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洛河先進行了一個六元首充。

頓時間,就能感覺到,一直籠罩著他的那股能量,化作涓涓細流,使得他感到身心愉悅。

與此同時。

那股上癮的感覺,更加強烈。

洛河稍有明悟。

進入商場的充值頁麵。

直接來了個最高檔位的1280。

在充值完成的那一刻,洛河閉上了眼睛。

再睜開的時候,眼睛變成了一片白色。

在他視線中。

一條清晰可見的金色細線從北方而來,落入他體內。

眺目望去。

根本不隻有一條金線,自天而降。

滿天都是!

落入他體內的,不過是那數不清的金線其中之一。

源頭在北方。

洛河盯著那邊,看了稍許時間,眼睛恢複正常,同時也收回了目光。

北州……

企鵝集團的總部,似乎也在北州?

而且,那個跟開了掛一樣的,企鵝集團創始人金宥嘉,也出身於北州,並居住在北州。

平日大多數時間,都深居簡出。

隻有新產品釋出的時候,纔會在大眾麵前露麵……

回想著先前看到過的,關於那金宥嘉的種種。

洛河愈發覺得,遊戲的問題,可能出在那人身上。

不,一定是出在那人身上。

值得慶幸的是。

這些能量,隻會勾引起人們在遊戲裡的氪金**。

除此之外,並不會造成任何損傷。

洛河基本上猜到,為什麼金宥嘉推出來的遊戲,即便口碑褒貶不一,卻都能爆火賺大錢。

根源,就在這裡。

“北州……”

洛河輕輕唸叨一聲。

有一說一。

他現在對這個能量的根源,也就是那金宥嘉所獲得的金手指,還挺感興趣的。

現在空閒時間很多,過去一趟一探究竟,也冇問題。

而且,還有另外一件事。

上次是要登門納蘭家族,將納蘭家族給滅掉的。

隻是中間出現了一些小插曲,導致計劃延後。

後來,隱境又突然現世,並且還向各大勢力發出邀請函。

要在崑崙山脈那邊搞個大聚會。

納蘭家族,也在邀請名單之上。

洛河那時候的打算,是去崑崙山脈後,再除掉納蘭家族。

現在來看。

計劃可以再更改一下了。

再去一趟北州,先除掉納蘭家族,然後看一下那個金宥嘉所擁有的金手指,到底是什麼東西。

洛河向來是一個想到就做,行動力很強的人。

在做好決定之後。

洛河就直接行動了。

不過,並不是他自己一個人。

而是帶上了伊娜。

再通過自己天劍局名譽局長的身份,乘坐天劍局的專機,直飛北州。

這一訊息,裴武夫是第一時間知曉的。

尤其,當他得知,飛行目的地,是北州納蘭家族之後。

更是瞬間明白了洛河想要乾什麼。

之前洛河與納蘭家族發生過的矛盾,他也已經聽說過。

自然而然就能知曉,洛河現在再前往納蘭家族,是想要乾什麼。

目的非常明顯,就是要將之前冇有完成的事情,給繼續完成。

可不管怎麼說,納蘭家族都是北州第一大家族。

要是就這麼被滅掉……

不用多說,影響是相當大的。

可再一想。

要動手的是洛河。

洛河什麼身份?

自己能阻止得了?

聽了現任天劍局局長髮來的訊息,裴武夫一陣頭疼。

但是,在沉默了僅僅數秒鐘的時間,裴武夫便做出決定。

不插手這件事。

就當不知道!

同時,也將這道命令給傳了下去。

任何人,都不得再插手此事。

納蘭家族的滅亡,已經註定。

隨著時間推移。

洛河也乘坐天劍局的專機,來到了納蘭家族上空。

飛機冇有任何隱匿,就那麼光明正大懸停在納蘭家族的上麵。

不到片刻,就引起了納蘭家族成員的注意。

不少人來到院子裡。

納蘭長壽也在其中。

已經擁有宗師境修為的他,再加上一個吞噬異能,整個人可以說是意氣風發。

雖然支援他們納蘭家族的【上帝之手】組織已經被滅掉。

但,納蘭長壽並冇有因為這個原因,就覺得納蘭家族無望。

他的能力,就是如今納蘭家族的依仗所在。

隻要再人不知鬼不覺的吞噬幾名宗師境武者……

或者,吞噬個幾名異能者,他的實力,還愁上不去?

到了那個時候。

什麼陸擎天,什麼浩然正氣門,都根本入不得他眼!

當然。

這些都不過是暫時的臆想。

不過。

關於後續計劃具體怎麼實施,納蘭長壽已經有了個大概。

隻等後麵崑崙山脈的聚會了。

等到崑崙山脈的聚會結束後,差不多也能將夏州境內的勢力,摸個更清楚。

有了確切的目標後,才更好行動。

至於隱境那邊。

納蘭長壽調查過。

可惜,一無所獲。

這個名為隱境的勢力,就像是從石頭縫裡蹦出來的一樣。

著實奇怪。

隻是,納蘭長壽也並不打算拒絕前往。

除了他自身也想要去見識一下之外。

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

隱境中,有人來找過他。

對方身上那強大的氣息,令他望而生畏。

內心中,根本不敢生出絲毫抗拒。

那是比陸擎天,還要更加恐怖的存在!

麵對這種存在,他以及他們納蘭家族,還真冇有其他選擇餘地。

雖然說,距離邀請函上麵的時間,還有十天左右。

但,納蘭長壽已經開始著手進行準備了。

希望到時,能夠一探隱境真容。

隻是冇想到。

今天又有人不請自來。

讓納蘭長壽心中,很是不爽。

都已經好幾次了。

這幫人,把他們納蘭家族當成了什麼地方。

連一聲招呼都不打,就隨隨便便直接登門來?

當納蘭長壽看到,懸停在空中的飛機後,瞳孔卻驟然緊縮了下。

冇彆的原因。

這飛機,他認識。

是天劍局的專機!

天劍局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納蘭長壽也很清楚。

可讓他想不通的是。

天劍局的人,怎麼會來納蘭家族這邊?

難道是因為【上帝之手】組織的事情?

如果天劍局狠一點,的確可以給他們納蘭家族,以及給他身上,安個勾結境外勢力的罪名。

想到這裡,納蘭長壽頓時就有些惴惴不安。

有了吞噬的異能之後,他的確非常自信。

但也還冇有膨脹到,覺得自己能夠跟國家機器正麵硬鋼的地步。

更何況。

據說天劍局的創建者還活著,並且是一名比陸擎天要強數倍的恐怖存在。

單單這麼一位,他就得罪不起。

在納蘭長壽心懷忐忑的時候,飛機從空中落下。

停在了院子裡。

納蘭長壽還以為,飛機上麵的,是天劍局某位長老級彆人物。

畢竟,能乘坐這種專機出行的,最起碼也得是天劍局長老,或者分局局長。

他不敢怠慢,連忙迎上去。

臉上,也是堆著笑容。

可在機艙門打開,看清楚走出來的兩道身影後,納蘭長壽臉上笑容,頓時凝固住。

一個是身材高大,但長相漂亮的西方女人。

另外一個,是納蘭長壽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洛河!

納蘭長壽臉上笑容,以極快速度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濃濃冷意。

同時,也想不明白。

為什麼洛河會從天劍局的專機上麵下來。

他還以為,專機後麵,還會有人出來。

可是,左等右等,

盯著洛河身後的艙門,看了半天。

還是不見天劍局的其他人。

這讓納蘭長壽一張臉,更為陰沉。

“洛河!”

納蘭長壽聲音低沉。

“你來我們納蘭家族做什麼?”

他倒是冇有去問,洛河為什麼能乘坐天劍局的專機。

洛河麵無表情看著納蘭長壽。

倒是言簡意賅。

“上次我離開的時候說過,肯定是要滅掉你們納蘭家族的。”

“現在,我來履行之前說過的話。”

聽完洛河所說,納蘭長壽當即嗤笑出聲。

也主要是,確認了洛河身邊,冇有其他人。

尤其是,冇有陸擎天。

既然如此,他還需要擔心什麼?

至於伊娜,直接被他給忽略了。

雖然身材高大,看起來很有衝擊感。

但,納蘭長壽根本冇有從伊娜身上感知到絲毫氣息。

冇有氣息,就等於是普通人。

冇毛病。

“因為星曜王國,你才能僥倖從【上帝之手】的手中逃脫出來。”

“不知道好好珍惜自己性命也就罷了,竟然還敢找上門來。”

“今天冇有陸擎天在背後為你撐腰,你來是要送死嗎?”

納蘭長壽是著實的不將洛河放在眼裡。

洛河眼眸中,是一片淡漠的表情。

看了眼伊娜。

“動手吧。”

伊娜冷笑著點了點頭。

看向納蘭長壽。

“敢對洛爺不敬,你當真是該死!”

轟!

一拳打出。

察覺到其中所蘊含的能量,納蘭長壽臉色陡然钜變。

想要運力抵擋。

可,已經來不及了。

在伊娜這一拳之下。

納蘭長壽整個人直接被轟成了殘渣!

接著,伊娜再一腳跺在地上。

地麵頓時瘋狂震動。

一道道裂紋,從她腳下,往前方延伸。

裂紋所到之處,納蘭家族成員直接被一股力量拉入地下。

房屋建築,更是瞬間崩壞。

整個過程持續了十幾秒。

也就在這短短十幾秒鐘過後,納蘭家族成員,全被吸入了地下。

莊園內的建築,也都毀於一旦。

北州最為強盛的納蘭家族,就這麼輕易被滅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