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李羽從來都冇想過,自己的嘴裡竟然會說出這樣一番邪氣凜然的話來,雖然很想招攬千夏,但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還真是有點不受控製。

自己這是怎麼了?

突然在一瞬間,李羽覺得自己有些不像自己了,雖然身體可以控製,思維也屬於自己,但為什麼自己的性格會突然有如此大的改變?

更何況,他現在是緊緊的將千夏摟在懷裡,甚至說,他的嘴角距離千夏的臉頰,也不過幾厘米之遙,都能讓千夏的皮膚感受到他嘴裡撥出的熱氣。

這完全就是下意識的,等李羽反應過來的時候,千夏的身體已然完全被他所掌控,而這一刻,千夏也完全冇有反抗的意思。

“墜落……深淵?”

千夏失神的看著李羽,不知道為何,如此霸道的一番話,非但冇有引起她的反感,甚至說,她的內心中竟然隱隱的透著一股歡欣之情。

自己已經什麼都冇有了,如果有人能夠陪著自己一起墜落深淵,貌似也是一件事不錯的事情吧?

“千夏,你是屬於我的,知道嗎?”

右手緊抱著千夏的纖腰,左手輕輕的捏住千夏的下巴,就彷彿冥冥中有人告訴李羽一般,他這麼做是最好的選擇。

這樣做能收服千夏嗎?

李羽有些懷疑,但看千夏的狀態,她好像並冇有什麼反抗的意思。

“我是……屬於你的……”

看著李羽那黑色的雙瞳,千夏整個人都好像進入了一個非常玄妙的狀態,類似催眠或者暗示一樣,緩緩的重複著李羽的話語,直到最後一刻,她的眼睛之中突然爆發出了彆樣的神采!

“我是屬於你的!”

“很好,聽話的乖孩子。”

說實話,李羽也冇想到,他這種不受控製好似心血來潮的一番話,竟然真的能夠讓千夏歸心,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他自己也不曉得。

不過從結果上來看,千夏的歸心並不像是在作偽,這樣就已經足夠了。

話說回來了,自己好像非常有蠱惑人心的天賦呢。

搞定千夏後,李羽開始摸索著下巴仔細思考著,如果以後再遇到這種情況的話,可以考慮繼續試試這一招了。

李羽的心中有些得意,不過很快的,係統那邊傳來的訊息,立刻讓他的得意消散殆儘。

魔王的成長任務之魔王天賦!

係統提示:恭喜你,剛剛擺脫菜鳥魔王的魔王陛下,經過不(ou)懈(ran)的努力下,誤打誤撞的開啟了傳說中的魔王之瞳。

對於李羽是如何僅憑三言兩語就將人家的妹子收入懷中一事,成為了蔻蔻團隊中永遠都無法解開的謎題。

冇辦法,無論大家怎麼詢問,李羽就隻是神秘的微笑搖頭,但卻一個字都不肯透露,搞的大家那叫一個好奇,但又拿他無可奈何。

總不能把他架起來拷問吧,再說要跟李羽動手,到時候吃虧的恐怕就變成自己了。

羨慕嫉妒恨,這是蔻蔻團隊中絕大多數單身男的共同態度,尤其千夏一副對李羽唯命是從的模樣,更是讓人無法理解。

這麼漂亮的殺手妹子,究竟是看上那小子哪點了?

對此,蔻蔻其實都報以了相當的疑惑,不過不同於團隊中的好奇單身漢們,蔻蔻很是理智的並冇有對此過問。

蔻蔻是個聰明的女人,她知道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李羽為何能讓那個殺手女孩瞬間調轉陣營,加入到他的手中,那是人家自己的本事。

再者一說,經過此次的殺手危機,蔻蔻發現李羽是顯得越發神秘了。

彆的暫且不說,僅是那一瓶能夠治好法爾梅的藥劑,就絕對不會是現代科學能夠解釋的。

早先還以為,李羽所在的世界非常落後,除了魔法這個十分神奇的存在之外,其餘根本就冇什麼可取之處了。

但現在看來,自己還是小看那個世界了,而且自此之後,她也是對李羽所在的世界更加的好奇和嚮往。

什麼時候自己才能親眼見識到,那個神秘的魔法國度呢?

不過現在嘛,卻不是考慮那麼多的時候,因為就在槍戰剛剛結束之際,又有幾輛警車出現在了大家的視野之中。

“搞什麼嘛,每次都在結束之後出現,全世界的警察的都一個德行。”

看到警車後,雷姆首先收起了自己的武器,不過緊接著他卻是搖頭抱怨了起來,這都結束了,你們這群警察還來乾嘛?

“彆這麼說,人家可是比你早到的,隻不過是來送裝備的而已。”

對於雷姆的抱怨,李羽卻是撇了撇嘴,順便還吐槽了一句,不過不可否認的是,雷姆的這句話冇說錯就對了。

“千夏,你先離開這裡,晚上再來找我。”

“是,主人。”

既然警察來了,千夏自然不能暴露出去,對此李羽也是小聲的在千夏的耳邊叮囑了一聲,讓她趕快離開。

至於他的位置,都不用告訴千夏,就憑她的能力,找到他絕對不會費力。

隻不過千夏的回答,著實讓李羽吃了一驚,剛剛她叫自己什麼?主人?

鬨哪樣!雖然我說了從今以後你將歸屬我所有,但這就叫了主人是不是有點太誇張了?

還不等李羽做出反應,千夏就已然在警車抵達前,離開了現場,隻留下一票臉上寫滿怪異表情的男男女女。

“主人?羽你喜歡玩這種調調?”

你們那是什麼眼神?我可冇準備玩什麼主人play啊喂!

“這隻是個誤會而已!誤會!”

一瞬間,李羽的腦門見汗了,尤其是在看到,法爾梅摟著蔻蔻和約娜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他更是產生了一種深深的無奈感。

我也冇想到她會這麼叫我好不好!

“喲,不要做無謂的抵抗哦,蔻蔻羽·海克梅迪亞,我要以現行犯的身份逮捕你。”

幾輛警車的後麵,還跟著一輛紅色的轎車,而這輛車的車主人,在剛一下車後,就立刻很是囂張的走到了蔻蔻的麵前,臉上寫滿了得意兩個字。

“現行犯?我怎麼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蔻蔻並不認識眼前的這個年紀大概在三十歲左右的黃髮歐洲男子,但李羽卻是一眼就看出了這貨的身份。

此時此刻,會在這種場合出現的,恐怕也就隻有那個在原劇情中十分讓自己討厭的cia了。

對於這貨,李羽壓根就冇準備給他甩什麼好臉色,他以為他是誰?cia就很牛逼嗎?

所以在蔻蔻說話前,他就率先上前一步,將那個cia攔了下來。

李羽知道,出於這貨的身份,蔻蔻是不會跟他計較太多的,除非他真的觸及蔻蔻的底線,否則蔻蔻都不會跟他動手。

但這貨就從來都不知道安分,李羽至今都冇忘記,他可是曾在原劇情中一拳將蔻蔻的鼻子打破,這簡直就應該處以死刑!

不過現在嘛,這貨還冇有動手,李羽也不可能先賣破綻,隻要他敢出手,就直接將他滅掉!

“我可是從槍戰開始就一直在看著了,而且你們手中的這些槍械,難道就不是證據了嗎?話說你小子是誰?我是在跟蔻蔻羽·海克梅迪亞說話!小嘍囉就給我滾到一邊去!”

對於李羽的突然冒頭,cia頓時朝著他眯起了眼睛,仔細的看了看後,又很是不耐煩的朝著李羽一揮手,就好像要將他推開一般。

“你竟然敢當著警察的麵襲擊我?”

就在那貨一揮手的時候,李羽突然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同時還順勢那麼一捏!

“你……啊!!!”

cia怎麼也冇想到,自己隻是隨意的揮手而已,竟然就被汙衊成襲擊,而且那個被他當作小嘍囉的年輕人,竟然還敢當著警察的麵對自己出手!

不過現在他可考慮不了那麼多,手腕上傳來的劇痛讓他瞬間半跪在了地上,那慘叫聲,可是讓在場的警察們都一陣的皺眉。

當著警察的麵還敢動手?

警察們紛紛舉槍對準李羽,不過蔻蔻身邊的夥伴們,卻也同時舉起槍口,對準了眼前的警察們。

就在大家舉槍的一瞬間,蔻蔻突然抬起了左手,示意大家不要輕舉妄動,雖然李羽是對人出手了,但迪拜的警察,可是不宜與他們引發衝突。

“彆那麼緊張,我隻是正當防衛而已,大家都看到了,是這傢夥先要打我的,我是無奈的被動反擊而已,你說對不對?cia的稻草人先生?”

“你……你是什麼人?”

李羽這一開口,頓時把劇痛中的稻草人嚇了一跳,他是第一次出現在蔻蔻的麵前,應該說,他是知道了蔻蔻突然來到迪拜後,才突然起了坑蔻蔻一手的想法。

可他冇有想到,自己纔剛一出現,竟然就暴露了目標。

冇辦法,李羽對這貨的印象還是挺深刻的,畢竟是很討厭的人物嘛,自然不會忘記。

“我是什麼人你就用不著知道了,不過你需要知道的是,你的一切情報都掌控在我的手裡,如果你再敢糾纏下去,彆說cia了,就連M國政府都保不了你,不僅是你,就連你的家人,我也會送他們與你一起團聚!”

此時李羽的臉上滿是冷意,他這可不是在說假話,如果稻草人真的還敢糾纏不休的話,那他也不介意滅了他的全家,直接將這個隱患從世界上消除掉!

“你是在威脅我嗎?你們都聽到了吧?他在威脅我!”

僅是聽到李羽的聲音,稻草人的身上就猛的打了個寒顫,他不是在開玩笑!他是說真的!

正是做出了這樣的判斷,稻草人才更加的慌亂,他要占據上風,這樣的人對他來說,威脅實在是太大了!

不過可惜的是,這裡不是M國,不是cia的地盤,迪拜的警察也不可能為稻草人所用,就算聽到威脅了又怎麼樣?對麵可是站著一群手持突擊步槍的士兵,他們還能怎麼辦?

“威脅?不,這是忠告!稻草人先生,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忠告,如果讓我再看見你出現在蔻蔻的麵前,那麼我想,那將會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