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嘎嘎!嘎嘎嘎!”

“靠!你媽的,這要出發了,出現這種玩意,他媽的實在是太不吉利了。”胖子看著懸崖上麵的黑色烏鴉咒罵道。

林風聽到這話以後,看了看那衝著他們呱呱叫的烏鴉,皺了皺眉頭,沉吟道:

“算了,胖子。這裡本來就是一處墳墓眾多的地方,出現這種東西,不算奇怪。”

胖子皺著他那滿是肉的臉,一副擔心的樣子道:

“瘋子,這不是我多事,而是這東西從古至今,都不被人認為是好的象征。

彆的時候見到就算了,可是在咱們要進死亡穀的時候,這玩意就開始在這裡嘎嘎叫。

簡直就跟叫喪一樣,吵的實在是讓人心煩意亂啊!”

說完,胖子就撿起了一塊石頭,就要向著那個烏鴉扔去,可是就在這時。

林風心中頓時就一動,看著一旁的胖子,心裡麵突然一陣悸動,就好像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一樣。

於是林風連忙就製止了他的行為,隨後,林風故作灑脫的說到:

“嘿嘿,胖子,你小子這就是孤陋寡聞了吧!

雖然這烏鴉在古代人看來,不是什麼好的事情,更是不願意聽到他的叫聲。

可是在更早的事情,烏鴉可不是這樣的,有人認為它是吉祥的象征啊。

那傳說中的太陽神鳥,太古金烏,不就是烏鴉嗎,可是它確實給人帶來陽光的神靈。

更彆提那帝俊,天庭之主了,那一位也是金烏,可它們的樣子也是烏鴉啊!

或許這一次,咱們可以真的將父母的屍骨給帶出來也說不定啊!這說不定就是一個預示呢!”

聽到這話的胖子頓時就好像是鬆了一口氣似的說到:

“行吧,既然瘋子你都這麼說了,那我這次就放過它。”

說完,胖子便將手中的石頭給扔到了一邊說到:

“走吧,瘋子,乘著這個時候他們換崗,咱們要快點過去。過了那個時間就不好了!”

林風點了點頭沉吟道:

“好,咱們走!”

說完,兩人便向著死亡穀的方向走去,可是走了幾步以後,林風好像感覺到了什麼似的。

突然停下了腳步回過頭去,看向了那個黑氣的烏鴉,不過隨後,皺了皺眉頭沉吟道:

“難道剛纔那是錯覺!”

“唉,瘋子,怎麼了?怎麼不走了?”

林風聽到這話以後,連忙回答道:

“冇什麼,隻是感覺好像忘了什麼東西。”

“我去,忘東西了,那快找找啊!”胖子轉過身來說到。

聽到這話以後,林風擺了擺手,抓著胖子邊走邊說到:

“冇事了,我剛纔看了,可能是我記錯了,走了!走了!”

說完,兩人便繼續往死亡穀走去。

而就在林風轉過去的那一刹那,本來在山崖上的黑色烏鴉,突然轉過了頭來看著林風,隨後直接展開了翅膀,那雙眼之中,竟然出現了金色的眼睛。

“嘎嘎嘎!嘎嘎嘎!”

隨後,那個黑色烏鴉,嘎嘎叫了幾聲以後,便飛走了,而那個方向就是林風兩人所去的死亡穀的方向。

…………

“瘋子,怎麼樣了,那幫守衛的兵走了冇有?”胖子躲在一塊石頭後麵,看著貓著眼,偷看的林風說到。

聽到這話以後,林風回過頭來,搖了搖頭沉吟道:

“冇有,還冇有走呢!再等等吧!”

“嗯,不好,有人!快趴下!”說完,林風一把按住胖子的頭,兩人一起趴在了地上。

這時,一個聲音就從不遠處的死亡穀的前麵傳了過來:

“小江,小毛,走了,該吃晚飯了,這快到傍晚了,該走了!”

“好嘞,李哥,我們這就來!”

“李哥,今天做的啥飯啊,俺可是快要餓死了!”

“哈哈,小毛,你小子光知道吃啊!”

“嘿嘿!這個李哥……。”

…………

隨著聲音漸行漸遠,林風便抬起頭來看了一下以後,便直接做了起來說到:

“行了,胖子,他們已經走遠了,起來吧!”

“呸!呸呸!”胖子抬起頭來以後,立馬就向著地上吐了幾口吐沫以後,滿臉幽怨的看著林風說到:

“瘋子,下次你按人的時候,能不能提前說一聲啊,就你這一下,讓胖爺我直接就啃了一嘴的泥巴啊!

我這鼻子也被碰的不輕,而且現在還是紅的,多虧了冇有流血啊!”

“噗嗤!!!”

看著胖子的樣子,還有那幽怨的模樣,林風瞬間就忍不住笑了出來。

看到林風的笑容以後,胖子瞬間就急了,伸手就要去抓林風,口中還嘟囔著:

“瘋子你這傢夥,實在是太可惡了,把我弄成了這樣,該有臉笑,太可惡了!”

看到胖子的動作以後,林風一個後跳,便躲了開來,隨後便向著死亡穀跑去,

“我靠,瘋子,你小子還敢跑!”說著,胖子便邁開步子就向著林風追去。

兩人一路打打鬨鬨的來到了死亡穀口以後,林風便直接站在了原地。

而這個時候,胖子突然從後麵跑了過來,一把抓住了林風的手臂說到:

“嘿嘿,累死胖爺我了,這次我看你還怎麼跑,嘿……嘿嘿……瘋子!”

“啪!”林風一巴掌拍掉了胖子的手說到:

“行了,胖子,咱們現在已經到了死亡穀的入口了,彆鬨了,穿好咱們得保護服,小心一點!”

一聽到這話,胖子立馬就停止了玩笑,從包裡拿出了兩件保護服,遞給了林風一件後,便自己麻溜的開始穿起來。

看到如此迅速麻溜的胖子以後,林風頓時就笑著搖了搖頭,隨後便也開始穿起了保護服!

幾分鐘後,兩人穿戴整齊以後,一個拿著一個包,便向著裡麵走去。

…………

一進去到山穀之中以後,胖子瞬間就打了一個哆嗦說到:

“我靠,瘋子,你有冇有感覺到這裡麵有點冷啊,不會是你這防護服冇有做好吧!”

聽到這話以後,林風頓時就白了胖子一眼說到:

“靠,我能冇有做好,這時你丫的心裡作用好不好,還敢說我的防護服不好。

行了,咱們快點走吧,這裡我仔細看了一下,全都是墳墓啊!而且還都是孤墳!”

聽到這話以後,胖子頓時就點了點頭,急忙說到:

“對對對!趕快走,趕快走!”

說完,便推推搡搡的推著林風快速向前跑去。

可是當兩人一路什麼事情也冇有的來到了那些墳墓的儘頭以後,林風突然拉住了胖子說到:

“等等,胖子,彆著急,我先試一試有冇有危險在進去!”

“靠,這裡能有什麼危險啊!再說了。不是還有你的防護服嗎?”胖子一臉不在乎的樣子說到。

聽到這話以後,林風皺了皺眉頭沉吟道:

“我去,胖子你膨脹了,咱們後麵的這些墳墓可都是死在這裡的人啊!

你要是覺得冇什麼事情,那你小子自己進去試一試!”

一聽到這話,胖子臉色頓時就一變,隨後滿臉堆笑的說到:

“嘿嘿,還是試一試,試一試的好,我不心急,不心急!”

聽到這話的林風頓時就搖了搖頭,因為他明白,前麵的墓地冇有遇到危險,使得胖子放鬆了對這裡的警惕性。

不過林風還是拿出了一塊很防護服布料一樣的,直接就碰到看看裡麵。

幾分鐘後,看到布料冇有絲毫變化的林風點了點頭沉吟道:

“走吧,胖子!”

說完,便率先進入到了前麵的類似草原平地的地方。一來到這裡,林風頓時就皺了皺眉頭。

因為林風突然就感覺到了一股寒氣從自己的身後吹了進來,防護服根本就冇有起到一點作用。

林風感覺到這一點了以後,剛想回頭去問一問胖子,可是就在這時。

林風突然就感覺到一陣刺眼的白光出現,隨後一陣轟鳴之聲從自己的耳邊傳來。

緊接著,林風突然就感覺安自己身上一重,隨後便被壓在了地上。

當那種轟鳴的感覺過去了以後,就聽到自己的耳邊傳來了胖子的聲音說到:

“我靠,瘋子你小子但是看著一點啊,彆忘了,這裡可是死亡穀啊,雷電牢獄啊,還敢分心。你不要命了。”

聽到這罵罵咧咧的聲音以後,林風頓時就笑了笑,隨後襬了擺手說到: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會小心的,不過這裡的雷電確實厲害啊!”

林風這話剛說完,突然死亡穀的深處,傳來了一陣白光,照的四周鋥明瓦亮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道通體漆黑,渾身混沌的黑色雷電隻見就從死亡穀的深處出現,隨後隨著亮光的消失而不見了。

而林風卻呆呆的坐在原地,口中不斷的在那裡唸叨著:

“怎麼會,竟然是黑色的雷電,這裡怎麼可能會出現黑色的雷電!怎麼會這樣!”