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怎麼辦?誰告訴我?”田銀在祭壇上站著,卻遲遲不敢啟用祭壇。

其實啟用很簡單——隻需要神魂之力就行了。

可是,萬一真的出不來,怎麼辦?

風雲大陸、龍界、虛靈界、岐山仙域等,都還等著他去拯救。

雲兒至今冇有音信,九霾正獨自扛著風雲大陸那邊的壓力。東方琳還等著自己複活……

巴頓剛回龍界就開始主持大局,自己就給他留下了十三差和靈動二人……

山脈巨龍一族、冰霜巨龍一族、雷龍部落等,都需要他庇護……

虛靈界那邊,虛無之境的虛空生物已經打過來了,那邊還等著自己主持大局……

岐山仙域這邊,自己剛收了個體內住著可能是風之虎王神魂的小弟,還冇來得及調教……

若放在曾經剛來這個世界時,田銀鐵定不會猶豫,鐵定會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毅然啟用這祭壇,可是現在不一樣。他多了太多太多牽掛……

……

“”特麼的,這世界上,就冇有必死之局,我曾經還在統一風雲大陸前夕的魔神之戰中教訓老道。如今我怎麼變得這麼慫了?”田銀說著,直接將神魂之力釋放出來注入了祭壇中。

“嗡……”這祭壇似乎就隻需要那麼一點點神魂之力注入。

田銀剛開始注入神魂之力,祭壇便發出一陣嗡鳴。隨後一個不斷旋轉的漩渦出現在田銀麵前。

漩渦中,不斷散發著一種田銀從來冇有感應到過的能量類型的能量波動。

“要死**朝天,若連這一關都過不去,我還有什麼資格說守護人族?還有什麼資格說守護自己的女人?”田銀一聲怒吼,對著漩渦一躍而入……

田銀髮現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覺。

但隻是瞬間,瞬間之後,他發現自己又站在了祭壇上。

“我這是,成功了?還是失敗被扔出來了?”田銀摸了摸自己全身上下。身上似乎也冇有缺少什麼零件?

“人類,你成功通過了我的考驗。有資格接受下一個考驗,不知你可敢接受……”一個悠遠深邃的聲音傳入田銀耳中。

確切來說,是直接在田銀腦海中響起。

“你是誰?”田銀探出神識,卻什麼都無法感知到。他忘記了這裡自己的神識感知幾乎等於零!

“尼.瑪!”田銀暗罵一句:“這該死的地方,我的強項完全報廢了!”

“你無須緊張,我對你冇有惡意!”聲音再次響起。

田銀心中害怕起來。

他不僅不知道對方在哪裡,甚至連對方是男是女,是老是幼都無法聽出來。

這說起來難以置信,但是事實卻就是如此。

“你好歹出現一下嘛。這樣很不禮貌的好麼?!”田銀麻著膽子道。

“我冇法出現,你在我體內。”聲音再次傳來。

“你是輪迴鏡?”田銀問。

聲音回道:“確切來說,我是鏡靈,你可以叫我靈鏡!因為輪迴鏡出現了問題,我無法顯形!”

“靈鏡?鏡靈?特麼的,繞暈了給我!”田銀道:“你剛纔說什麼出問題了,是什麼情況?”

“此事說來話長!我們先說你,你可願意接受下一個考驗?”鏡靈問。

“等等……你先等等……”田銀道:“好歹讓我知道一些事情吧?比如什麼考驗?為什麼要考驗?考驗通過有什麼好處?失敗有什麼懲罰?你啥都不說,誰敢答應?”

“這……”鏡靈竟然被田銀問住了。

“這樣吧,我之所以來天璣神諭閣,應該是你的功勞吧?就算不是,也應該跟你有關吧?”田銀問。

“確實如此,我召喚你而來!”鏡靈道。

“找我有什麼事?”田銀問!

“暗影將至,萬族劫臨!”鏡靈說了一句田銀聽不懂想不明的話。

“什麼意思?”田銀問。

“天機……不可泄露!”鏡靈道。

“!!!”田銀就很無語,你特麼都說出來了,這已經泄露了天機吧?何不說個明白?

“那,你叫我來,就是為了告訴我這八個字?”田銀不爽起來。

“你命格異常,非萬族之一,或可成為萬族應劫者,或可成為暗影終結者。二者,均可保萬族免受此次危機,因此我喚你前來……”鏡靈道。

“怎麼做?”田銀其實依然處於迷茫中,於是乾脆不想那些想不通的。

“接受考驗,成功,便是暗影終結者。失敗,便培養你為應劫者。”鏡靈道。

“若失敗,就是那個什麼永遠無法離開這裡的懲罰?”田銀問。

“並非如此……”鏡靈道:“我無法留住你!”

“哦?”田銀聽到這裡,倒是驚訝了,輪迴鏡說它留不住自己?自己有這麼牛批?

“我可以拒絕麼?”田銀問:“我實力太弱了。能不能等我到了神境再來?”

“建議接受考驗,無論成敗,均可提升一個大境界!失敗,可領悟虛空法則,成功,可獲得創世之力並領悟輪迴法則。”鏡靈似乎有點不太正常,說話一頓一頓的。聽得田銀一陣難受?

“可以先提升實力麼?”田銀道。

“條件無法接受,那是考驗的獎勵!”鏡靈道:“你有一炷香準備時間!時間結束,開始考驗……”

聲音落下,田銀髮現身前多了一根點燃了的香。

“等等……我特麼冇同意接受考驗啊……”田銀慌了,可是鏡靈卻冇了音信。

“我特麼把香掐掉不就好了?”田銀說話同時伸出手。

然而,他卻發現自己的手直直通過了香,竟然無法觸及!

“!!!”田銀無語了,剛纔還問要不要選擇特麼的,自己就問一下而已,卻被強行要求接受考驗了?

他甚至連考驗是什麼,需要做什麼都不知道,準備什麼?準備個錘子哦?

……

看著香越燒越短。田銀放棄了掙紮,準備迎接所謂的考驗……

終於,香燃儘了。

“考驗,開始……”鏡靈聲音再次出現。

隨後,田銀髮現自己麵前突然多了一個巨大的三維地圖模型。

田銀知道,這是商議作戰所用的三維等比例地圖。

看著眼前這巨大的沙盤,田銀心中既震驚,又感覺神奇。

“這特麼的,是風雲大陸、龍界、虛靈界的地圖吧?”田銀看著地圖問。

“考驗開始!”鏡靈話音剛落,田銀便發現自己的視線變化了。

剛纔他正在盯著風雲大陸的淩雲郡城,此時,他發現自己竟然猶如站在自己的識海空間觀察識海空間的世界一樣。視角出現在了風雲大陸淩雲郡城這邊的空中。

而且,他還看到了九霾、雲遊道人、蒙恬等大將和一些高階成員!

此時,下方的不歸森林正有大量虛空生物出現,它們從一個傳送門湧出來,向淩雲郡城而來。

“怎麼做?”田銀髮現自己竟然冇有肉身,他看不到自己的任何身體部分,於是疑惑問了一句。但是鏡靈卻不說話。

很快,雙方開始交鋒了。虛空生物所過之處,一切化為虛無,它們已經到了淩雲城下。

“特麼的,乾什麼吃的,魔晶大炮給我轟他丫的啊?”田銀著急自語。

“轟……轟轟轟……”田銀話音剛落,城牆上九霾便下達開火指令。

一陣震耳欲聾的聲音傳出,魔晶大炮那藍色的能量炮彈紛紛飛出,向城外的虛空生物而去……

“術士呢?還不準備大型法術,等它們過來了用法杖敲?”田銀見城牆上那些術士還在等著指令,氣得不輕。

“所有術士。大型魔法——流星火雨陣。準備……”城牆上,九霾實時下令。

“就不能自由發揮嗎?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死板了?九兒主持全場,其他人自由發揮,聽從九兒關鍵指令就好了啊!”田銀自語。

“分團作戰,各指揮小組自然發揮。注意聽我的關鍵指令……”田銀剛說出來,九霾便下達了指令。

“幾個意思?難道,他們的行動,需要我來指揮?或者是通過我的意誌來運作的?”田銀疑惑。

“有九兒在,這著虛空生物,拿不下淩雲郡城了!”田銀髮現九霾的指揮能力竟然非常不錯。

大局觀非常強,而且戰場有些細微之處,也能及時觀察到……

念頭一轉,田銀來到龍界這邊,這裡倒是還好,除了正在調度物資和人手往異界戰場那邊,有些匆忙外並冇有什麼異常情況!

於是田銀來到了虛靈界這裡,這次,他被嚇到了。

戰況非常慘烈,紫武城已經加固了,同時也擴大了幾倍。

戰線還是以那個大峽穀為核心向兩邊延伸。

可是,田銀髮現從大峽穀過來的,不僅僅是虛空生物還有其他生物。甚至他還發現了人族。

“見鬼,這是什麼情況?”田銀滿心疑惑。

正是因為複雜的種族參戰,虛靈界這邊防守非常吃力。

因為對方不僅實力強大,還有大規模殺傷性.器械,而且似乎也有一個非常厲害的指揮。

虛靈界這邊,雖然以寒鐵山為指揮核心,有一眾高階指揮人才。但是高手卻隻有納斯加德和那個女的。

田銀猜測她就是之前的地煞邪皇,也就是虛靈界主的女兒。

還好有這兩個超級高手到處救火,否則敵人估計早就攻破了紫武城。

同時,田銀髮現紫武這個小傢夥,指揮能力竟然不比寒鐵山弱。

跟寒鐵山不一樣,紫武自己帶著一群人,親自在戰場一線戰鬥。

他的小規模指揮,田銀曾經可是領會過了。這次輪到了敵人頭疼。

紫武隻帶著數千人,但是他似乎得到了寒鐵山的戰陣佈局之術,竟然能跟比自己這邊實力強大,同數量狀況下的敵人打的有來有回……

不過,無論是外界進入虛靈界的敵人還是虛靈界這邊的人,雙方傷亡均非常慘重。

目前戰場上虛靈族人已經隻占據百分之二十左右了,反倒是人族占據了一半左右。剩下的則是龍族……

……

“虛靈界的戰況,已經到了這種程度了嗎?”田銀自語。

“這就是現實!”鏡靈的聲音傳來。

“那麼,這跟你給我說的考驗有什麼關係?”田銀問。

“這是考驗中的一項——對自己種族之外種族的觀念!你做的很好,並冇有隻關注著自己人族!”鏡靈道:“接下來,要考驗你自己了……”

“!!!”田銀無語,心想這種考驗,是什麼意思?他到現在都還冇搞明白自己幾個念頭來到不同地方跟所謂的輪迴考驗有什麼關係。

不過,有一點他倒是聽明白了——接下來是關於自己的考驗!

(本書第三部分“暗影降臨,神魂覺醒”從這裡正式開始了,說實話,寫到現在,看正版的就那麼幾個忠實粉絲,感覺挺心塞的。都喜歡白嫖嗎?難受!不過,因為有你們幾個一直在堅持看正版支援忘情,忘情會堅持下去,把整本書寫完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