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小風啊!你不會是以為那凶手就是當年的那些死去的家禽畜生吧?”一旁的老婦人聽後,有些疑惑的問道。

唐風聽了以後,點了點頭,嚴肅的說道:

“我確實有這些想法,畢竟那域外天魔當時已經被我打的本源破碎。

在那種情況以下,能夠逃出來,也就是一點本源而已,而那點本源還不足以讓其能夠控製住一位魂師。

而且在那種情況之下,他選擇被他殺死以後,身上帶著域外天魔氣息的人是最佳的選擇。

但是在那種緊急情況之下,他根本就允許他跑出去太遠的聚集,因為力量不夠。

而當時邪魂師的山穀,有我跟榮榮在,他也不敢多待,所以天水村,那個被邪魂師利用域外天魔的力量掃蕩過的村子,成了他最佳的選擇!

這麼一來的話,那村子裡麵那個時候還冇有村民回去,而那些家禽牲畜便是他最好的選擇了。

並且因為那些死去的家禽牲畜,還不會被人去在意,所以更加的不會有人發現。

所以,這個的可能性很大呀!”

聽到唐風這話以後,老婦人還有另外兩個封號鬥羅開口道:

“按照你這種說法,那那所謂的域外天魔,他真的有這麼恐怖嗎?而且附身到家禽畜生身上,還能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唐風聽到後,輕輕一搖頭沉吟道:

“說真的,這域外天魔真正的力量根本就不是和我們的力量一樣。

他們所使用的,可以說是心靈的力量,你們也可以理解為,他可以乾涉你的精神,思想,意識。

這纔是域外天魔所擁有的力量。而且極其厲害。想必這些死去人的屍體你們都已經見過了吧?

每一具屍體,雖然死去了,可是臉上卻全都掛著一種愉快的笑容,難道你們就不覺得奇怪嗎?

雖然他們具體的死因是體內血液生命力被奪走,可是那種痛苦之下,怎麼可能不發出響聲。

唯一一個解釋就是被人限製住了,而看樣子,就是被那域外天魔利用心靈上的攻擊,這纔沒有讓他們有機會發出呼聲。

還有,剛纔他說過了,在他們扔掉那些家禽畜生冇多久以後,山中便傳來了詭異的響聲。

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這應該是那傢夥的手筆了,他要回覆,應該是在不斷的吸收著那些家禽之中殘留的一部分力量。

雖然稀少,可是應該能夠讓他將自身不穩定的力量穩定下來。

還記得他們找的那個魂師嗎,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那個魂師應該也是被域外天魔迷惑了心智。

這才使得他從那山林之中,待到了第四天纔出來,而且出來以後,說了一句便離開了。為冇有索要報酬。

這件事可是對吧,既然那魂師接了這單子,這也就說明他是想要那筆報酬的,可是卻直接走了。

這由此可以看出一點,那就是那魂師有點不正常。”

聽了唐風的分析以後,老婦人直接轉頭看著那男子說道:

“你來說說,當時那魂師究竟是什麼情況?”

男子聽後,思考了好一會纔開口說道:

“啊!我想起來了大人,當時那位魂師,確實有點不太正常,隻是我們當時冇有太在意而已,隻是以為他累了。

那個魂師出來以後,眼中冇有絲毫的神采,很是淡漠,就好像,就好像一個死人一樣,對,就是死人一樣。”

聽到男子這麼一說,在場的所有人都渾身一震,隨後全都將目光看向了唐風,因為他們意識到,唐風考慮的或許是對的!

而唐風看到他們的目光以後,則是繼續說道:

“我記得剛纔他說過,在那天早上,他看到了黑影,隻不過那黑影不像人對吧?”

男子聽後,點了點頭說道:

“嗯,那黑影確實不像人,雖然我不是魂師,可是我也知曉,魂師的武魂是各種各樣的。

而且我也見過魂師動手,雖然他們可以變成那種樣子,可是……,可是那個黑影給我的感覺就是不像人!”

聽到這話以後,唐風與寧榮榮對視一眼,隨後開口道:

“那,你覺得它像什麼?”

“像,像,對了,像是一隻大型的野雞,那個黑影的樣子實在是太想了!

而且他還有一對翅膀,實在是太像了!”

聽到這話以後,唐風眯了眯眼睛,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隨後開口說道:

“對了,你還記得當初你們扔掉那些家禽牲畜的地方嗎?”

“記得,當然記得了!”男子使勁點了點頭沉吟道:

“那個地方我們都不可能忘記的,那可是我們近幾年最讓人害怕的地方了!”

聽了這話以後,唐風微微一笑,說道:

“那就好,你帶我走一遭,去那裡看看情況。”

“好的,恩人!”男子立馬答應道。

隨後,唐風轉頭看著寧榮榮,還有星羅帝國的三位封號鬥羅說道:

“榮榮,三位前輩!一會我打算讓這傢夥帶路,去那山林之中看一看。

但是,我這裡還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想要讓前輩打探一點事情!”

“哦?什麼事情,說來聽聽?”老婦人笑眯眯的說道。

唐風聽了以後,微微一點頭,隨後沉吟道:

“事情是這樣的!前輩,既然域外天魔是奪取他人的生命力來恢複自的力量,

不過現在他犯下瞭如此大的罪孽,我想他隻要不傻,就絕對不會再亂來的。

所以,他最有可能的就是從一些戰爭死人之中奪取力量恢複。這纔是最有可能的。

所以,我需要前輩你們發動勢力,去探尋一下這段時間,哪裡發生過大的或者小的戰爭。

並且在那裡麵死的人中,有冇有樣子比較詭異的。”

聽到唐風這話以後,老婦人頓時眼前一亮,隨後點了點頭沉吟道:

“這個我們明白了,我們這就去讓人打探。”

“那就好,”唐風點了點頭,有對著寧榮榮說道:

“榮榮,你也聯絡七寶琉璃宗,還有唐門,三豐商會,一起打探訊息。”

“嗯,我知道了,風哥,放心交給我吧!”寧榮榮點了點頭說道。

“哦,對了,你們重點打探一下,看看那些戰場之中有冇有類似鳥類,雞類或者魂獸出現。

這非常重要,我懷疑那傢夥可能扮成了魂獸,混入其中了!”

“好的,我們知道了!我們這就去安排人!”

唐風聽後,微微一點頭,隨後便轉身對著男子說道:

“行,既然她們都瞭解了,那我們也該出發了,跟我來!”

說完,唐風直接一手抓住了男子的肩膀,帶著他直接飛到了空中,向著那天水村飛去。

很快,以兩人的速度便來到了天水村之中,一來到這裡,唐風便感受到了這裡充滿了死寂的感覺,就好像破財了好久好久一樣。

“果然,這種感覺就是那域外天魔的感覺,死亡,破壞,殺戮,這便是那傢夥最為擅長的啊!”

唐風感歎了一句以後,轉身對著男子說道:

“好了,到你了,來指路,咱們直接去你們拋屍的地方。”

被唐風提在半空中的男子雖然還是有些不適,可是還是點了點頭,轉頭觀察了一會後,直接指著西邊說道:

“恩人,就在那邊,當初我們拋屍的地方,就在西邊的一處小山坑之中。”

“嗯!”唐風聽了後,微微一點頭,隨後直接化為了一道流光帶著男子向著西邊衝去。

很快,兩人便來到了一處看起來很是普通的山林之中。

男子指著前麵的灌木叢說道:

“恩人,就在前麵了,那灌木叢後麵就是那山坑所在了,那坑是以前不知道從哪裡掉落的一塊大石頭砸出來,聚集了不少的水。

不過卻很是深,所以一般我們都會將一些不用的東西扔到那裡麵。

當初的那些家禽牲畜就是扔到了裡麵。”

聽了這話以後,唐風一臉無語的表情說道:

“你們還真是會找地方啊!”

男子聽了以後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隨後指了指說道:

“那個,那個咱們進去吧!”

唐風點了點頭,隨後兩人穿過了灌木叢,來到了裡麵,看到了那漆黑無比的山坑。

隻見此時的山坑之中,一汪碧綠色的水,佈滿了整個山坑的底部。

看到這一幕以後,唐風頓時就眯起了眼睛,好一會後纔開口說道:

“你們找到真是一個好地方啊!怪不得那傢夥都被我打的隻剩下一點本源了,還可以在五六年之中恢覆成這樣。”

說著,唐風直接伸出了右手,隨後霸王戟出現,隨後其一道五色光芒閃過。

緊接著,一塊看起來黑黝黝,佈滿了坑洞的一米多長的石頭出現在了兩人中間。

男子看著眼前這塊時候,滿臉疑惑的望向了唐風。

而唐風卻指了指這塊石頭,沉聲說道:

“這塊石頭,乃是一塊天外異石,裡麵充滿了暴虐能量,而且十分邪惡。

雖然隻是殘留,可是我還是能夠從裡麵感受到那股力量的可怕,然而,這股力量的用量,我猜測差不多可能有封號鬥羅級彆。

你們把存有域外天魔一點本源的動物屍體,扔到這裡麵以後,他隻應該就是利用這東西快速恢複了大半的傷勢。

說真的,你們這次村子的慘案,還有天星城的問題,可以說是你們自己作的啊!”

聽了唐風這話以後,男子先是一愣,好一會後才一臉悲慼的說到:

“嗬嗬!嗬嗬嗬!嗬嗬嗬嗬!原來,原來鬨了半天,竟然是我們自己的問題,是我們自己做的孽啊!!”

看著有些失控的男子,唐風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後一揮手,收起了那石頭,仔細的觀察了這周圍許久,才一把抓住還沉浸在悲傷之中的男子向著天星城飛去。

而且這一路,不需要再尋找村子,所以唐風很快便來到了天星城之中。

一來到城主府,寧榮榮還有老婦人兩人便看到了唐風。

隨後,兩人站起來來到唐風身邊說道:

“事情都已經安排好了,我們隻需要等著訊息就足夠了!”

唐風聽了以後,點了點頭,而就在這時,老婦人看了一眼還沉浸在悲傷之中的男子,指了指他說道:

“這傢夥,這是個什麼情況啊?”

唐風聽了以後,無奈的搖了搖頭,便把自己的發現都告訴了她們。而兩人聽了唐風的話以後,全都無奈的搖了搖頭沉吟道:

“唉!這事,這還真是……。唉……!”

唐風看了一眼男子,隨後讓人將其帶了出去,這纔開口說道:

“你們立馬讓人查一查,看看在天星城出事的時候,是不是有野雞或者家禽出冇。這很重要,因為我在他們拋屍的地方,發現了家禽的腳印。”

“好!我們知道了!”寧榮榮與老婦人對視一眼,隨後齊齊點頭說道。

…………

時間飛逝,很快便來到了一個月後的早晨,唐風與寧榮榮兩人剛剛修煉完成,就聽到了外麵有人稟報說道:

“唐大人,老祖讓我來告訴大人,說是有訊息來了,而且是大事!”

聽到這話以後,唐風頓時眼前一亮,隨後說到:

“好。我知道,我們立馬過去。你先退下吧!”

“是,大人!”外麵的侍衛恭敬的說到。

隨後,唐風便與寧榮榮兩人向著大廳走去,不一會的時間,兩人便來到了大廳之中。

“小風與榮榮來了,快,快來坐下!”老婦人招了招手笑著說道。

唐風與寧榮榮微微一笑,隨後便找了一個位子坐了下去,說道:

“朱前輩,我聽說您找到了訊息,不知道是什麼訊息!”

聽到唐風這話以後,老婦人臉色一肅,沉聲說道:

“兩位小友,這次的事情我估計麻煩了,說實話,你們說的痕跡我們找到了。

就是你們說的那域外天魔,我們都已經發現了他的痕跡,而且還是我們太子親自發現的!”

“等等,你們說是你們太子親自發現的?”唐風驚訝的說到。

“不錯,就是太子!”老婦人點了點頭。

“等一下,等下啊!我記得你們太子應該是沐白吧!他應該跟我那弟弟小三去了海神島纔對啊!

難道他們已經回來嗎?”

老婦人聽了以後,點了點頭說道:

“不錯,他們回來了,就在前段時間剛剛回來,而且一回來,便遇到了那個傢夥!”老婦人嚴肅的說到。

唐風一聽這話,頓時就眯起了眼睛,沉聲說道:

“嗬嗬!有點意思了,看起來這次的事情不簡單啊!說說看吧!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還有,榮榮,你這邊難不成還冇有收到回信嗎?”

寧榮榮聽後,搖了搖頭,也是一臉疑惑的說道:

“我這邊確實冇有收到,也冇有聽說過什麼?”

老婦人聽到這話以後,卻是微微一笑,道:

“小友,你不用去問榮榮了,她不清楚很正常,因為這次我們與武魂帝國開戰了。

而且主戰場就在天鬥帝國那邊,現在那邊的情況已經陷入到了焦灼狀態,根本就冇有時間給你們回信。

而且這次要不是你那兄弟唐三,帶著五位封號鬥羅過去支援,天鬥帝國可真的就懸了。

可是就算是如此,武魂殿那邊也不差,竟然出動了供奉殿裡麵的那些長老。

這次的戰爭,就單單封號鬥羅,都有十多個之多了。

不過本來天鬥帝國那邊的實力還是站著上風的,尤其是裝備了唐門的那些奇怪的魂導器以後。

更是在普通的對戰之中,占了上風,與武魂殿鬥起來,更是壓了他們一頭。

但是,後來武魂殿那邊出來了一個雞形魂獸,那魂獸一出現,僅僅一聲啼鳴,便直接將天鬥帝國的大軍給弄的四分五裂。

要不是有昊天宗的宗主帶領著一部分昊天宗弟子趕了過去,那場麵可就無法挽回了。

就算是如此,那天鬥帝國也損失慘重啊!尤其是軍隊,更是折損了接近三分之一啊!

而且就算是有著昊天宗的弟子阻擋,可是那傢夥的實力也非同一般。

若非你那弟弟帶著一把神器過去,直接施展了一道奇特的藍光這纔將整個局麵徹底搬回。

可是卻也拿那個雞形魂獸,毫無辦法啊!”

聽了這話以後,唐風頓時就眯了眯眼睛,冷笑道:

“嗬嗬!怪不得查不到那域外天魔的蹤跡啊!原來是藏到了武魂殿那裡。

看來他們這是狼狽為奸啊!本來我還不想插手凡人戰爭事情來著,不過現在看來,不動手是不行了啊!

榮榮,你立馬去收拾東西,我們現在就去戰場,我到要看看,那域外天魔現在有什麼能耐,敢如此大膽的在大陸之上放肆。

是覺得有了靠山,所以變得狂妄了!”

說到這裡,唐風忍不住散發出了一種極其恐怖的殺機,直接籠罩了整個天星城。

瞬間,整個天星城都好似來到了北極冰原之上一樣。而一旁的老婦人此時的心中更是一片驚駭之色。

“這小子,這種殺機,實在是太恐怖了吧,竟然可以直接乾涉現實,他修為究竟到達了什麼地步。”

隻不過此時的唐風可冇有心情回答他的心思,隻是讓寧榮榮收拾東西,準備去戰場走一遭。

…………

求推薦!收藏!月票!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