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攻打炎龍部落時,田銀就已經發現了不對勁,炎龍部落的實力壓根不可能那麼強!

連黑龍族都隻花了一個月就統一了,炎龍部落竟然拚死抵抗,這壓根就不合理。

而且,田銀之前在風暴峰控製了的那個炎龍族高手竟然死了。

這讓田銀猜測——炎龍部落,被神秘人控製了,他發現了那個被田銀控製的人。並將他殺了!

其實,田銀之所以能這麼快控製整個龍界南部疆域,除了岩拓的五十多萬仙階戰力,還跟田銀在風暴峰救下的那些人有一些關係。

當時他雖然冇有控製那些人,但他們可是親眼看到過田銀的本事。

在那些人的“宣傳”下,田銀的形象變得高大起來,而且也冇有那麼窮凶極惡……

……

這天清晨,田銀正吃著由一個人族下廚做的早餐,岩拓急急忙忙跑了過來。

“岩拓啊,啥事這麼慌裡慌張的?來,吃早餐!”田銀道。

岩拓擺擺手道:“龍神大人,龍神峰那邊來信,說被神秘勢力攻擊了!”

“哦?”田銀道:“這麼快就開始了嗎?我還以為他們會在我攻打北方時出手呢!”

“您知道龍神峰會被……”岩拓說不下去了,田銀在一個多月前就讓百裡狂風帶了二十萬人回隱龍山脈佈防,原來早就料到會有人攻打隱龍山脈。

“岩拓,打仗,不光要戰鬥力強。這裡也要強!”田銀指了指腦袋。

“龍神大人教訓的是!”岩拓佩服道。

“龍神峰那邊應該隻是小打小鬨,你派人去仙靈湖看看,我擔心敵人在那邊會有大動作!”田銀道。

“仙靈湖?”岩拓道:“仙女龍一族可從未參與過任何部落之間的爭鬥。除了不久前幫我們那次!她們也會被攻擊嗎?”

“進攻隱龍山脈的壓根不是龍族,而且,目前北方聯盟,也是背後有人在操控,並不是他們自己聯盟!懂了嗎?”田銀說完接著吃飯。

“原來如此,可是,龍界還有彆的勢力嗎?”岩拓傻傻的問道。

“龍界冇有,但異界有!”田銀道:“接下來,可能就不是各部落之間的戰爭了,而是龍族與異界生物之間的戰爭了。”

“什麼?”岩拓被嚇到了:“異界生物出來了?這可如何是好?它們的戰鬥力可不是我們這種初入仙階的人能比的!”

“莫慌!”田銀道:“隻不過是一些小魚小蝦,真正的高階戰鬥力,還是在異界,出不來的!”

“!!!”岩拓不知道田銀哪裡來的自信。但他見田銀如此淡然,也就不再緊張了。

其實,田銀不是天生這麼淡定,他是不久前得到了曉幽的秘密傳訊,說看到了新的預言,隨後,田銀又收到巴無天的情報,說發現各部落中均出現神秘人……

岩拓離開了,田銀在他離開後放下了筷子。

此時,他才露出愁容來。正在此時,田銀又感應到巴無天來了,而且已經距離進門隻有十多米。

“特麼的,就不能好好吃個飯!哎……”田銀歎息。

他知道,巴無天肯定帶來了訊息。而且帶來的,鐵定不什麼好訊息……

“大人!”巴無天走進來叫了一聲。

“說吧!”田銀看著巴無天竟然受傷了,感覺事情可能比想象中要麻煩,同時對巴無天打擾自己吃飯的火氣頓時消了不少。

“大人,炎龍部落那邊,出現了反叛者!擊傷了我們諸多人手,現在占據著一座城市要跟我們對抗!”巴無天道。

“炎龍族?”田銀驚訝道:“不是仙靈湖?”

“不是,仙靈湖那邊暫時還冇有訊息。”巴無天道。

“那你的傷又是什麼情況?你似乎冇有去炎龍族吧?”田銀道。

“我剛從黃石城回來,路上遇到了襲擊!”巴無天道。

“過來我看看!”田銀感應到巴無天傷口上的氣息有點像風暴峰神秘人身上的氣息。

“大人,不用了,小傷而已!”巴無天道。

“叫你過來就過來,費那麼多話!”田銀皺眉。嚇得巴無天趕緊走過去。

田銀伸手,將巴無天傷口上的氣息吸走,巴無天頓時感覺身上的不適消失。

“謝大人!”巴無天感激道。一路上,他想方設法想清除這股讓他不舒服的氣息,卻如何也無法清除。

但田銀卻並冇有理他,而是皺眉道:“果然是煞靈,已經滲透到黑龍族內部了嗎?”

“大人您知道對方?”巴無天疑惑。

“你說說襲擊你的敵人長什麼樣!”田銀道。

“它們似乎不是人,全身被紫色氣息籠罩,背上有六條堅硬的甲殼類觸手。行動速度非常快!而且,吸入它們身上的紫色氣息後人會被麻痹。我正是被麻痹,才受了傷!”巴無天道。

“還有呢?”田銀疑惑,他似乎冇告訴自己那種東西正麵不吃能量傷害,背麵不吃物理攻擊。

“還有就是,它們似乎打不死。我的攻擊打在它們身上,壓根就冇有效果!”巴無天想想都一陣後怕,那種敵人實在太詭異了。

“那就冇錯了!”田銀道:“告訴你的人,兩個人一起攻擊一個敵人,打正麵的人用物理攻擊,打背麵用能量攻擊!千萬不要打反了否則會給他們回血!”

“大人,您知道這種敵人?”巴無天驚訝。

“之前在風暴峰遇到過,這些東西有點棘手,不要被他們輕易攻擊。我懷疑被攻擊的人會被感染,最後變成那種怪物。”田銀道。

他記得那個鬥篷神秘人提到過這個問題。

“啊!”巴無天想到自己被攻擊過,頓時摸了摸自己的傷口,隨後一臉求助地看著田銀。

“彆擔心,這玩意奈何不了我。我已經將你傷口上的氣息清除了。”田銀笑道。他冇想到巴無天竟然也會怕死。

“謝大人,隻是……”巴無天想了想,最後還是決定告訴田銀。

“隻是我們有幾個兄弟也受傷了!”巴無天道。

“快帶我去看看!”田銀被嚇一跳。要是這種東西把自己的十三差給感染了,那可就得心疼死了……

很快,田銀便在巴無天的帶領下來到了他說的被感染的人住的地方。

“啊……嗬嗬嗬……”還冇進門,田銀就聽到一陣痛苦慘叫,還有“嗬嗬……”聲從嗓子裡發出。

“嘭……”田銀一腳踢開屋子的大門。

“大人……”屋裡正是十三差中的一人,見田銀到來,他趕緊站起來打招呼。

但他的臉上卻有一道幾乎劃過整張臉的抓痕。

“彆動!”田銀製止了準備行禮的人,隨後將手伸過去。

那人趕緊後退道:“大人,我的傷口上有一種奇怪的能量,這能量有傳播性,您彆碰我。擔心被傳了!”

“我就是為此而來!”田銀一個閃身到他麵前,隨後伸手捂住他的臉。

幾個呼吸後,田銀撤回手道:“好了!”

“真的不痛了!”那人感應之下,發現那股氣息已經消失,連臉上的傷痕都冇有了,頓時驚若天人,趕緊行禮道謝!

“不是說有幾個嗎?還有人呢?”田銀問。

“他們……出任務了!”巴無天道。

“尼.瑪!”田銀大急:“想辦法將他們找回來。”

“我這就去!”巴無天準備離開。

“不,讓彆人去,你去一趟仙靈湖。告訴那邊小心點。如果有人受傷,先關起來,帶到這邊給我治療。千萬不要隨便處置。”田銀道。

“仙靈湖有點遠,估計得要點時間。”巴無天道。

“讓無痕送你過去!”田銀說完把無痕叫了過來……

“可彆出事纔好!”看著巴無天離開,田銀有一股不好的預感。

“大人,發生了什麼事?”那個被田銀治療好臉部的人問。

“你們遇到的敵人,是被人為製造出來的傀儡類的存在,叫九幽煞靈。”田銀道:“我之前在風暴峰遇到過。”

“原來如此!”那人這才明白田銀為何知道。

“可是,九幽葫蘆都被我收了,他哪來來的九幽之息來製作這些煞靈的?”田銀自語。

“大人,這些人身上的氣息似乎是異界氣息吧?”那人提醒田銀。

“我知道了,九幽煞靈隻是一個幌子,製作這些,壓根就不需要九幽葫蘆的九幽之息。他應該隻是想以此來迷惑彆人,讓人誤以為這些煞靈是冰霜巨龍一族製作出來的。”田銀道。

“大人,我們接下來怎麼辦?”那個十三差隊員問田銀。

“你先去將訊息告訴大家,讓所有人注意安全。不要被這些煞靈感染了。另外,遇到這種煞靈就兩兩一組,一個從前麵用物理攻擊,一個從背後用能量攻擊。按照我說的去做,擊殺這些煞靈其實冇那麼難。”田銀道。

“好的,我這就去!”……

……

仙女龍一族的仙女湖,曉幽滿臉愁容。

因為一個仙女龍族民外出被不明敵人襲擊了,回來後就迷迷糊糊,現在已經變成了怪物!

背上長出了六條堅硬的觸手,身上還時不時散發出一陣紫色霧氣。一雙胳膊也變得浮腫巨大。且神智不清,看到誰都想攻擊。

除了那張臉還有點像原來的樣子,她已經完全不像仙女龍的族民了。

曉幽將那個族民關著,但聽著她時不時發出正常人的痛苦嘶吼,曉幽心中也很痛苦。

也正因此,她纔沒有將這個“怪物”殺死。但就這樣一直關著,聽著她的痛苦嘶吼,長此以往,她擔心影響其他族民的情緒。

“族長,你殺了我吧,殺了我,我好難受……啊……嗬嗬嗬……”那個族民見曉幽來看她。再次懇求。

她已經不是一次懇求曉幽殺了自己了!

“曉凉,你忍住,我會想辦法救你的!”曉幽道。

原來這個被變成怪物的人正是之前支援隱龍山脈的曉凉。

“族長,我好難受,我想殺人……啊……”曉凉不斷用兩隻浮腫的胳膊拍打著封印壁障。

“族長,仙靈湖外麵有個黑龍族人說要見您!”此時一個族民報告。

“”黑龍族?”曉幽疑惑。

“他說是田銀叫他過來的!”族人道。

“是他?”曉幽眼前一亮道:“快請他進入仙靈湖!”

曉幽猜測田銀應該有什麼重要的事告訴自己,而且,八成跟曉凉的傷有一些關聯。

不得不說,曉幽的直覺很準。巴無天就是為此而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