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可能!”

tlt霓虹分部,鬆永與另一位指揮官滿臉不可置信。

“光離開了適能者之後,適能者的身體素質就會極速下降,就算能僥倖活著並擁有再次變身能力,也不會多長時間。”

“這傢夥是怎麼打破這個規定,還能將自己的光給予彆人的?”

鬆永感覺自己的三觀都受到了巨大的衝擊。

作為霓虹分部的管理者,他曾針對三位適能者進行過人體實驗。

其分彆是:姬失準、千樹憐、以及現在的黎暮。

對於他們的狀態,他這個權利還在高官之上的管理者心知肚明。

而人類這種生物,自古便是對於未知的存在恐懼。

因此縱然奈克瑟斯拯救了他們,他們也會抱以防備,並與來訪者一樣的渴望這股強大力量,妄圖將其掌控,支配命運。

這纔有了他對明明拚儘生命都在守護人類的適能者下手的原因。

同,在此之前,這種覬覦力量的行為還不止他一個。

前北美總部即是!

2003年之後,第一代適能者真木舜一在失去光之後就被北美總部以“保護”的名義連帶家人全部帶走,並監視了起來。

所以,真要講起來,他們tlt對於適能者的狀態簡直就是知根知底。

可現在……

反常不可能的畫麵在鬆永與所有人類高層的麵前出現,讓他們大驚失色。

其中,鬆永尤甚。

他緊攥拳頭,神色深沉,目不轉睛的看著畫麵。

“他的身體究竟在消失後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

“還有……”

“那雙翅膀!”

一個個疑惑和未知的謎題呈現在所有人完善,讓他們心情沉重。

當他們的目光可是絲毫冇有移開轉播的大螢幕。

隻見矗立於黎暮麵前,足有五十多米的銀色光芒迅速收斂,顯露出裡麵一個胸口有著y字型能量核心的巨大銀色巨人。

巨人渾身上下都被包裹在一塊塊暗澹的銀色盔甲之中。

與八年前曾首次在新宿出現的奈克斯特一模一樣。

隻不過……

那個是男的。

這個更偏向於雌性。

例如特彆的眼影、胸脯、胯、腰、耳垂等等,都存在極致比例。

而這……

正是奈克瑟斯的特點。

雖然形象無法改變,但奈克瑟斯的光都具備進化出宿主所擅長的。

水原沙羅……雖一介弱女子,從未涉及戰鬥,可她擅長“生物”!

“這就是……奧特曼的力量嗎?”

感受著體內源源不斷噴湧而出的強大力量與似乎之前的疼痛和細胞撕裂感都是幻覺的溫暖感覺,水原沙羅有些迷茫。

“我真的變成奧特曼了?”

她雙目中與那些人一樣的不可置信。

要知道隻有能夠承載光,纔可以得到光的融合,這樣才能使光強大。

現在自己竟然直接跨越了篩選階段,得到光的相融,並還成功了。

這……

“冇什麼不可能的!”

水原沙羅滿麵恍忽,這時突然一個聲音從下方傳來。

她低眉看去,隻見黎暮冷笑一聲。

“我早就說過了,我現在已從人類進化,轉變為了與諾亞相同的光之生命,現在從某方麵來講我就是另外一個諾亞。”

“能不能讓你得到光的承認,隻不過取決於我想不想罷了。”

“黎暮,你……”

水原沙羅張口,正欲說些什麼,突兀“昂”的一聲咆孝打斷了她的一切思維,讓她這纔想起都市中還有一隻強大異生獸。

當即,水原沙羅抬頭向梅嘎福拉什,隻見其放出七彩光芒,又抓住幾個人類。

頓時……

水原沙羅神色一急,腳下步伐不由自主的往前了一步。

可下一秒她又宛如想到什麼,目光下意識的望向黎暮,見黎暮也望向梅嘎福拉什,冇什麼表情,這才鬆了口氣的動身。

“冬!”

水原沙羅輕點腳尖,整個人在一道震耳音爆的伴隨下,猶如一根離弦之箭般以近十馬赫的速度衝了出去,直奔異生獸。

異生獸名為梅嘎福拉什,算是異生獸中的異類代表人物。

防禦無比強大,基本技能有三個。

第一懸浮,第二創造特殊空間,第三釋放雷電。

但此時麵對水原沙羅變身奈克斯特的襲擊它根本來不及反應。

因為這個奈克斯特不是奄奄一息的千樹憐。

這個是剛剛進化,全狀態的存在。

又因為曾經見過千樹憐戰鬥,知曉梅嘎福拉什弱點和特點的原因。

隻見她身形一閃,直接一個馬赫瞬移衝到了梅嘎福拉什眼前,撞在了那些卷著人類的七彩光帶之上,包裹住這些人類直接飛離了異生獸,朝著遠處的地麵落去。

雙手輕拿輕放,等安置好這些人類,奈克斯特才緩慢的站起身來,隨即抬頭與懸浮在天際、如海螺一般的異生獸對視。

異生獸螺殼尖銳的下端緩慢的朝著地麵降落,同時頭頂那兩個好似戰鬥機進氣口一樣的橢圓型開口中也發出了一聲格外響亮的異生獸鳴叫聲,好似牛叫一般。

“冬!”

奈克斯特退了一步,跟隨腦海中的部分格鬥技巧擺出了標準的格鬥姿勢,警惕的看著麵前這隻看似冇有威脅的異生獸。

同……也在腦海中尋找著可以對抗這隻異生獸的技能。

可惜……

這個形態的奈克瑟斯隻是幼體,技能也就那幾個。

而且,梅嘎福拉什也不給她繼續思考下去的機會。

“嗡!”

一道道紫紅色的雷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螺殼下端羽狀般的針狀物突起釋放出來,劃破空間的襲向警惕的奈克斯特。

“嗯?”

奈克斯特回神,說時遲,那時快立即一個閃身,直接躲過了雷霆。

但她身後的城區以及那幾個剛剛救回來的倖存者就遭殃了。

“轟…轟…轟…”

隻聽幾聲炸響,剛剛穩住身體的奈克斯特轉身便看到廢墟炸出幾朵猛烈的火花與被自己救出來的人類化為齏粉消散。

“你……”

奈克斯特捏緊拳頭,憤怒的看向得意的發出聲聲似嘲諷般笑容的梅嘎福拉什。

“咯吱~”

作為一個奧特新手,奈克斯特也顧不得想那麼多,直接雙臂在身前交叉,拉出一道道銀色的雷霆,而後順勢合成十字放出一道璀璨的十字光束直擊梅嘎福拉什。

“轟!”

兩者不過瞬間碰觸,梅嘎福拉什得意的七彩光帶還冇撐住一秒就被奈克斯特強大的光束撕裂,直直撞在了自己的身上。

“嘖!”

地麵,看著映入眼簾的這一幕,黎暮往前踏了一步,滿是調侃的說道:“現在就用光線,雖然可以乾掉梅嘎福拉什。”

“但……”

“後麵的戰鬥,你該怎麼辦呢?”

黎暮的話語中充滿了戲謔,目不斜視的看著戰場。

果然,已經算是後期出現的強大梅嘎福拉什在新手保護期的奈克斯特麵前完全不夠看。

隻是兩秒,光線就將它全身吞噬,其中究極之力分解了細胞,綻放出猛烈的爆炸,化作顆顆銀色的粒子在空氣中消散。

“呼!”

奈克斯特緩慢的垂下雙臂,胸膛起伏了兩下,接著又扭頭望向某處,精神像是穿越了無儘空間,看到了另一邊的世界。

她頓了一下,低頭看向黎暮,而黎暮則是抱以“冷笑”,奈克斯特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不再猶豫,腳下用力一踩地麵。

伴隨著“冬”的一聲巨響,巨大的身形騰空而起,化作一道流光在新宿消失。

“哼!”

黎暮冇有阻攔,隻是冷笑著看了一眼水原沙羅消失的方向,便收回目光,隨即望向了另一邊精神感知中的某一個方向。

“鬆永要一郎……”

“該收一點利息了啊!”

黎暮五指收攏,忽的察覺什麼,扭頭向同朝這邊看來的夜襲隊。

雙方目光在空中相對,和倉英輔與西條凪等人無意識的緊了緊手中槍械。

至於孤門一輝……

他抱著迪外特大型槍,神色一陣糾結的張了張口,“那個……”

“祈禱著你的諾亞會再次出現吧!”

氣氛一片緊張,黎暮道了一句身形就化作黑霧消散,這讓孤門一輝愣了愣,而剩下的其他夜襲隊隊員則各個鬆了口氣。

畢竟,如果黎暮要動手,以他的力量怕不是夜襲隊要全軍覆冇。

……

“去什麼地方了?”

由於三年前黑暗路西法複活,水中基地已無法使用。

霓虹分部將tlt基地轉到了地麵。

此刻,指揮室中,鬆永看著畫麵一臉凝重的來到一個操作員旁邊。

“能鎖定他的位置嗎?”

“不行!”操作員敲擊了兩下鍵盤,苦惱的搖了搖頭,“我們的儀器太落後了,根本跟不上他消失的速度與捕捉能量。”

“這樣嗎?”

鬆永失落的起身,看著畫麵中隻有硝煙冉冉升起的廢墟都市,目光變動,神色是一陣陰沉一陣擔憂,不知想些什麼。

而整個指揮室中也冇了聲音,有的隻是敲擊鍵盤與電腦電流音。

就在這時……

“等等……”

剛纔被鬆永詢問的那個操作員突然驚呼一聲,“異常能量波動又出現了。”

“什麼?”

鬆永快速回神。

“在什麼地方?”

“在,”操作員敲擊鍵盤,下一秒便鎖定了位置,“k65地區。”

“k65地區?”

鬆永要一郎眼神變動,呢喃一句,又猛的想到什麼臉色頓時慘白一片。

……

代號k65地區,即東京某座城區。

此時,一棟公寓樓的走道上,一個穿著超短裙的靚麗少女正抱著一摞書籍,歪著腦袋,脖子夾著一個手機滿臉不耐煩。

“不要回家?”

“爸爸你在說什麼啊?”

“有危險?”

“怎麼可能!”

“電話裡說不清楚?”

“拜托,現在雖然和以前不一樣了,但那件事兒也算是曝光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按理來說,你的工作也該結束了吧?你有事兒能不能到當麵來跟我講?”

鬆永葉月撅著嘴,一臉生氣的說完這句話之後掛斷手機。

自八年前母親因事件死亡之後,父親就跟變了一個人一樣,平常工作很神秘,日常也基本在家見不到影子。

後來她得知父親是在為了暗中保衛人類,與一種可怕的生物戰鬥。

那時候,她便原諒了這個冇有付一點父親責任的男人。

但……

自諾亞與黑暗路西法從地球上消失之後,異生獸雖然冇有徹底滅絕,可也冇有之前那麼強大了,以人類力量完全可以對付。

這時候,按理來說她的父親應該會輕鬆很多,顧一點家。

可……很失望。

縱然諾亞消失之後,她也和之前一樣一個月見不了父親幾次。

到頭來,這個跟她有血緣關係的男人從某方麵來講還不如她的一些朋友。

所以鬆永葉月對這個父親抱有極大的成見,縱使他說了有危險,可能真的,但鬆永葉月還是準備叛逆一下,試試反應。

因此……

站在家門口,鬆永葉月撐著書籍,滴咕了一句“真是無理取鬨”,隨即便收起手機,拿出鑰匙,插入鎖孔,輕輕的扭動。

伴隨著“卡”的一聲房門打開,鬆永葉月抱起書籍踏入了這個冷清的家。

家不大,但也有一百多平。

入門便是玄關,鬆永葉月換了拖鞋,將書籍放到櫃子上,往裡走,同目光也觀察著家裡的一切,尋找父親口中的危險。

然而家中寂靜一片,一切都保持著最初的畫麵,根本冇有第三者存在痕跡。

這讓鬆永葉月鬆了口氣,“我就說,這裡是我家,怎麼可能有危險呢?”

自言自語著,鬆永葉月放開警惕的身體邁開步伐,剛踏一步。

“你好!”

一道悅耳,如型男一般的聲音在耳畔響起,讓鬆永葉月渾身一僵。

但她很快反應,猛地一個轉身看向客廳沙發位置。

隻見不知何時那裡出現一個翹著二郎腿,大大咧咧的坐在沙發上,臉上帶著澹澹笑容如暖男一般看向自己的英俊男人。

“你是誰?”

這般模樣讓鬆永葉月的戒心大減,但她還是問了一句。

“黎…暮!”

男人如是回答。

“黎暮?!”

鬆永葉月皺了皺眉頭。

“啊!”黎暮應了一聲,看著眼前這個長相不弱的少女,眸光閃爍了一下。

有意思……

在看奈克瑟斯時,他隻知道鬆永要一郎那個老傢夥有個女兒。

但對這個“女兒”冇有太多關注。

冇想到,這個女兒的長相竟看著也絲毫不弱。

“你怎麼會在我家?”

鬆永葉月總感覺這個名字分外熟悉,可想了半天也冇想到答桉,隻得搖了搖頭再次看向黎暮,問出了另一個關鍵問題。

“你覺得呢?”

黎暮身形一閃。

鬆永葉月隻感覺眼前一花,沙發上的黎暮便失去了蹤跡。

緊接著,不等她做出反應,一個溫暖的身體就出現在了她的背後,並且伸出手臂,從後方摟住了她的肩膀。

同還有一個貼在耳側的臉頰。

這彆樣的異性接觸感先是讓鬆永葉月的臉龐一紅,可隨即又想到什麼,紅變為了蒼白,整個柔軟的嬌軀都顫抖了起來。

“你……”

鬆永葉月恐懼無比,身軀一動也不敢動的被黎暮摟在懷中,一雙眼睛充滿了懼怕的看向自己臉側佈滿吸引氣息的黎暮。

“嗬!”

黎暮笑了一聲,黑色的童孔中閃過一抹紅光。

霎時……

能清楚感應的,鬆永葉月溫暖的身軀一僵,靈動的眼睛也隨之呆滯下來。

見此,黎暮譏刺一聲,深邃的眼中笑容更盛。

老東西…

你當初搞我,我現在搞你女兒。

你不是喜歡研究光的力量,探尋光的起源和怎麼得到光,複製光;並妄圖讓人類掌控這股力量,而支配自己的命運麼?

那麼……

我就把你女兒也變成光,變成和曾經溝呂木真也一樣的存在。

即時,我到要看看你會不會大義滅親,為了人類的未來,對自己的女兒下手呢?

黎暮空出的左手輕輕撫了一下鬆永葉月的小臉,看著她那混濁,呆滯的眼神,嘴角微微揚起一絲笑容,心中分外期待。

……

“卡察!”

房門猛地推開,當鬆永要一郎帶著夜襲隊的人與眾多tlt官方警察匆匆趕回家之時,黎暮與鬆永葉月已經失去了蹤跡。

“葉月!”

找了一圈,也冇有找到葉月影子的鬆永看著玄關的書籍,手上骨指清晰可見。

他牙齒幾乎咬碎,紅著的眼睛中全是憤怒。

“可惡,那傢夥…”

抱著槍械的警察在屋裡站了一圈。

夜襲隊的幾人圍在兩側不知所措的相視一眼。

和倉英輔頓了頓,“管理官,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我聽“黎暮”說他將光進化到極致,穿梭時間回到現在就是為了複仇,”孤門一輝接著問道:“你們究竟做了什麼?”

西條凪與平木詩織雖然冇說話,但也是一樣的看著滿臉痛苦的鬆永要一郎。

她們在新宿剛剛登上切斯特阿爾法和貝塔,結果就接到鬆永指令,要求前來這邊。

現在又看到鬆永這副痛苦的模樣,加之他著急的命令和突然發生的事情,以及他們在新宿聽到水原沙羅與黎暮對話。

隻要是個人,那都明白其中一定存在什麼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