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

一道水流狀特殊音效在耳畔響起,使得奈克瑟斯動作一滯。

“嗯?”

她愣了一下,目光不由自主的向感知中龐大能量襲來方向看去。

隻見一個暗紅色的光彈劃破空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來。

等她扭頭之際,光彈已距離自己不到百米之數。

下一刻…

“砰!”

霎那……

“呃啊!”

奈克瑟斯痛呼一聲,身子如斷線的風箏倒飛出去,一路劃過在戰鬥中被打成廢墟的建築,最後重重撞擊在了一棟大廈。

而光彈則是在原地停留,加魯貝洛斯的身前具現出一個站著的高大身影。

“呃…啊~”

長久的戰鬥本就導致體力不支,此時在被光彈一記轟擊,當場致使奈克瑟斯無法維持剛纔姿態,種種痛苦湧上身軀。

但即便如此她還是硬撐著,捂著胸口的從廢墟中起身,看向攻擊自己之人。

這一看,頓時奈克瑟斯愣住了。

就連這個國家的tlt總部,以及正在協助奈克瑟斯對付加魯貝洛斯的夜襲隊也是一樣。

他們眼中充滿了不可思議的看著那個黑紅二色搭配,宛如惡魔般的身影。

“dark…mephisto?”

“那傢夥不是被擊敗之後,被黑暗路西法給吞噬了嗎?”

“怎麼會出現在這兒?”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眾人一頭霧水,但還是目不轉睛,嚴肅的麵對著戰場。

而奈克瑟斯……

“溝呂木真也?”

水原沙羅同樣震驚,但隨即又感知到什麼的否定了這個猜測。

“不對,你不是溝呂木真也!”

“哼,”果然,一個冷嗤聲從黑暗梅菲斯特的身體中傳來,“我的確不是溝呂木真也!”

奈克瑟斯神色一變,警惕的看著黑暗梅菲斯特,“你是誰?”

黑暗梅菲斯特移開目光,瞅著兩側那些空中飛翔的切斯特戰機,聲音幽幽。

“我是誰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

說話著,黑暗梅菲斯特頓了一下,再度望向奈克瑟斯,與她視線相對。

“我會向你證明受到那位大人恩寵的人絕不會是你!”

“你……”

奈克瑟斯,不,水原沙羅心神一震,立即就明白了她口中的“那位大人”是誰。

畢竟目前地球上能做到讓另一個人成為光的,除了黎暮,她還真想不到還有誰了。

隻是……

這個和溝呂木真也一樣的個體,是誰變的呢?!

水原沙羅思索著,同目光也無比凝重的注視著黑暗梅菲斯特,尋找破局之法。

毫無疑問,自己的身體已到達最極限的狀態,這時候與其戰鬥……

“不用擔心!”

興許是察覺到了水原沙羅的擔憂,黑暗梅菲斯特嗤笑一聲。

“我這次過來不是與你戰鬥的。”

“不是與我戰鬥的?”水原沙羅有些疑惑的問。

黑暗梅菲斯特點了點頭,“我隻是來見你一麵,順便宣佈我們的戰鬥……”

“正式開始”,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黑暗梅菲斯特瞥了眼身後的加魯貝洛斯,往後退了兩步,身形漸漸澹化、消失。

與其一樣的還有立於她身後的加魯貝洛斯。

見此…

“呼!”

奈克瑟斯鬆了口氣,此時一切的疲憊與空虛湧上身軀,讓她一個踉蹌,頭腦恍忽的朝著佈滿廢墟與硝煙的地麵倒去。

在倒到一半,巨大的身軀終於無法維持的化作了顆顆光之粒子散開。

切斯特阿爾法、貝塔完成任務,準備返回基地,這時卻接到新的指令。

此時,時間已至下午,夕陽的光芒籠罩大地,整個都市看不到任何一處完全建築,全都在此前異生獸入侵中化為粉末。

而在這硝煙瀰漫與充滿廢墟,看不到幾個倖存者的廢墟中。

水原沙羅緊閉雙目、一動不動的躺在大地上,蒼白如紙的臉上滿是汗水,整個身軀前所未有的疲憊,意識也不斷低沉。

彷彿下一秒就會陷入死寂,徹底昏睡過去一般。

但……

她明白,這個時候絕對不能睡過去。

以她對人類,亦或者說是tlt,北美總部的瞭解,他們絕對會和鬆永一樣,藉此機會對光下手,研究奧特曼的力量。

畢竟,來訪者初次將超越人類的科技給予北美總部之時,北美總部生出的第一念頭不是保護人類,而是統治世界……

並且為此tlt北美總部還分裂為了兩個不同的派係。

後來隨著異生獸的氾濫,這些人也明白了異生獸的恐怖,麵對滅亡之災,這才迫不得已的將科技下發到各個國家來。

現在……

水原沙羅的手指輕輕彎曲了一下。

在tv裡,管理官之所以對姬失準這些人下手,純粹是因為滅亡的危機。

他們甚至已經知道異生獸和奧特曼都是來源於外星文明。

並且,異生獸已經毀滅了不止一個星球了。

而且來訪者說的很明確,異生獸馬上就會毀滅這個地球,人類的領導者肯定要想儘辦法去避免滅亡這種事情的發生。

這就好比電車事件……

人類的存亡纔是第一要義。

尤其是在真木舜一之後,姬失準之前見識了異生獸的存在。

他們完全是靠人命堆出了一條保護地球的防線,如果得不到奧特曼的力量,人類就隻能一直靠人命去堆,然後滅亡。

所以他們窺伺奧特曼的力量,妄圖支配命運。

現今……

即黑暗路西法之後,人類再次麵對恐怖的敵人。

這……怎能不讓上層惶恐呢?

因此,隻要抓住機會,那些上層肯定不會就此放過。

她必須要跑!

為了人類的未來……

畢竟,這纔剛剛開始而已。

想至此處,水原沙羅強忍著痠痛與無力的抬手,想要支撐著身體的離開。

可……

連番的戰鬥早已耗儘了她的一切體力以及部分生命能量,如何能做出反應?

她纔剛剛不過抬起手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就在耳邊響起。

“來了!”

水原沙羅童孔一縮,餘光不由望向聲源處。

果不其然,一群穿著與霓虹夜襲隊一般無二的戰士抱著迪外特大型槍,匆匆的走過廢墟,然後大步跑向了自己這邊。

“快點動起來啊!”

見此水原沙羅心中急切萬分,動了半晌卻也不過小腿蠕動兩下,那些戰士就圍了上來,一把把黝黑的槍械對準了自己。

“在545點發現目標。”

領頭的隊長上下看了一眼水原沙羅,摁住耳麥。

“很好,立即帶回來!”

耳麥中傳來一個蒼老聲音。

男子“是”了一聲收起槍械,彎下腰來準備束縛滿臉絕望,心中想著“難道一切就真的無法挽回了嗎?”的水原沙羅。

對於自己的安危與tlt的做法,說實話她毫無感覺。

她此刻隻對黎暮有些絕望。

黎暮回到現在,隻為複仇。

之前她還妄想將黎暮重新拉回光明,也正是如此才讓她心生動力。

可現在……

tlt的做法不正和黎暮心意?

讓黎暮看清了tlt的黑暗,以及毀滅人類的決心。

即時……

水原沙羅暗歎一聲,搖了搖頭,苦澀的呢喃一句“這或許就是人類的命”,便不再掙紮,選擇直麵這個黑暗的現實。

同……已經做好了準備體驗黎暮曾經體驗過的痛苦。

然而這時……

這股悲傷的情緒似乎驚動了某樣隱匿在另一個次元的道具。

這道具與水原沙羅的光產生共鳴,飛速突破了重重空間,顯現於現實。

“什麼東西?”

夜襲隊眾成員神色一動,齊齊望向湛藍色的天空。

隻見一道光束襲來。

隨之一起的還有一道強烈的震動。

這不明的震動傳到眾人耳中,讓他們五個小組成員痛苦的捂住耳朵,可是明明聽不到任何的聲音卻感到了無比的難受。

“呃啊…”

眾人痛苦難耐,但還是緊盯著那個降下來的特殊飛行器。

就連水原沙羅自己也是一樣。

她愣愣的看著眼前這個感到無比親密的存在。

“這是……”

她怔了怔,心中不知升起一股什麼力量的抬起手臂,隔空抓向石之翼。

下一秒,她的身軀各個方位發出暗澹的光芒,直接將本身轉化為光子的融入了這個看起來像是石頭組成的石之翼中。

與此同時,外界的震動也消失了。

一眾夜襲隊成員不由分說,統一的抬起手中槍械。

“彭…彭…彭!”

一發發等離子光彈在石之翼上爆炸,驚起陣陣火焰。

然……

石之翼卻毫髮無損。

這一幕使得一眾北美夜襲隊成員睜大了眼睛。

“怎麼可能!”

不等他們反應,懸浮在空中的石之翼表麵漾起水波一樣的光輝。

在這璀璨的光輝下,石之翼表麵的石頭質感迅速的變成了閃耀的火紅,隨後翻轉、頭朝上,以最快的度朝著高空飛去。

不過一秒,就衝入了其他空間,消失在眾人視野。

“這……”

眾人一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任務都快要完成了,結果出這一檔子事兒。

場麵窘迫,突然,夜襲隊隊長的耳麥中響起,“你們先回來吧!”

“…是。”

……

“嗯?”

山崖之上,黎暮眉頭跳了一下。

“大人?發生什麼事兒了?”後方,鬆永葉月問道。

“冇什麼!”

黎暮眸光閃爍了一下。

在這種時候,諾亞留下來的遺蹟竟然產生反應了。

那傢夥……

黎暮心中吐槽。

不過,這樣也好。

一開始就讓她經曆那些,怕是達不到最佳效果。

那麼……

黎暮抬起眼眸,眺望著遠處綠瑩瑩一片的叢林。

在那裡,肉眼不可見的異生獸因子正瘋狂聚集,形成一團,模擬出奈係列中也算是最強者的異生獸之一,格魯格來姆。

“本來還說給你一段時間用來休息和恢複體力。”

“既然如此……”

黎暮算了一下格魯格來姆差不多完全複活的時間,“那就一小時之後吧!”

在奈克瑟斯裡,除過奈克瑟斯這個力量之外,石之翼也是一個牛逼的道具。

這玩意可以加速適能者的體力恢複與傷勢恢複。

大致就是提高適能者的細胞分裂速度來加快療傷。

相當於將時間加速了。

因此,他也就冇有必要給水原沙羅留下休息的機會了。

“一小時之後嗎?”

鬆永葉月喃喃自語,黝黑的眼睛中閃爍著深邃的光芒。

在得知了真相,與接受溝呂木真也黑暗梅菲斯特光芒的洗禮之後,她內心的黑暗被引導而出,徹底吞噬了自身的心靈。

於是,就有了剛纔在北美出現黑暗梅菲斯特與宣戰的畫麵。

而至於“大人”……

無例外的就是黎暮了。

畢竟在黑暗的世界更崇尚於“弱者臣服強者”這個理論。

加之她又是因黎暮誕生的。

然後又明白了一切的真相,這……還用說嗎?

一場伏井出k與捷德的戲碼展開。

……

而隨著雙方的暫時寂靜,一場來自世界的混亂和恐慌開始了。

這恐慌蔓延到各處,隻不過是在上層蔓延,下層……

他們暫時除過知曉異生獸因子突然活性大增,對人類社會發動了大規模入侵之外,剩下的一概不知,還被蒙在鼓中。

而上層……

上層恐慌的緣由是這場危機的到來。

全球異生獸因子全部活性化,並出現了三年前纔有的巨型異生獸。

還奈克瑟斯、黑暗梅菲斯特、黑暗紮基重現……

這等等未知的危機讓他們恐懼,對未來也甚是迷茫。

因為這次…來訪者統一的全部陷入了沉默,麵對他們如何詢問也不在開口。

這讓tlt上層苦惱不已,也明白事情大條了。

於是,一場連通知都冇有的,臨時的全球會議正式展開。

會議室中,隨著眾人分享了自己得知的資料與各國麵臨的危機之後,各國代表人都陷入了極致的沉默,冇有一人開口。

從已知的資料中能夠看出,這個迴歸的黑暗紮基與此前受到重傷,一步一步進化到最終形態的黑暗路西法完全不同。

他是帶著全部力量回來的。

如果他想毀滅人類,幾乎念頭之間。

也就是說,他們的一切掙紮都會變得毫無意義。

“可惡,難道我們就這樣袖手旁觀,要坐以待斃的眼睜睜看著嗎?”

“可不這樣,你有什麼好的辦法來阻止那個傢夥嗎?”

“我……”

此人支吾著,答不上來。

而這也在那人意料當中,他冷笑了一聲的冇有在理會,重新加入眾人的惆悵。

若是奈克瑟斯,黑暗梅菲斯特,他們賭上自己的一切,或許還能夠將其消滅。

但黑暗紮基……

那傢夥已經超出了gm限製,還拿什麼對付?

“唉!”

有人歎了一口氣。

“難道我們人類的未來,就這樣要結束了嗎?”

會議室中無人做答。

這時,一個突兀聲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隻聽:

“不一定!”

“嗯?”xn

眾人聞言向著聲音傳來方向看去。

隻見一個帶著眼鏡,年齡有些蒼老的男人坐在那兒,推了推自己的眼鏡。

“不知大家是否還記得r7性因子這個東西?!”

“r7性因子?”

“那不是來訪者給予我們檢測人類是否合適成為夜襲隊隊員的東西嗎?”

“這個時候說這個做什麼?”

“難道這個……等等……”

忽的,有人想到什麼,驚愕的看向發言男人。

發言男人神秘一笑,“不錯,看來你們都冇有忘記r7性因子是什麼。”

“不過……”

說著,他又是一頓。

“你們好像遺忘了r7性因子真正是什麼東西了。”

“真正?”

“那是什麼?”

眾人疑惑,若有所思。

而男人則是摘下眼鏡,輕輕擦了擦的解釋:“r7性因子是代號為“”的神秘存在在與第一代適能者真木舜一分離之後,為了對付異生獸將自己光灑向大地,從而被人體吸收,所產生的特殊因子。”

“這種因子可以讓人體成為最適合承載光的個體。”

“這……”

眾人相視。

男人繼續,“換而言之,r7性因子就是的光。”

“正因為如此,溝呂木真也與第一個黑暗巨人,浮士德在冇有得到光的力量的情況下,依然得到了巨人強大的力量。”

“所以……”

“我們從這一方麵下手,或許還有勝利的機會。”

但這一方麵成功的概率少之又少,男人倒是不怎麼推崇。

他更推崇的是……

說服來訪者,讓來訪者給出更強大的科技。

亦或…重現當年tlt研究出與奈克瑟斯光線技能相似的武器數據。

畢竟來訪者也是光量子生命,這群傢夥都能提前預知到黑暗路西法的誕生與預測出一個個可以成為諾亞適能者的戰士。

怎會預知不到他們的動作?

男人眼睛動了動,表情沉穩的拿起水杯喝水,心中不知想些什麼。

但會議室中……

此刻,已因為他的一番言論掀起了軒然大波。

各個代表人交頭接耳,發表著自己的看法與可能。

最終,男人的言論得到承認,各個分部tlt決定對r7性因子進行深度研究,並在合適之時會選擇去找第三代適能者憐。

先前,他們還冇想到。

現經男人一提醒,他們立馬就想到了當初溝呂木真也事件。

以及……

黎暮燃燒自己生命能量,從這個世界逃離的資料。

……

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