坷拉出去半天時間不到,就回來了。若非他身上有噬魂蟲咬傷的痕跡,風無豔甚至懷疑他壓根就冇去。

不過,坷拉回來時卻帶著一個不好的訊息——異界戰場在噬魂山穀附近聚集了大量異獸。

曉幽聽到這個訊息瞬間臉色就發生了變化。她似乎知道了一些什麼!

風無豔無意間聽到曉幽說了一句——他們來了!

好奇之下,她便問曉幽誰來了。從哪裡來了。

但是,風無豔如何問她,她也不說。最後隻好作罷。

不久之後,曉幽從身上拿出一塊陣盤。這個陣盤跟之前那種傳送陣盤有些類似,但卻又不完全相似。

風無豔細看發現,這陣盤上有幾顆紫色的晶石,這些晶石上的能量跟龍界大不相同,而且給人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曉幽將陣盤佈置好後開始念起了咒語,幾分鐘後,她額頭開始出現豆大的汗珠。

風無豔本來準備給她擦一下,卻被坷拉製止了,說她現在處於特殊狀態不能被打擾。

風無豔不理解,問之後才知道——曉幽此時正在構造一個跨空間傳送陣,所謂跨空間是指另一個空間。

很快,曉幽便完成了構造,以陣盤為中心,一個約五米直徑的紫色漩渦傳送門出現在龍神峰頂。

“我妹妹快來了,風將軍。你得準備一些龍魂石。越多越好!”曉幽道。

“龍魂石?”風無豔又懵了。

“在異界戰場時間太長的人,身上都沾染著濃烈的異界氣息,若出來之後不儘快清除,不僅會對附近的人帶來影響。也很容易被異界戰場那邊的高階異界生物感應到,那些空間屬性的異獸有可能以此為媒介傳送過來。”

“這麼複雜嗎?”風無豔一邊拿出一些龍魂石一邊問。

曉幽點頭,並補充:“其實,不僅僅如此,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異界氣息跟龍界的氣息相排斥,若不能及時清除身上的異界氣息,會對身體帶來很嚴重的不良反應。比如能量無法正常引導之類的……”

“嗡……”正在此時,漩渦發出一陣能量波動。

“來了……”曉幽看著這股肉眼可見的波動道:“大家離遠點,彆沾染了異界氣息。”

風無豔跟坷拉趕緊離得遠遠的。

“不對啊,我之前跟老大去異界,回來也冇有清除過異界氣息啊?”坷拉自語。

“或許是因為時間不夠長吧?”風無豔猜測……

“嗡……”又一次能量波動傳出,隨後一個人影緩緩出現在漩渦處,由虛變實。很快就變成了一個很曉幽極其相似的人。

隻不過,曉幽穿著一身白色長裙,而傳送出來的人,也穿著彩色長裙。手裡也拿著一柄長劍。

“姐……”來者看著曉幽叫了一句。

“曉茳,好久不見!”曉幽笑道。

“是很久了,算算時間,快千年了!”曉茳道。

“!!!”風無豔無語,這些龍族的人就是命長,動不動就千年。

“叫我回來,所為何事?”曉茳問。

“為了救他!”曉幽指著呆呆地坐在龍座上的田銀道。

“???”曉茳看著田銀,越看越眼熟。終於,她驚呼起來:“是他?”

“看來你果然見過他!”曉幽道。

“見過,當然見過!”曉茳道:“幾個月前,在異界戰場發生了一件震驚多個營地的事……”

隨後曉茳將那次陣營任務的事告訴曉幽。

“你是說,他所經曆

(本章未完,請翻頁)

的雷劫,不是仙階?”曉幽問。

“不是!”曉茳道:“那種級彆的天劫彆說正常的人仙,就是金仙都未必能扛得住。異界戰場那種地方,仙階戰鬥力很難破壞地形,但那次雷劫,卻直接破壞了方圓百裡的地形……”

“難怪我在他身上感應到一股不屬於仙階的力量。雖然很微弱,但也比仙階力量強大太多太多!”曉幽道。

“不過,他竟然活了下來,真是奇蹟!”曉茳道。

“!!!”風無豔聽著兩人的對話一臉茫然,見曉茳一直跟曉幽聊天,提醒道:“那個,我們是不是該先把我家陛下恢複正常?”

“他怎麼了!?”曉茳問曉幽!

“這事你得問她,她當時在場,我並不清楚,我也是被召喚過來的!”曉幽道。

“是這樣的,當時……”風無豔將田銀追擊淩宇的事又說了一遍!

“他這是哪裡是精神不對勁,這是心病,心病還須心藥醫!”曉茳聽完瞬間便明白過來。

“你該不會讓我們去把淩宇跟雲兒找回來吧?”風無豔道。

“這倒不用!”曉茳道:“何況,他當時被打擊了,若找回來,或許會給他帶來二次傷害!”

“那怎麼辦?”風無豔道:“如今黑龍族被攻下了。龍界很快將陷入不穩定時期!”

“我進去他的識海,將他喚醒便可!”曉茳道。

“他這種狀態,我們進不去吧?”風無豔問。

因為進去一個人的識海,除非神魂比對方強太多太多,纔可以在對方不同意的前提下悄然進入。

但顯然,田銀的神魂之強已經超出眾人太多太多,幾乎整個龍界都找不出第二個人了。

這種情況下,怎麼進去?

“冇事!”曉茳道:“我曾經進去過,而且,他識海中還有一樣東西是我給他的!藉助那樣東西,我進去倒是簡單。”

曉茳說的是世界樹,當時世界樹種子正是她幫忙啟用的,而且,為了這事,她以及她的隊友們一天之內變成了窮光蛋。

“那就謝謝你了!”風無豔由衷感謝。

冇有人願意貿然進入彆人的識海,哪怕是熟人,若非必要,也不會願意進去的。

但曉茳竟然毫不猶豫就要進去,這份人情,田銀怕是得花費不少代價來還了……

曉茳對曉幽示意了一下,隨後便走到田銀身邊,她看著田銀雙眼無神的樣子,心中感慨萬千。

“英雄難過美人關啊!”曉茳自語。

再強大的人,也會有弱點。田銀連那種程度的天劫都度過了,卻被一個女人做的一件事打敗。

不得不說,田銀的弱點也是大多數男人的弱點!

“我進去了!”曉茳說完神魂離體,隨後直接向田銀撲了過去,眨眼睛便消失……

來到田銀的識海空間,曉茳第一眼就看到了那棵巨大的世界樹!

“竟然長這麼大了,他的識海,怕是得演化出一個真實世界吧?!”曉茳自語。

隨後,她放出神識去感知田銀的神魂位置。

因為世界樹本來就與她有些關係,曉茳藉助世界樹的能量,很快便在樹下找到了田銀。

此時,他跟外麵的肉身一樣呆呆地看著遠方。嘴中卻不斷重複著“為什麼!”

“壞了!”曉茳發現,他的身上正有一縷一縷的黑色能量湧出,這可不是好現象。這是心魔即將成型的前兆。

“喂,像個男人一樣活著不好嗎?”曉茳站在田銀麵前叫道。

(本章未完,請翻頁)

但顯然,她這樣的招式對目前狀態下的田銀不管用。

“一個女人,就讓你成了這般模樣,你對得起其他人嗎?”曉茳又道。

“她不是一般的女人,她是我來到這個世界看到並認識的第一個人。”田銀突然看著曉茳吼道。

“你永遠不會明白——被一個心愛的人出賣有多痛苦!我為了她來到龍界。在龍界,我不斷探索,不斷提升自己。都是為了能儘快強大起來,然後擊敗黑龍族,救出她來!”田銀道。

“但是,就在我擊敗了敵人,即將將她救出時,她卻幫助敵人,不僅如此,她更是為了敵人寧願吃我一擊致命攻擊。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什麼?”田銀越說越激動,身上的黑色能量也越來越凝實!

“你先冷靜一下!”曉茳道:“手首先,她那樣做,或許也是迫不得已,你有冇有想過她是不是被控製著呢?”

“被控製了?”田銀突然眼神出現變化。

“是啊!”曉茳道:“你的敵人何其強大?那有冇有可能,敵人施展一點手段控製住她,故意讓她傷你的心?”

“是這樣嗎?”田銀自語一般。

“我隻是說有可能!”曉茳道:“何況,難道你活著就隻為了她一人嗎?你彆忘記了,你身邊還有一個女人,她也需要你的心。你不能將心完全給了另一個人!”

“九兒……”田銀眼神已經出現了明亮的神色!

“對啊!你還有九兒!”曉茳道:“難道你就這麼沉淪下去嗎?據我所知。你的九兒為了方便你返回你們人族世界,她已經先過去了。難道你想辜負她?”

“不……我不會的……九兒比我的命還重要。”田銀道。

“所以,你就是這樣做的?將自己封閉起來,然後等著她在那邊被強敵殺死嗎?”

“還有那個傷了你的心都女人,難道你不想瞭解真相了?就算她不是被控製的,你至少也該當麵找她問個明白吧?”曉茳道!

“冇錯,這一切。都是淩宇的錯,我不該沉淪。他還冇死!我要找雲兒問清楚!”田銀站了起來。

“還有九兒,你得儘快回去,她一個人在那邊,可未必安全!畢竟你的敵人也過去了!”曉茳最後一句話,直接將田銀點醒。

“冇錯,雲兒都已經出問題了,九兒不能再出事了!”田銀看向曉茳道:“謝謝你!”

“你不用謝我,若真要謝我,那以後,便多照顧一下我仙女龍一族吧!”曉茳笑了!

事情比她想象中要簡單很多。至少冇有發生戰鬥。

其實,也隻是旁觀者清而已。

換作風無豔進來。她一樣能用這些話點醒田銀的,隻不過她進不來而已。

“好了,我可是大老遠從異界戰場跑回來,這一趟幸苦費你得出!”曉茳見田銀清醒了,開了個玩笑。

“放心,以後仙女龍一族必然在我的庇護下?誰想動你們,先問過我答不答應。”田銀道。

“至於欠你的那些靈材靈藥,我後麵給你!”田銀說完將曉茳放出空間。

曉茳睜開眼睛同時,田銀也恢複了正常。

“這麼快?”不僅風無豔,曉幽也驚訝極了。

“隻是冇有人點醒他而已,他也隻是瞬間被打擊到了,稍微點醒就好了!”曉茳笑道。

但風無豔可不這麼認為,手首先得能進去田銀的識海空間,其次,得有人願意進去。最後,得田銀認識,且能說到重點才行。

而這個人,除了曉茳,暫時還真冇有人可以做到!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