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哎啊!這位大哥哥說話怎麼直爽捏,搞得小沙三人的臉色瞬間又紅撲撲的,老尷尬了。

沙拉拉嘟了嘟嘴,滿臉委屈的說道:

“因為我們想賺錢嘛,海裡太危險了,我們也想上岸,想去旋龜城生活,可是聽說在那裡生活就要用靈石,如果冇有靈石的話,就會被趕到海裡去呀。

可是我們幾千年來都在海裡生活,根本就不需要靈石,我們怎麼知道要去哪裡掙靈石呢?”

小山一聽,一臉無奈的說道:“所以你們就想到來當海盜嗎?”

沙拉拉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小山更是無奈的笑了,說道:“賺錢對你們來說很難嗎?難道你們不知道,隻要你們哭一哭,錢就來了嗎?”

小沙三人一聽愣了,對哦,哭一哭就能凝製海神珠,海神珠拿去賣,好像就有錢了,而且價格還不低呀。

小山又當這個問題白問了,正想接著問第六個問題,不料這時,雲舒卻突然說道:“你說你們幾千年來都生活在海裡,那你們究竟多少歲了?”

沙拉拉一聽,趕緊說道:“我四千多歲,阿樂六千多歲,小彼兩千多歲。”

“咳咳咳咳咳咳……”

“咳咳咳咳咳咳……”

“咳咳咳咳咳咳……”

小山和雲舒曉芳不約而同的咳起來了,就算冇喝茶水,也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不行了,曉芳更是一邊咳,一邊努力說道:

“那你們…咳咳咳…還敢…咳咳咳…叫我們…

大哥哥…大姐姐?”

沙拉拉一聽,又嘟起了小嘴說道:“我們也還很年輕啊,我們會蛻皮,每蛻皮一次就要年輕上百歲的,我們可是蛻過好幾次皮了,所以我們現在相當於人類的十幾歲嘛,而且我們出來海麵上當海盜,也還不到半歲。”

說著,沙拉拉嘿嘿一笑:“所以,你們就是我大哥哥大姐姐咯。”

小山、雲舒曉芳直接滿臉黑線,都不知道要跟她理論什麼了,這種演算法也太欺負人,直接把我們叫得比邱少敏祖奶奶還老了。

小山歎了口氣,都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繼續問起了他的第六個問題,為什麼你們總說元氣,元氣與靈氣之間,究竟有何區彆?

沙拉拉則說道:

元氣就是由海神石釋放出來的一種氣體,這種氣體蘊含著強大的能量,可以創造出生命,而生命繼續吸收元氣,也能夠精進和進化。

這顯然不是靈氣可以比較的吧,靈氣最多就是提升生命的質量和精進修為,但它顯然做不到憑空創造出生命吧。

不過,這千萬年來,元海上的元氣與大陸的靈氣,不斷在交融,如今的元海上已經冇有什麼精純的元氣了,元氣差不多也同等於靈氣了。

小山一聽,心中大駭,那這元氣不就等於是生命的本源了,總算聽到了一些有用的東西了,接著他又問起了第七個問題,海玉茶究竟是哪裡來的,為何對你們的修行幫助這麼明顯?

沙拉拉先是嗬嗬一笑,接著才說道。

海玉茶,顧名思義,就是從海玉石上生長出來的茶葉,其實它就是一種草,不過這種草,並不是長在海玉島上那些海玉石身上,而是長在海底幾萬米的海神石上。

也許你會覺得奇怪,為何這海玉茶是清甜的,而不像海水一樣又腥又鹹,因為海神石釋放出元氣的時候,神石表麵會造成一層與海水隔絕的真空地帶,而這海玉茶就附在神石表麵,在這真空帶裡生長,所以不會受到海水的影響。

至於說,為何海玉茶對我們修行幫助這麼明顯,那是因為它隱含有精純的元氣,因為它是附在海神石上生長的嘛,而我們又是海神的親生兒女,所以對我們的幫助就會更多更明顯了。

現在你也知道了,這海玉茶它就是如今元海上唯一還隱含有精純元氣的生物了,不過這東西,非常難采摘,所以極其珍貴,不為其他,就單單這幾萬米的深海底,大部分的生物是絕對到不了的,我們也到不了哪裡。

小山聽著震驚了,深吸了一口冷氣,頓時對於藥田空間能否種活海玉茶,又感到了前途渺茫呀,人家可是用海神的元氣種出來的,你小太陽有這東西嗎?

最後一個問題,小山並冇有問沙拉拉,而是問起阿樂,你說靈元星以前是七塊大陸,是真的嗎?這訊息是哪裡來的呢?

阿樂愣了一下,冇有想到小山專門會問他這個

問題,趕緊說道,我也不知道呀,我就是聽我們上一輩的老人說的呀,這怎麼去考證呢,不過你看元海的島那麼多,說是因為大陸碎裂了變成島,我是相信的呀。

小山一聽,貌似有幾分道理,內心不禁有了一絲莫名的不安,也說不出是啥,就因為對未知感到不安吧。

好啦,小山的問題終於問完了,開始閉起眼睛,陷入了沉思,雲舒也給大家各倒了一杯茶,是該潤潤喉了,不過這回可捨不得再泡海玉茶了,而是換上了雲夢茶。

隻是,此刻,曉芳突然也問了一個問題:

“沙妹子,你說你四千多歲,阿樂六千多歲,怎麼阿樂和小彼就認你當老大呢?”

沙拉拉一聽,放下了茶杯,瞪大了眼睛,這有什麼好疑問的呢,於是趕緊說道:

“這不是很明顯嗎,整個海盜團就屬我最英明神武,才貌雙全,氣質出眾,不是我還能是誰?”

說著,沙拉拉情不自禁的站了起來,還甩了甩她的頭髮。

可是曉芳不怎麼認同呀,還回了一句:“可是我看你最愛哭。”

“噗——”

“噗——”

阿樂和小彼聽著兩人對話,直接把茶給噴了,然後激烈的咳嗽起來了,咳咳咳咳……

沙拉拉被曉芳懟了一下,好尬,好冇麵子,好委屈呀,眼眶又開始水汪汪的,又要哭了,然後說了一句“大姐姐你欺負我!”然後就真的哭著坐下去了。

啊這!曉芳有點始料不及,冇想

到就這麼一句話,居然把沙拉拉給惹哭了,她瞬間也覺得好尬,甚至有點不知所措了。

阿樂和小彼看到老大突然又哭了,居然就不咳嗽了,估計是不好意思咳了吧。

眼看沙拉拉已經哭上狀態了,眼淚已經流出來了,情急之下,曉芳隻好喊了一句:“這麼哭太浪費錢了,那可是海神珠啊!”

果然,這話好用,沙拉拉居然就不哭了,這時阿樂才說道:

“大姐姐,我來回答你的問題吧,我們之所以會認沙拉拉為老大,是因為她救過我們的命,我們鮫人向來看重情義,救命之恩,恩同再造,我們當然就認她當老大了。”

這下曉芳和雲舒才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此時,沉思一會兒的小山,睜開了眼睛,喝了一口茶,說道:“好吧,接下來,我們來說說幫你們報仇的事吧。”

這話一出,全場安靜了下來,小沙三人更是眼巴巴的望著小山,充滿了期待。

小山說道:“我先給你介紹一下吧,我叫李小山,這是我的兩位妻子,姬曉芳,邱雲舒,如果你們自認為年紀比我們小的話,那麼你們可以叫我小山哥哥,叫她們曉芳姐、雲舒姐就行。”

沙拉拉倒也靈巧,馬上小山哥、曉芳姐、雲舒姐的叫起來了,阿樂和小彼也叫起來了,這不愛說話的小彼,算是第一次開腔了。

小山繼續說道:“我想從今往後,你們三人就先跟著我們混吧,好歹也比你

們自己去小海盜安全,直到我為你們打下一座海上城作為根據地,扶持小沙你上位當上城主,然後你把所有鮫人接過來一起住,這樣你再離開我們吧”

小沙三人大驚,沙拉拉更是直接叫起來了:“打下一座海上城?”

小山見狀,隨口反問:“怎麼,你們不相信我嗎?”

沙拉拉忐忑說道:“我相信你們很強大,可是你們隻有三人,怎麼打下一座海上城?”

小山微微一笑,說道:“那如果我身後有六百萬大軍呢,你覺得能不能成?”

“六百萬大軍!”沙拉拉更誇張的驚叫起來了,聲音都破了,然後顫聲說道:“能成,這樣能成。”

可接著,她又驚疑不定,趕緊轉頭問起雲舒和曉芳:“雲舒姐,曉芳姐,小山哥他真的有六百萬大軍嗎,這六百萬大軍都聽他的嗎?”

雲舒微微一笑說道是的,曉芳則點點頭。

我裡個去啊,這也太太恐怖了吧,沙拉拉深深的吸了一口涼氣,再次轉頭看看阿樂和小彼,兩人呆呆的張著嘴巴,下巴掉在地板上了。

小山則悠悠說道:“你們就先說吧,到底願不願意跟著我混,不願意跟著我混的話,這一切就無從談起了,隻能拿著這一百萬靈石,繼續去當你的小海盜了。”

沙拉拉趕緊說道:“願意,我們非常願意,從此山哥就是我們老大,沙拉拉就是您的小弟了。”

說著,她又趕緊看向阿樂和小彼,喝道:

“還不快說願意,難道是當小海盜當上癮了嗎?”

阿樂和小彼才如夢初醒,趕緊收起了地上的下巴,鸚鵡學舌說道:“願意,我們非常願意,從此山哥就是我們老大,阿樂(小彼)就是您的小弟了。”

說完這些,沙拉拉、阿樂、小彼喜極而泣,三人相擁說道:“太好了,我們終於上岸了,不用再海盜了。”

小山一聽,趕緊又說:“不不,你們搞錯了,是不用再當小海盜了,不是不用當海盜了,加入擁有六百萬大軍的海盜天團,難道不好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