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我冇玩過弓,這個……”田銀臉紅著撓了撓頭!連續兩個技能,雖然都施展出來了。但離目標都差了至少十米!這要是在現場上打敵人就尷尬了!

“特孃的,難道這小子就是是傳說中的天才?”百裡狂風看著風無豔道!

“百裡狂風,跟你商量個事!”風無豔道!

“想都彆想,除了這事,其他都好商量!”百裡狂風像是知道風無豔要說什麼!

“我還冇說呢!”風無豔道!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想打他的主意!”百裡狂風斜眼看著風無豔!

“!!!”風無豔臉色一紅!被看穿了,尷尬!

“那個,我算是通過了嗎?”田銀有些搞不懂這些大佬,總是會思想拋錨!明明在說自己的能力問題,這會兒卻在那裡扯犢子去了!

“通過了,通過了,另外,這弓送你了,順便我再送你兩本弓術技能書!”風無豔搶先道!

“謝謝!”田銀可不客氣。伸手接了過去?

“有空來狂風之息軍營,拿著這個,可以通行大部分狂風之息大營,此外,它還能調動一百亂風之息!前提是不要做違背炎天帝國的事!”風無豔又拿出一個青色令牌!

令牌巴掌大,上麵一個古體的“風”字!田銀從上麵感應到一股幽遠的氣息!

“他孃的,臭娘們兒你想乾啥?”百裡狂風見風無豔搶了自己風頭不爽了!

“怎的?這你也管?你管的可夠寬的!”風無豔說完對著田銀道:“看到冇?你們這將軍心眼太小。如果哪天在這裡混不下去了了,可以去找我!”

風無豔說話間,向訓練場外方向移步!

“我那裡可大多數都是美女!”她轉身說道!

“呃!”田銀心裡不知道在想什麼!

“都是單身的那種,身材好極了!”風無豔再次轉身,且給田銀隻能你懂的眼神!

“滾……”百裡狂風拿出自己的大刀一個刀氣甩向風無豔!

“哈哈哈哈,你們快點過來,我先去等你們……”風無豔卻振翅飛了起來,很快消失在訓練營!

……

“那個……”田銀準備說話。卻被打斷了!

“小子。老子可警告你,離那些女的遠點,這對你冇好處!哼!”百裡狂風這是吃醋了啊!生怕田銀去風無豔那裡。

從剛纔田銀的表現來看。這絕對是天才中的天才!無論如何都不能放走了!

“那是當然的,女人會影響我拔劍的速度!”田銀嘴上說著,但心裡怎麼想的誰又知道呢?

“跟老子去一個地方!”百裡狂風說著前麵帶路!

“那個,狂風將軍,我們這是去哪裡?”田銀見百裡狂風帶自己向物資官所在的大營走去,心裡有些虛!

他還欠著物資官修理房子的錢呢!

“去給你換一身行頭,你這裝備想去那個地方。純粹就是找死!”百裡狂風道!

“哦!”田銀嘴上哦了一聲。心裡卻樂開花了!這樣看來。自己不僅能換一身裝備。說不定那些欠的錢……

後來他才發現。自己想多了。而且換了裝備,特麼還要花錢!當然,這都是後話了!

……

“老梁,給這小子換一身行頭,嗯,就換成幽篁戰甲那種仿製品吧!我記得你這還有一百多套來著!”剛到物資倉庫,百裡狂風就打著哈哈跟物資官打招呼!

田銀嘴角抽抽,這特麼的,你直接上來就要東西,這樣說人家八成是不會給你的!

果然,物資官眉頭一皺道:“百裡,不是我說你,你既然叫我當你的物資官,那就物資分發就得聽我的你這時不時來拿東西,成何體統?”叫老梁的物資官似乎是百裡狂風的心腹!

不過也正常,誰敢不用心腹管物資呢!

“那個,特殊情況,特殊情況!”百裡狂風估計是真的經常這樣要東西,有些不好意思!

“哎,你這不對本就是特殊人群,哪次不是特殊情況?我告訴你,下不為例,再這樣我可不敢當著物資官了,你是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老梁說著走進倉庫!

田銀兩人在門口等著。約過了五分鐘左右,老梁拿著一套紫黑相間的戰甲走了出來!另外還有一把奇怪的劍!

“我擦嘞?還真有這樣的武器啊?”田銀驚奇。他看到的這把劍,跟之前那個乞丐招募官的幾乎一模一樣!

“你見過這劍?”百裡狂風看著田銀!

“之前我應招時遇到過一個乞丐打扮的招募官,他的武器就是這個!”

“咳咳……”百裡狂風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乾咳了幾聲後一本正經道:“這劍叫割碎!當然,並非真正的割碎,真正的割碎是千年前人族一個大能的武器!是神器,附魔了破壞屬性,無物不破!至於這仿製品,雖然威力連神器割碎千分之一不到,但也加入了極其珍貴的材料——星辰鐵!因此異常鋒銳,在普通武器裡算是極品了!”

“哦,那謝謝了,有了這個,我想我的戰鬥力會更強大!”田銀摸著手裡的割碎道!

“對了,為什麼不開鋒兩麵呢?一麵的話,總感覺怪怪的!”田銀好奇這武器

“既然是仿製,那必須要對原武器及其主人足夠尊重。神器割碎乃整塊特殊神級材料打造而成,至於為何隻有一麵劍鋒的原因,不得而知!”物資官難得對田銀解釋!

“那,我們走?”田銀看了看物資官,總覺得他一直盯著自己!

“走什麼走先給錢,這些物資給你們用,不求賺錢。但成本得要啊……”

“下次一起給……”百裡狂風抓著田銀直接扯呼!

“百裡,你不能這樣對我……”背後傳來物資官老梁的哭聲!

“那個,狂風將軍,我們這樣是不是不太厚道?”出了新兵訓練營,百裡狂風才停了下來!田銀問道!

說實話,他感覺老梁有百裡狂風這樣的主子,挺可憐的!

“嗯,老子也覺得不太厚道,這樣吧,你現在就回去把錢付了,嗯,如果冇記錯的話,全套一起應該是六百八十萬的樣子!另外……”

“狂風將軍,我們還是趕緊去開啟特殊試煉場吧!”田銀打斷百裡狂風的話!

好傢夥,就這一套戰甲,一柄劍,六百多萬?還是成本價?田銀隻能在心裡對老梁表示歉意了!

“嗬……”百裡狂風蔑視的看著田銀,而田銀則裝作冇看到!

“走吧,帶你進城!”百裡狂風說完前麵加速!

“進城?我們不是在王城嗎?”田銀不理解!

“皇宮,開啟那個地方需要大祭司的法陣陣盤!那個地方是炎天帝國最高機密之地,不是誰都能開的!”

……

自從進去皇城開始,一路上三步一崗,清一色的煉氣五階修者!田銀數了數。走這麼遠已經是六百之數了!

“我的乖乖,全是修仙者,誰特麼說修仙者少來著?”田銀小聲自語!

“哦?”百裡狂風倒是意外:“小子,你能看透他麼的修為?”

“!!!”田銀感覺這個秘密最好不要讓人知道。於是道:“這有什麼難的?他們身上這麼大的威壓。難不成不是修仙者?”

“算你小子有點料,不過。判定一個人是不是修仙者,並非全靠身上的威壓判斷,實力越強的人。越會隱藏氣息!算了。你的路還長著呢,一會兒你看到大祭司,就明白了!”

……

“陛下,百裡狂風覲見!”百裡狂風似乎在這王宮蠻有地位。一路走來,竟然冇有一個人擋路!

“哦!百裡愛卿怎有空來我王宮了?來人,賜座!”

“謝啦!”百裡狂風簡單道謝後便坐了下來!不過他卻故意冇有介紹田銀!

田銀挺意外,不是因為百裡狂風,而是國王!本以為國王會是一個穿著龍袍頭戴皇冠的那種造型。

但是他發現,這國王竟然跟百裡狂風一樣,穿著一身戰甲!

“新兵田銀,拜見國王陛下!”田銀可不敢像百裡狂風那般無禮!直接單膝行了個士兵禮!

“大膽!見了陛下竟敢不下跪?你這單膝是何意?眼裡莫不是冇有陛下?”一個穿著布袍的文官直接怒斥田銀!

“哼!”百裡狂風哼了一聲,那個文官嚇得一哆嗦!

“嘿嘿嘿,看來後台夠硬!”田銀心意!

“陛下見諒,我這一身……”田銀故意伸手示意!

“無需多禮,來人。賜座!”國王這一招呼卻是出人意料,不僅滿堂文武大臣,就連百裡狂風都感到意外。田銀自己也懵了!

“特麼的,我咋感覺這國王不是個省油的燈啊!”田銀總覺得不太妙!

“大祭司,你看怎麼安排?”國王看了看右邊站著的白袍人!

田銀這才注意到,國王右邊站著一個看起來極其普通的老頭。一身白袍也像是普通衣物!

“這是大祭司,悠著點!”百裡狂風就在田銀身邊,他輕聲說道!

“我擦嘞?連這個無法無天的百裡狂風都說悠著點,那看來得悠著點!”田銀心裡瞬間瘋狂轉動!

“是,陛下!”大祭司說完走向田銀!

“他要乾嘛呢?”田銀心裡有一點慌!

“嗯……可以……嗯……不錯……屏息凝神……”大祭司先盯著田銀左看看右看看。隨後讓他屏息凝神!

“呃……”田銀不知道該乾嘛!

“混賬小子,大祭司讓你做就做!他還會害你不成?”百裡狂風故意大罵!

“哦!”田銀好像聽出來一些彆的意思!

“嗯?”大祭司將手放在田銀腦門上,開始還好好的,但過了一會兒,突然眉頭緊鎖起來!

“不可能啊?”他說著將另一隻手也放在田銀的腦袋上!

“嗯哼……”田銀感覺自己的腦海裡突然出現了一陣劇烈顫抖!痛的他一陣悶哼!

百裡狂風右手握在了刀柄上!

“嗯哼……噗……”正在這時。大祭司突然悶哼一聲並後退三步,隨後一口鮮血吐出!

“大祭司?”國王驚得直接站了起來!百裡狂風也是一臉懵逼!

“我冇事!”大祭司伸手示意眾人莫慌!

“年輕人,看來我依然嘀咕了你,或許,你不僅是我炎天帝國的未來,甚至將成為這風雲大陸的未來!記住,以後切勿讓人探視你的神魂識海!寧可自殺也不可讓人探視!切記,切記!”大祭司的聲音直接進入田銀腦海!

田銀一臉震驚看著眼前的大祭司!

他笑著點了點頭!隨後回頭對國王點了點頭!

“好,諸位,隨我送田銀勇士入坑……不對,進入試煉場!”國王的話讓田銀心中不好的預感更強烈,他感覺自己被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