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聽到一聲吃痛的叫嚷與一個清脆的巴掌,服務員已經跌坐在地板,臉上一道鮮紅的手掌,隨著而來的就是一群壯漢出現在樓梯口。

姚大廚與老闆被擠在最下,急的不,一直在叫嚷:「李爺!有話好好,不能打擾客人!」

為首的男人大約有一米八的樣,上身赤,紋著一條青,下身穿一條短,腳上一雙夾腳,,整個人散發著一股我就是流氓的氣勢。

「李爺?」談秋顏有些生氣,她冇等那位壯漢開,先發問了。今天難得出門享受一下美,竟然就這麼給破壞了。

「,美人認識我?」李爺眼睛在幾個人的身上都打了個,確定了他們自己都不認識,暗自鬆了口氣。

r城的達官貴,他幾乎都見,這裡的幾個人還有一個孩,可能是有錢,但是不是權貴就行。

「這家店欠我的,這棟樓以後都歸我,所,不好意思,諸位還是儘早離,不要誤傷了你們。」他看上去粗魯又無,但實際上還是很有心,能夠打這家店老闆的臉同時不得罪有錢人。

「,那是你們之間的事,我現在就要好好吃完這頓飯!」談秋顏的眉頭皺了起來。

壯漢後麵的四個小弟不依了:「,好言相勸你們不,是欠揍吧!」李爺冇攔住身後小弟脫口而出的挑釁。

朱魚刷的一下站了起,隨即是陳韻。

「扔下樓就,彆臟了自己的手。」談秋顏囑咐了一句。

突然間就意識到這一句話好拉風,心裡暗自笑了起,麵上依舊不動聲色。

「好,老闆!」朱魚跳了出,與陳韻一前一後衝了過去。

這夥人一共五,樣子看的嚇,但是下盤虛,也就是一身的力氣而,打架都是亂拳出擊冇有章法。幾個回合之後就在陳韻跟朱魚的夾擊之下掛了,一個個躺到在二樓的地板,哼哼唧唧。

片刻之,互相攙扶,也不敢嘴欠,下樓後急匆匆地走遠了。

老闆與姚大廚這才戰戰兢兢地上了,先是給談秋顏一行人彎腰道,老闆跟著苦著臉:「貴客今天真是對不住,今天免,還請貴客先回去,這裡我來處理。」

這個老闆倒是一個有擔待的,老闆姓,跟姚大廚差不多年紀。

估計這「一傢俬房菜」取得是「易」這個諧音。

談秋顏倒是有些好奇了:「反正已經這樣子,我們遲點走也不打,要麼易老闆跟我們說,這是怎麼一回事?」

易老闆想想也,虱子多了也不愁,服務員早就爬起來,眼睛紅紅,看來哭了一會兒,她擦乾眼,端了一盤泡好的綠茶過來。

易老闆坐下來之後抬頭囑咐服務員:‘你先回,等我的訊息。「

服務員欲言又,半天回覆一句:」,那我回去了。」

….

本章未,請點擊下一頁繼續

姚大廚也一屁股坐了下,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

易老闆先是歎了口氣:「聽你們口,你們不是本地人,我這家餐館開了有二十年,這一,生意開始變,隻是因,我們得罪人了。」

「r城原來最大的財閥是陳家、方家還有餘家。在陳家與餘家聯姻之,他們兩個財閥合力趕走了方,陳家的陳風當了城主。」易老闆的聲音溫,看樣子也很儒雅。

「我的妻子姓方!」他僅僅說了這一,談秋顏就懂了。

「方家敗了之,我老婆帶著我兒子跟著方家一起撤,我放不下這家餐,留了下,原以為禍不及家人。」易老闆又歎了口氣。

「先是斷了我們的供應,後來又派了人給我們做了一份假合,一來二,莫名其,我們就欠了,眼下這棟樓都要拿來抵債,後麵就隻能散夥,可惜了。」他看了看二樓上曲徑

通幽的設,又看了看姚廚師:「還,老夥,對不住了!」

姚廚師明顯要粗魯很多:「彆娘們兮兮,到了嫂子那重頭再,多大的事情啊!」

易老闆搖搖頭:「不做,她也不願意我再做這一行了。」姚廚師沉默了一會,又伸手喝了一杯茶。

「姚大,那你以後怎麼辦?」陳韻聽了半天最關切這個問題。

「問我,我也冇地方,老家地方都冇,未來找個傳,把手藝傳給,我也就不枉此生了。」

陳韻衝著談秋顏眨了眨眼。

談秋顏突然就想起啞巴:「姚大,我是開民宿,家裡正好有個喜歡廚藝的年輕,要麼你去看,民宿包食,也付工錢。你要是不滿意這年輕,也可以在我們民宿住下,當個主,慢慢再找合適的傳人。」

「那感情好啊!」卻是易老闆一拍大腿:「老,這麼好的機,我看這幾位都不是尋常,老姚你過去那是再好不過了!」

能重操舊,還有個熱愛廚藝的年輕,這些疊加在一,姚廚師的心動了。

「那,我去試試,要是不好的,你們可不能攔著,不讓我走!」姚廚師醜化說在了前麵。

談秋顏狡黠的一笑:「姚大叔怎麼稱呼啊?全名。」

「姚紅薯!就是吃的紅薯!」姚廚師難得臉上一,這個名字是當年父母紅薯豐收了給他順便取得名字。

「我談秋顏現在聘請姚紅薯成為我們民宿的主,請問姚大叔你願意嗎?」她伸出了手。

姚大廚一把握住她的手:「願意,現在的年輕人咋這麼多花花繞繞的!」

他握好手又笑了笑:「今天我不能過,我要幫老易把後麵的事情給處理,給我三天時,我自個兒過來找你們。」

「,我們在橫一路11,你直接過來找我們就行。」談秋顏也不拖泥帶水。

幾個人站了起,談秋顏笑著跟他們告辭:「,我們就先走,如果需要幫助什麼,也可以到那裡來找我們。」

她把飯錢偷偷放在了桌子的一,又額外加了一千元。杯水車,但是畢竟隻是萍水相,也算是表了點心意。

回程的路,陳韻開心死了:「那以後我是不是就天天都能享受到私房菜的服務了!」

朱魚也極開,這頓飯雖說有了些不開心的插,但是的確是他這麼多年來吃過的最美好的晚餐。

等到了橫一路11,開門的是猴,今晚的文化課還冇開始上,幾個孩子麵帶忐忑看向陳韻。

陳韻頓時覺得有種師道尊嚴的壓,輕輕咳嗽了一聲:「五分鐘,都來上課!」徑直往隔壁的店鋪大廳走了過去。

朱魚看了看跟在人群最後的啞,衝著他眨了眨眼睛。

啞巴一頭霧水……

我在末世開民宿.

漁火之焰提醒您:看完記得收藏【】,下次我更新您才方便繼續閱讀,期待精彩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