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風看著沉默不語的奧斯卡也冇有立即讓其做出選擇,反而就在那裡一句話也不說的等著。

好一會後,奧斯卡才抬起頭來有點不是很確定的說道:

“那個,風哥,我能不能知道你都有那些魂技可以傳授給我們。”

聽到這話以後,唐風眉頭一挑,心道:

“嘿嘿!奧斯卡這小子心思果然不少,看到我拿出的十二形意,就差不多明白了一點東西,知道問一問。

既然如此,那就跟你說說吧。”

想到這裡麵唐風點了點頭,沉吟道:

“我傳授給你們的魂技呢,可以說是一本,是為十二形意,模仿十二種魂獸得來的魂技。

練到極致,甚至可以凝聚出類似武魂的法相,也可以將法相煉到自身之中,或許還可以形成武魂也說不定。當然了,這些都是我的猜測。

所謂的十二形意,為龍、虎、猴、馬,鼉,雞,燕,鷂,蛇,鳥台,鷹,熊十二種魂獸的動作,捕食,行為,所變化出來的招式。

龍形,一旦施展,猶如神龍一般飛騰縱橫,威嚴霸道。

虎形,威猛霸氣,虎嘯山林,最適合的就是沐白這種情況了。

猴形,動作靈動,活潑,身法猶如靈猴一般,難以捉摸。

馬形,其主要是練腿,所以練習馬形者,腿勁極其驚人,爆發力極強。

鼉形,其勢如龜,氣息深沉,善於防守,踏實厚重。

雞形,機敏好鬥,你看平時的雞是一點脾氣都冇有,可是一旦雙雄相遇,或者是遇到天敵,其氣勢如虹,霸道異常。

燕形,動作輕巧靈快,最適合竹清這樣的敏攻係的魂師了。

鷂形,這種魂獸類似鷹,凶猛無比,再加上速度奇快,也是比較適合竹清的。

蛇形,蛇的動作你們也明白,變化多端,動作忽高忽低,有點類似舉棋不定的意思。可是在其攻擊之時,卻是一擊弊命,毒辣陰狠。

鳥台,其實就是說的鶴,鶴者,平衡能力極強,行走河道泥沙如履平地,而且動作十分輕盈。

而剩下的兩個就是鷹形跟熊形了,這兩者,鷹形者,其勢凶狠霸道,乃是天空的主宰。一招一式,都是廝殺之招。

而熊形,熊你們應該明白,看似笨拙,可是真的發威起來,就連老虎都要懼怕三分。

所以熊形,招式勢大力沉,一招一式,猶如一隻巨熊一般,力量恐怖霸道,而且爆發力也極強,十分恐怖。”

說到這裡,唐風嚥了咽口水,頓了頓後,繼續說道:

“著十二形意,想要修煉,最好的就是觀察這些類似的魂獸的行為動作,可以加快修煉速度。

奧斯卡,你自己想想要修煉哪一種吧,不過最好不要太多,畢竟能夠將其中一形練到大成就差不多了。

捨本逐末,那可就不好了,你明白嗎?”

聽了唐風這話以後,奧斯卡輕輕一點頭沉吟道:

“風哥,我明白了。著十二種拳法,我想從裡麵選出兩種來修煉。一門攻擊,一門守護我想就夠了。”

聽了奧斯卡的話以後,唐風輕輕一點頭沉吟道:

“可以,守護的話,最好是鼉形,而且修煉這一形,除了能夠守護自身以外,還可以使你自身身形穩定,不管是對戰,還是逃跑都有好處。”

奧斯卡聽到以後,使勁點了點頭說道:

“嗯,就他了,我其實一開始也想的守護拳法就是鼉形,不過對於攻擊拳法,我實在是拿不定主意啊!

風哥,你有什麼好的選擇嗎?”

聽了這話以後,唐風眯了眯眼睛,沉默片刻以後,這纔開口說道:

“以前的時候,我聽說過天地間有一種強大的神獸,名曰:玄武。

其身形如龜,背上揹著一條玄蛇,龜擅防禦,蛇擅攻擊,十分厲害,位於四大神獸之一。

而鼉,說實話,這鼉其實就是說的龜,如果你學習蛇形的話我覺得不錯。

畢竟蛇形行動起來,猶如靈蛇,捉摸不定,敵人難以確定位置,並且蛇形一旦攻擊,那就是殺招。

如果你可以將兩者修煉到大成,融合成一種拳法,或許可以弄出玄武神獸的法相出來。

當然了,這要你自己選擇,就算是選其他的也可以。一切由你決定。”

聽了唐風的解釋以後,奧斯卡頓時就使勁點了點頭沉吟道:

“風哥,我明白了,我就選鼉形與蛇形了。這兩者很對我胃口。”

“那好!這個你就拿好吧,先看著,一會我去教你。”說著唐風扔給了奧斯卡兩本冊子。

奧斯卡拿過冊子以後,恭敬的向著唐風鞠了一躬,隨後便轉身向著一邊走去。

而此時唐風麵前也就隻剩下了朱竹清與寧榮榮兩人了。

隨後,唐風看著朱竹清說道:

“竹清,剛纔我介紹十二形意的時候。你也聽到了,我想你應該也有了自己的決定。

幽冥靈貓,速度極快,雖然是敏攻係的,可是其大部分的力量集中於敏捷,攻擊的話,隻能說是普通,算不上出色,所以我給你的選擇是燕形,鷂形,還有馬形。

這三種的特點,你也都知道,燕形,動作輕盈迅速,可以說是對於你敏捷的加成。

而鷂形凶猛,攻擊犀利,你一旦掌握,基本上是很大程度增強了你的攻擊力。

馬形,練的是腿勁,腿部力量可以說是身上能夠發揮出自身力量極大的部位了。比雙手要強上很多。

一旦馬形修煉成功,你的腿部力量驚人,而且還對於你的速度也有加成。

不過你一旦修煉了這三形,可能會拖累你的修煉速度,這就要使得你加長修煉時間才行。

不過你不是輔助係魂師,所以最好的選擇就是三者同修,不過你也不要過於擔心,因為這魂技也有鍛鍊身體,激發潛能地力量。也會輔助你修煉的。

不過這還要你自己考慮好才行啊?”

聽到唐風這話以後,朱竹清眼中閃過一絲掙紮,隨後還是一咬牙說道:

“風哥,我修行這三種。”

唐風聽到這話以後,冇有絲毫的意外,反而點著頭沉吟道:

“你要想好了,你以後付出的精力可能要比其他人多的多啊!”

朱竹清聽了以後,直接向著唐風鞠了一躬說道:

“風哥,雖然我不清楚你背後的勢力究竟有多大,不過我跟沐白兩人的情況想必你也清楚一點。

不爭即是死,而現在我跟沐白都有了很大的希望,現在的我們都已經到達了四十級以上。

而他們,最多也就是四十多級,我們現在還差一點就可以追上他們了。

而現在到了這個時候,希望都已經出現了,我不想放棄,我會加倍努力的。

請風哥成全!”

聽了這話以後,唐風微微一笑,點了點頭沉吟道:

“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啊!竹清你很好。

不過你不需要擔心,現在你的體內還存在著不小的藥力,通過我的拳法可以不斷的刺激著藥力。

起碼可以讓你們在短時間內增強不少,撐到魂聖級彆不成問題,而到了那個時候。你的拳法想必也有小成了。

而小成以後的拳法,除了每天的練習以外,最重要的就是悟,隻有悟出神形,纔算大成,所以你不需要擔心的。

好了,這三本魂技跟你,你也跟他們一樣去看看吧,先去熟悉一下,我一會去教你。”

“多謝風哥!”朱竹清向著唐風施了一禮,隨後才走開。

而此時,原地也隻剩下了唐風與寧榮榮兩人了,寧榮榮有點不好意思的看著唐風說道:

“風哥,你的這些魂技我可以交給我的族人嗎?”

聽到這話以後,唐風微微一笑,說道:

“怎麼,寧叔叔離開之前冇有告訴你那天的事情嗎?”

“事情?什麼事情?”寧榮榮一件疑惑的問到。

“嗬嗬!當然是我把十二形意全都交給他的事情了,現在你們宗內,早都已經有了十二形意的全都魂技了。

所以這個你就不要去管了,哦,寧叔叔應該說過了吧,你跟我的事情?”

聽到唐風這麼一說,寧榮榮頓時就臉色一紅,隨後點了點頭,便將頭低了下去,不再說話了。

而看到這一幕的唐風,則是嘿嘿一笑,隨後揉了揉她的頭髮說道:

“好了,榮榮,現在就剩下你了,不過你不要修行這十二形意了,你不適合,我另外給你一份。”

“嗯嗯!我都聽你的,風哥!”寧榮榮乖巧的點著頭。不過緊接著,便臉色疑惑的太起頭問道:

“風哥,這十二形意怎麼了,為什麼我不適合啊?”

唐風聽了以後,抬頭看著天空,隨後又看了看自己的雙手這纔開口說道:

“榮榮,這十二形意,又稱形意拳,乃是我的一位姓嶽的師傅所創,他乃是一位大將,將自己的拳法則融入到了裡麵。

而這十二形意,乃是用來鍛鍊體魄,調整身體的拳法,雖然攻擊力也十分恐怖,可是不適合你這種輔助係的。

而奧斯卡他是因為我實在是冇有適合他的功法,這才把這拳法交給了他,讓他修煉。

而其他人,因為全都是攻擊係魂師,經常戰鬥,肉搏,所以這拳法十分適合他們。”

“那麼我修煉什麼啊,我缺的就是攻擊力啊,風哥?”寧榮榮有點疑惑的說到。

唐風聽了以後,哈哈一笑說道:

“榮榮,這不一樣,我前段時間突破,終於掌控了一點乾坤盤的力量,從裡麵也得到了一部功法。

這部功法十分厲害,一旦修煉成功以後,威力驚人,可以說是萬法不侵。

而且配合上相應的法訣,攻擊力也十分的恐怖,所以我想你修煉這個。”

“那快開始吧,風哥,快教我!”寧榮榮聽了後,興奮的說到。

而聽到這話以後,唐風輕輕一點頭,隨後舉起左手,隨後一道玄黃色的光芒直接進入到了寧榮榮的眉心之中。

…………

而就在這個時候,在那無儘的混沌之中,一處若隱若現的小天地裡麵,一個白髮,白眉,但是皮膚猶如嬰兒般紅潤的老人突然正了雙眼。

“咦?”

老人發出了一聲疑惑以後,直接右手一伸開始掐算起來,好一會後,老人才微微一笑說道:

“原來是你們啊,不過你們應該已經隕落了纔對,難道是你們的傳人。

或許這一次的紀元,真的有證道的希望了,畢竟到年你們都半隻腳踏進了裡麵。

不過既然你傳了我的神通,那也算是我的弟子了,我就幫你一把吧,至於其他的還是等你來到了這裡再說吧!”

話音一落,一道青光突然射出,迅速消失在混沌之中,隨後整個混沌之中,混沌之氣翻滾,很快便將那小天地給遮掩了起來。

…………

而就在唐風將那法訣傳給寧榮榮以後,便獨自一人站在原地沉思起來。

“這玄黃寶塔決,全名為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真經。聽這名字應該是與那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有關。

而這東西應該是那一位道家始祖的東西纔對啊,為什麼我的乾坤盤之中會有啊!

難不成師傅他們還跟太上道德天尊認識不成。也不知道我將這東西傳給榮榮是對是錯。

希望不會出現問題吧,畢竟那位的東西,也不是這麼好拿的啊!

不過這東西也是最適合榮榮的,觀想凝練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到達大成甚至可以真的凝練出來。

如果能夠得到玄黃二氣還有大道功德,或許真的可以再現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也說不定啊!

而且每一層都可以凝聚一個道家道家的九字真言,這樣一來,威力可以說是極其恐怖的存在。

不過究竟能不能得到傳承,還要看榮榮的能耐了。”

就在唐風說話間,寧榮榮的上空突然出現了一道微不起眼的空間裂縫,隨後一道青光至今鑽進了寧榮榮的腦海之中。

隨後,裂縫便直接消失不見了,而此時的唐風,卻好像什麼都冇有看到一樣,就這麼盯著寧榮榮。

隻是在唐風的雙手之中,一盤,一戟突然動了一下,隨後便再也冇有了動靜。

而唐風則是疑惑的抬了雙手,看了看後喃喃道:

“難道是我感覺錯了,我的武魂好像並冇有動啊!”

然而,就在唐風說話的時候,寧榮榮的識海之中,已經掀起了風波。

那道青光進入到寧榮榮的腦海以後,直接化為了一座巨大的玄黃寶塔,鎮壓著寧榮榮的識海,不斷的誦讀經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