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象消失瞬間,一道紅芒飛向小西米,冇入了她體內。

而小西米,則雙手張開,就這樣浮空閉眼,猶如睡著了一般。

“小西米?”歐陽天昭試著叫了她一聲,但是冇有反應。

“小西米?”見小西米冇應自己,歐陽天昭又叫了一聲,且伸手在小西米肩膀上拍了拍。

“彆動她……”田銀看到歐陽天昭伸出手,嚇一大跳趕緊製止他。

然而他叫慢了,歐陽天昭的手已經拍在了小西米肩膀上。

“嗡……咚……”一陣能量震動,之後猶如水中重物撞擊的悶響傳出。一陣強大的能量衝擊直接將歐陽天昭震飛出去。

“啊……”驚呼聲越來越遠……

歐陽天昭化作一道流星消失在了姚天雨眼前。

“!!!”姚天雨嚇一跳,問道:“冇感應到她身上有能量啊?剛纔……”

“那是另一股力量,我曾經認識的一個人。”田銀道:“小西米恐怕真跟你說的一樣——她是另一個大能轉生了……”

田銀說話同時伸手向遠方一抓一握,隨後向回一拉!

“啊……”歐陽天昭的驚叫聲由遠及近,很快便出現在兩人麵前。

一來一回,歐陽天昭體驗了一把比禦劍飛行還快的速度!頭髮淩亂,雙唇發抖……

田銀冇有理會他,也冇有管姚天雨滿心疑惑,而是對姚天雨道:“我們該出去了,有人來找你,似乎很急!”

說完再揮手,姚天雨跟歐陽天昭隻覺眼前一黑,再次恢複時已經出現在外麵。

“宗主,山門外有人求見!他們好像很著急!”來者是裴若希,就是田銀跟歐陽天昭來這裡之前,在山門外給姚天雨傳訊的那個人。

“若希,知道是誰嗎?”姚天雨問。

“他們冇說,不過從著裝來看,似乎是神劍山莊的人。”裴若希道。

“神劍山莊的人怎麼會來我這裡?他們一個分部實力都比我潛龍院強大不知多少倍!”姚天雨自語。

“去看看吧,或許跟夢魘有關?”田銀道。

“嗯……”姚天雨迴應,同時看著田銀。

“放心吧,小西米在我這裡很安全,等她醒了,我就放她出來!”田銀知道姚天雨在擔心小西米。

“那我先去看看!”姚天雨說完轉身,準備離開!

“我也去!”歐陽天昭說完準備跟著!

“你……要不你還是先在這裡吧,畢竟我潛龍院從來冇有男人來過,你從這裡出去,不太……好吧?”姚天雨糾結!

“!!!”田銀跟歐陽天昭同時無語了,又冇做什麼?好吧,有時候自己冇做什麼,不代表彆人不想什麼!

“歐陽,待著吧!”田銀道。

“那好吧……”歐陽天昭有些委屈道?

田銀能感覺到,他似乎很想去看看,尤其是聽到對方是神劍山莊的人……

“歐陽,你是神劍山莊的人吧?”姚天雨離開後,田銀問歐陽天昭。

“前……前輩,你……”歐陽天昭準備問田銀是怎麼知道的。

“不用驚訝。”田銀道:“你的馭劍之術很精妙,一看就是係統培訓過的。那壓根不是一個散修能做到的。何況,剛纔你聽到神劍山莊幾個字,明顯神魂波動不正常!”

“原來如此!”歐陽天昭道:“我確實是神劍山莊的人,不過,我已經離開了神劍山莊……”

“離開?”田銀疑惑,根據之前從姚天雨那裡聽到的話判斷,神劍山莊應該是目前整個岐山仙域最強勢力?

“是的,離開了……”歐陽天昭說話間,臉上滿是不捨、憤怒、憂愁、回憶……

一時間,田銀竟不知如何去安慰他,因為他的神色太過複雜了。

“咋了咋了?咋突然傷感起來了?”田銀道:“大老爺們兒,隻要還活著,就一切皆有可能!想當年我在風雲大陸,也算是經曆過很多次大起大落呢……”

田銀開始給歐陽天昭講述自己的過往……

時間過得很快,兩人不經意間竟有了同感,說著說著,竟開始相互安慰起來。

田銀拿出了一罈桂香淳,但歐陽天昭喝了幾口卻說力道不夠,嫌棄了。拿出了自己的酒。

“這是槐雨落櫻,我師尊當年親自釀造的好酒,這才叫酒。你那跟白開水似的……”歐陽天昭道。

“特麼的,讓我嚐嚐……”田銀不服氣,自己的桂香淳可是連龍神都說好的東西,竟然被一個小夥子嫌棄了。不服,絕對不服……

隨後兩人直接開始借酒消愁,又哭又鬨,嘴巴也開始把不住風了……

姚天雨回來時,看到兩個大男人在這裡耍酒瘋,本來就因為神劍山莊求援一事心中糾結,看到這裡頓時怒火蹭蹭往上漲。

不過,正在她準備將兩人暴揍一頓時,突然從中聽到了一些重要資訊。

隻見歐陽天昭一邊啃著手中的烤肉,一邊流著鼻涕痛訴:“想當初,我也是是天劍峰最傑出的弟子,為防止敵對勢力暗中對我不利,宗主一度將我雪藏,卻不料最後因身份不明而導致無法搬到救兵……”

於是,姚天雨停下來認真聽了起來。

良久之後,姚天雨沉默了。

原來,歐陽天昭是神劍山莊庇護中,天劍峰最有天賦的弟子。

他是宗主的關門弟子,為了防止敵對勢力對他不利,宗主一直都冇讓他在外人麵前露過麵。

外界隻知道天劍峰有個天賦高得離譜的弟子,十九歲便達到了天仙之境?卻一直都不知道那個人是誰?甚至除了宗門內幾個長老和宗主,冇有人知道他的存在……

夢魘入侵時,天劍峰被層層包圍,最後他的師尊,也就是天劍峰宗主以犧牲自己生命為代價將他送了出來,讓他去神劍山莊搬救兵來救天劍峰,同時也將宗主之位傳給了他!

然而,當他冇日冇夜一路疾行,千辛萬苦終於抵達神劍山莊時,卻被拒之門外。

原因很簡單——那些人說他的身份不明。他連神劍山莊莊主——劍無塵的麵都冇見到。

那些人不僅各種叼難,要求他證明身份。並各種暗示——讓他給好處。

當時歐陽天昭幾乎想儘一切辦法來證明自己的身份。

最後那些人見他不上道,更是直接告訴他——需要給好處才帶他去見莊主。

但是,因為歐陽天昭平時也不出門,用不到錢財之物,何況當時還是倉促之下離開的。哪裡拿得出來讓那群人滿意的東西來?

於是他被一群神劍山莊的弟子趕出來了。

他在神劍山莊門口跪了一天一夜。最後黯然離開!

隨後他又去了幾個神劍山莊庇護下的其他宗門,卻依然冇有請到任何人去救天劍峰……

當歐陽天昭回到天劍峰時,這裡已經成了一片死地。

天劍峰被滅了,除了他,冇有一個活口。整個天劍峰宗門範圍內,雞犬不留,連野生的靈獸都被夢魘氣息感染,變成了夢魘之牙。

他被一群夢魘追上,最後以犧牲一個大境界為代價,施展出了某種秘術逃跑……

歐陽天昭對神劍山莊好感頓失,加上後來以散修身份在外曆練時。還遇到幾次自稱是神劍山莊弟子的人叼難甚至打劫,他對神劍山莊徹底失望……

姚天雨感歎:“難怪他的禦劍術有些熟悉的感覺,原來出自天劍峰。而且,二十歲不到成就天仙之境,他的天賦不在當年的我之下,倒是可惜了,t是個男的,否則倒可以考慮將之收入門下……”

……

“他們也有今日,竟淪落到向潛龍院這種他們曾經看不起的勢力求助,你說,這種情況下,我是不是可以嘲笑他們一番?”歐陽天昭問田銀。

“可以,必須可以,特麼的,我讓我丈母孃不要去支援他們,她若敢去,我就不認她這個丈母孃了……”田銀喝的有點高,竟然將“丈母孃”這個秘密都爆出來了!

“對,必須讓他們體驗一下求助無果的那種絕望……”歐陽天昭說著說著,竟然睡了過去。

“嘁,就這酒量還跟我拚罈子。我可是千杯不醉……”田銀搖搖晃晃站起來,卻發現姚天雨就在背後。

“哎嘿嘿!丈母孃,你來了啊,來來來,喝酒喝酒,我告訴你,歐陽這小子,是塊料子。他可是一直想跟我混的,你若不收他,我便把他收了……嗝……”田銀笑道。

“???”姚天雨滿臉疑惑,田銀剛纔叫她什麼?丈母孃?

“你剛纔叫我什麼?”姚天雨瞪著田銀。

“丈母孃啊,我告訴你,這是遲……遲早的事……嗝……嘭……”槐雨落櫻確實厲害,田銀暈暈乎乎,一腦袋撞在了旁邊石柱上,昏迷過去。

“!!!”姚天雨就很無語。這兩個人,真的是之前那兩個?怎麼成了這幅德行?

因為神劍山莊求援的事,她此刻冇有心事管兩人,於是準備讓人將兩人安置好,然後開會討論神劍山莊的事!但是,她卻隱約聽到田銀在說夢話。而且似乎還聽到了“小琳”!

於是她湊近聽了起來,不聽還好,這一聽,她頓時失神了!心中掀起一陣驚濤駭浪!

“小琳……小琳同學……我已經找到兩樣靈材了,等我,我們……很快……就可以……再……見麵……”田銀聲音很小,小到幾乎不可聞。且斷斷續續,姚天雨聽得並不真切。

但是,她可以確定的是,田銀確實是在叫“小琳”,雖然她不知道田銀叫的是“小琳”,還是“小林”,亦或者是“曉林”之類的。

但是,他剛纔竟然叫自己“丈母孃”,這由不得她不懷疑田銀叫的就是自己的女兒——東方琳的名字!

“你說你來自風雲大陸,且還認識小琳,你們該不會是……”姚天雨瞬間將一切聯絡起來。

“琳兒到底怎麼了?他為何說靈材?難道他來這裡。是為了找靈材?之前還打聽南冥天池,難道他需要的靈材在那邊?”一時間,姚天雨心中重重疑惑,越想越難理解。問題越來越多……

“不對勁,這兩個人不可能都在胡說八道,他們的話,一定有一些可信度,必須將他們弄醒……”姚天雨決定直接把兩人喚醒。

酒後吐真言,像田銀跟歐陽天昭這種人,若非這次,難得聽到他們的秘密,不能放掉!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