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哥,我們該如何去找那域外天魔啊?要知道,星羅帝國派遣了三位封號鬥羅都冇有找到!”

寧榮榮與唐風站在七寶琉璃宗外麵的一座小山丘之上問道。

而唐風聽了以後,沉默片刻,纔開口說道:

“這域外天魔,看起來極其狡猾,自從咱們出手將其擊敗了以後,它可是足足隱藏了六七年的時間才又重新現世的。

而這一出世,便造下瞭如此大的殺業,其凶殘程度,由此可見,非同一般啊!

而且看他的表現,好像還在忌憚著什麼,冇有大開殺戒。

而現在咱們也冇有太多的線索。要不咱們就去當初的那座山穀去看看吧!

畢竟那裡是第一次見到這傢夥的地方,應該會有他的線索纔對!”

“好!風哥,我都聽你的!”寧榮榮笑著點著頭說到。

說完,兩人便一個縱躍,跳到空中,唐風憑藉乾坤盤的力量,操縱者風之力,禦空而飛。

而寧榮榮,則是直接拿出了七星伏魔劍,腳踏七星伏魔劍,展開了禦劍飛行之術。

……

兩人的速度很快,僅僅兩天時間,便緊趕慢趕的來到了當初的那座隱藏在山林之中的山穀之中。

一來到這裡,唐風與寧榮榮兩人便看到了著斷壁殘垣的建築,還有當初戰鬥留下的模糊痕跡。

雖然已經過去了好幾年的時間了,可是這痕跡之上還是散發著一股股的淩厲氣息。

看到眼前這一幕以後,唐風眉頭一皺,一旁的寧榮榮看到了也開口說道:

“風哥,這裡的情況看起來很正常啊!跟當初我們離開的時候一模一樣,冇有絲毫變化。

那傢夥應該是冇有回到過這幾吧!咱們還下去嗎?”

唐風輕輕一點頭,沉吟道:

“下去,當然下去了,你不要忘了,這裡可是那傢夥最初的大本營啊!

要說起來,這裡絕對是他最為熟悉的地方,或許可以找到一些相關的線索。

畢竟這裡是那邪魂師祭祀之地,應該是有些東西記載的。我想咱們應該能從裡麵找到一些有用的東西。”

聽到唐風這話後,眉頭一挑,說道:

“風哥,你的意思是想要找到有關那傢夥的記載?”

唐風輕輕一點頭沉吟道:

“不錯,既然那傢夥讓人祭祀他,那就說明這傢夥絕對專門傳授過一些有關他的事情。

隻是希望那些邪魂師將這些東西都記下來了,要不然……。”

“這個有冇有,咱們再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在這裡猜也冇有,還不如去找一找。”寧榮榮笑眯眯的說到。

唐風聽了以後,也點了點頭沉吟道:

“也是,既然如此,那咱們走吧,不過這裡經過了這麼多年了,也不知道具體情況。

進去的時候小心一點,尤其是要小心一下那傢夥有冇有留下什麼後手。

畢竟這域外天魔最喜歡的就是入侵修士的心靈,敗其道心!”

寧榮榮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風哥當心,彆說他區區一個小小的域外天魔,而且還是其中不知道那一級彆的雜魚。

就算是他們之中真正的天魔來了,我也不懼,我可是得到了老師給我的一點天地玄黃玲瓏塔的本源啊!

我的武魂玄黃琉璃塔也具有不小的萬法不侵,萬邪難入的能力。雖然冇有老師的那個厲害,可是區區一個域外魔頭,還傷不了我。”

唐風聽了這話以後,微微一點頭沉吟道:

“既然如此,那就好,你去吧,咱們分頭找,不過記住,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知道了~!”寧榮榮無奈的點了點頭,隨後便隨便找了一個方向走去。

而唐風看到以後,輕輕一搖頭,隨後轉身向著另一邊慢慢走去。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了,唐風與寧榮榮兩人已經在這山穀之中找了整整一天的時間了。

而此時的太陽已經西斜,山林之中也開始黯淡下來。而唐風與寧榮榮兩人則已經差不多找遍了整個山穀。

此時的兩人,已經來到了最中間的那座封號鬥羅級彆邪魂師的住處。

兩人來到這裡以後,相視一笑,隨後唐風開口道:

“唉!這真是時間飛逝啊!轉眼間就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了。想當初咱們兩人就是從這間屋子裡麵搜所出了那龍血王參啊!

要不是有搜出這龍血王參,咱們的金丹還真未必能夠練成!”

聽到唐風這話以後,寧榮榮也是一件讚同的點了點頭說道:

“是啊!都已經過去這麼多年了,對了,風哥,我記得當初咱們好像隻是從這裡找到了那龍血王參就急忙忙的走了吧!”

唐風微微一笑,說道:

“是啊,當初我雙臂受到重創,傷勢不輕,找到寶物以後,就早早地走了,也冇有再仔細搜查。

希望這最後一間房子不會讓我失望啊!”

“嘻嘻!風哥,不會的,我有預感,這裡麵咱們絕對大有收穫!”寧榮榮笑嘻嘻的說到。

唐風聽了這話以後,點了點頭,冇有多說什麼,隻是打開了門,隨後兩人便走了進去。

一進到裡麵,兩人便看到了那眼熟的場景,還有那已經被打開的暗格。

“找找吧!榮榮!看看能不能找出一些對我們有用的資訊!”

“好的!風哥!”寧榮榮笑著點了點頭,隨後兩人便開始在這裡尋找起來。

兩人在這裡麵仔仔細細的找了足足十多分鐘以後,兩人又重新回到了大堂之中。

“榮榮!冇找到?”唐風問道。

寧榮榮聽後,閉著眼睛搖了搖頭沉吟道:

“冇有,臥室裡麵什麼都冇有,隻有一張床,還有一些傢俱,那些傢俱我都看了一遍,可以都冇用!”

聽到這話以後,唐風頓時就眯起了眼睛,低聲說道:

“什麼都冇有,不可能啊,難不成那傢夥根本就冇有記下有關這邪神的情況!

不對,不對,一定是有哪裡被我們遺漏了,遺漏了什麼地方啊!

找過的,冇找過的,等等!找過的,冇找過的!”

說著,唐風直接轉頭看著寧榮榮說道:

“榮榮!你又重新找了那個當初藏著龍血王參的暗格了冇有?”

寧榮榮聽了以後,搖了搖頭沉吟道:

“冇有,我找它乾什麼,以前我們不是看過嗎?”

唐風聽後,輕輕的說道:

“榮榮!現在我有一個想法,一個猜測,走咱們去看一看!”

說完,唐風直接向著那邪魂師的臥室之中走去,幾個呼吸的時間,兩人便來到了那暗格之處。

“風哥!這裡看起來挺普通的啊!冇什麼特彆的,就是普通的暗格罷了!”寧榮榮看著暗格說道。

而唐風卻眯著眼睛,盯著這暗格好一會後才說道:

“嗬嗬!普通暗格!榮榮,你再仔細看一看,這是普通暗格嗎?”

“什麼意思?”寧榮榮一聽到這話,頓時心中一驚,隨後便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幾分鐘後,寧榮榮突然驚呼道:

“這,這東西竟然可以遮蔽我的精神力探查,而且這上麵的紋路看起來,好像也有點不太對,不自然。”

聽了這話以後,唐風微微一笑說到:

“不錯,你總算是看出來了,這諸天萬界之中,修為高絕者,有許多,而產生的奇珍異寶也無數,能人研究出來的奇特技能也有很多。

而且其中能夠遮蔽彆人精神力探查,神念,神識探查的很是數不清。

所以,有的時候,有一副好的觀察力,那是必要的。”

說著,唐風微微一抬頭,而寧榮榮在聽到這話以後,卻直接吐槽說道:

“嘁!有什麼啊!你還不是靠著你那雙眼睛啊!還跟我說什麼觀察力!”我看書

聽了這話以後,唐風頓時眼角一抽,隨後急忙開口說道:

“好了!好了,我們走吧,時間不早了!”

說完,唐風伸出手,再那暗格裡麵輕輕的敲了三下,隨即,裡麵露出了一個小小的鐵環。

隨後,唐風抓住鐵環,使勁一拉。

“哢嚓!!!”

“轟隆隆……!”

在唐風將那鐵環拉起來的瞬間,在牆角一座椅子下便出現了一個看起來可以容納一人進入的洞口。

而那洞口之上的石頭,竟然足足有著接近一米之厚,看上去十分堅硬。

看到這一幕以後,唐風這才點了點頭沉吟道:

“原來如此,怪不得這洞口不好找啊!在這種隱秘的地方,而且還有椅子作為遮擋物。

再加上石磚太厚,不會出現異樣的響聲,所以纔沒有被髮現嗎?”

說完,唐風看了寧榮榮一眼,隨後兩人便直接跳入到了那洞中,不一會的功夫,兩人便來到了一處看起來很是奇怪的密室之中。

“風哥!這密室看起來好奇怪啊,這裡好像也冇有放著什麼重要東西吧!”

唐風聽了以後,搖了搖頭,指著牆壁說道:

“榮榮,你看這裡!”

“這,這上麵怎麼會有圖案,而且這東西我怎麼看著如此眼熟啊!”寧榮榮有些驚訝的說到。

“嗬嗬!能不眼熟嗎,這不就是他們祭祀廣場上麵的畫麵嗎?

隻不過這畫上的是一副祭祀的場景,有著祭品,而我們當時看到的是空曠的祭祀廣場罷了!”

聽了唐風這話以後,寧榮榮頓時仔細的看了起來。

而就在這時,唐風突然開口道:

“找到了,找到了!”

“找到什麼了?風哥!”寧榮榮走過去問到。

而唐風則指著那牆壁上的一行字說道:

“這裡,你看!”

寧榮榮聽後,望著那行字輕聲念道:

“吾乃一偏僻小村之中的魂師,天生武魂變異,鐮刀成為了勾魂鐮刀。

隻不過吾之資質不好,天生魂力也不高,終於在吾需要瓶頸五年以後,吾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那就是出山尋找機緣。

…………

找到了,終於找到了,吾經過跋山涉水,終於尋找到了方法。吾在一個殘破的山洞之中找到了一個黑色的雕像。

那雕像之中,有著一位傳說之中的神靈,他告訴吾,隻要吾給他提供信仰,便可以幫助吾修煉。

我最終相信了,便帶著那雕像回到了村子裡麵,並且發動了全村祭祀,信仰神靈。

…………

變了,全都變了,人變了,神也變了,神開始嗜血,而吾也開始變得偏執,暴躁,噬殺。

然而,在一次祭祀之時,吾好似隱隱約約聽到了神靈的話,他不讓吾再祭祀了。

可惜,那時的吾已經陷入到了偏執的狀態,難以自拔!

不過也正是那一次,神靈發出了一絲力量,而吾我清醒過來一段時間。

正是趁著這段時間,吾打造了這個密室,吾不求什麼。隻求如果有一天,有人能夠看到這些東西。希望可以告訴大陸上的人。

那神靈不是神靈,乃是一怪物,不折不扣的怪物,它嗜血成性,暴虐,無道,噬殺,混亂……。

最後,希望吾不會對整個大陸造成太大的傷害吧,畢竟吾已經撐不住了……!”

說道這裡,那人的話語戛然而止,而在那些字的後麵,還佈滿了許多的刀痕,看樣子是發瘋後斬出來的。

而寧榮榮在讀完以後,臉色難看的說道:

“域外天魔,該死!!!”

唐風聽了這話以後,也點了點頭沉吟道:

“不錯,它確實該死。不過現在我已經有辦法尋找它了。不過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它當時究竟是附身到了什麼東西身上。

隻有弄清楚這一點,我們纔好動手。

榮榮,我們走,去天星城還有那個最先被屠的小山村看一看!”

“嗯!”寧榮榮也點了點頭,隨後兩人便走出了密室,也不顧天色已黑,便直接虛空飛走了。

在天亮時,兩人已經來到了天星城不遠處的一座小村莊之中。

“榮榮,我們下去吧,這座村莊就是當初第一個發現問題的村子,那人就在村子裡麵,咱們先進去打探一下情況,休息一會,再進城!”

“一切都聽你的風哥!”寧榮榮點頭說到。

“好,那跟我來吧,咱們先找個地方休息一會!”說完,兩人便直接飛了下去,來到了一處酒館之中。

在這種地方打探訊息是最為容易的,而且這種地方也是訊息最靈通的地方。

唐風與寧榮榮兩人一來到這裡,便過來了一個服務員,笑著對唐風說道:

“不知兩位是要吃些什麼東西,我們這裡有……。”

然而,還冇有等到那人說完,唐風直接擺了擺手說道:

“不用如此麻煩了,把你們最為擅長的都給上一份。”

“好的!這位少爺您稍等一會!我這就吩咐廚師給您做!”說完,那服務員便向著後廚走去。

然而,唐風看到以後,卻向著另外一個服務員招了招手,那人看到以後,立馬走了過來恭敬的說道:

“不知道您有什麼事情嗎?”

“我們夫妻兩人是來這裡找人的,不過卻發現那天星城之中空無一人,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唐風表現得一臉疑惑的說到。

而那人聽到唐風這話以後,頓時臉色一變,隨後臉色蒼白的說道:

“您是來找什麼人的,他原先是在天星城生活嗎?”

唐風聽後,輕輕一點頭沉吟道:

“不錯,以前我那朋友在天星城生活。我們以前是一個學院的同學,關係很好,這次我是應他的邀請來這裡參加他的婚禮的,可是去了以後卻發現那天星城怪異的很,空蕩蕩的,冇有絲毫的動靜,我們擔心有問題,也就冇有進去。

不知你能否跟我們說一下,這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聽了唐風這話以後,那服務員的臉色稍緩,隨後開口道:

“小哥,你多虧冇有進去啊!那天星城出事故了,裡麵死人了!而且是全城都死了,冇有一個活著的!

除了那天在外麵的人以外,冇有一個活著的!

據說裡麵死的那些人,死狀非常奇怪,渾身冇有絲毫的血液,整個人麵目猙獰。

有人說這是天星城鬨鬼了,從此以後,冇有人敢進天星城了。

小哥我勸你還是從哪來回哪去吧!你那朋友估計也死了,所以……。”

說道這裡,那服務員便不再開口了,而就在這時,另外一個桌子的客人突然喊服務員。

那人便向著唐風告了個罪,隨後便要離開,而就在這時,那服務員突然轉頭四下裡看了看後,低聲說道:

“小哥,看你人不錯,我就再告訴你一個訊息,天星城不是第一個被屠的,據說在之前還有一個天水村被屠了。

但是他們之中卻逃出了一個人,來到了天星城求救,可是冇想到天星城竟然也完了。

所以,那人都快要瘋了!”

聽了這話以後,唐風與寧榮榮兩人頓時相視一笑,隨後點了點頭沉吟道:

“多謝你相告了,這點東西不成敬意。”

說完,唐風便塞了五枚金幣在那服務員的手中,而那服務員則是興高采烈的跑到了另一邊去了。

“榮榮,休息會後,我們去找一下那天水村的人,看來這最終的答案,還是在那天水村啊!

這還真是緣分不淺啊,我們!”唐風感歎道。

寧榮榮聽了以後,也是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