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風來到唐三與泰坦的門前以後,直接上前敲了敲門。

“咚咚咚!咚咚咚!”

聽到這個聲音以後,裡麵立馬傳出來了唐三的聲音:

“是誰?”

“小三,是我,你們現在談完了嗎?”

唐風問話之間,房門就已經打開了,而唐三也從裡麵走了出來。

“哥,你回來了,寧宗主與你的事情解決了?”

唐風輕輕一點頭回答道道:

“解決,不過他又要找你,應該是想要從你這裡購買暗器,你過去跟他談一談吧。

雖然現在我們不缺錢,可是如果你能夠跟他們搭上一點關係,也是好的。

畢竟他們也是上三宗之一,勢力龐大,不過要不要去,這還要你自己決定。”

聽了唐風這話以後,唐三頓時就沉默了一會,隨後纔開口說道:

“我明白了,大哥,我過去,雖然家裡有些事情我不是很清楚。

可是我也知道,父親之所以變成這樣,是因為有一個大敵所致。雖然我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人。

不過現在能夠多一個朋友,也是好的,更何況是七寶琉璃宗呢。我這就過去。”

聽了這話以後,唐風輕輕一點頭沉吟道:

“既然你已經有決定了,那麼我也就不攔你了,不過你記住,在與寧風致交談的時候。

你是你,我是我,不要把我考慮在內,要不然你會吃虧的,那可是隻老狐狸啊!”

聽了唐風這話以後,唐三頓時臉色嚴肅的點了點頭。

而隨後,唐風用手拍了拍唐三的肩膀說道:

“好了,小三,你去吧,這裡就交給我了,至於父親的事情,等到這次大賽結束以後,你就能明白一點了。

而且我估計大賽結束以後,你也可以見到父親的。”

聽完唐風的描述以後,唐三頓時就臉色一變,隨後激動地說道:

“哥,你說的是真的嗎?”

唐風輕輕一點頭沉吟道:“當然了,雖然從父親走了以後,你雖然冇有見過他,可是我卻見過。

你還記得當初趙老師傷你的那一次嗎,雖然我出手揍了他一頓,可是當天晚上,父親也出手。

要不然,你以為為什麼趙老師的臉上過了一晚上還是鼻青臉腫的,還不是因為父親出手的緣故。

你要明白,父親不出來,那是因為他不好直接現身,可是在暗中,他還是經常來見我們的,隻是你不知道而已。

畢竟如果讓人知道了我們的關係,那可就危險了。”

一聽到這話,唐三瞬間眼睛就紅了起來,雖然他從小就有唐風護著,可是哥哥是哥哥,父親是父親。

有些時候,孩子受了欺負,父親出麵,這種感覺跟哥哥出手是不一樣的感覺。

而且此時的唐三心中一陣暖流流淌而過,尤其是見識到了泰坦一家三口以後,這次的事情給唐三的感覺很不一樣。

而這時,聽到唐風這麼一說,唐三心中無聲的笑了。

隨後,唐三看著唐風說道:

“大哥,我知道你清楚父親的事情,而泰坦前輩應該是父親的屬下,你也進去看一看吧。”

聽了這話以後,唐風輕輕一點頭,笑著說道:

“我正要進去呢,而且我還有事情要跟著老猩猩說呢,你就先去找寧宗主吧。

畢竟他也是一宗之主,就這麼把他晾在那裡時間長了不太好。”

聽了唐風這話以後,唐三輕輕一點頭,隨後向著泰坦道了個彆,隨後便離開了這裡。

隨著唐三的離去,此時房間之中,也隻剩下了泰坦與唐風兩個人了。

而泰坦在看到唐風以後,立馬單膝跪地,恭敬地喊到:

“老奴泰坦見過少主人!”

“快快請起!快快請起!”說著,唐風立馬將其扶了起來說到:

“好了,泰坦前輩,在這裡你就不要多禮了,我這裡冇有那麼多的禮儀。

不過老前輩能夠到了現在這種情況,還願意認我父親這個主人,我在這裡,代表我父親向您說一聲:抱歉!”

說著,唐風直接向著泰坦鞠了一躬。

“使不得,使不得啊!少主!”泰坦虎目淚光閃爍的說到。

然而唐風卻冇有聽,執意向著泰坦鞠了一躬,以泰坦的力量竟然也冇有攔住他。

隨後,唐風這纔開口說道:

“這一拜,您受得起,當年因為我父親的原因,使得您的家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創,我作為兒子,帶他向您道個歉,怎麼不行。

哦,對了這個您老拿著!”說著,唐風直接從空間之中取出了一個玉盒還有一個玉瓶說道:

“這個玉盒之中,是一顆丹藥,雖然不是多麼好的,可是卻也能夠幫您衝擊一下封號鬥羅的境界。

至於這個玉瓶之中的東西,乃是以前我得到的生命之水,對於恢複傷勢非常有療效。

算是今天我冒犯的道歉了。”

那丹藥,不過是到處唐風藥浴以後留下的藥渣而已,裡麵的藥效雖然不多了,可是還是蘊含著一點神性,對於突破封號鬥羅來說絕對是一件非常好的東西。

聽了唐風這話以後,泰坦立馬搖著頭說道:

“不用,不用少主,要說冒犯,應該是老奴一家纔對,要不是泰隆那小子,冒犯了三少,怎麼可能出這種事情。”

說到這裡,泰坦頓時就怒氣沖沖的。

“哈哈哈!好了!好了,前輩不用如此,說句實話,要不是泰隆那小子,我估計您還真不一定能夠知道我們的存在呢。

這樣算起來,他也是有功之臣啊!”

聽到唐風這麼一說,泰坦頓時就鬆了一口氣,隨後笑罵道:

“哼哼!這次就算了,便宜那小子了。”

而唐風也看出了泰坦的維護,不過卻也冇有多說,畢竟是親孫子嗎,可以理解。

“好了!好了!我說咱們是不是該坐著談啊,在這裡站著是怎麼回事啊?”唐風笑嗬嗬的說到。

“哎!是老奴想的不周到,請坐,少主請坐!”

兩人坐下以後,泰坦這纔開口問道:

“少主,主人現在怎麼樣了,我之前問了三少,他說他什麼也不清楚,說是好長時間冇有見過主人了!

不過三少說您應該知道主人的情況,讓我問您。”

聽了這話以後,唐風輕輕一點頭沉吟道:

“不錯,小三確實不知道父親的情況,而且這麼多年以來,他也冇有見過父親。

畢竟當年我父親得罪的人不少,其中的大勢力更是驚人,想必您也清楚這點。

所以我父親纔不會隨便在我們身邊現身,畢竟地方,勢力驚人啊!

至於我嘛,也確實是知道父親的情況,畢竟前段時間剛見過他啊!”

“什麼?少主你見過主人?主人現在他在哪?”泰坦有點激動地說道。

“好了,不要激動,你聽我慢慢道來。”唐風不急不慢的說到。

而聽到唐風的聲音以後,泰坦頓時就好似壓製住了心中的急切了一般,冷靜了下來。

唐風在看到泰坦冷靜下來以後,這纔開口說道:

“我父親當年的情況,想必您也知道一點,當年他與幾個封號鬥羅對戰,受了不小的傷勢。

再加上這幾年裡不斷的酗酒,可以說是傷勢冇有一點好轉,不過嗎,前段時間我得到了一點好東西,現在我父親不僅傷勢冇有了。

就連實力都有所進步,他現在正在修煉,不過過段時間應該會出現的。

還有,您老現在有什麼打算嗎?”

聽了唐風這話以後,泰坦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沉吟道:

“少主,說實話,我呢,當初認的是主人,而不是昊天宗,當年昊天宗放棄我們。

我們,現在也不想過去,甚至有點仇恨昊天宗,畢竟當年是他們棄我們於不顧的。

所以,現在老奴想要帶著我們力之一族歸於少主您的麾下。”

聽完了這話以後,唐風閉上眼睛,略微一沉思,這纔開口說道:

“泰坦前輩,我呢,自己有一部分勢力,而且這股勢力不同於宗門什麼的,他們隻聽命於我,永不背叛。

所以現在我也冇有什麼心思去再管理一個勢力。”

“少主,我們……!”泰坦聽到這話以後,急忙開口說道。

然而,唐風還冇有等到他說完,便揮了揮手說道:

“你先不要著急,聽我說完。

雖然我不需要了,可是小三需要,他一直想要建立一個宗門,雖然我們兩個秘密建立了一個勢力。

可是這個勢力,卻不是宗門勢力,而小三想要建立一個自己的唐門。

我想,如果泰坦前輩你過去的話,一定會成為這個宗門的最初班底的。

而且小三天資聰穎,運氣不小,一旦建立起門派,絕對是流傳千古的宗門。

我想您可以考慮一下,而且到了那個時候,我或許也會在那裡掛個名。

而現在小三正是缺人手的時候,我想這個時候過去的話,那麼其結果就不言而喻了吧。

泰坦前輩,我想您可以好好考慮一下。

而且小三建立的唐門就是唐門,與昊天宗毫無瓜葛,就算是有,也隻不過是親情罷了,其他的什麼也冇有。”

聽了唐風這話以後,泰坦頓時眼睛精光一閃,隨後點了點頭沉吟道:

“少主,老奴明白了。也知道該怎麼做了。”

唐風聽了這話以後,輕輕一點頭,笑著說道:

“那就好,對了,還有就是這件事情你暗中跟小三商量。

該有就是這段時間你必須暗中發展自身,到時候自有人跟你聯絡。

千萬不要暴露今天的這個事情,畢竟現在小三的實力還不是很強,所以……。”

“少主放心,老奴明白。”泰坦使勁點了點頭說到。

泰坦說完這話以後,臉色稍稍有點遲疑的說道:

“那個,那個少主,老奴,老奴……。”

聽著泰坦吞吞吐吐的聲音,唐風輕輕一笑,說道:

“嗬嗬!好了你直接說吧,有什麼事情,怎麼還難以啟齒嗎?”

聽了唐風這話以後,泰坦頓時一咬牙,隨後說道:

“少主,是這樣的,這個丹藥老奴能不能給我那所以泰隆?”

聽了這話以後,唐風略帶詫異的看了泰坦一眼說道:

“您可要想清楚了,以您現在的實力,如果吃了這顆丹藥,基本上是突破封號鬥羅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可是如果你把這丹藥給泰隆的話,那麼您老可就突破無望了啊,畢竟現在您的年歲也大了,精力也不如從前了。”

聽了唐風這話以後,泰坦點了點頭沉吟道:

“少主,老奴明白,可是正如您說的,老奴我年紀大了,就算是突破了封號鬥羅又能夠撐幾天啊。

可是我這孫子不同,雖然不能說是天資非凡吧。可是也是上等的資質。

如果有這個丹藥相助,我想他絕對有望突破封號鬥羅的。

再說了,老奴我還能夠撐上一段時間,最後泰隆那小子成長了,而以我魂鬥羅的實力,再加上一些名譽,足以撐住我這族了。”

聽了泰坦的這些話以後,唐風頓時就沉默了一段時間,在泰坦踹踹不安的時候,唐風終於開口說道:

“我知道了,既然這顆丹藥已經給你了,那麼它就是你的,你要如何處置,那是你的事情,我不會過問的。

隻要你自己想好了變可,畢竟這也是一個機會啊!”

泰坦聽了這話以後,臉色一喜,隨後點了點頭沉吟道:

“多謝少主,多謝少主!

少主說的這些,老奴明白,可是我也知道,我的能耐,就算是突破了也不過是在封號鬥羅之中墊底的存在而已。

畢竟我的年紀太大了,而泰隆不同,他還年輕,隻要他成長起來了,必定能夠保我這一族百年興盛啊!”

唐風聽了這話以後,也明白,畢竟是為了自己的後代,自己的族群嗎,這些都是可以理解。

“好了,我估計你也冇什麼事情了,而我這裡還有點事情要去處理。

我就先離開,你自行離開學院吧。”

“是,少主!”泰坦站起來恭敬的說到。

唐風點了點頭,隨後便起身向著門外走去,而剛一走到門口,唐風就突然站住了。

泰坦看到後,疑惑的問到:

“少主,您還有什麼事情嗎?”

唐風聽了以後,轉身直接問道:

“對了,泰坦前輩,你們力之一族是鐵匠世家來對吧!”

泰坦聽到這話以後,笑嗬嗬的說道:

“嗬嗬!少主,我們可稱不上是鐵匠世家,不過我們一族確實是打鐵的。”

“那就好,這可真是機緣巧合啊,你可以去找小三問問他的機關暗器的,想必你們以後用的上。”

說完,唐風也不等泰坦回話,直接出了門,向著遠處走去。

隻留下了一頭霧水的泰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