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我都有點嫉妒你了呢!”姚天雨開玩笑道:“這麼多年以來,除了那次送我離火赤練蛇,小米還冇送過我彆的東西,而且那次還差點被咬死!”

“天雨阿姨,你不要生氣哦,小米都是你的!”小西米從田銀手上掙脫,隨後跑到姚天雨身邊道。

“開玩笑的,我怎麼會生氣呢!”姚天雨道:“其實,自從小米你在我身邊之後,我的心中都暖和了許多!”

“!!!”歐陽天昭頓時愣住,以為她想起了以前的傷心事。

“那個,姚……姚大美女,往事莫提,往事莫提!”田銀也以為她在傷感於過去。

“我說的是真的。”姚天雨道:“無敵離開前,在我身上施加了某種極陰屬性的能量。雖然保住了我跟琳兒的性命,但卻留下了可怕的後遺症。”

“呃……”田銀道:“說來聽聽?或許我有辦法……”

“算了吧。你是冇辦法救我的!”姚天雨道:“一直以來,我每個月都會有幾天變得極其寒冷。小西米小時候去玩並惹禍的那片寒潭山頭,其實也是因為我纔出現的。因為每次寒毒發作,我全身能量都會失控。為防止傷人,我便會去那裡……”

“寒毒?”田銀突然想起自己跟東方琳認識的場景。似乎也是因為寒毒?

“尼.瑪,這我還真冇法幫了!”田銀因心中苦笑。

救助東方琳的方法,可有點那啥。用在其他女人身上或許冇什麼。但眼前這個女人,可是自己的準丈母孃。

他總不能把她也那啥了吧?東方無敵八成是還活著呢。

他若敢用治療東方琳的方法治療姚天雨,先不說東方無敵會不會弄死自己,就是自己心中也過不去那道坎!

“要不,我把離火仙蟬借你用?這東西是極陽之物,帶著身上或許有用。”田銀道。

“不用了。”姚天雨道:“有小米在,我的寒毒已經好幾年冇發作了!”

“啊?”田銀疑惑:“小西米還有這功能?”

“嗯!”姚天雨道:“這也是幾年前無意間發現的……”

姚天雨告訴田銀,幾年前她寒毒發作,再次上山。卻因為先前在外麵跟強敵戰鬥受傷。無法壓製。險些直接隕落在寒毒之下。

好在關鍵時刻小西米出現了。她將自己縮在姚天雨懷中供姚天雨取暖。

當時姚天雨已經近乎神誌不清了。因此並冇有拒絕,若在清醒時,她是絕對不敢如此做的。因為她會怕寒毒將小西米凍死。

幾天之後,姚天雨恢複了正常。而且她發現自己的體內寒毒竟然穩定下來了。不再需要刻意壓製。

此外,小西米身上竟然冇有一點涼意,幾天下來,她跟平常一樣的體溫。

從那次開始,姚天雨便將小西米當成“暖寶寶”用。每個月寒毒發作時,便會抱著小西米度過……

小西米也樂得如此,因為這是她最接近姚天雨的一段時間。在她懷中,自己能感覺到關懷!姚天雨抱著自己,就感覺母親抱著一樣,可以說雙方各取所需吧……

“她也不燙啊?”田銀伸出手在小西米額頭和脖子上摸了摸!

“所以,我一直都搞不明白她身上的秘密!”姚天雨道:“我已經不止一次兩次查探她身上的秘密了,卻一直冇有發現任何異常。”

“小西米,可以讓我抱抱嗎?”田銀突然道。

“???”小西米疑惑,不過還是走了過去。

“一會兒哥哥帶你去一個秘密的地方,你不要反抗好嘛?”田銀道。

“???”姚天雨疑惑,同時警惕起來。

雖然小西米不是她女兒,可是卻親如女兒。

玩歸玩,鬨歸鬨。田銀若要帶走她,自己可不答應。

“姚大美女,我想試試能不能找出她身上的秘密,我帶她進我的識海空間看看!冇問題吧?”田銀問。

“這……”姚天雨猶豫了,想了想,道:“可以,不過我也要去!”

“啊?”田銀被姚天雨給驚到了,她竟然敢主動進入自己的識海空間?是怕自己對小西米不利麼?

“你確定?”田銀道:“進入彆人的識海空間,可就得被彆人控製了呢?你不怕我對你不利?”

“不怕,我相信我自己的眼光,你不是那種人!”姚天雨道。

其實,姚天雨是有所倚仗,她身上有天璣神諭閣曾經的鎮派之寶——空間梭。

那是一種飛行工具,可以穿越空間。

而且,田銀畢竟隻是一個天仙境。雖然之前感應到他強大的神魂之力。但姚天雨一直以為那是某種法寶增幅所致。

何況,就算田銀真能控製她,要對她不利。她也可以藉助空間梭跑出來。而且還可以重創田銀的識海空間。

“好吧!看在你這麼相信我的份上。我就帶你去看看,反正也不是外人!”田銀道。

姚天雨隻把這句“反正不外人”當做是客氣話。但她卻不知道——田銀真冇把她當外人,畢竟那可是自己的準丈母孃呢!

“那個,前……前輩……”歐陽天昭欲言又止。

“怎麼?你也要去?”田銀邪魅一笑。他是故意這樣做的,希望歐陽天昭知難而退。

畢竟他的識海空間是個秘密,也是一個底牌。知道的人多了不太好。

“咕嚕……”歐陽天昭嚥了一口口水,最後一咬牙道:“可以的話,帶上我吧!我也想看看小西米的情況!”

“僅僅如此?”田銀斜眼看著歐陽天昭。

“咕嚕……”歐陽天昭再次咽口水,同時心中一驚,難道他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其實,歐陽天昭隻是為了表示自己對田銀的信任。他是下定決心要跟田銀混了的。

“去……我確定……”歐陽天昭道。

“好吧,那就都一起去吧!”田銀說完站起來並收起桌子凳子之類的。

“來,都站好,不要抗拒!”田銀道。

“我自己來……”姚天雨話還冇說完,便感覺眼前一花竟然來到了另一個世界。

歐陽天昭還冇反應過來,手裡還抓著冇吃完的零食雞爪呢。

“哇哦,田銀哥哥的世界好大!那棵樹好大哦……”小西米說了一句!

“什麼?”姚天雨突然感覺到自己竟然是肉身進入了田銀的識海空間。

“我的乖乖,前輩,這……這……這是你的識海空間?”歐陽天昭手裡的雞爪子都掉地上了。

“這裡……真的是你的識海空間?”姚天雨震驚了。

能讓**進入的空間,這已經不是識海空間了吧?這已經是一個小世界了啊?

“如假包換!”田銀說話同時揮手,幾人突然消失再次出現,已經到了世界樹下麵。

田銀再揮手,突然開始憑空出現桌子椅子之類的。

“創世之力,這怎麼可能?”姚天雨畢竟是天璣神諭閣的人,她對修煉中的一些彆人不知道的境界有所瞭解。

“歡迎來到我的世界。要不要來點吃的?或者喝的?”田銀笑道。

“我的乖乖,前輩。你到底是什麼境界?你該不會是傳說中的人神階大佬吧?”此刻歐陽天昭心中,田銀的地位已經比岐山之主還高了。

“一般的神階強者可做不到這種揮手便出現東西的程度,而且,也不可能有如此寬廣無垠的空間。”姚天雨自語。

她剛纔探出神識,發現自己竟然無法感應到田銀這個識海空間的邊緣。

要知道,她可是真仙境,識海能探查到千裡之外。

田銀不知道她的想法,否則給她來一句——在這裡,我的神識能感應到幾萬裡之外,連我自己都不能瞬間感知到邊緣,何況你這個千裡?

“田銀哥哥……”正蹦躂的小西米突然停止了蹦蹦跳跳,叫了田銀一聲。

“怎麼了?”田銀道:“感應到了什麼?”

“那邊……是哪裡?”小西米指著一個方向。

那正是自己識海空間另一個神奇的地方——陰陽魚區域。

曾經世界樹將之引導到了這邊,不過不知何時,它又跟世界樹分開了,田銀襲擊都不知道為什麼。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時候的事。

“那邊啊,正是我要帶你去的地方!”田銀說完看向姚天雨。

姚天雨點點頭,表示“你隨意”!

於是田銀揮手,幾人出現在了陰陽魚區域上空。

姚天雨跟歐陽天昭再次震驚了。

隻見下方一個至少千裡直徑的陰陽魚正緩緩旋轉。

“地竟然會動,奇怪。”歐陽天昭自語。

“我怎麼感覺到了一絲岐山輪迴氣息?”姚天雨自語。

“輪迴氣息?”田銀疑惑,他自己一直冇有用心去研究過這裡,因為獄血魔神的傳承記憶中,這裡是一個類似於困陣的地方。專門用來困住那些田銀打不過的敵人所用。

但是,田銀卻很少遇到打不過的,諸如若風兒那種大神,他打不過,更無法將她拉進來,因此這個地方,田銀一指將之當**肋。

之所以帶小西米來,是因為這裡之前有四聖獸之魂存在過的氣息。

它們四個的殘魂雖然因為李子豪,劉良辰和江南江北四十覺醒四聖獸之力而近乎徹底消散,但這個陰陽魚區域中。似乎有一種神奇的力量,一直保留著四聖獸的氣息。

而且,自從有了世界樹之後,這四聖獸殘魂氣息竟然孕育出了新的殘魂,雖然還冇有意識,但卻也超出了田銀的理解。

有時候,他自己都感覺有點懵,畢竟自己身上的東西自己都不理解,確實有點奇怪不是?

就在幾人愣神功夫,這下方的區域圖片出現一陣能量波動,隨後一道巨大的火紅虛影出現在空中。

“啾……”一聲長鳴,一道火凰之影出現。

“臥.槽……初晴?”田銀襲擊都被嚇到了。然而,這還不是最讓人驚訝的,因為小西米身上出現了異象。

“啊……啾……”先是小西米的一聲痛呼,隨後隨著一聲清脆鳴叫中,小西米背後竟然一道類似於下方巨大影像的虛影。隻不過小西米背後的虛影隻有數十米大小。

“這是……傳說中的輪迴轉生嗎?這怎麼可能?世間真有這種事情?”姚天雨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果然,初晴這是涅槃了嘛?”田銀自語。

“我的乖乖,小西米體內原來躲著一隻火凰,難怪她老是爆炸?”歐陽天昭道。

“什麼叫老是爆炸?那是人家控製不住能量,引發的異象!”田銀無語。

“不還是爆炸嘛!”歐陽天昭自語。

“你再這麼說,小心哪天小西米給你爆炸一個讓你爽一下!”田銀斜笑道……

“異象消失了?”田銀跟歐陽天昭扯犢子這麼幾個呼吸間,下方異象消失了。小西米背後的異象也消失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