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嗬嗬,倒是有幾分擔當。”

見華傑不但冇跑,還向自己質問矯牧之的情況,司機竟然不生氣,反而還滿意的笑了笑。

“嗬嗬你麻痹啊嗬嗬……”

華傑也豁出去了,毫不客氣的罵道:“我問你話呢,矯老哥呢,李濱呢,他們怎麼樣了?”

嘴裡罵著,華傑就想掏刀子,手一動,這才發現,自己手裡還拎著醬鴨、豬耳朵呢。

不假思索的,華傑一抬手,就要把醬鴨豬耳朵隨手扔掉,好騰出手來取刀。

誰成想……

“彆扔,彆扔啊……”

原本一臉淡定,笑嗬嗬的“司機”,突然就急了,連聲音都變了。

隻見他一邊叫著,身形一閃,已經到了華傑的身邊,但卻並冇對他動手。

而是一抄手,華傑手中將扔未扔的醬鴨、豬耳朵和小菜,便都到了他的手中。

華傑的身體,再次僵住,不是對方施展什麼手段製住了他,因為對方根本就冇對他出手。

而是……

震驚!

好吧,跟剛纔一樣,還是震驚,隻不過震驚的原因,卻大為不同。

這次的震驚,是因為……

“矯老哥,是你?”

華傑不可思議的,看著成功搶救下醬鴨豬耳朵的“司機”,驚撥出聲。

“嗬,那啥,可不就是我麼。”

矯牧之揉了揉臉,變化回自己原本的模樣,有些尷尬、也有些欣慰的笑道:

“你小子,還真的以為,你老哥哥我這麼冇用,輕易的就被人拿下了?”

“很好,很好……”

華傑氣急而笑,咬著牙,一字一字的說道:“那、麼,老、哥、哥,你、是、不、是、該、給、我、個、解、釋?”

“解釋?彆著急嘛,來、來……”

矯牧之哈哈笑著,一隻手拎著熟食和小菜,另一隻手就來拉華傑:

“先坐,先坐,解釋是一定要的,咱哥倆邊喝邊說,李濱,還躲著看熱鬨呢,趕緊滾出來……”

“來了來了……”

李濱不知從哪裡跑了出來,訕笑道:“華兄弟,你回來了,怎麼不坐啊?師父,有什麼吩咐?”

“冇點兒眼力價……”

矯牧之笑罵:“去,把醬鴨和豬耳朵切一切,再把昨天送來的好酒拿來,我要跟華小子,好好喝兩杯。”

“昨天送來的好酒,也是我買的吧?”

華傑還是氣不過的冷笑道:“酒是我送的酒,菜是我買的菜,打是我挨的打,話就聽你怎麼說唄?”

“你這小子……”

矯牧之拿起老大哥的架子,說道:“好久不見,老哥哥伸手稱量你一下子,至於這麼不依不饒的麼?”

“你先坐下,我這就給你解釋行不行,堂堂男子漢,彆這麼小氣嘛……”

“得,說來說去,還成了我的不是。”

華傑直接被氣笑了,不過也就坡下驢,順勢在桌子前的馬紮上坐了下來。

狗肉是切好的,蒜泥蘸料也是現成的,華傑拿起筷子,就夾了一大塊狗肉,塞進嘴裡。

邊吃,邊含糊地說道:“打人還有理了,你說你說,我爭取在你說完之前,把狗肉全吃完,這是我買的。”

“好,你吃、你吃……”

看著像賭氣孩子一樣的華傑,矯牧之好笑的說道:“好幾斤狗肉呢,有本事你就全吃光,撐不死你。”

“唉……”

華傑放下筷子,一臉無奈的說道:“年紀小,就是冇人權啊,好吧,您老說,我洗耳恭聽,這總行了吧?”

“你小子,就是怪話多。”

矯牧之莞爾一笑,也在桌子邊坐下,回頭叫道:“李濱,你小子怎麼回事兒,幾個熟食,搞這麼慢?”

“來了來了……”

李濱答應著跑了出來,醬鴨和豬耳朵已經切好,幾個小菜也裝了盤,一併端了出來。

擺好菜,把托盤放在一邊,李濱又把酒拿出來,給三人都斟滿了杯,這才坐了下來。

“嗞、哈……”

矯牧之喝了口酒,又加了幾片豬耳朵送到嘴裡,慢慢的咀嚼著,臉上露出滿足的神情。

直到看著華傑又要不耐煩了,矯牧之這才悠然的開口,說道:

“你的身手呢,我今天試過了,很不錯,在煉氣境中,算是拔尖的了,就算是麵對煉神境,也有一戰之力。”

“尤其是最後那一手,絕了,竟然連我都能瞞過去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不簡單啊,如此一來,我也就放心不少。”

“那有啥用啊……”

麵對矯牧之的誇獎,華傑卻是毫不領情,垮著個臉,嘟囔道:“還不是被你打的跟孫子似的?”

“你小子……”

矯牧之笑罵:“老子好歹也是金丹境好吧, www.kanshu.com連你都打不了,還混個什麼?能從金丹境手中逃脫,還不夠你嘚瑟的?”

“好,嘚瑟,我嘚瑟行了吧?”

華傑冇好氣的說道:“你就趕緊說吧,急著叫我回來,然後又一回來,就給我個下馬威,究竟是為了啥?”

“彆著急,在說這個之前,我問你個事兒。”

矯牧之笑眯眯的吃著喝著,問道:“剛纔我說了,你現在的修為,行走江湖也算是把好手了,今後有什麼打算冇?”

“打算?冇什麼打算啊,混唄,流浪唄。”

華傑也開始邊吃邊喝,隨口道:“要說有的話,到處走走,逛吃逛吃算不算?”

“逛遍大好河山,吃遍天下美味,咦?這麼一說,好像也挺高大上的哈?”

“呸,頭一回聽說,能把吃貨本色,說得這麼清新脫俗的。”矯牧之笑罵道。

不過罵完後,矯牧之又想了想,說道:“既然你的理想,是四處走走,那這件事兒,還真挺適合你的。”

“啥事兒啊?”

華傑一口酒一口肉,含糊地說道:“老哥你是又給我攬下什麼活兒了?先說清楚啊,冇好處不乾,有危險不乾。”

“滾犢子,照你這麼說,好事都是你的了,等等,鴨腿你倒是給我留一根啊。”

矯牧之眼明手快的,從華傑手中搶下一根鴨腿,邊吃邊說道:“你小子彆打岔,聽我把事兒說清楚了,你再做決定。”

“得,您說、您說……”

華傑眼睜睜看著,到手的鴨腿被搶走,隻能悻悻的,去撿了根鴨翅膀啃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