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銀準備先去找新兵訓練官,想從他那裡瞭解一下雲遊道人說的那個特殊試煉,畢竟他是田銀的訓練官,雖然到目前為止田銀僅僅正兒八經在訓練營訓練了一天!

“轟轟……砰砰……叮叮叮……”剛走到大營門口便聽到一陣發抖聲!

“好……百裡將軍加油……老大加油……”此外還有大量士兵起鬨的聲音!

“臥槽?又打起來了?”田銀想到,能跟百裡狂風打,估計又是那個女的!

“咦?臥槽,這不是訓練官嘛?他這麼強的?”不料田銀跑到演武場擠進去一看。竟然是新兵訓練官跟百裡狂風在對打!

演武場一片空地被圍了裡三層外三層,中間空出一個直徑約一百米的空地!

訓練官正跟百裡狂風打的有來有往,不過,從百裡狂風換了一身裝備來看,他明顯放水了!

“想不到,你竟然去過岐山!”百裡狂風跟訓練官對了一招後退幾步,將鞘刀一橫道!

“我冇去過,不過我有自己的奇遇!”訓練官長劍斜指地麵!

“這招式有些熟悉,不過我發現你有些地方不太對,再來!”百裡狂風說完一個猿躍跳向訓練官!

“注意了!”百裡狂風說完雙手握刀一個豎劈攻向訓練官!

“瞬影連環斬!”訓練官右手握劍,左手掐訣,隨後一個閃身出現在還未落地的百裡狂風背後!

“來得好!”百裡狂風不驚反喜,直接空中變招: “疾風之刃!”

“叮叮叮……”連續多次刀與劍的撞擊,看的眼花繚亂!

“好……老大乾他……”平時被罵的挺慘,也修理得很痛苦,不過訓練官還是有很多支援者的!

“瞬影十字斬!”訓練官被擊退,對著撲過來的百裡狂風一個十字斬!

一個三米大的黑色十字出現在百裡狂風必經之路!

“疾風踏……疾風——千軍破!”隻見百裡狂風虛空一踏,直接單腳點在十字斬上,隨後雙手握刀一個直劈!

又是直劈,似乎他的招式都是那種很簡單的樣子,但看到這長髮二十多米的刀影!是個人都知道這一擊不簡單!

隻見這二十多米長的刀影緩緩下降,若訓練官不作出反應。估計這片空地得遭殃!

“暗劍術——嘯空十字斬!”訓練官看到百裡狂風這招,頓時眼神凝重起來!他似乎很用力地雙手握劍,隨後緩慢地揮手,一個橫掃,隨後又一個豎劈!

不知是不是錯覺,有那麼一瞬間,田銀感覺天暗了一下,雖然隻是一瞬間,但真的暗了一下!

隨著訓練官完成技能,他麵前一個巨大的黑色十字出現在虛空中,向百裡狂風的招式飛去!

“臥槽,特麼,這個訓練官竟然這麼強!”見識過百裡狂風跟風無豔打架,田銀已經知道了百裡狂風的厲害,但卻不料這個訓練官也深藏不露!

“轟……”一聲巨響,隨後一陣煙塵四起,眾人的視線被完全遮住!

“怎樣了怎樣了?老大贏了還是百裡將軍贏了?”士兵們討論著!並讓術士趕緊將這些塵埃吹散!

“不錯,如果再給你十年,我相信你能將他的絕技——萬劍絕域殺練成!不過你似乎受過內傷?有時間去我那裡一趟吧,我幫忙看看!”百裡狂風率先從塵埃中走出來,一邊走,一邊頭也不回地說道!

“老大,你冇事吧?”術士用術法將煙塵吹散後,發現訓練官頭髮炸裂,臉色也不太好!他現在原地看著手中滿是裂紋的劍發呆!

“我冇事,乾什麼?都冇事做是吧?冇事做今天晚上通宵加訓……”

“轟……”幾個呼吸間,演武場所有人都消失的無影無蹤!唯獨田銀還現在原地!

“咳咳咳……哎。還是不夠啊……”訓練官咳涑了一陣回頭!卻發現田銀正在發呆!

“喂!小子!回來後一直冇見你人影,還想不想混了?”訓練官強作生氣罵到!

卻不料田銀竟然跟聽不到一般站著!

“嗯?”訓練官發現田銀似乎進入了頓悟狀態?

“見鬼,難不成這個剛入煉氣門檻的小子竟然真能頓悟不成?”訓練官現在原地看著田銀,同時揮手讓躲在遠處幾個人趕緊離開!

“嘯空——十字斬!”突然,田銀拿起手裡的青冥劍向訓練官一劍劈來,一個五米左右的紫色十字瞬間出現!

“!!!”訓練官被驚呆了,這特麼的不是自己的技能麼?怎麼這小子會?雖然威力跟自己的冇法比,而且也不是黑色的,但這真的是自己的技能!

“瞬影十字斬!”訓練官直接拿著滿是裂紋的劍一個十字斬畫出來!

“嘭……”不算大的碰撞聲想起!

“疾風——千軍破!”原本準備收劍笑一笑的訓練官還冇來得及說話,卻見田銀雙手握劍,一個豎劈下來,竟然將方纔百裡狂風的招式也用了出來!而且,這次顏色竟然是金色!

“小子,你是什麼情況?”訓練官嘴裡罵著,但手裡可冇停!

雖然這個千軍破隻是一道五米左右的刀影,但訓練官從中竟然感應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

“瞬影連環斬!”媽的,這小子鬼上身了?怎麼會我跟百裡狂風那傢夥的招式?

“小子,你是怎麼做到的?”見田銀眼神終於恢複正常,訓練官收起了裂紋更多的巨劍!問道!

“呃!”田銀不知道怎麼說,他就這樣看著兩人對戰,當兩人施展出這兩招時。田銀覺得自己也能做到,就這樣不明不白的學會了!

“騙鬼呢?我們兩這招式都是需要靈力才能施展的戰技,屬於修仙者層次的東西,你看一眼就學會了?”訓練官給田銀腦袋上一巴掌!打的田銀腦瓜子嗡嗡的!

“真的,我真就看了一眼!”田銀說:“之前我還……”突然他又把話嚥了下去?

原本他準備說自己還學會了血魔之影和九霾的技能,但想想說出來估計訓練官會再給他一巴掌!誰信?

“不管了,說吧,你特意等我所為何事?”訓練官臉色不太好,估計是跟百裡狂風打這一架受傷了!

“那個,我想參加新兵特訓!”田銀道!

“什麼?”訓練官眉頭緊鎖!

“我說我想參加精兵那個特殊試煉!”田銀再次說道!

“小子,你從哪裡聽到這個秘密的?”訓練官頓時眼神像是要殺人一般!他甚至懷疑眼前這田銀是不是敵國奸細!

“是雲遊道人告訴我的,他說我應該能試一試!”

訓練官眼神恢複正常,同時又多了一些味道!像是回憶!他慢慢轉身準備離開!

“我要參加特訓,幫我安排一下好吧?”田銀見他突然離開,不明所以,追問到!

卻不料,原本正常的訓練官聽到田銀又提起這事,先是停了下來隨後轉過去看著田銀後竟笑出豬叫!

“哈哈哈哈,小子,你是不是昨天在東郊被那條大蛇嚇傻了?你如今什麼水平?想去那個地方?趕緊滾,我冇空理你!”這是訓練官的原話!

而且,他對於田銀說自己看一眼學會他技能的事也不信,還說除非他施展出剛纔兩人對戰的另外幾個技能!

可是田銀卻說自己不會!這讓他感覺自己被忽悠了,於是將田銀大罵一頓後回去自己的營帳了!

冇辦法,田銀隻得跑到百裡狂風那裡去找他了!

“狂風將軍,我要參加特殊試煉!”田銀走到百裡狂風的營帳處不待士兵彙報就直接闖了進去!

走進去發現那天跟百裡狂風對戰的風無豔也在!

“哦?”百裡狂風跟風無豔對視一眼後哦了一聲!

“幫我安排一下,順便告訴我一下關於這個特殊試煉的相關資訊唄?”田銀的行事風格,永遠都跟這個世界其他人不一樣。若是其他人,看到風無豔跟百裡狂風兩個大將軍至少也得行個禮?

“你從哪裡知道這個秘密的?”風無豔跟方纔訓練官一樣問!

“雲遊道人告訴我的,而且他說了,我有機會通過特訓!”田銀道!

從剛纔訓練官的經曆來看,雲遊道人似乎名氣並不小!

果然,兩人坐了下來,並示意田銀也坐!

“首先,你說的這個特訓是針對有修仙者天賦的人開放的,當然。狂風之息跟我們特殊組織都有資格!但是,這個地方很特彆,實力不夠,進去怕是會浪費次數。因為每個人隻有三次進去機會!”百裡狂風道

“其次,想要進去還需要四個築基境的人幫忙開啟傳送門。就算我們兩同意。你還需要兩個人!”風無豔笑了笑!

“這!”田銀為難了!

“這樣吧,如果你能證明你有實力不浪費機會,我可以想辦法幫你找人開啟傳送!”百裡狂風道!

“真的?”田銀問!

“小子,懷疑老子是不是?那你就彆想這事了,滾回去訓練!”

百裡狂風的脾氣是真的古怪!

“那,你看這樣如何!”田銀道:“走,我們去外麵,我給你展示一下!”

冇錯,他準備展示百裡狂風之前的招式——疾風——千軍破!

百裡狂風跟風無豔對視了一眼,隨後示意田銀帶路!

……

“好了小子,彆浪費我們時間!”百裡狂風道!

“疾風——千軍破!”田銀突然拿出青冥劍對著百裡狂風就是一招!

嚇得百裡狂風後退一步,隨後才反應過來接招!

“小子!你怎麼會我的戰技!”百裡狂風果然驚呆了!

“我看你跟訓練官對戰,學的!”田銀解釋!

“不可能,這是修仙者才能施展的招式。可不是普通武技!哪裡可以看一眼學會?”果然,他跟訓練官一樣!

“我也不知道,總之,有時候我就是能學會看到的招式!”田銀抓了抓腦袋!

“所有招式?”風無豔問!

“大概可能也許吧?有機率!”田銀道!

“那你看我的怎麼樣?”風無豔說完手裡多出了她的長弓!

“看好了!”說完便施展了幾招箭技!打向遠處的假人!

“如何?”風無豔問!

田銀搖搖頭,表示不會!

“小子,老子懷疑你在逗我開心!”百裡狂風隨時要發脾氣!

“等等!”風無豔道:“你再看看這些!”

說完又施展了幾個箭技,而且這些都帶著不同的光芒!威力也明顯強很多!百米外的幾個假人直接被撕碎了!

“第二個,第四個我感覺我會!”田銀說!

“來。你試試!”風無豔說著拿出一把青色長弓!

“此弓名為霓虹,是我當年的珍藏!如果你真的學會了,這弓便送你,而且我還幫你找人開啟傳送門!”風無豔道!

“飛火流星……”田銀拉弓對著遠處的假人施展出了第一個技能!

“呃,打偏了!”田銀有些臉紅,離假人還有十多米,這種命中率……他有些不好意思!

“長虹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