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四章前往藍田縣

各國國王回國第三個月,李峰的彆墅群正式完工了,於是長安報上就刊登的彆墅區的廣告。

期待已久,李峰親自監督,一套彆墅三十萬貫的彆墅正式開始販賣。

這讓一群原本期待已久的權貴以及好奇心特彆重的商人們都紛紛前往藍田縣。

早知道,就算長安最貴的一套大宅也不過區區十來萬貫,這還是因為房價漲了很多關係。

如果放在貞觀元年,那最貴的也不會超過五萬貫。建造一座皇宮,三十萬貫就夠了。

現在李峰一套彆墅就要三十萬貫,相當於一套彆墅的價格,這讓大家都忍不住好奇。

尤其心中有一群皇帝夢,卻又不敢說出來的人,有了一套相當於皇宮價格的彆墅,心中不由自主的就想要買一套。

皇宮中,李二看到報紙上的廣告,便詢問道:“君羨,你知道李峰的彆墅群嗎?”

“回稟陛下,臣知道。”李君羨說道,“上次捉拿造謠者的時候去過藍田縣一趟。

臣記得當時彆墅群的樣子已經出來了,很多東西都非常奇特,讓臣非常好奇,隻是當時臣隻是一心記得謠言之事,冇有多問罷了。”

李二點了點頭道:“原來如此,現在李峰的彆墅已經造好了,你就跟朕一同前往藍田縣走一趟吧。

同時去見觀音婢,自從觀音婢管理皇家幼兒園後,幾乎一直住在幼兒園,讓朕甚是想念。”

“陛下其實可以讓娘娘將皇家幼兒園搬到長安來的。”

“朕想過這個問題,但是學習的氣氛還是皇家書院好,每天耳濡目染,一旦上學後,差彆就能提現出來。”李二說道。

“原來如此,陛下英明。”李君羨說道。

“行了。彆拍馬屁了,準備馬車,朕要出宮前往藍田縣。”

“是。”

……

房府,房玄齡也看到了報紙上的內容。

他不由得搖頭道:“這李峰也真會獅子大開口,一套房子要三十萬貫,這簡直就是搶錢呢。”

“爹,駙馬就算是搶錢,那群人也是心甘情願的被搶。”房遺直說道。

“這話冇錯,隻能說李峰就是一個商業鬼才,隻要他賣的東西,就冇有賣不出的。”房玄齡點頭道。

“爹,駙馬不是送了一套彆墅給您嗎,不如我們也去藍田縣看看吧。”房遺直說道。

房玄齡頓時麵露危難之色,道:“我真不該拿這彆墅,原以為藍田縣的房子值不了幾個錢,頂死一萬貫。

可是萬萬冇有想到,這彆墅價值三十萬貫,而且越到中間,越貴。

這件事讓那群禦史知道了,肯定會上朝彈劾老夫,我們還是將彆墅還給李峰吧。”

房遺直想了想,道:“既然如此,我去拿房契和地契。”

旋即,房玄齡父子也出發了。

……

博陵崔氏的族會上。

一個家族成員說道:“家主,您聽說了嗎,李峰的彆墅區已經開始出售了。”

崔民乾說道:“老夫看報紙了,一套彆墅竟然叫賣三十萬貫,真是可笑,長安最好的大宅也就十幾萬貫,他的彆墅憑什麼賣三十萬貫。”

“家族,我打聽過了,彆墅區的彆墅全部安裝了電燈,有自己的發電機,聽說還有自來水。

這自來水很是神奇,聽說家裡有了自來水,就不用再去河裡打水了,這水自己會流進家裡。

還有很多神奇的地方,可惜需要我們親自看,對方不肯透露。”

“哼,不就是想要巧立名目,讓我們前去捧場嗎,給他一個麵子,讓人備上禮物,老夫要去藍田縣。”崔民乾說道。

“家主。他李峰何德何能讓您親自前去。”又一個家族成員說道。

崔民乾擺手道:“這件事就這麼定了,你們無需多言,讓人準備馬車吧。”

“是。”

家族成員見到崔民乾心意已決,也不再說什麼了。

這樣的事情,其他的家族也有發生,他們一個個的都決定去看藍田縣。

本來以他們的身份是不屑去的,奈何李峰的身份已經不同了。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李峰師門的神奇之處已經讓他們真正見識到了。

尤其那記憶筆,讓人記憶消失的筆,那是真的讓所有人感到其實驚奇又害怕。

他們誰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記憶筆照射過,說不定他們見過李峰師門的人,隻是被消除了記憶而已。

就算記憶筆很多人隻是聽過,冇有見過。可是這汽車卻看的真真切切的,現在不說天天看到吧,十天半月起碼能看到一次兩次。

這不用馬拉,牛拉的汽車,已經人們朝思暮想想要的東西了。

對於李峰的師門,所有人都又驚又怕,同時開始對李峰師門的學識貪婪起來。

以前排擠李峰師門,現在一個個的想要爭破腦袋的讓自己的後輩進入書院學習。

隻是現在還冇有開學,冇有辦法入學,開學是年後之事了。

如今他們去藍田縣,並不是因為彆墅,而是給李峰麵子,年後好方便讓自己家族的後代入學。

除了世家和官員們,還有一群商人也紛紛前往藍田縣。

他們跟世家們的想法不同,他們不但是為了爭取讓自己的後代入學,為了給李峰麵子,更重要的還是購買李峰的彆墅。

他們購買彆墅後,就可以近水樓台,先得月。

不管是孩子讀書問題,書院就在藍田縣,孩子讀書多方便,彆墅就像未來的學區房。

還有一個就是李峰和一群官員都會住在彆墅區,就算不住在彆墅區,但是也會有房產。

跟李峰住在一起,說不定能第一時間得到商業相信,甚至有機會聽李峰的一些商業知識,一起探討生意經。

至於那些官員,那是拉關係的最好時機。

就算平常他們不方便跟這群官員一起,可是逢年過節,婚姻嫁娶,還有自己過生日等重要日子,可以送上拜帖。

官員們接過拜帖,不管情不情願,都要去他們家中坐一坐。

如果不去,就會被人說閒話,比如看不起平民百姓,自命清高等等。

要是這樣的事情被禦史言官知道了,免不了一陣彈劾,雖然很多人覺得這種彈劾無關緊要,但是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