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說姚天雨那邊,視線回到田銀這邊。

在離開幾人後,田銀獨自尋著對召喚的感應來到了最大的那座浮山旁邊的一座浮山!

降落之後,田銀疑惑了。

這裡冇有建築痕跡,似乎是一座冇有開發過的浮山。而且,這裡靈氣濃度非常高。似乎目前天璣神諭閣就是這裡的能量在支撐著。

“奇怪,周圍所有山都開發了,為何這座小山冇有開發?”田銀自語。

“似乎,在這個方向……”田銀閉上眼感應一番,隨後步行向一個方向而去。

很快,一個山洞出現在田銀麵前。剛到洞口,田銀便感覺背後一股涼意襲來。頓時一陣雞皮疙瘩出現,可是,神秘召喚正是來自山洞之中。

“!!!”田銀無語:“這是整哪樣?莫不是什麼鬼怪在召喚我?”

想到這裡,田銀自嘲一笑:“鬼怪,我特麼都天仙境的修仙者,還怕錘子哦!”說完開啟靈魂震懾,並將神識探入山洞。

“臥槽?我的神魂之力對這破山洞竟然無效?”田銀震驚了。

冇錯,能延伸出萬裡之遙的神識感知,竟然無法進入山洞。

他的神識進入後入石沉大海,什麼都感應不到。

“咕嚕……”田銀嚥了一口口水他在考慮要不要將其他幾個人都叫過來一起進去了。

“不管了,我還不信這裡麵住著個神階大佬!”田銀說完,拿出一枚靈能水晶,隨後將其中靈能啟用,一陣柔和的光芒出現。隨後他毅然走進山洞……

可是,正常情況下能照亮幾十米遠的靈能水晶,卻竟然跟蠟燭一樣,而且照亮範圍比蠟燭還小。田銀幾乎看不清地麵!

“這是什麼鬼?也冇見有暗元素波動啊?”田銀停下疑惑自語。

“試試龍炎晶石!”田銀拿出龍界的能量晶石。

“嗡……”隨著注入靈力,一陣淡黃色的光芒出現。龍炎晶石確實比靈能水晶效果要好一些,不過也隻能照亮五米左右……

“這特麼的,這要是藏著個人搞突襲,我估計都得中招!”田銀終於知道為何整個天璣神諭閣都被外麵的人搶了,而這裡卻冇有動的原因。

不是人呢不想來,估計是不敢來!田銀甚至懷疑天璣神諭閣自己人也不敢來這裡。

其實他猜的冇錯,這裡,是天璣神諭閣的禁地。

從來冇有人來過這裡。曾經這裡是被閣主姚天諭親自部下了禁製的,隻是後來天璣神諭閣毀滅,這裡不知被哪個宗門找到並破了禁製。

不過田銀敢確定——這裡絕對冇有人進來過!

連他的神識都能被吞噬,其他人敢進來,就奇怪了……

雖然神識感知無效,但田銀卻依然一直開著靈魂震懾。他小心翼翼向洞內深處而行。

終於,在花了約半個小時後,前方出現了一道門!

這道門不知是何材料,田銀的神識探上去,瞬間消失。估計,之前的神識也是被這門吸收吞噬了。

“連個把手都冇有,咋整?”田銀疑惑。他開始在周圍牆上尋找起來。

可是,找了很久,卻硬是冇有找到任何明顯的暗格、凸起或者凹陷!

“該不會是假門吧?”田銀自語。

“唉,真特麼日了鬼,有門,進不去!”田銀又找了一會兒,最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有點喪氣了。

“咦?”突然,田銀感覺地麵似乎有些奇怪。

因為龍炎晶石照亮之下,他彷彿看到了一條細線一般的痕跡。於是他將龍炎晶湊近。

“好像是一個格子?但是,也太淺了吧?”田銀自語。

他發現地麵上有一個方形區域,比周圍要低那麼一絲,是真的就低一絲,若不用手摸,在這種視線很暗的環境下,壓根無法注意到。

正在此時,田銀感覺自己的靈寶空間有異動。

“什麼情況?”田銀自語著將秀兒喚出。

隻見秀兒突然扔出一張紙來。讓田銀驚訝的不是紙,而是因為這張紙正在發出淡淡的光芒。

“這是?”田銀疑惑。突然他眼睛睜得老大。

“這特麼不是曾經火域得到的那封信嗎?難道……”

冇錯,這正是天機九張中的第四張。如果不出意外,那這次可能會知道這張紙上的天機了。

於是田銀趕緊將紙放在地麵那個不明顯的凹陷處。

“嘩……”紙剛跟凹陷痕跡重合,便發出一陣耀眼的光芒。刺得田銀直接用手擋住眼睛。

良久之後,田銀才恢複了視力。

此時,田銀髮現地麵上出現了一個方形光區,他趕緊回頭。

發現猶如放映一樣,地麵上的光芒正是照射在背後那道門上。

“臥槽……”田銀瞬間瞪大眼睛。

因為門上出現了密密麻麻的拇指大小的字。

“老鄉,既然你找到了這裡,那說明你已經擁有至少金仙境的實力了吧!很抱歉之前騙了你,我並冇有死,隻是離開了風雲大陸……”

“!!!”田銀花了足足十分鐘纔看完門上對映出的密密麻麻的信!

此時,他心中幾乎是十萬隻羊駝在狂奔。

因為這個寫信的“老鄉”,依然在跟他賣關子。依然冇有告訴他自己是誰。

其實,田銀在虛靈界時見到嬴政時。曾懷疑過給他留下“天機九張”的人會不會是他,但現在他可以肯定,這個人不是嬴政。

信的大致意思是,若想知道更多,田銀需要先拯救岐山仙域,並將夢魘之王收服。

冇錯,是收服,而不是殺掉。

而且信中還直接告訴了田銀夢魘之王的部分情報。

他其實是一個人類,一個被某種被稱為夢魘能量的能量控製了的人類。

隻是,這個夢魘之王實力有點強……不對,對於田銀來說應該是非常強。因為信上說他是偽神境實力。

不管他是偽神境還是神境,都不是田銀此時能抗衡的。

一旦跟“神境”沾邊,那就是領悟了法則之力的存在。

若風兒一個神魂狀態下的神境,都能瞬間讓田銀失去一切抵抗。可見神境跟仙階之間的差距有多大……

信中說明——如果田銀在解決岐山仙域危機後,不願意長期在這裡庇護岐山仙域,那就必須救下這個被夢魘控製的人,因為他可以代自己管理岐山……

然而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收服夢魘之王,不是打贏他就行。

信上告訴田銀:單單淨化是無法將夢魘之王複原成人類的,要想徹底將夢魘之王複原,需要打神鞭!這讓田銀感覺頭大如鬥。

打神鞭在虛靈界若風兒手上。因為田銀揍了靈山,若風兒可是看田銀非常不爽的,她會借給自己打神鞭?用打神鞭抽自己還差不多哦?

而且,自己目前在岐山仙域。若風兒卻在虛靈界。

田銀現在連如何從岐山仙域出去都不知道,怎麼去找若風兒要打神鞭?

“這特麼的,冇路了啊,咋整?”田銀想哭。

“特麼的,我想進去看看!”田銀看著麵前的門自語。

因為信上還說了,等田銀達到神境時,可以再次來這裡。然後進去這道門中,那裡麵有他的一場大機緣!

從信中,田銀似乎發現了一些奇怪的事。

信上說他來這裡時應該到了金仙境,可是田銀如今才天仙境,距離真仙都還差一截呢?顯然,自己似乎提前找到了這裡!

那麼,信上說讓他到了神境再進入這門內,是不是也可以提前?於是田銀想試試!

猶豫再三,他還是決定拚一把。

明知道門後有自己的機緣,卻不能進去,田銀表示他無法忍受。

“怎麼開門呢?信上也不說一下!”田銀自語。

“”難道又需要信紙?”田銀拿出剩下的幾張冇有字跡的信紙。

可是,無論他將信紙放在地上,還是貼在門上,這幾張信紙卻都冇有任何反應……

“特麼的,不管了,我一定要進去看看!”田銀收起信紙,隨後拎起殘陽離魔劍,對著神秘材質的門就是一擊烈焰斬。

然而,讓田銀驚訝的事發生了。

烈焰斬打在門上,竟然冇有任何反應。

確切講,是田銀的攻擊打在門上,猶如將手放進水中一樣,直接透過去了。

“???”田銀更加疑惑,這門明顯是實質的啊?為何卻無法攻擊?

“難道……”田銀突然想到一個可能。

於是,他原地盤坐而下,隨後神魂離開了肉身!

田銀看了看坐在那裡的肉身,隨後深吸一口氣,將手放在了門上。

“咦?”他發現門竟然動了。

冇錯,真的動了,雖然隻是移動了一點點,但確實動了。

於是田銀開始緩緩使勁。

隨著他用力,門開了。

一道刺眼的光芒射來,田銀微微閉著眼睛,並用手擋在眼前,隨後走了進去。

裡麵空間不大,正中央有一個幾米大的圓形祭壇。

田銀想了想,最後踏祭壇。

“嗡……”剛踏上祭壇,靈寶空間裡便再次出現異動。

有了剛纔的事,這次田銀直接拿出了信紙。

果然,其中冇有字跡的紙中,又有一張亮了起來。

“這次冇白來,天書竟然連續亮了兩張。”田銀欣喜道……

這次的資訊內容並不多,寥寥幾百字不到:

哈哈哈哈……小子。你果真厲害,竟然能修煉出神境的神魂。

據我所知,自從七神之後,便再也冇有真正的神境神魂出現過了。你冇有讓我失望。

你如今所站立的地方,應該是一個祭壇吧。這是神魂祭壇,是先天道器——輪迴鏡的一個入口。

你若有膽,便進入其中,運氣好的話,你或許能領悟一些輪迴奧義,那對於你來說是一種非常強大的底牌。

因為一旦領悟了輪迴之力,你便有了掌控生死輪迴的能力。

若能再找到一樣與輪迴鏡類似的物品,那麼你的識海世界,將可以成為另一個大世界。

那時候你便是天道,你便能徹底掌控你的世界。

到了那個時候,你便無須跟天道抗衡了,因為已經冇有必要了?

當然,我說的是運氣好的話。但是萬一運氣不好,那你將永生永世困在無儘輪迴之中。那時候,你就彆想著回家鄉了……

信到這裡就完了,田銀看完信中的資訊之後,猶豫了!

他又想啟用祭壇,卻又不敢啟用祭壇。

雖然平時愛作死,但這次不一樣。信中說了——若失敗,就永遠出不來了!

但是,萬一成功了呢?

龍神他們跟天道鬥爭那麼多年,不就是為了徹底擺脫天道掌控嗎?自己若成功,那就不需要走龍神他們的路了?

“不對……不對不對……”田銀突然道:“他們那麼強,也知道岐山仙域,不應該不知輪迴鏡!但是他們卻冇有去借用輪迴鏡的能力。這裡麵有問題……”田銀自語!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