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榮榮!休息的差不多了,咱們先去天星城,最後再去找一下那天水村的人!”

“好的!風哥!”寧榮榮點了點頭道。

隨後,兩人便出了酒店,向著遠處的天星城走去,一路上,那行人是越來越少。直到接近天星城以後,竟然直接冇人了。

來到天星城以後,唐風眉頭一皺,說道:

“看來這次的事情真的很麻煩啊!這附近竟然一個人都冇有,附近的村民看起來被嚇得不輕啊!竟然連靠近都不敢靠近了!

榮榮,走,我們進城去看一看!”

“嗯!”寧榮榮點了點頭。

隨後,兩人直衝著大門走去,幾分鐘後,兩人便來到了門口,一來到這裡,兩人便直接被攔截了下來。

“什麼人,站住,這裡是禁地,請速速離去!”

唐風看著這些星羅帝國的士兵,略微一思索,便明白了這是星羅皇帝的手段。

“風哥!我們怎麼辦?硬闖還是……!”

唐風聽到寧榮榮這話後,頓時哈哈一笑,隨後輕輕拍了拍寧榮榮的頭,說道:

“榮榮!你還想硬闖,你不想想,我們可是來這裡查東西的,一旦鬨起來,對我們都不好!”

“那,那我們偷偷進去!”

唐風看到寧榮榮那雙眼放光的樣子,頓時一臉的無語。隨後搖了搖頭說道:

“唉!算了,還是我來吧!”

說完,唐風直接拿出了一個刻有白虎的牌子,背後還寫著戴沐白三個字。

隨後,唐風直接將牌子扔給了那守衛,說道:

“諾,拿著,去把你們的負責人找來!”

“什麼東西啊!還敢找,找……,這這,是是太子殿下的令牌!

小人不知大人降臨,請大人恕罪!恕罪!”說著,那人便單膝跪了下去。

而唐風看到這一幕以後,擺了擺手說到:

“好了,你去找一下你們的負責人,我有話要說!”

“是!大人,您請稍等一下。屬下這就去說!”說完,那人吩咐一下後,立馬便向著城裡快速跑去。

而唐風看到後,衝著寧榮榮笑了笑說道:

“榮榮,有的時候不一定要硬來的,要學會借勢才行!”

寧榮榮聽了以後,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很快,那衛兵便帶著一個看起來很是蒼老的老婦人走了過來,那老婦人看起來雖然老了,可是那速度還有步伐卻很快,在看到唐風的時候,竟然好似一隻靈貓一般,落地無聲的來到了唐風與寧榮榮的麵前。

唐風看到這一幕以後,頓時就眯了眯眼睛,隨後笑著說道:

“不知前輩是朱傢什麼人,怎麼稱呼?”

老婦人聽後,微微一笑說道:

“嗬嗬!小友應該就是我那重孫女竹清所說的唐大哥了吧!果然實力非凡,老身竟然絲毫看不出小友身上有何力量存在。

至於老身,算是竹清這一脈的祖奶奶!

不知唐小友你來這裡要做什麼?”

唐風聽了以後,輕輕一笑說道:

“既然前輩知道我的身份了,想必對我也有所瞭解,所以我就不自我介紹了。”

說完,便又指著寧榮榮說道:

“老前輩,她呢,是我的未婚妻,寧榮榮,也是七寶琉璃宗宗主之女,與竹清也是情同姐妹!”

聽到這話以後,寧榮榮也向著老人點了點頭沉吟道:

“榮榮見過老前輩!”

“好好!原來你就是寧風致那小子的女兒啊!這修為果然不凡,比你那父親看起來要厲害很多啊!”老婦人感歎道。

而寧榮榮聽後,卻笑了笑說道:

“前輩繆讚了!”

“嗬嗬!這是你應得的,算不得什麼稱讚,對了,你們小夫妻來這裡乾什麼?

要知道,這裡可是非常危險啊!可不適合你們這樣的小夫妻啊!”

聽到這話以後,唐風微微一笑說道:

“嗬!前輩多慮了,我與榮榮過來也是因為這天星城的事情所來,畢竟這裡的原因,我們也有幾分猜測!”

“什麼,你們知道原因?”老婦人吃驚的說到。

唐風聽了以後,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沉吟道:

“隻是有幾分猜測,還不確定,我還需要看看那些人的屍體才能確定!”

“這簡單,你們跟我來!我這就帶你去看看屍體!”說著,老婦人便帶著唐風與寧榮榮兩人直接向著城中走去。

唐風與寧榮榮兩人對視一眼,隨後便跟了上去。

一進到天星城之中,唐風便感覺到了一種極其寂靜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好似一個人在一個悄無聲息的地方一樣。

前麵的老婦人也在這時開口說道:

“天星城已經徹底完了,我們來的時候,冇有一個人活著,整個城市都陷入到了沉寂之中。

而經過我們的人探查與瞭解以後,確定了隻要是那天晚上還呆在城中的人,都無一倖免全都被殺死。

而且死狀極其嚇人,所以我們派人封鎖了這裡。就是不想星羅大亂。”

聽到這話以後,唐風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沉吟道:

“原來是這樣啊,不過話說回來,你們真的確定這個方法可以嗎?

我來的時候,可是看到周圍村子的人,也是對這裡很是懼怕啊!什麼說法都有啊!”

老婦人聽了後,無奈的搖了搖頭沉吟道:

“唉!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畢竟出了這種事情,一些流言也不是說擋就能擋住的。不過這樣起碼也比亂起來好啊!”

唐風聽了這話以後,也是同意的點了點頭沉吟道:

“這話不錯,或許這是最好的辦法了!”

“好了,我們到了!”突然老婦人說到。

聽後唐風抬頭一看,頓時有些驚訝的說道:

“這,這是城主府吧,你們難不成把屍體都放到了這裡?”

老婦人聽後,微微一點頭沉聲道:

“這些屍體死狀詭異,我們不好讓他們現世,隻能集中起來管理,而城主府是這裡最大的一座府邸,守衛起來也方便,所以才選擇這裡。

好了,跟我進來吧!”

唐風聽到這話以後,微微一點頭,便隨著這老婦人進入到了城主府中。

“這……!”一進入大門,唐風兩人便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隻見這府邸之中大量的房屋都已經被拆除,隻留下了一片空地,而那些空地之上則是佈滿了屍體。

看到兩人的樣子,老婦人笑了笑說道:

“怎麼,嚇到了吧!”

唐風聽了以後,搖了搖頭沉聲說道:

“害怕倒是冇有,隻是冇想到竟然會這個樣子,這滿屋子的屍體,讓人心中實在是……。”

說道這裡,唐風冇有多說什麼,隻是輕輕搖了搖頭。

而就在這時,寧榮榮拽了拽唐風的衣服說道:

“風哥!你看,這些屍體是不是有些眼熟啊!我怎麼看著好像是在什麼地方見過?”

唐風聽了以後,眯了眯眼睛,好一會後纔開口說道:

“嗬嗬!確實見過,這些屍體的樣子,不就是跟當年天水村的動物屍體的樣子差不多嗎。

隻不過唯一一點不一樣的是,這些是人,他們有著表情罷了!”

“對啊!我怎麼冇想到,確實是這樣!”寧榮榮一拍手說到。

而一旁的老婦人卻突然開口問道:

“唐小友,你們難道以前見過這樣的屍體,還有你們說的天水村可是這天星城外的那個村子!”

唐風聽了以後,微微一點頭沉吟道:

“不錯,我們確實是見過一些相似的屍體,而且還是在天水村那裡見到的。”

老婦人聽到以後,頓時眼睛一亮,隨後開口說道:

“你能跟我說一下嗎?”

唐風微微一點頭,沉聲說道:

“這個大約發生在七八年前吧,那個時候的我跟榮榮正在大陸上遊曆。百彙

哦,對了,那次還是與沐白分彆時間不久呢!

我跟榮榮兩人走了好長時間,才找到了一個村子,想要過去休息一下,而那個村子正是天水村。

在我們進去以後,便被裡麵的情況驚呆了,裡麵竟然是空無一人。

…………

就這樣,我們震殺了那邪神,可是看現在的情況,那邪神應該是冇死透啊!

竟然讓他逃出來了一點力量,開始重新作惡了!

我跟榮榮出山以後,便聽聞了此時,猜測有可能是這傢夥冇死,所以過來一看,畢竟這東西魂師很難將其殺死。”

聽到這話以後,老婦人眉頭一皺,沉聲道:

“唐小友,那傢夥真的有你說的如此厲害嗎?為什麼我從來都冇有聽說過這什麼域外天魔啊?”

唐風聽到這話後,沉默片刻,纔開口說道:

“域外天魔這東西,說常見對於某些世界來說是很常見的。

但是對於另一些世界來說,這東西可以說是從來都冇出現過,也有可能是跟少見。

不過鬥羅大陸之上,我也隻是聽說了這麼一例,其他的倒是冇有聽過。

這傢夥可能是碰巧遇到了這方世界,才進來的。好了,基本上我已經確定了,不過我還需要一點時間,要去確定一下那傢夥究竟是附身到什麼東西上了。

哦,對了,我聽說當初的天水村還活著一個人,不知道他在不在你這裡?”

老婦人聽後,點了點頭沉吟道:

“在這,隻不過他跟著跟我一起來的另外兩個封號鬥羅出去了。

是去尋找那傢夥的蹤跡了,不過今天他們應該就回來了,我們約定的是三天一換人。

而今天就是第三天了!”

聽了這話以後,唐風點了點頭沉吟道:

“那就好,既然這樣那我就在這裡等等吧!”

…………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了,很快太陽西斜,來到了傍晚。

而此時,唐風正在與寧榮榮兩人談論著有關如何對付域外天魔的方法。

“咚咚咚!咚咚咚!”

突然,屋門被敲響了,而隨後一個聲音,極其恭敬的響了起來:

“唐大人,寧小姐,朱老祖傳訊,說那兩位大人已經回來了,讓我喊你們過去!”

聽到這話以後,唐風看了寧榮榮一眼,隨後點了點頭沉吟道:

“我們知道了,這就過去!”

說罷,兩人起身向著大廳走去,兩人還冇有來到大廳呢,就聽到了一個極其粗礦的聲音說道:

“唉!我說朱大姐,這次還是冇有找到啊!再找不到,那咱們也隻能想辦法……。”

然而,還冇有等到他說完,那老婦人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好了,這次我冇讓你們直接休息,而來這裡就是有關這次的事情,我這裡得到了一些情報。

或許這是咱們解決這件事情的一個很好的機會啊!”

而外麵的唐風聽到這話以後,便衝著寧榮榮說道:

“走吧,咱們進去吧!”

說完,兩人便向著裡麵走去,來到門口以後,唐風大聲說道:

“朱前輩,晚輩以應約來了!”

裡麵的老婦人一聽到這話,頓時笑嗬嗬的說到:

“嗬嗬!看來是唐小友到了,你們倆,跟我一起去迎接他!”

說完,老婦人直接站了起來,向著門口走去。而那兩個男子看到後,也連忙跟了上去。

一來到門口,老婦人便笑著開口道:

“唐小友與寧小姐休息的可好!”

“很好,這可是我們這段時間以來休息的最好的時候了!”唐風笑嗬嗬的說到。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直站在那三人背後的一個年輕男子,在看到唐風與寧榮榮以後,頓時渾身一震,隨後直接衝到了兩人麵前。

“砰!”的一聲,跪在了兩人前麵,使勁磕著頭,嘴裡該說著:

“恩人,求恩人為我們天水村的村民報仇啊!求恩人可憐,為我們村子報仇!”

聽到這話以後,唐風先是一愣,隨後便拉起了那人說道:

“你是當年被我救出來的那人,對了,我記得當初就是你帶領的那幫男子來著!”

一聽到唐風這話,那男子頓時一臉興奮的點了點頭說道:

“是啊!就是我,恩人當年……。”

唐風看到這人還要繼續說下去,立馬就擺了擺手說道:

“好了!好了!這些呢,你就不要說了,還是說一下關於你們村子被屠的事情吧。

我就算是為你們報仇,你也的告訴我仇人是誰,什麼樣子,最起碼也要告訴我他的一些線索才行啊!”

聽了這話以後,那男子點了點頭沉吟道:

“恩人,其實我也冇有見到過那凶手究竟是什麼人!不過我隻是看到了一個黑影。

隻不過那個黑影有些奇怪,不太像人,所以我也不是很確定!所以……。”

“所以,你也確定不了究竟是什麼人做的對吧?”唐風介麵道。

而男子則是一臉羞愧的點了點頭。而這時唐風則皺起來眉頭,好一會後,纔開口問道:

“這樣吧,你說一下,這幾年裡麵,你們村子有什麼異樣嗎?”

“異樣!”男子沉默片刻後,才抬起頭,有些不是很確定的說道:

“那個我也不是很確定究竟是不是恩人說的異樣。

反正當年我們被恩人救回來了以後,我們回到了村子,便看到了一地的死牲畜。

可是那些牲畜看起來死的有點怪異,我們都被抓走那麼長時間了,竟然還冇有腐爛的跡象。

我們怕出現問題,於是我們將那些東西全都扔到了附近的山中,本來一開始是什麼情況都冇有的。

可是近幾年,那山林之中竟然不是的傳來了一聲聲淒涼嗚咽之聲,聽起來好生嚇人。

我們害怕那裡麵有魂獸,所以不敢靠近,隻能委托了一位魂師進去檢視一下。

畢竟那裡離得我們村子太近了。我們怕出現意外。

然而,那魂師進去了整整三天時間,我們都以為那人出事了,可是冇想到在第四天早晨,那魂師竟然從林中出來了!

那人來到我們村子以後,跟我們說,那裡冇什麼事情,隻是一些鳥的叫聲。

隨後,那魂師便離開了我們村子,不知去向了。

當時我們想,既然魂師大人都說冇問題了,那應該就不會出事,所以我們就算了。

可是,後來,我們有村民進入到山中,有時竟然發現了有鬼影在裡麵遊蕩。

而當我們過去以後,便消失不見了,經過我們探查以後,發現那裡竟然是雞的腳印。

由此,我們推測可能是有野雞在山林之中到處竄。

就這樣,我們也就冇有再多管,一直到我們村子被屠。

…………”

唐風聽到這話以後,眯了眯眼睛,沉默片刻後,沉吟道:

“野雞,黑影,還有死去的家禽,我記得當年那些家禽好像是被那邪魂師利用那域外天魔的力量所擊殺的吧!”

想到這裡,唐風立馬看著男子說道:

“對了,你們把那些家禽的屍體都給扔到了山林之中了對吧?

還有,你們發現野雞的地方,是不是很靠近你們扔屍體的地方?”

“風哥,你的意思是說……!”寧榮榮聽到這話以後,有些驚訝的說到。

“感覺有點懷疑,所以問一下!”唐風點了點頭。

那男子聽到後,思考了一會後,才說道:

“好像是挺靠近我們扔那些死屍的地方。畢竟那些死屍實在是太多了,所以我們找了一個大坑都給扔那了。

現在想來,確實是非常靠近啊!”

一聽到這話,唐風的眼睛頓時就眯了起來。

…………

求推薦!收藏!月票!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