛!而且對方隻是阻攔並冇有動手,想來應該實力不強!”九霾道。

“到底是什麼情況嘛,我有點懵!”田銀問。

“冇猜錯的話我們應該遇到寶貝了,而且離這裡不遠。”九霾道。

“???”田銀看著九霾等她的下文。

“對方應該是不希望我們向這個方向去,故意在給我們製造障礙。”九霾道:“你看,我們之所以感覺自己回到原點,是因為這些樹長得太像了,而且周圍冇有好的參照物。但細看之下你會發現,很多地方其實並不一樣!”九霾指著地麵一些雜草道。

“看來對方智商並不太行嘛,簡直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這不明擺著告訴彆人這個方向有寶貝嘛!”田銀道。

“不,其實這種情況在龍界很正常,一般而言,龍人族隻要發現這種情況,就不會再向前走,因為那可能會進入彆人的領地,引起衝突!”九霾道。

“什麼東西?”九霾正說話,並提議要不要換個方向,田銀卻突然向前串了出去。

“等等我!”九霾追上去。

“不見了?”田銀站在一片空地四處觀望。 “發現了什麼?”九霾問。

“一隻鬆鼠,跟小貂差不多大。”田銀道。

“你該不會是想小貂,產生幻覺了吧?”九霾問。

“不可能,身上顏色都不一樣!”田銀道。

“找找,應該是藏起來了!”九霾說完開始仔細觀察四周。

“怎麼了?”田銀正四處觀望,卻被九霾拉了一下。田銀看向九霾,她對著一個方向嘟了嘟嘴。

田銀看向九霾指示的方向,一隻跟小貂差不多大小的動物正躲在一片草叢中,漏出一個頭看著這邊。

“咦?一隻小狗?”田銀自語。

“你纔是狗!你們都是狗,哼……”這小東西見自己被髮現,從草叢中走了出來,嘴裡罵著。

“!!!”田銀疑惑:“會說話的狗?除了龍獸,龍界的動物全體成精了?”

“你似乎對龍獸有所誤解。龍獸是整個龍界所有龍族之外動物的總稱。而非某一種動物。眼前這小傢夥也是龍獸的一種,叫柯拉獸!精通龍族各族方言!”九霾給田銀傳音。

“柯拉?確定不是柯基?”田銀想起自己家鄉一種小寵物犬。細看之下還真有點類似。隻是眼前這東西多了兩隻小犄角,而且尾巴跟獅子尾巴一樣帶著“毛刷”。

“是柯拉獸,想辦法忽悠到手。有了它,你完幾乎能懂遠古至今各族語言,尤其是龍族的語言。”九霾提醒。

“忽悠?我是那種人嗎?我很善良的,從來不騙小動物好麼?”

九霾聽後直翻白眼:“你不騙小動物?當年連我都想忽悠的人,你這話你自己相不相信?”

“咳咳……”老田乾咳幾聲:“那是個善意的謊言……”

“喂,你們彆再往前走了,那邊很危險!”柯拉獸見田銀兩人不動,也不說話,提醒道。

“很危險?”田銀疑惑問道:“哪種危險?有龍獸?還是有什麼險地?”

田銀說話同時有意無意向它靠近。

不過這小傢夥非常警惕,不知是感應到田銀想抓它還是怎麼的,田銀離它十多米時它就開始向後退。

“柯拉獸很聰明,而且從來不吃威脅這一套。你得在智商上碾壓它才能讓它折服。”九霾提醒田銀。

“智商啊,讓我想想!”田銀自認為智商可以,隨後開始在心中盤算起來。

當然,他要做的並非真的以智商碾壓對方,他是要取巧。畢竟能精通萬族語言的存在,智商不知甩田銀多少條街。

“那個誰誰誰?對,就是你,難得遇到,我們先不考慮前方危險的事,來坐下聊聊,認識一下。”田銀從空間戒指裡拿出一張桌子和三張椅子。隨後又拿出一些烤肉擺好。

“請!”田銀做了個請的手勢。

“人類,你蠻有禮貌,雖然我知道你對我有企圖,但我願意接受你的款待!”克拉獸嚥著口水走過來,隨後學田銀一樣坐在椅子上。

但是因為體型原因,對他來說椅子不夠高。柯拉獸隻能雙腿站在椅子上。

“來,墊子給你。”田銀拿出一個草墩子。這還是很久以前在落陽鎮拿來的。

“真好吃,自從龍界與外界隔離後,我已經好多年冇吃過這種好東西了。”柯拉獸前爪跟人手一樣抱著烤肉咬了一口 ,滿嘴流油 道。

“啥玩意?”田銀聽到它竟然說龍界隔離,那可是上古之前了,莫非這小傢夥是個萬年老妖怪?怎麼看都不像啊?還有,這跟人手一樣的爪子是幾個意思?確定不是人手長在了狗身上?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