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一次好的嘗試,接下來的配合自然就更加熟練默契了。將那十七頭衝過來的風狼全部擊斃後,五人狙擊小隊又從下麵的狼群中引了一批新的風狼過來。丁家兄弟和小強專心拖延衝在前麵那些風狼的速度,然後在它們發動反擊的時刻由莊嚴完成最後一擊。

為了保證槍管不會因過熱而膨脹,莊嚴放棄了普通的攻擊,專心隻針對風狼的弱點而開槍,使小隊殺狼的效率達到最佳,被吸引過來的風狼紛紛倒在眾人的槍口下。

一個小時後,最後一隻風狼的身影消失在峽穀的東出口,臨時組合的狙擊小隊成員們終於有了休息的機會。

王強放下手中的狙擊步槍翻了一個身,舒展四肢仰天嚎叫道:“累死我了!”

丁家兄弟紛紛笑了,放下手中的狙擊步槍學著小強的樣子放鬆一下僵硬的四肢,剛纔的戰鬥實在太刺激神經了,有好幾次風狼都衝到了三、四十米的危險距離內,幸好都被眾人合力打了下去。

簡單的吃了幾口壓縮餅乾補充體力,丁老大直起身來衝莊嚴豎起了大拇指:“小莊,還是你要得,我老丁平時從來冇有服過誰,今天看了你的槍法才知道天外有天!”

“是啊,莊大哥,你的槍法是怎麼練的,是不是覺醒了什麼天賦啊?”王強在一旁插話道。

“咳,我冇有覺醒什麼天賦,就是自己慢慢練掌握技巧。”莊嚴聳聳肩說道。雖然對於射擊有著不一樣的天賦,但很多的技巧他都是花費了大量時間和精力才摸索出來的。

趁著中間休息的時間,大家趕緊開始做準備工作,給狙擊步槍擦上槍油保養以提升耐久度,將狙擊彈裝入彈匣當中一個一個碼好。按照丁老大的測算,最多不到一個小時,下一批的狼群又將出現在峽穀當中,它們最終會投入茫茫的草原,給那裡無以數計的獵人提供寶貴魔核。

而狙擊小隊所做的,不過是攔在前麵分一小杯羹罷了。

在莊嚴等人所在位置下麵的斜坡上,那些橫七豎八死狀各異的風狼屍體,在臨時小隊中負責裝備揀拾的丁老二趕緊下去開始打掃戰場。

一般來說,在獵人組成的小型隊伍中都會設置專門的戰利品收集員,他的工作揀拾怪物死亡後掉落的物品,除此之外其他人都冇有權力去撿。

戰利品收集員所得到的物品所有權歸全部成員所有,他可以平均分配給每個隊友,也可以在出售之後再分晶幣。

這種分配戰利品方式還有一定的瑕疵,但是對於廣大獵人來說已經冇有什麼可挑剔的了,在以前的一些團體中,因為戰利品分配不均而造成的爭端簡直是數不勝數,很多朋友都因此反目成仇。

由於風狼隻掉落魔核和諸如狼牙、狼骨、狼皮等材料,所以當丁老二清理完所有的戰利品回到坡頂,他將屬於莊嚴和王強的份額分給兩人,這個過程隊伍中的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還算不錯!莊嚴看到自己分得的魔核加上材料,其價值超過所購買的消耗品不少,對狙擊手來說夠可以了。

經過近十個小時的等待,下一批狼群如期而至,眾人打起精神繼續開始戰鬥。

狙擊步槍發出的脆響和風狼的嚎叫久久迴盪在峽穀當中。

在這樣反覆地殺戮、對決當中,五個人的收穫穩步上揚,隻是後麵的風狼開始逐漸減少,到後來基本寥寥無幾。

殺到第三批批風狼的時候已經是淩晨時分,眼看離太陽升起已經不久了。

“殺完這一批我們撤,明天再來好了!”丁老大意猶未儘地說道,這麼舒暢地機會可不是常有。

照例四個人開槍引了十來頭風狼過來,隻不過這次情況有了很大的變化,很快就有人發現在這十多頭風狼當中出現特殊的怪物。

“天啊!是異型風狼,我們怎麼辦?!”王強驚呼。

型級怪物是非常少見的,大概幾萬到十幾萬隻普通怪物中纔會出現一隻,其戰鬥能力和攻擊性也隻次於首領級怪。不過相對於令人髮指的首領怪,消滅異型獸的難度並不是太大,如果是一群獵人遇上了隻會大呼幸運。

隻是狙擊小組才五個人,要同時對付十來頭普通風狼加上異型獸絕對不是件容易的事。

“冇怎麼,碰到了當然要打!”莊嚴失笑道,他稍微移動槍口,立刻發現了夾在群狼的目標——異型赤風狼。它的外形太明顯了,個頭起碼比其它風狼大一半不止,身上的毛髮是偏赤紅色,奔跑的速度更快,幾個騰躍起落就衝到了斜坡下麵,它抬頭向上張開嘴一道彎月型的火紅色的風刃脫口而出。

還冇等幾人反應過來,那道火紅色的風弧刃就飛到了距離莊嚴等人不足50米的地方,隻聽“轟”的一聲它在半空中炸開,散成無數片小小的碎刃,鋪天蓋地地向著狙擊小隊籠罩下來。

果然不是善類!莊嚴明白自己小看了這頭異型獸,他迅速地掏出一包止血劑拍入體內,忍住身上傷口處**辣的不適感覺,對準異型赤風狼連開3槍,全部命中了對方的額頭。

讓他失望的是,這三槍冇有發揮出什麼大的效果,這點損傷根本對它而言是微不足道的。

“你們殺其他的狼,這個傢夥我來對付!”莊嚴大聲喊道。

說話間他卸下了M82A1的彈匣,普通的尖頭彈顯然無法對付這個大傢夥。

“小莊看你的了!”丁老大應聲答道,莊嚴的技術他們已經見識過,非常信賴。其他四人趕緊調轉槍口專心對付後麵的風狼,看到異型赤風狼這副氣勢洶洶的架勢,大家都知道如果讓它衝上來近身肉搏,恐怕全部人都要交代在這裡。

當異型赤風狼在約350米外第二次吐出那種覆蓋式風刃的時候,看準機會的莊嚴扣動扳機,一槍命中了異型赤風狼張開的大嘴。

砰,紅色鮮血如綻放的玫瑰!

它的弱點要害顯然和普通的風狼不同,雖然這一下傷害值並不小,但根本無力改變局麵。

莊嚴等人再次承受了風刃的襲擊,身上的防具是有耐久性的,如果讓異型赤風狼再這麼來幾下,大家真的都要通通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