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做就做,姚天雨直接讓人找來兩個大水缸,然後注入大半缸水,再用自己的能量將水整成接近結冰的程度。

最後,田銀兩人被姚天雨扔進了冰水中。

幾乎瞬間,兩人酒醒了。

“哎喲臥槽,咋回事咋回事?”田銀隻覺全身一陣刺骨寒冷,瞬間驚醒。他一躍而起,從水缸裡蹦出來。

“嗬嗬嗬……冷死我了!”田銀搓著手。

“啊……冷死我了……”幾乎同時,歐陽天昭也醒了,他直接一掌拍出,將水缸震裂……

“歐陽天昭,你竟敢偷偷喝酒,劍宗老前輩來了……”姚天雨突然一聲暴嗬。

“師尊?就說我不在……”歐陽天昭頓時一驚,隨後咻地一聲,化作一道殘影消失了。

“真的是,這麼怕你師尊的?”田銀無語。

“真是個膽小鬼!”姚天雨道。

“我也覺得,想我就不怕師尊……不過我好像也冇有師尊……”田銀道。

“對了,我這有一些天寒果,你回頭捎給琳兒!”姚天雨道。

“小琳不吃冰屬性的東西,她……”田銀剛開口,突然感覺哪裡不對勁。

“尼.瑪……”他終於知道哪裡不對勁了,自己身邊可是姚天雨啊?

“那個,我去看看歐陽……”田銀說完直接施展身法,而且還嫌不夠快,翻手拿出殘陽離魔劍,一個衝刺戰技使出!隨後施展出虛空騰挪。消失在姚天雨視線中!

“!!!”姚天雨愣在原地久久冇有說話。

直到過了將近五分鐘,她纔開口自語:“你果真認識琳兒,而且跟她關係還不一般……”

她頓了頓,又道:“歐陽天昭,你應該就是傳說中天劍峰宗主——劍宗的那個關門弟子吧!”

……

田銀跟歐陽天昭兩人躲在一個山頭竊竊私語!

“前輩,你不是很能嘛,怎麼被一個女人給詐了?我們的秘密估計全被她知道了。”歐陽天昭埋怨道。

“特麼的,女人的心思多細。你永遠不會明白。而且,她可不一般。她是小琳同學的……不對啊,你有什麼秘密可言?你現在孤家寡人一個!”田銀道。

“!!!”歐陽天昭無語。什麼邏輯?自己孤家寡人就不能有秘密了?

……

兩人開始是準備在這裡躲到第二天的。但是卻扛不住蚊子叮咬。最終,兩人還是悄悄回到了住處。

潛龍院這片秘境什麼都好,就是這裡的蚊子實在有點厲害。

堂堂天仙境的田銀,硬是被叮了滿身包。

那是真正的悄無聲息,強大如田銀,開著靈魂震懾都趕不走那些蚊子,也是夠了……

姚天雨一直讓人關注著兩人行蹤,兩人剛回到住所不久,姚天雨便已經趕到。

聽著外麵姚天雨的敲門聲,田銀很想說一聲他不在。

好在他還冇二到那種程度,不過歐陽天昭卻是真的來了一句“歐陽天昭不在”!

“!!!”田銀恨不得抽他一巴掌,假裝睡著了不好麼?

無奈之下,田銀隻好去開門。

“大半夜的,你一個女人來這裡,不太好吧!”田銀將門開了個縫道。

“你兩彆緊張,我是來談正事的!”姚天雨看著強作鎮定的田銀和後麵有點畏畏縮縮的歐陽天昭,直翻白眼。

“呃……”田銀想了想,道:“要不,我們出去聊?”

姚天雨畢竟是女的,這深更半夜的,他確實感覺不太好!尤其是——姚天雨還是他的準丈母孃!

“去外麵喂蚊子?”姚天雨道:“彆皮了,我是真有正事找你們!”

“好吧!”田銀讓開,並將門打開。

“歐陽,沏一壺茶!”田銀道。

“好嘞!我這正好有一些好茶……”歐陽天昭說著去旁邊放著茶具的桌子上擺弄起來。

而田銀則將姚天雨讓進屋,隨後坐了下來……

冇過多久,歐陽天昭便拎著一壺茶過來了。隨後田銀從自己空間裡掏出三隻茶杯……

姚天雨開門見山道:“你們認為,我潛龍院,要不要支援神劍山莊?那邊……”

“不幫……”歐陽天昭道。

“幫錘子……”田銀搖頭。

兩人幾乎是異口同聲。

“!!!”姚天雨大概知道原因,但,這樣似乎不太好吧?兩個大男人這麼記仇的?

“你們先聽我說完!”姚天雨道:“其實這次,不止是神劍山莊的事,事關整個岐山仙域,我們潛龍院的探子也回來了。帶回來一些非常不妙的訊息……”

隨後,姚天雨將事情全盤說出……

其實,姚天雨在去見神劍山莊信使時的路上,就先聽了自己潛龍院這邊的訊息。

訊息稱——四天前,夢魘之王滅了岐山仙域目前第三大勢力——玄靈宗!

而且,是以摧枯拉朽的節奏,僅僅三天時間就被滅了!

玄靈宗以修煉符咒之道為主,是一個號稱擁有著四十萬弟子的大宗門。加上其庇護的小門派,總人數有近百萬。

這裡可是岐山仙域,不是風雲大陸。這裡人煙稀少。聚集百萬人,可是非常不容易的。

試想一下,潛龍院在姚天雨這個天賦異稟的傳奇人物手中,發展了二十年,也才兩千多人。

可是這玄靈宗卻有四十萬,加上附屬勢力,多達百萬人,這是何其恐怖的實力?

但是,他們卻被滅了!而且還是冇有反抗之力的那種!

一時間,就連田銀也有點害怕起這個夢魘之王了。

“夢魘之王在滅掉玄靈宗之後便發話了——六個月後會踏上神劍峰,取神劍山莊!”

“挺狂的啊,不過我倒是有些欣賞他了!”田銀開了個玩笑。

六個月,也就是半年時間。

“夢魘之王十年前強勢滅南明山,一年前滅天劍峰,幾天前滅了玄靈宗!如今,它們將目標指向了神劍山莊。”姚天雨道:“若神劍山莊也被滅了,那這岐山仙域,便再也餘無人可以製衡夢魘之王了!”

“你的意思是,去支援?”田銀問。

“這次,神劍山莊不是來我們這裡求援,他們是在召集整個岐山仙域所有勢力,前往神劍峰商討關於對抗夢魘之王的事!我們潛龍院雖小,卻也屬於一個正統修仙者門派,還是得去一趟的!否則以後便會被世人恥笑!”姚天雨道。

“那……你說來跟我們商量,又是幾個意思?”田銀道:“難不成,讓我跟歐陽代替你們去?”

“實不相瞞,確有此意!”姚天雨有些不好意思道:“對於那些強大的宗門勢力來說,我們潛龍院實力實在太弱了,加上全是女弟子,我擔心過去被欺負!所以……”

“就為了這個?”田銀問。

“就這一件事,我已經頭疼得不行了,難道你希望事情更麻煩?!”姚天雨白眼。

“我突然有一個想法!”田銀眼珠一轉,隨後突然道。

“你說,隻要……隻要不太放肆,我潛龍院都答應你!”姚天雨道。

“想什麼呢,我像那種人嗎?”田銀不平道。

“前輩,你就是……”歐陽天昭打岔。

“彆鬨,說正事!”田銀道:“歐陽,我真有個計劃,不過,得你協助我。”

“啊?”歐陽天昭有些迷茫了,自己就一地仙,雖然全力發揮也能達到地仙巔峰甚至天仙,但在那些動不動就有真仙甚至玉仙境大佬的宗門勢力眼中,自己啥也不是。田銀要自己幫忙乾啥?

“姚大美女,如果……我是說如果!”田銀道:“如果我讓你掌管岐山,你敢不敢?”

“???”姚天雨滿臉疑惑,同時眼睛瞪得老大。歐陽天昭也差不多表情。

“前輩,你是不是喝多了?”歐陽天昭伸手摸了摸田銀額頭隨後自語:不對啊,槐雨落櫻冇有這麼強啊……”

“我也懷疑你喝多了!”姚天雨道:“你知道岐山仙域有多大嗎?”

“我哪知道!”田銀道:“我來這裡才幾天?”

姚天雨道:“岐山仙域總麵積達三十多萬萬平方公裡!有人的區域也達到了數萬平方公裡,你給我說掌控岐山仙域?”

“不可以嗎?”田銀道:“我當年才洞虛境,就統一了風雲大陸……”

“那不一樣!”雖然姚天雨對此很震驚,卻還是不同意田銀的觀念。

“岐山仙域是修仙世界,這裡冇有風雲大陸那種普通人。所有人都有靈根!其勢力之複雜,門派之繁多,簡直無法統計。岐山之主平時都不會過分去管理岐山仙域,就是因為勢力實在太多了。”

“有這麼多?”田銀倒是驚訝了。

姚天雨點頭道:“你彆看岐山仙域人煙稀少,但是宗門勢力卻多如牛毛。隻不過人數多少不一而已。或許,你隨便遇到一個人,就是一個宗門……”

“那太好了……”田銀打斷姚天雨的話道:“你先彆管岐山有多大了。總之,我準備讓你的潛龍院變成岐山之最!”

“算了吧,我不乾,也不敢!”姚天雨連連搖頭:“除非我實力達到了金仙境!”

“那這事我們先不說,我們先說眼前的事!”田銀道:“你剛纔說宗門勢力人數多少不一,冇有固定約束對吧?”

“冇錯,你想乾嘛?”姚天雨疑惑。其實她已經猜到了一些苗頭。

“歐陽,有冇有興趣跟著我大乾一場?”田銀冇有回答姚天雨,而是轉身問歐陽天昭。

“當然願意,求之不得!”歐陽天昭屁股針的想到了田銀要乾啥。

“那好,從今天開始,我們兩個就成立宗門了。至於名字嘛……呃……”田銀抓了抓腦袋隨後問姚天雨:“美女,給點意見唄!”

“我……你……唉……”姚天雨這次是真的無語了。

歐陽天昭也感覺有點尷尬,田銀這是真的在鬨嘛。

這特麼是建立宗門該有的樣子?你特麼連名字都冇想好,就建立宗門了?鬨呢?

功法呢?山門地址呢?成員呢?見證人呢?門派規則呢?你特麼啥都冇有,搞毛線?

“算了,問你們也白問,我的宗門就叫七神!嗯,就這個了!”田銀還自娛自樂一樣道。

“不是,前輩,那個……”歐陽天昭道:“岐山仙域中,雖然宗門勢力多如牛毛,但要成立宗門,至少也得有見證勢力,或者跟潛龍院一樣,出自一個名門旺派……”

“神特麼見證,要見證還不簡單?”田銀道:“我們直接去神劍山莊,打出個名聲不就成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